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10/15 10:38:19 作者:姈琅 来源:红袖添香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
作者:姈琅来源:红袖添香
辛苦学习二十年,一朝回到中考前。郦嘉瑟,一个老干部属性满点,左手菊花茶右手枸杞果的大四毕业党,带着她的满级账号重生回了新手村,决定打破母胎solo二十年魔咒。这位高级玩家江湖人称“郦妈”,熬得了鸡汤当得了学霸,看似成熟稳重,没有人知道她是个切开黑。直到她遇到了自己人生中唯一一个bug,前世讨厌她的青梅竹马。岑长生:“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对你很好的人。”郦嘉瑟:“没有人比你对我更好,跟我回家养老吧。”你是我掌心的烛火,也是我生命的烈焰。【每日二更,18:00,18:30各掉落一章,特殊情况会提前说明

“铁,放手杀,在这儿的不管是人还是什么,一个不留!”

王亭惊人的话语声还回响在耳边,张九yin脸上已是一片狠厉之色,根本连后面王亭又说了些什么都没有心情去听了,少爷一直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他们几个人的身份实在太过敏.感,那怕仅是一点将要泄漏身份的苗头,也绝对要将它扼杀在萌芽状态,所以,此时容不得他们有半点犹豫!

“少爷说过,不能随便杀人。”

“靠!都这时候了,废什么话!快点去!”

张九yin在传音中暴吼一声,他恨不得踹死身旁这个铁块儿脑袋,当他张九yin就是嗜杀的主儿吗?是问那一个上古妖族是嗜杀成性的邪魔之流?只不过此时事急从权罢了,守住他们上古妖族的身份不泄乃重中之重。

孟铁虽被张九yin在神念内吼得有点儿闷闷的,但他一向深知自己脑子和其他几人比起来,实在不怎么地,何况他也听到了王亭的话,也知道这样不妥,致于如何不妥,不妥了后又该怎么办,就不是他一时半会儿能够想清楚的了,所以,孟铁虽在心里嘀咕,却也立时起了反应,却不想又被张九yin紧紧抓停当场。

“记住,你给我偷偷潜到外围去杀,不许惊动任何人,明白吗?”

看着张九yin很少表露的严肃表情,孟铁这次毫无怨言的照着做了,他们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张九yin了解孟铁一向横冲直撞,孟铁也知道张九yin很少表情严肃的说话,一旦张九yin这样做了,就是这件事非常重要,容不得半点差错。

感受着神念内,孟铁已从近百米深的地下,向着布在外围封锁现场的警员潜行过去,张九yin自己却并没有急着行动,他在用神念一点一点的往外渗透,将这内围的全部范围,都紧紧的笼在神念之内,不能放过那怕半个活口,是这次唯一的目的,所以在行动之前,张九yin要小心加上小心,毕竟在这儿还有三位先天之境的武者,王亭的修为在周正和许长林眼里,确实已是极强的存在,但在张九yin的神念感应下,王亭只不过是一个先天化境,还差临门一脚才能缔结金丹的凡人,和他这个炼气化神初阶后期的妖族比起来,仍是和蚂蚁没什么区别。

但坏就坏在此地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却人数众多,又极为分散,且妖族除了天性能力以外,实在没什么像样的法咒,能够在一瞬间消灭一定范围内的生灵,如果张九yin幻回妖身,凭他那庞大的体形,或许可以做到短时间内击杀所有人,但即然已出现了一个能够凭残留真元,分辩出他们身份的人,就难保在张九yin现出妖身后,不被有心人发现,此时他们上古妖族的身份已悬然欲泄,实在不能再增加变数了。

“一个,二个,三个……五十九,六十,六十一。嗯,再算上王亭、周正、许长林,一共六十四人。”

隐在地下将此地人员分布摸个清楚,张九yin瞬时睁开双眼,眸内已是一片冰寒,下一刹,他已如一股涌动在地下的寒流般,向着他即定的一个目标潜去。

地面上,王亭与周正、许长林等三人的谈话仍在继续。

“妖?那是什么?难道那些个小说、电视、电影说的那些东西,真的存在?”

许长林叨着雪茄烟狠狠的吸了几口,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刚才王老说的一切都太过玄乎了,什么飞天遁地、翻江倒海的,而且这些个什么什么妖的,竟然都是嗜血、嗜杀的邪恶存在,这种东西想想都觉着可怕,别看他也是普通人眼里,传说一样的存在-先天至境的武者,但如果王老所言属实,跟这些个什么什么妖比起来,他许长林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格儿。

“许总,你问出这样的话不觉着可笑吗?像咱们这种会武功的人,在别人眼里不一样是不可相信的存在,不一样是小说、影视之内神乎其神的人?更何况王老刚才所做的,你又如何解释?”

许是这一天来周正得到了太多让他震惊的消息,此时反而显得比许长林沉稳得多,其实这种事细一想想,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你都能飞檐走壁了,还不许有人能飞天遁地?你都能开碑裂石了,还不许有人能翻江倒海?再说,周正有些话在心里念叨着,像王亭这种不知活了几百年的怪物,现在都站在我面前了,他说有妖怪又有什么不可信的。

“操!”许长林听完周正的话,暴出一句粗口后,狠狠的将雪茄摔在地上用脚捻碎,这才长长吐出一口烟气,郑重的对周正说道,“周局长,这次警民合作我们集团就帮到这里了,后面的事,我想该是你们警察该去负责的,我一商人实在出不了什么力了,时间不早了,王老年岁已高,也该去休息了,您说是吗?”

“嗯,咳咳……,这岁数大了,实在是不比当年啊,走了,走了。”

像王亭这种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那会不懂许长林的意思,这件事儿即然如此麻烦,且动辄就要丢掉小命,还是帮你们警察做事,我们得不着什么好处,那还呆在这里干吗?闪人了事啊。

“许总,那批军火您不想追回了吗?”

听到许长林准备带着王亭闪人,周正立时沉下了脸,这一句话他也十分不愿问出口,落到有心人耳里,这绝对是黑白勾结的有力证据,但他又不得不想法留住许长林,因为只有留住了他,才能留住王亭,这个现如今唯一有可能和那种存在相斗的人。

“周局长,您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我可是正经商人!”

若说刚才许长林的脸色是狠厉,现在就是狰狞了,他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将这个与他斗了十几年的老对手当场干掉,但这也就是想想罢了,一是周围的人虽都是他许长林的人,但难保没有警察的卧底,这都是老把戏了,不用调查都能猜到;二是虽然有王老在身边,许长林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干掉周正,毕竟周正也是已至先天至境的武者。

“哦~不好意思,是我口误了。我是说,难道许总不在乎损失了一千万美金吗?”

“他是否在乎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们想走也已经晚了。”

“不好!”

“轰!”

周正的话音未落,一个yin冷冰寒的嗓音,却突兀的cha了进来,场中修为最高的王亭,最先反应过来,但也仅止大喊了一声,紧跟着就是从远方传来的巨大爆炸声。

众人瞬时四望,从王亭三人所立的左侧百米处,一道被浓滚着的寒雾笼起的身影,刚刚将一名正准备掏枪射击的人,撞成ròu沫,冷得掉渣的声音,该是在这之前从寒雾内传出,此时话音还在耳中回响,那寒雾已接近几十米之距。

“干掉他!”

不愧是黑道魁首,事急从不缺拼命的勇气,许长林已在喊声中迅速拔枪在手,他散布在周围还剩不到二十名的手下,也都拿出了自己得力的火器,一时间枪火耀眼,集中轰向疾奔未停的寒雾。

寒雾之内当然是正潜行杀人的张九yin,他的神念一直观注着场中最主要的目标-王亭等三人,就在刚刚周正最后一句话出口时,张九yin在神念内感到王亭体内真气波动了一下,就是这一下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波动,引起了连锁反应,张九yin顾不上再去暗杀那些许长林的手下,第一时间出声回转杀将过来。只是远处那爆炸声,张九yin事先并不知道,也让一心想要无声无息干掉所有人的他吓了一跳,这才产生了短暂的凝滞,否则,这百多米之距,王亭等三人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不会有。

爆炸声来得确实很巧,张九yin也知道是孟铁那边儿出了什么意外,不然以孟铁的性子,在答应了绝不能让人发觉之后,就一定会一门心思去做到,但现如今他已没时间去顾那头儿了,毕竟那些人只是外围人员,能得知详情的人该少之又少,且孟铁虽笨些,但即已知自己暴露了,就绝对会放开手脚大杀特杀,事先来时又探过那边儿人的底,都是些普通人,绝对一个也跑不了。

普通的枪当然对张九yin这种存在产生不了丝毫威胁,仅仅是枪响的一个瞬间,张九yin所化寒雾,已暴冲至王亭等人身前不足三米,大多数子弹连寒雾的边儿都没碰上,只有少数弹道与张九yin冲来路线相合的,被寒雾撞成一溜冰渣。

“哼!人世岂容你这妖物猖狂!”

见事已至此,三人中修为最高的王亭也不再多话,沉喝一句的同时,手中又多出那把桃木剑,只是此时的桃木剑已非紫红之色,而是一片金光刺眼,就那般在王亭手上微一停顿,下一刹,已如一道金电般向寒雾射去,暗中则向许长林传音道,“我能挡他一阵,你速去开车!”

“哟~还有把法器,小瞧你了啊!”

张九yin生来性格就是这般痞,对战之中不调侃上两句,他就混身不舒服,此时见王亭御剑来攻,威力却弱得差点让他发笑,简直比刚刚那些子弹强不了多少,立时心内又将王亭轻视些许,“破烂玩意儿,还你!”

以张九yin的修为,和王亭相比实在强出太多,又对上这种连修界最低级灵器都算不上的东西,结果当然不容置疑。金光飞剑立时在张九yin话音当中掉转方向,用比来时更快一倍的速度向王亭斩去。

对人存轻视之心,必然会出现意料之外的事,何况张九yin自始至终也仅仅将王亭,当作可以正面动下手的垃圾,就更不要说还不如王亭的周正和许长林了。也正因如此,他自信满满必将王亭毙于一剑之下的一击,就被这个意外所破坏。许长林得了王亭传音,立时头也不回的向自己停于路边的奔驰座驾蹿去,而直至此时才反应过来的周正,猛地运起全身真气,在间不容发间对王亭挥去一掌,这一掌威力、速度都和平时没法相比,但有这一掌却足以保下王亭一条命。

“啊——!”

凄厉的惨叫,令暴蹿向奔驰车的许长林混身一颤,却不曾有半刻停留的继续前蹿,张九yin回御的一剑,生生将被周正一掌拍飞的王亭的双退斩断,一路飙洒出来的血,被后续扑至的寒雾冻成血色冰棍,坠于地上摔成粉碎。

而拍出一掌的周正,却在随后扑来的张九yin,所带起的大力撞击之下,向着已蹿出很远距离的许长林追去,瞬时撞在一直未曾回头的许长林背上,两个人一路喷着血泉向前翻滚跌飞而去。

“妈的!”

“那个敢跑!”

张九yin的怒骂与孟铁的暴吼刹时交叠在一起,让周围已惊得呆掉的许长林手下,齐齐受不了巨音灌耳,有不少体质稍弱的已浑身喷出血雾,仅有几个体格粗壮的,也在身体摇了一摇后倒地。张九yin是被意外刺激得动了真怒,孟铁则是情急赶来中,两个人这声吼音都没有半丝保留,却又心灵相通的仅仅将这平地惊雷,紧紧束于这片小小范围之内,这才造成这种瞬杀十几个分散各处的人的场面。

“巽方雷居,乾天火成,破地召雷,霹靂乃驚,乾天雷火咒言明,急急如律令!”

低沉沙哑中带着刺骨怨恨的诵咒音,却在这混乱的一刻响起,本在飞跌中的王亭,已不知何时浑身冒出一团金光,就那般生生悬停于空,一张能夹死苍蝇的老脸,布满让人心悸的狰狞,似是在其双退被斩断的瞬间,就被他捞在手中的断腿,此时已爆成一大团血雾、ròu沫,他就那般狞厉的盯着张九yin所化的寒雾,挥手写就一血色符录。

血符才一成形,已是血光大冒,被王亭甩飞入空,一点雷鸣响自虚无处,尔后便是雷声震天,震得脚下大地似都狂颤不止,雷火,一溜溜的从雷光电影中喷出。

“不好!”

连逢意外的张九yin与孟铁,此时再想做出反应已是不及,就那般被疾劈而下的如潮雷影所淹没,高天之上,滚滚黑云如沸翻滚,火雨更似浓墨般泼洒,瞬时已令此地化成一片雷影暴鸣不断的火海。

“嗷!”

兽吼震天,雷火交炽中,隐隐约约显出两个巨大的身影,在雷火爆鸣中怒吼连连,但早已脸色铁青的许长林却仍未回头,此时在场仅活下来的三个人中,他也是受伤最轻的一个,刚好在此时挟着已昏过去的周正,赶到奔驰车上,正想再回头看看王亭有没有救时,强行以血符施法过后,受反震之力飞出来的王亭,却已跌至他的面前,当下许长林再无犹豫,拉起断去两肢的王亭甩到车上,立时猛一脚油门一踩到底儿,奔驰车就如FaQing的兔子,一个蹶子暴蹿出去,在引擎的轰鸣声中疾驰而去。

若是许长林能够稍微回一下头,必然能够见到恰在他发动车的一刻,从雷光焰海中抛飞而出的两个身影,摇摇欲坠混身冒烟儿的往H市方向逃蹿而去,那片黑云竟似有灵性般在后面紧追,却突然在其内部炸开一片白、青金交缠着的诡光,随后似有不甘的消散了。

却在此地散场后不久,远方一道赤红匹炼攸忽划过天际,在标射近此地一寸时无声骤停、消散,现出一位年在三十许的男子来。男子甫一落地,即飞速绕场一圈,zui里似还不断的叨念着什么,能隐约看到随着他双手不断挥指,有不少金点伴着丝丝白气,与些许青金之色的光团闪灭,随后只见他狠狠的跺了跺脚,似连地面都随之颤了一颤,尔后他不知自何处掏出一张huang色符纸,只微一捏折即变成一只纸鹤,在其低声喃喃中,化成一点灵光,紧紧循着许长林开车逃逸的方向而去,这名男子也立时重化一道虹芒,攸忽追去不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杨威三国第九章在线阅读

    花界拂灵殿杨楚芳右手紧紧攥着衣物的裙摆,顿时青筋暴起。看着坐在主座上的陆瑾颜,杨楚芳有说不出的感觉。自己明明查出了她的底细,还在虞若曦她们二姐妹那里吹嘘了一番。可她现如今的举动,分明就是在打她杨楚芳的脸!“姐姐,你怎么了?”杨楚儿关切的问候道。“无碍,我们先回去吧!省的在此处丢人!”杨楚芳说着,便起

  • 联邦元帅第5章在线阅读

    莹莹仔细思索着,是很认真的那种,比做数学题还要专心,似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自己必须要回答出来。莹莹琢磨着,难道围巾的厚度是十七毫米?莹莹觉得不会的,长宽是可以固定的厚度根本无法把握,拉扯两下就变了。可是还有哪个长度会是十七呢?莹莹端着奶茶脑子里想的全是这个,其他的都抛之脑后,全神贯注的看着胸前垂

  • 男配总是看我不顺眼第一章在线阅读

    “唉。”赵涛叹了一口气,考试成绩又下来了,结果没出意外的他又是全班倒数前十。赵涛也就奇怪了,他也算努力学习的,整天早上天不亮就起来,晚上十一二点睡觉,每天学习这么刻苦,怎么就考不到高分。实在是无聊,赵涛就点开网页,随便输入怎么才能提高成绩。回车键点了之后只见第一个网页上写着,刷题神器,考高分的必备神

  • 倩影何处寻之第九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天气阴沉,乌云遍布,林兮心里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林兮,林兮,傅琛跟曾浩他们打起来了。”叶宝儿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进来。“刷”林兮一听当场推开桌子向外跑了出去。“哎,林兮,我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叶宝儿在后头说道。林兮跑到学校政教处,在门外便看到了那个满身污渍,嘴角带伤却一

  • 银河浮槎第七章在线阅读

    李东阳致仕,顺位的谢迁升为首辅,刘健升为次辅。次日上朝,群臣噤若寒蝉,三朝元老李东阳,一下子就被这个少年皇帝给干掉了,还干的臣下心服口服,不得不令那些本想为李东阳进言的三缄其口。一整套繁琐的朝堂礼节后,。朱厚照开口问道:“英.国公张文平何在?”“微臣在!”张文平是第一代英.国公张辅的孙子,身高八丈,

  • 重生之花间猎狩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第一次温暖的心“同学们我们开学那么久了,大家都特别熟悉了,各位同学的选票也特别清楚了,今天重新选班委,大家投票决定。”班会上班主任通知到。“老师,我推荐稀施当班长。”朱茂莫名冒出来一句。“哈哈……”班上同学大笑,我却说不出来什么复杂的心情。可是这一天莫名其妙的我便被选为了劳动委员,所谓的劳动委

  • 终极三国之乔珂在线阅读猎户大叔?

    林瑶很快便凭着记忆来到了柠檬树生长的地方,但是她并没有急着摘柠檬,而是想要先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晃了晃又摘了些草药。不一会儿林瑶突然在一处草丛中发现了薄荷,她连忙欣喜地蹲下身子开始摘薄荷,要知道这薄荷可是做果茶的材料之一啊,没想到这里竟然还长有薄荷。她还正愁着这古代没有冰块,而夏天柠

  • 风聆夜甜心

    “主人!”一道悦耳的声音在陌雪身后响起。陌雪缓缓的转过头去--她知道这个声音不是在叫她,但还是想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主人,我终于找到你了。呜呜。”一个看上去十分乖巧的粉色头发小娃娃端端正正的站在陌雪身前,那娃娃睫毛和眼旁的头发均被眼泪所打湿。陌雪有些惊讶的的看着眼前的娃娃,这个身高和这个身体的Q

  • 未白头之雨夜情丝

    木铃儿在这个雨夜真的是又惊又喜,而陈登科在这个月夜可是彻夜难眠。一身青袍,男子临窗,负手而立,雨水溅洒在脸上犹是未知,只是浓黑的眉毛早已拧成了麻花。窗外的雨似乎下的更大了,铃儿一个姑娘家,这样电闪雷鸣的暴雨天,她会害怕吗?想象着木铃儿抱着自己瘦小的身体窝在床脚里瑟瑟发抖的样子,心里就将扭了麻花一样,

  • 小欧的魔法世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陆公子的轻工很不错嘛?楚惊鸿的手勾着陆嵇的脖子”“你懂武功?你到底是什么人”陆嵇又想到她给男子喝了茶之后男子就晕了过去。“陆公子以后定会知晓。”楚惊鸿刚说完,陆嵇就松开了手,楚惊鸿眼看就要摔倒地上,却足尖一点,轻盈的落在地上。“你还会武功?”陆嵇看到自己的猜想得到了证实“若是不会,公子是会让我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