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两人之间第7章在线阅读

2021/10/15 10:11:47 作者:破狐狸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两人之间
两人之间
作者:破狐狸来源:晋江文学城
葛小幺...她遇到了张远扬...她朋友的男朋友..她爱上了...可惜...张远扬和魏瑾...谁都拆不开....她从来没有希望过..也没有想过死心...可是,张远扬来招惹她..只因为葛小幺也是吸引他的人...这一段恋爱...注定没有结果....--------------------------------------------------------------------这终是个剧情很老套的文,狐狸终于还是结尾了...这注定是个悲剧的文。也许,对里面的人而言,却也不是悲剧吧。狐狸要写的,是那

打过五段更后,余安又一次站在了梧桐巷头的桃符牌下,赵九斤照旧燃香。三炷香点燃后,斜插在桃符牌下石缝之间。

赵九斤抬头,眯着眼努力想要看清桃符牌,天色尚未大亮,不过酉时六刻,老更夫年纪已大似乎看的有些吃力。

对于赵九斤余安原本并无太多映像,好赌寒酸性情古怪老而无依,只是每夜巡视小城,余安时常听见更夫告知平安的声音,也见过几次面,仅此而已。

半月前,有风声传出,说是老更夫赵九斤年龄太大精力不济,城中有意添人为助寻夜,应征者不过寥寥三人,余安便是其中之一。

另外两也是少年,有一人余安没见过,温文有礼,看模样倒像是读过书的。另一人则是清水巷王屠户的二儿子王吉,王吉生的孔武高大,素闻有孝名,也曾蒙学识字,只是不知后来因何故而下东山,不再入学,小城名声甚佳。

余安并不知道为何赵九斤会选自己,与两人相比,其实余安是差了许多的,对此心底其实对赵九斤也有颇多感激。

少年提着灯笼走上前两步,举至桃符一侧,想要替老更夫照的更亮些。

老更夫赵九斤微侧头,眼中目光莫名,对余安道:“你去取下来给我。”

余安一愣,有些迟疑,想到昨日的诡异遭遇,至今还是有些心怵。

赵九斤温怒,一瞪眼骂道:“做什么,死了?聋了?叫你你没听见啊,你个遭天杀的懒东西,莫非还要老子我自己爬上去摘不成!”

被劈头盖脸臭骂一顿,余安赶紧放下灯笼,赶紧爬上墙,将桃符摘下递给赵九斤。

赵九斤一把夺过,依旧没个好脸色,冷哼一声。“混账东西。”

余安踌躇着,讷讷解释道:“赵爷,这东西有古怪,似乎能把人眼睛都吸进去,邪乎的很。”

赵九斤一皱眉,将信将疑的看了看手中的桃符牌,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稍微蒙尘字迹看起来淡了些许,又看了眼余安,将桃符丟给他。“挂回去。”

余安赶紧点头,也不多问,重新爬上墙,将桃符牌挂回原处。

“你可认得字?”赵九斤开口问余安。

余安跳下墙头,迟疑的点了点头,回答道:“认得一些,不太全,爷爷教我的。”

余贵是认识字的,早些年余安还小,余贵就常常拿着本未糊面的旧书,指着上面有些模糊的字迹,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给余安听,那是余安认识的所有字。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余贵最常读的一句,余安记的最深,他知道,那是一首诗,篇名为黍离。

“以后多读些书。”赵九斤深深看了一眼余安,似乎无意中如此说道,提着灯笼待余安跳下桥头,这才继续向梧桐巷深处走去。

……

……

赵九斤带了余安走过头三夜便不再乐意陪着巡夜,除去水房甚至连带这庙中琐事也一并交给余安处理,之后彻夜不归成了常态,只有在打过五段更回到庙中余安才偶尔见到睡的如同烂泥般的赵九斤。

梧桐巷头尾的桃符牌牌之后也再未出现过异样,十二巷落二十四桃符,余安甚至一一试探也没能发现什么。

倒是自家老宅见过的那条大蛇反倒安稳了下来,真的就把老宅划入了自家地盘,时不时就躺在老树枝丫稀疏处懒洋洋晒着太阳。

就是对余安不太乐意搭理,余安敏感的察觉那条大蛇似乎是不太看的起他。

听禇宿朝说东山书院夫子远游将归赴,小丫头上东山的事也被提上日程,听说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

二月已经到了尾声,暮春将至,城外山中的雪已经化尽,路通了,小城中迎来了入冬后的首位外乡人。

今年小城的第一个客人并不算富裕,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寒酸。

徐姓,一席长衫,混的很不如意,老无所依。说是与小城青石巷大户徐家同源,出自同一个祖宗,百年前迁出小城此方来是为了认祖归宗,徐家当然是不肯答应。

作为小城四大姓四大族之一,家里头那是不知道出过多少大人物的,族中后辈那也是人才辈出,小城东山书院上下一百二十席位,仅徐家一户便占了十九人。

家道兴盛,祖产遍及小城,就连赵九斤常去的那家赌坊甚至归属也是徐家。你一个外来破落户,红口白牙的张嘴就要进门磕头认祖宗,凭什么?

“你说那姓徐的,又老又穷,屁本事没有,就他娘会说几个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破故事,拿着块木疙瘩说是什么劳什子的说书人。就这丑德行,人家徐家能认?那还不得给整个城里头的老少笑死了。”禇宿朝站在老宅的院子里,一只脚斜踏着小楼前的老井上,挎着刀说的那是个眉飞色舞,又笑得是上气不接下气。

余安余锦两人端了个木扎坐在院子里,又听见禇宿朝大笑着说道:“你是没看到哇,那姓徐的扯着徐老太爷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两三个人,怎么拉都拉不开,生生的都给扯了半个袖子,徐老太爷气的嘴都歪了,指着姓徐的话也说不利索了,一瞪眼直接就给气晕了过去,我在一旁看的都快笑死了。”

禇宿朝抱着肚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余锦小姑娘也是同样哈哈大笑。

余安嘴角抽了抽,也有点想笑。

“活该!”小姑娘余锦一边幸灾乐祸,一边愤愤骂道。

“什么四大家四大姓,我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两个臭钱就不得了了,你看看他家做的什么邋遢事,咱们这的赌坊娼院那家不是姓徐的!

徐敬之那一伙人整天游手好闲,惹事生非的,私下里做了多少坏事。住在石塔巷那户姓王的卖果子的老伯,他就是被徐敬之打死的,要不是徐家使了钱,他徐敬之早就该进了大狱,黑了心的,挖舌抽筋都不为过。”

小姑娘余锦对徐家的怨念很大,倒不是为枉死的王姓小贩不平,说的难听点,别人的死活关她屁事。梧桐巷子本就不受人待见,遭受排挤,小姑娘最是敏感,虽然年幼,却也早已感受到来自梧桐巷以外的恶意。遭人白眼谩骂都是常事,世道艰难两个孤苦孩童在小城里讨生活也没见过有多少人抱以善意,过的更是艰辛,经历如此小姑娘余锦是打骨子里不喜欢这个城这些人的。

余锦对徐家最大的怨恨其实是来自余安,早些年余贵故去,余安余锦日子便过的很是困难,为了养活小丫头,余安不得不外出奔波。

有一年夏日,徐氏修缮老宅,所需石料甚多,而采用的青石却都出自城外山中,路途遥远且山路难行,靠的全是人力背扶,余安就向徐家管事讨了这活计。

说好了一块青石八个铜子,余安一天背上三趟,一次两块青石。

十余里山路,一趟五十斤青石,余安给干了十天,到头来发现却只给结了两百钱,余安当然不服。

上门理论却被打了一顿,在家躺了七天,近乎死去,余锦吓坏了,那是她记事以来最为恐惧的一次,仇恨于心年久依旧深刻心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在线阅读第10章

    “信上可有说是何人想要杀害阳儿?”花成毅摇摇头,手里攥着的是秦媤寄来的信。“我们先不要声张,继续派人追查,你也不要露馅了,就当还不知道阳儿的下落。”“可是……我们什么时候把他接回来?我的阿朝就自小养在外面,我不想阳儿也……”戚若淑面上带着担忧,声音里还有一丝哽咽。花朝是她心里唯一愧疚的人,每每提到这

  • 蚀骨情:贺先生,别乱来在线阅读第八章

    安明霁捏着手中的衣服,回头望着走近房间的顾锦,在看到对方手搪瓷盆中的水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没被嫌弃。顾锦走向安明霁一手拉着他,一手端着搪瓷盆放到架子上。“先洗洗,洗干净了我们穿干净衣服。”安明霁垂着头,低声应道:“好。”是松一口气的庆幸。他觉得一颗心忽上忽下的,心跳都加快了。顾锦给安明霁洗完手,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前尘劫过生日

    “怎么着?他疯你也跟着疯?”王尔问一下子坐起来。“这事儿你都不告诉我?这么大的事儿你瞒我一年?”钱香乐也坐起来了。“不是瞒,是我觉得时间长了这事儿就过去了。”“小燃从小这么执拗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就过去了?”“而且你俩差五岁算什么?现在姐弟恋有的是,我们公司还有一对差十岁的姐弟恋呢,而且咱们从小一起长

  • 清风酒馆第5章在线阅读

    看着系统面板上的“储存空间”四个大字张松陷入深深的纠结之中。没办法,储物空间的诱惑太大,那可是神器一般的存在,有了它,野外的生存率将会成倍递增。可是这六点残星值太过难得,而且张松也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张松可是有底线的。没办法,只能先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去强化自己,实在不行再用残星值。去健身吧!先去拿点食

  • 天命者最强之人林远VS天山飞刹!

    “公子,您慢点喝!”梅儿伸手抓住我的酒杯,“一口菜没吃呢,就喝了半斤了,一会醉了!”此时我们已经在一家酒楼,靠窗的位置坐下了。“知道了。”我无奈的松开手,提起筷子,夹了一点菜,放进碗里。大隐隐于森,小隐隐于市!酒楼这种地方,永远是鱼龙混杂,探听消息的好消息的场所!武林大会当然是现在最热门的话题了,而

  • 三生三世之情殇迁就

    平日里浪天浪地,耍起无赖时满嘴跑火车人称一中小霸王的桀骜季二少此时此刻憋红了一张脸,说话磕磕绊绊的,头上还缠着纱布,目光呆呆的样子蠢萌蠢萌的。“我、我是……”要面子的他这时候连下意识否认的习惯都克服了,想承认又怕被人嘲笑。眼前的女孩笑意浅浅,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样子。从小到大,她对他从来都是冷着一张脸,

  • 暗恋对象大我十五岁该怎么办在线阅读第六节

    M71在两人说话的一瞬间便已经用意念创造了独立空间,旁人无法听见他们说的话。刘明文微微皱眉,他和黎明认识有两年了,在各个方面他们两个都很相似,因此他也是鲜少几个和黎明说得上话的朋友。在他的印象里,黎明从来都不会有像此刻这般的模样和表露出这样不安的情绪。以往,黎明眼里除了冷淡就是冷淡,从来不会有多余的

  • 晚安,小妞在线阅读第8章

    回到房间,上宫云随手打开灯!温暖的金黄色光芒将黑暗驱散,宽阔的房间内除了一张圆床以外竟然什么也没有……“还真是为客人备用的房间啊!”上宫云轻叹一口气。迅速盘腿坐在床上开始修炼,今下午的一顿大餐没有白吃,自己现在已经成功达到锻体期六级了。要不是自己有神诀支撑着还真吃不下!现在自己赶紧强化下自己的肉身,

  • C位是殿下的[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三节

    全家人都以为我这命格一定是遭鬼怪嫉妒的,一定是有鬼怪要趁着我羽翼为丰满之时要把我给取而代之。可这三年别说鬼了,鬼影都看不到一个,隔壁家叫的挺疯狂大黑狗只要我老妈带我过去那准乖乖匍匐在地。本来家里人以为可以轻松等到第四年,本以为可以相安无事。可我那坑死儿子的老爹竟然觉得每次给他宝贝儿子洗澡都要取下来非

  • 狼与末日之战在线阅读拖出去,做成人彘

    天龙。未央宫。镂空的窗前,南宫芸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腹部,淡淡地看着面前一身盛装又嚣张跋扈的南宫芙——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方才她的好姐姐竟对她说:“你以为你肚里的孩子会出生么?”南宫芸尚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就见南宫芙猛然跪到了她的脚边,扯着她的裙裾哀戚道:“皇后娘娘,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吧,你纵然要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