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总裁六岁半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10/15 8:00:33 作者:多糖酒幺 来源:晋江文学城
总裁六岁半
总裁六岁半
作者:多糖酒幺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身为校霸的发小》,指路专栏,求各种收,感谢支持!]----------------------------爆!史上最年轻总裁新鲜出炉!咱家总裁今年才六岁半,你信不?宝宝:窝的优势就是拉低总裁平均年龄!------阎家小子有爹有娘不如没爹没娘,小小年纪替娘上位。宝宝的人生志向是,富养妈咪,让渣爹后悔去吧。:老板,咱公司没艺人!好办,宝宝有盐有实力,亲自上!:总裁,咱公司没钱!好吧,私房钱供上。:总裁,人不够!于是宝宝的朋友呆萌上线。:总裁,太小了!宝宝愁眉苦脸:唉,妈咪,要不要出道?--

“一共损失了三十人,”埃文同意了菲德提出的方案——抽调大部分的士兵去引诱奥古那帝国骑兵的出击,而自己带领一百人精锐突袭对方的“将”,“负责引诱的几百步兵和其他佣兵的伤亡可能会过半。”埃文自己心中有数,但他还是对自己的士兵有一定信心,即使那是以寡敌众。

巧合的是,之前山贼们打算伏击萨林斯轻步兵的小森林,成为了伏击帝国骑兵的地方。

夏天的微风轻抚着那茂盛的树叶,小森林仿佛是用这舒适和宁静反衬着森林深处的血腥。埃文从远处就听到了几个萨林斯的轻步兵在树上放哨,那是一种特有的军事信号——胜利。但是当他和卡曼走到刚刚的伏击地时,却感受不到胜利的喜悦。

三百萨林斯轻步兵和数十个卡曼手下的佣兵,抵挡住了对方的攻击,但阵亡弟兄的超过了九成——只剩下十七个活人,而且没受伤的只有两个。

“帝国的骑兵差不多有八百个,虽然他们过于盲目自信,但是伏击的兄弟太少了…”其中一个没有受伤的轻步兵对埃文报告着当时的情况,“敌人的骑兵紧随者我们负责引诱的弟兄直达森林的中心,我们很多弟兄都躲在了树上,所以‘收网’的时候是铺天盖地的,只是这个‘网’实在是太小了...”

埃文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卡曼的水狗佣兵团则活了八个,见到老大后都一拥而上,大谈自己的英勇,只字不提其他死去的家伙。

卡曼:“活着的小弟们!把那些死掉的家伙的装备都抬回去,拿不动的赶紧回去镇上推车来搬…”

一个萨林斯轻步兵想去阻止一个佣兵触碰死去弟兄的钢盔,却被埃文挥手拦下了。

“这群秃鹫!”那个士兵骂了一句,但服从是他们的天职。

埃文走近卡曼说:“你们佣兵团护镇有功,和山贼的勾结也就一笔勾销了。”他思考了一下又说:“你们也可以拿走我们正规军的装备,不过你们要帮我们安葬他们。萨林斯的军人,永远守护在自己牺牲的地方。”

卡曼拍了拍胸口:“没问题!小的们听着,尸体都先脱了盔甲再埋葬!嘿嘿!”

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总算是赢了。从杜罗镇的斥候回报,镇西的攻击也解除了,现在就剩下帝国的男爵和被劫持的公爵之女。“这一次菲德要是能带回大公的独女,他跻身入萨林斯军界的条件就充分了,”埃文心想着,“到时候即使菲德自己不愿意,但是国王的奖赏和命令不容的他反对。”显然他并不担心侄子的安全,即使是单独面对帝国的男爵,埃文也有信心菲德能够把公爵之女平安带回来,毕竟他身上留着自己兄长的血液。

但最让埃文不放心的就是菲德的使命感和责任心,那种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和兄长占用得太多,导致下一代的身上找不到一丝痕迹。

奥古那帝国的战马是有名的优秀,而伯恩斯胯下的这匹更是千里挑一,承担着两个人的身体重量却没有被菲德追上,不得不对养马师也称赞一番。

两匹马保持着一小段距离,但却没有能赶超的痕迹,加上菲德本人并不擅长骑马,所以手上的投枪也不敢轻易飞掷出去。这时候,被绑在伯恩斯身后的珂丝找回了冷静,开始轻轻地挣扎着,慢慢摩擦着绑在手上的麻绳。

就当她快要磨断绳索,伯恩斯忽然发现了身后的情况,珂丝情急之下伸手推了伯恩斯一把,自己则重重地摔下了马,滚落到路的一旁。

伯恩斯回头查看情况的同时,菲德用力把手中的投枪飞掷过去,标枪的目标非常准确,直对着男爵心脏的位置。

“呯!”投枪的金属尖端在接触到男爵金黄色的铠甲时瞬间粉碎,如同玻璃掉落在地上一般,但是投枪的木制短棍却没有停下,直直撞在了男爵身上。

被这下投枪撞击的影响,男爵重心一下子就失去了,整个人从战马上狠狠地摔了下来。

“附魔的?看来金属的东西没办法伤害到他。”菲德骑着战马思索着对付对方的办法。

伯恩斯虽然身形笨重,但是他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金黄色的短匕首,慢慢地向菲德靠近。

菲德随即跳下马,但是在他跳下马的一瞬间,他用力地在马屁股上打了一掌。吃痛的战马拔腿就跑,径直地往伯恩斯站的方向奔去。男爵闪躲不及,硬生生地吃上了战马的撞击,他手里的短匕首也被甩出了几米远,战马也被伯恩斯的反作用力撞向了侧边。

祸不单行的男爵前后受了两次撞击,五脏六腑已经受了伤,他想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往地上吐血。菲德在男爵被撞飞之后立马就往那把短匕首的方向跑去,而男爵也挣扎着走过去。

当菲德抓起那把匕首时,男爵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倒了菲德,匕首又被撞飞了几米远。而两件附魔的铠甲猛碰撞在一起,黑色的板甲在一瞬间转变成了金黄色,然后又变回黑色,男爵的铠甲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

菲德突然伸出覆盖着链套护手的双手,掐住了男爵的脖子——那个部位刚好没有护甲遮挡。男爵瞬间感到全身发麻,好像一团软泥。菲德把男爵轻而易举抓了起来,而男爵却如同一个巨大的布娃娃般被拖行着。

男爵被拖到一个丘陵边上,虽然自己的意识十分清晰,但是身体四肢仿佛不受控制般,酥软无力。菲德松开一只手把黄金铠甲的上半部分解掉,露出了男爵圆滚的肚皮。他把男爵整个人举起,往丘陵下那堆乱石中扔出去,就像扔出了一块木头。

伯恩斯在空中张手挣扎,但只是一眨眼,他便坠入乱石地里往下翻滚。那些尖锐的乱石块把在上面滚过的男爵无情地“撕裂”,男爵的大肚皮被最锋利的石头刺穿,喷涌而出的肠子和一些内脏染红了那一边的丘陵。一直到他停止了滚动,变成了一个被拆散得七零八落的“木头玩具”。

菲德把失去了光泽的黑色板甲脱了下来,冷冷地看着远处男爵的尸首,脑海里回想起父亲说过的话:“‘黑闪’是附魔铠甲中很坚韧的一件,但是附魔铠甲都有一个缺点,它要是和其他附魔物件接触,可能会产生不可估计的后果,它也曾经吸收过和融合过其他附魔的能力,不过我都让附魔锻师给禁闭了。相信我...我的儿子,太过依赖兵器和附魔会让你后悔的!”所以说现在这件铠甲已经发生了未知的变化,他只剩下这双附魔的护手了。菲德心里面想。

提着板甲的菲德发现其中一匹战马已经不知所踪,他只好牵着另一匹马走向珂丝,这时公爵的女儿已经头破血流,而且陷入了短暂的昏迷。看到地上那些染血的杂草和石头,菲德判断珂丝可能已经有轻微的骨折,所以他也不敢马上移动对方。

观察了一会儿后,他去附近的河边用水袋装满了清澈的水,就这样在珂丝身边坐着,直到天色有点黑,他才生了火。

火堆的温暖让珂丝慢慢地苏醒,醒来后的她全身疼痛,而且左眼眼角到眉毛处还有一道被划伤的伤痕,很深,成为永久的伤疤是不可避免的。

“你是谁?”珂丝慢慢地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她尝试用手指触碰眉毛到眼角的那道伤痕,“我现在在哪儿?”

“不要碰那个伤口,要是感染了就要找医生,很麻烦。”菲德一手加了些柴火一手拿出两个苹果扔给了珂丝,“我叫菲德,不是帝国的人,”他看了一眼充满警惕和恐惧情绪的珂丝,“你现在在安全的地方。”

珂丝发现自己伤痕下的眼睛还是能够睁开的,只是边沿部分有一点刺痛。她看向了四周,发现一大片草原已经被无边无际的黑夜所笼罩,炎热的夏天里,晚上的一丝微风让人有一点舒适。

“幸运的是你没有骨折,从那么快的马上掉下来也没事,看来公爵女儿的身体也没那么柔弱。”菲德放入了足够的干柴后就往地上一躺。

“我的名字是珂丝,我不是...”大公的女儿刚想说一点什么,但她下意识地抿了抿嘴,没说出来。只是默默地吃下了水果,用手按摩了一下那些肿痛的关节部位。

“你是谁与我关系不大。”说罢菲德闭上了眼睛,自顾自睡去。

一夜无话,拴在树旁的战马也安稳睡去。柴火随着黑夜一起消逝,太阳刚出来,菲德就醒了。其实晚上的他也没有睡透,虽然累了一天,但饥饿让人难眠——毕竟只找到了两个苹果。

“这里附近有水吗,我想清洗一下。”珂丝醒来后发现自己的手特别的脏,即使全身酸痛也比不上那种让自己难受的脏兮兮。

菲德解开了绑在树上的绳子,牵着那匹战马说:“这个事情没有必要,我现在就把你送到杜罗。”

“不行…”珂丝轻声回答到。

“你是想要直接到马尔洛特?”

“不行!!”珂丝大喊,“我不要回去,绝对不能回去!”

这样的反应让菲德稍微吃了一惊,在他的印象中,贵族少女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很轻的才对。

“现在整个王国都知道你失踪了,把你送回去首都…”

“如果你要把我送回去,我现在就自杀!”珂丝心里面又打算“故技重施”,咬舌自尽。

菲德慢慢地往珂丝身旁走了过去,“自杀是威胁不到我的,而且为了救你,我叔叔损失了不少部下。”

珂丝的身体往后退了一步,但眼神却没有让步——她直勾勾地盯着菲德的脚,仿佛那是两人距离的决定性因素。

“随你便,我本来就不理会政治,”菲德看出了对方的决心,他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反正我马上要离开萨林斯了,王国怎么样,和我关系不大。”

珂丝呆了呆说:“你不是军人吗?”

菲德慢慢走向那匹战马,头也不回地说:“不是,我是个平民,打算去玛卫尔共和国当佣兵。”

“那你带上我吧,我也要去当佣兵!”

“别开玩笑了,公爵之女克里斯汀,”菲德回过身,冷冷地看着珂丝,“你既然不愿意让我带你回马尔洛特,那你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回去公国也可以,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

珂丝低下头,小声说:“我不能回去公国,也绝对不回王国,如果被帝国的人发现的话…”

“大家都在找你啊,但是即使跟着我也没什么好处吧?”菲德有点不耐烦。

“这样吧,我跟着你走,到了共和国我就自己离开。”

菲德又一次冷冷地看着珂丝,想了想说:“这是很无谓的事情,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不,这就是我的选择,不后悔。”

“随你便。”菲德对这个任性的少女没有多少办法。

“从这里去共和国大概要三十五天的路程,不过还好,我们大部分时间要在船上渡过,你就先坐在我背后。”

珂丝点了点头说:“这个可以接受,不过我脸上的伤疤…”

“那个更加不要紧了,佣兵的伤疤可是活着的痕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暴君驯化记卧牛伏地

    不到一会的功夫,陈胖子就泡好了面,回到座位上呼噜噜的吃了起来。吃相好像几辈子没吃饱过一样,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这也是徐安年欣赏胖子的地方,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自己活的坦然舒服就好,试问有几个人能达到这样。徐安年趁着喝汤的功夫,用余光偷偷看了看叫思韵的女人。只见她正慢条斯理的吃着面,吃相非常优雅,跟

  • 骨狸之幸运观众(7)

    救人?直播间的观众当她是外头的120急救吗?120急救开车出去,也要收费的。有的地方,没钱,就是等死啊。当然,林秋雅也不是要钱,而是那些观众有没有想过,在秘境里救人,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不小心就得搭上自己的性命。而林秋雅当然不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这时候也不能不过去,因为她准备展现实力了。林秋雅

  • 我扛起了全书的恋爱线在线阅读第五章

    残阳如血,寂寥的荒原一片肃杀。残破的旗帜在冷涩的西风中飘荡,暮色笼罩着整个荒原。天边的云像是一块被烧红的烙铁,冒着火星,要把大地烤炙成灰。然而,只有站在这里才知道,西域的风,冷的彻骨。“恭喜主人!贺喜主人!有了这几万魂灵,主人的修为必能大涨!”西夜国的紫衣国师正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嗯。这次你办的不

  • 乖乖在线阅读第四节

    女子撑着破碎的青伞,敛起了眉目,端的是温柔婉约:“妾并未想过要害人,等到他之后便会离开,希望先生不要插手我的事情。”那张白净温婉的面容瞬间化作了十足的恶鬼模样,凶神恶煞,甚是恐怖,原来发起火来的女人也是无法招惹的存在,安倍晴明下意识地看向了唐青青的方向,这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呱呱!”唐青青似乎

  • 健身教练们第5章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门口那边。当见到来人是唐宇的时候,周志杰第一时间咆哮道:“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滚出去。”唐宇冷哼一声,一叠文件被他啪的一声扔到了办公桌上,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严氏集团工程验收合格书?”周志杰等人第一时间将那验收书拿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的震惊

  • 爱上小男人之独自生活

    回家穿上衣服,绑好沙袋,母亲早已去食堂工作,孙宝心里打算着:“以后早上先长跑,再回来打沙袋,顺便在路过那让她既失意又感动的地方,看看能否再遇见那恬静女孩。不过要是遇见扎眼女孩几人怎么办。”他突然发现自己对眨眼女孩和其他几人产生了恐惧,有了阴影。早上的梦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不承认胆小的自己,自言道:“废

  • 才女娘子爱上我在线阅读第6节

    在那之后,赵岩决定去医疗站去看望一下凌峰,想去确认一下他是否清醒了过来。结果赵岩来到医疗站的时候,凌峰早已不在了踪影,他询问医疗站站长,站长告诉他,凌峰被抬过来的时候,他们就把他安置在这里等待进一步体检,但是他的主治大夫,因为一些事情出去处理了一下,差不多一分钟过后,凌峰就不见了,现在已经通知学院方

  • 娱乐圈之放弃爱吧第八章在线阅读

    结果他还是来了。当地最大的电影院里,安颜接过店员递来的热乎乎的奶茶。一杯塞到纪峤手里,一杯留给自己,连带的还有一大杯爆米花,他也一起拿着。纪峤抢过他的手里的爆米花,拿着票说道:“我拿着,进去吧。”刚想塞一颗到嘴里的安颜:……家里管得严,他想吃颗爆米花容易吗?手指带着微凉的温度触碰到他的唇边,奶油香味

  • [p5]你的心我收下了在线阅读第8章

    知道了真相的两个人正在失魂落魄之际,董彦麟突然一拍桌子,对月影说:“我们跑吧!不管能不能跑出去,先试试再说,正好现在比晚上亮,跑出去的几率也大一些。”董彦麟突然的举动,吓了月影一跳,不过听了他的话,月影反倒有些犹豫的说:“那云渺她们怎么办?”“首先,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如果出去了,我们再找人帮忙

  • 她要雨露均沾[娱乐圈]第六章在线阅读

    F城的一栋精致的小别墅里灯光暗了下去。“那就是罗峰的房间了吧!”同行的黑衣男子兴奋道。顾迟坐在别墅的花园里的长椅上,他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钟。旁边的黑衣男子是艾北,此次被指派前来协助顾迟的一级执行员,如果此次行动成功,他将升为特级执行员。他压低了声线,“哥,我们好久行动?”四周安静得仿佛连心跳都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