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普通高中卖蠢技术指南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10/15 7:15:00 作者:末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普通高中卖蠢技术指南
普通高中卖蠢技术指南
作者:末杪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看起来是这样的”版文案:你见过第一次约会穿着白衬衫请女主吃臭豆腐的男主吗?你见过为冬天穿校服还不感冒而五点起床跑步的基·友吗?你见过为复兴汉服不惜混搭西裤球鞋躲避校规的基·友吗?你见过为实现普及脆皮鸭文学天下大同而加入文学社的基·友吗?你见过名字叫鸡酉的基·友吗?我们不会暖床,不会撕逼,不会花样作死。但是十七八岁,也有不一样的激/基情燃烧!本文将向你展示上千种卖蠢案例,更有学霸真人示范,如觉不好笑,纯属学术争议。“作者希望本文还可以这样”版文案:有时候天空是红色的,像岳风流随身携带的《Ma

孟素蓉心神不定地在榻上靠了半个时辰,才听见外面顾运则的脚步声响,一抬眼顾运则已掀了帘子进来,随手朝锦眉锦心摆摆手,让她们出去。孟素蓉心里就是一沉,对两人使了个眼色叫她们退到屋外守着,自己倒了杯茶递给顾运则:“老爷,可是那两人有什么不对?”

顾运则脸色不大好看,闷着头灌了几口茶才缓缓道:“那两人是同乡,都是泉州府惠安县吕家村人……”他抬头看了孟素蓉一眼,低声道,“三年前……”

孟素蓉只觉心里一紧,脱口道:“是海匪屠村那桩事儿?”

顾运则点了点头。妻子出身京官之家,眼界比之乡女开阔何止一筹,是以这样的事情他才会来与妻子商讨。

“就是那桩事儿。那少年姓吕名良,是吕家村本地人,其父便是惠安县丞。那女子名叫谢宛娘,是衙役之女。”

孟素蓉沉吟道:“惠安县丞——记得是剿匪之时殉职身亡了……”

顾运则摇了摇头:“这二人今日来诉冤,说道吕县丞并非剿匪身亡,甚至——”他下意识地把声音压得更低,“甚至连吕家村,都并非为海匪所屠,而是——被当作海匪屠了。”

孟素蓉浑身一震,虽然她已经隐约猜想到了什么,可是此刻从顾运则嘴里说出来,还是将她骇了一跳。

顾运则所说的,是三年前福建一带清剿海匪的事儿。东南沿海一带海匪已有百来年之久,从前朝起就断断续续为患,到了最近十年更是嚣张,不但在海上抢劫商船,还时常上岸劫掠村庄。因他们用的都是小巧快船,精于海上作战,又熟悉地形,朝廷虽在福建道有驻军,几次围剿,却始终不能平息匪患。六年前,老茂乡侯的次子陆镇去福建道镇抚司做了千户,三年之后,他巧设陷阱,将海上最大的匪帮“李老鲨帮”堵在了岸边,一举将其全歼,登时震慑了东南沿海的海匪,立下了大功。

这其中,吕家村就是官军与海匪交战的战场之一,据陆镇奏报:海匪被他们堵在近海,只得弃船上岸欲逃,又被他们堵截在吕家村。海匪狗急跳墙,将吕家村村民尽屠,房屋烧毁,就连尸骨都不曾抢出多少。

经此一战,陆镇立下大功。恰好那时老茂乡侯病重过世,计以时日,老茂乡侯病重之时,他尚在沿海布署兵力,老茂乡侯过世那日,正是他在吕家村浴血奋战之时。待他歼灭海匪赶回京城,老茂乡侯已过了二七,棺木都下葬了。

本来父亲过世,儿子须丁忧三年,朝廷以陆镇功大而欲夺情,并将他从正五品的千户升为正四品的指挥佥事。可是陆镇在父亲坟前大哭,声称为将时忠孝难两全,应以忠字当先,所以不能因父病而弃战;如今已打了胜仗,剩下那些流匪已不足为惧,那便当尽孝,自应为父亲守孝三年,断不敢承朝廷夺情之举。

陆镇这一番作为,当时就在朝中倍受好评,待他守孝三年之后,立刻就起复了户部陕西清吏司郎中一职,虽说品级仍为正五品,但京官比外官自是不同,且户部又是要紧的衙门,常人想同他一般都不可得。就是这样,还有人说陆镇是亏了,因他当初若允了夺情,如今该是正四品,断不致三年之后还在正五品上迁延,故此名声又比从前好了几分。

如今吕良和谢宛娘要告的就是这位主儿,怎能教孟素蓉听了不心惊肉跳:“这——若这般讲,当初那就是谎报军情欺君罔上了?这,这可是确实的么?可有凭据?”

顾运则沉着脸道:“吕良自称与谢宛娘是邻里,当时谢宛娘随母亲去外祖家中,吕良本人在镇上学徒,至天色将黑方才返回村中,这才逃过一劫。吕良亲眼看见村中有百姓逃出,随即被官军追上杀死,并将头颅割下——”他说到这里也不由得停了一停,才能接着说下去,“吕良带谢宛娘母子去县城寻父,便见县城城墙上悬挂数百颗海匪首级,其中多颗都是吕家村百姓之头颅。他将此事与吕县丞说明,吕县丞带着他去寻县令,县令当时应承查办此事,当夜他们的住处便起火,吕县丞被以勾结海匪屠杀村民之罪名问斩,谢宛娘之母被火烧死,只有他们二人逃了出来,投身戏班之中,一路辗转到了湖广。”

孟素蓉听得掌心都沁出了一层冷汗:“这——这可有凭据?”

顾运则苦笑:“若有凭据,吕良也不致要到家里来诉冤。他自吕县丞被问罪之后就明白了,福建本地官员断无可能接他的诉状,因此才带着谢宛娘逃了三年。戏班到了本地之后,他也算有心的,打听到我祖籍就在福建,出身亦是微寒乡民,平日为官名声尚可,又听说岳父在京内也是清正之人,更有颇多门生,所以才借着唱戏的机会来喊冤。”

孟素蓉呆了半晌才道:“陆镇如今在京城里的名声——又有德妃在宫中,若无凭据,谁能动得了他?”

茂乡侯府本是茂乡伯府,只因长女陆锦入宫为妃,才得以升伯为侯。说实在的,老茂乡侯一辈子看花饮酒,是个逍遥人,如今的茂乡侯陆铎才能也是平平,可这位嫡长女陆锦却甚有手段,入宫之后便承宠,二十余年宠爱不衰,育有两位皇子一位公主,现封为德妃,中宫皇后早逝,如今她便是首屈一指了,就连所生子女,也颇得皇帝喜爱。有了在宫中得宠的姐姐,又有成年的皇子外甥,陆镇自己又能领兵打仗,想要告他,真是谈何容易。

顾运则的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苦笑道:“陆镇当年剿杀‘李老鲨帮’,这功劳是实实在在的。”

孟素蓉默然。的确,陆镇剿匪的功绩是真的,纵然他杀良民以夸大自己的功绩,也抹不过东南沿海匪患确实大为减轻的事实。最要紧的是,东南海匪自前朝起就猖獗,到了本朝也是历经几任帝王均未能平息,今上是中宫嫡出,少年时便封太子,却始终没有什么特别出色之处,故而直到登基,都有人私下议论,说今上若不是占了嫡出的便宜,未必就能得承大宝。正因如此,今上特别好功,陆镇是他亲手提拔起来的,又建下这样前朝和先帝朝都未建的功绩,在他眼中自是地位超凡,如今若有人去告陆镇,不啻于老虎头上拍苍蝇。别说顾运则这个从五品的小知州,就是孟老太爷,不过是个正四品的国子监祭酒,也远远够不上。吕良等人乡民出身,哪里懂得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只道国子监祭酒桃李满天下,又比陆镇品级高些,便能管得到此事,故而才跑来喊冤。若说这两人能将顾家事打听清楚,又如此衡量,也算是聪明了,只可惜毕竟是乡野之人,不知道朝中这些暗处的事,反而是给顾运则找了个极大的麻烦。

“这状子……老爷不能接。”孟素蓉心思百转,终于还是道,“且不说陆家如今——单是老爷的身份也过问不到此事,这里是湖广道,那边是福建道的案子,老爷若伸了手,也未免管得太远。更何况——无凭无据,这案子哪里能办得?”

顾运则苦笑道:“我如何不知,只是吕良与谢宛娘却要如何处置?”

孟素蓉默然良久,低声道:“只得权且送到安全的地方去……”这状子是接不得的,可是吕良二人却不能就这样撵出去,若是这二人被陆镇一党得知,只怕悄无声息就被处置了。可若是被外人知晓这两人到了顾运则家里,恐怕顾家也要被连累,甚至还要捎带上京城里的孟家。

顾运则深深叹了口气:“吕家村一村无辜被屠,我——” 他也是乡下出身,虽做了这些年的官,仕途也颇顺遂,却也还不曾泯灭了良心和责任,眼看着冤案在前却无能为力,心里也不是滋味。

孟素蓉握住他的手,低声道:“我晓得老爷心里难受,可如今实在不是机会。老爷将这二人先妥当安置下来,或许将来有一日……”

顾运则低头坐了一会儿,叹道:“只怕这二人不肯……”

孟素蓉却摇了摇头:“他们能隐忍三年之久,又精心挑选了老爷来喊冤,可见不是那等无知莽撞之人。这些话老爷不好开口,我去与他们细细分说,想来他们定能明白的。”

顾运则想了半晌,叹道:“那还真要劳动你了,说实在的,我委实是无颜去面对那吕良……只是你也不要太劳累了,毕竟是怀着身孕呢。对了,今日可累着不曾?身上还好?”

孟素蓉轻轻摸了摸还平坦的小腹,嘴角露出笑意:“有嫣儿呢,这孩子如今越来越懂事,这些日子有她帮手,我也累不着什么。”

说起顾嫣然,顾运则猛然想起一事:“是了,前些日子我给嫣儿的生辰礼,你还是找个法儿收回来,那东西是吕良从屠村的官军处拾得的。”

孟素蓉吓了一跳:“怎么?”

顾运则叹了口气:“这东西是屠村之后,谢宛娘在村中拾到的,这般精致之物,自然不是吕家村村民所有,故而这两人一直揣在身上作为证物。那日在戏班里,吕良听到我与李通判闲谈,要为嫣儿寻生辰礼,便将这东西送了上来,便是希图能因此接近于我。你快将这东西收回来,万不可再留在嫣儿处,日后也万万不要再说起。至于嫣儿的生辰礼,待我寻到好的再补给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怪兽刷科技在线阅读第5章

    此刻,刚抵达酒店的六个人,在拿到房间门卡的时候就各自进入了自己的房间。金泰亨放下行李,以仰卧的姿势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想起在机场遇到的那双眼睛。装满了星辰的眼睛。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可能再也不会了吧。世界这么大,机会很渺茫。起身打开带来的行李,拿出换洗衣服就走进了浴室。浴室里水汽缭绕,朦朦胧胧能

  • 归途无冀在线阅读小胖子阿哥(1)

    满月的孩子白白嫩嫩,眉宇浓密,五官小巧标致。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看着人,哪怕是第一次见也丝毫不怕。康熙都想把眼镜戴回去了。“这是小格格吧!”“哇哇哇!”康麻子你才是女人!“哎呦,这么凶啊!”康熙惊叹,不由正色两眼。皇家的孩子精贵着养,印象中满蒙儿女的彪悍也早早抛下。纵然他有令在前,也阻止不了有些孩子过

  • 邪冰刚走出校园的菜鸟

    啪!嘶!“舒服,饭后一支烟,快乐似神仙呀”天刚黑K市已到处灯火通明。一间出租屋内,一名身高178身材略显单薄的青年正脚踏茶桌,背靠沙发,嘴里叼着一支香烟,眼睛微眯喃喃自语!桌上一盒只剩调料残渣的方便面任然有热气冒出。显然这合泡面就是青年的晚餐。陈宇,90后大军中的一员,刚走出校园便感受到了社会深深的

  • 三生三世·彼岸花在线阅读逆天的天赋

    “星辰,你们今天是不是在一乐拉面店里打架了?”“听一乐大叔说,你们帮他赶走了一个醉酒闹事的人,不过下次要注意下轻重,毕竟那人是宇智波家族的人,把人打伤了总归是不好。”晚上波风水门吃饭的时候,对漩涡星辰告诫道。“果然如此!”一听见波风水门那话,漩涡星辰心中闪过四个字,差点忍不住笑喷了,但脸上的表情却表

  • 网游之西游轮回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这一场“公平”的比试要是换做是别人的话,可能十分的不公平,甚至是在对方没有放水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取胜的机会,但是对于拥有陈国涛人物卡的张一帆却不算得了什么。因为作为一个兵王最基本的条件,除了个人的战斗力非凡以外,其他的各项军事素质都必须要有极高的水平才行,所以射击当然也不例外。不过张一帆虽然答

  • 泥娃娃的歌声之家人》(7)

    待饭菜一道又一道的端上桌子,疗伤的小家伙展月就有些安耐不住了,一个劲的抽动着小鼻子,还时不时偷偷瞄一眼餐厅的位置。随着饭菜的香味不断的飘来,这小家伙周身围绕的淡蓝色能量明显浓郁了几分,显然是想快点完事去吃东西!没一会,小家伙就跳下床道:“姐姐,我的伤都好了。”陆婉黎完全没有想到,展月居然这么快就能完

  • 万界逃杀之无限升级在线阅读实验开始前

    “该死的帝国狗,等我有一天出去了,一定杀光你们。”梁谌忍着剧痛撕开自己衣服上的一些布条将那条已经残废了的腿绑了起来,尽量不让那条腿也有过多的动作。而后利用那只好的手慢慢的从地上挪动,背靠着监狱的墙,让自己得到一些休息。“怎么办?我现在这个样子,哪怕有人保护我也很难活下去,更何况帝国不会管一个已经失去

  • 娱乐之金手指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二节

    他并没有回去他的组织,而是把我带到了似乎是他住所的地方。虽然我很想昏过去,但是大脑从没有那么清醒过。无措的摩挲着身下的床单,阿柒把我丢到床上后就放任着不管,自顾自的脱衣服进浴室,没多久浴室内就传来哗哗的水声。我正襟危坐着,这才想起自己身上也沾上了些许血迹,可身上又只有一件睡衣。只能难耐又局促着。浴室

  • 我变成了漩涡鸣人在线阅读第二节

    苍茫的大峡谷上,此刻因为陨石降落的原因,到处都是碎瓦颓垣。林然躺在一处石头后面,此刻终于从昏迷状态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的惨状,不禁大惊失色。更是看到自己的人物等级上,显示有581级,林然更加瞠目结舌。“这...我靠,怎么开了个新手保命技能,这就500多级了,我记得这款游戏满级只有500啊”林然站了起身

  • 重生后我成了江爷的宝贝蛋之一个茶杯的诊金(2)

    “有什么问题么?”看李慧脸色有些不正常,医生皱了皱眉,问道。“呵,这个……王风医生是吧,你这药方你确定不会有问题么?而且我怎么不知道我内分泌失调?”打定主意要狠狠的拆穿这庸医的真面目,李慧怒极反笑道。“药方肯定没问题,而且我也没说你现在是内分泌失调,而是即将内分泌失调,不过不得不说,你对于自身的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