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渣过的夫君非要扒我马甲之定位(2)

2021/10/15 5:25:38 作者:AFion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渣过的夫君非要扒我马甲
渣过的夫君非要扒我马甲
作者:AFion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完结。甘幼宁作为甘家最小的嫡女,向来受宠,便是那花花草草也得随着她意地长。谁能想到,纵使如此,婚姻大事也由不得她做主。嫁了个乡野村夫也便罢了,这个乡野村夫还一点入赘的自觉都没有!她骂他笑他折辱他,他似是未闻。直到一朝梦醒,重回那一年,大婚方赐,甘家娇蛮任性的小女儿突然狗腿,誓要与那乡野村夫不离不弃!谁能想到……甘幼宁:夫君,人家真的心悦你呀~司九楠:怎么?你见昀哥哥不要你了?渣夫一时爽,追夫火葬场。#我渣过的乡野村夫跟我一起重生了,还偏非要扒了我马甲#双重生,甜宠————————————预收

叶孤城话音落下,屋内再度陷入了令人尴尬的沉默。就在两人相顾无言的时候,屋外传来了一道温顺的声音。

那声音道:“水备好了,城主。”

叶孤城侧身朝门口嗯了一声,又道:“你也忙了一日,去休息吧。”

外面的人立刻应了,而后再未发出什么动静。

卢惊绿见状,忍不住朝门口方向看了一眼,结果恰好被回头重新朝她看来的叶孤城抓个正着。

两人的目光再度撞在一处,这一次是叶孤城先开了口。

叶孤城说:“你若饿了,可以吩咐他们送些吃食来。”

卢惊绿拿着那只被她啃过一口的梨,小声表示其实还好。

“你……你回来之前,我吃过一个了。”解释到这,她猛然想起被她毫不犹豫揪下来的盖头,顿时有点傻眼。

叶孤城看她说着说着,目光就往另一侧的喜床上飘去了,再看她此刻的表情,几乎把忐忑直接写到了脸上,瞬间了然。

他咳了一声,想着是时候跟她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这门婚事了,可还没来得及张口,就看到她‘唰’地一下站了起来,跑回床边拿起那块红盖头,重新盖到自己脑袋上。

叶孤城:“……”

他只能一边走过去一边解释:“你无谓拘泥这些虚礼。”

说是这么说着,但走过去之后,他还是顺手拿起了床边的玉如意来揭起盖头。

新婚之夜,烛影摇红,新郎亲手挑开盖头,露出新娘的容貌,这本该是一副十分和谐又美好的画面,可惜卢惊绿对自己今天鬼一样的妆容很有数。

她干脆没抬头,省得吓到他。

她不抬头,他却主动在她身侧坐下了,一副要跟她促膝长谈的架势。

“卢姑娘。”他喊了她一声,“我知道你并不想嫁给我。”

卢惊绿:“……??”你知道?!

“但你若不嫁我,卢掌门便要将你送给点苍派的少主。”他一字一句,说得再清楚不过。

这下卢惊绿是真的愣住了:“我叔父他……?”

叶孤城朝她点了点头,像是在告诉她,你没听错。

“两个月前,点苍派掌门做寿,请了南海境内大部分门派。”他顿了顿,“寿宴上,我瞧你叔父一直在跟人打听点苍派几位长老的喜好。”

剩下的内容,就算他不说,卢惊绿也多少可以猜到,无非是卢掌门钻营了一通,发现点苍派的少主喜好女色,所以一合计,打算把侄女送过去。

简直是武侠故事里小门派孤女的标准剧情发展。

可惜半路杀出了一个叶孤城。

不过话说回来,叶孤城为什么要管这件事?难道他和原主有什么感情过往吗?

青梅竹马?还是一见钟情?卢惊绿一边开着脑洞,一边用余光去瞥他的表情。

叶孤城只当她是被这里头的真相吓到了,竟还放软了些语气才继续往下说。

他果然道:“点苍派少主荒淫无度,收了数十房妾室,卢掌门听说之后,竟动了将你送给他,以此来攀附点苍的心思。”

卢惊绿:“那你——”

叶孤城当然明白她想问的是什么,道:“你父亲曾指点过我的剑,我欠了他一份人情。”

灵海派在南海是最不入流的那种小门派,与飞仙岛距离甚远,平日里也没什么往来。

但卢惊绿那个早亡的父亲,却是个极厉害的剑客。

大约十年前,这位前任灵海派掌门因为妻子病入膏肓,来过一趟白云城,想请一个大夫回去为他妻子看病。

他一穷二白惯了,要找大夫,却连诊金也出不起,在城中四处碰壁。

心灰意冷之下,他迷路走到了城外的断崖边,恰好碰上那时才刚学了三年剑的叶孤城。

他也不知叶孤城就是白云城的少城主,看到这小孩根骨极佳,年纪虽小,剑招却近乎成了型,便忍不住多瞧了片刻。

瞧到后面,他还主动上前,纠正了叶孤城的一处细节错误。

“你父亲指点了我,我欲谢他,他说只是小事,无足挂齿。”叶孤城道。

“然后呢?”卢惊绿问。

“他什么都没有向我透露,我也只当他是个恰好路过南海的前辈高手。”说到这里,他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隔了两年,我父亲过世,南海各派掌门前来参加丧礼,我才得知他是灵海派的掌门。”

卢惊绿回忆了一下自己在花轿里听到的那些话,想起她叔父好像提过,她的母亲比父亲还早了三年过世。

三年加七年,那正好是十年。

她抬起眼睛:“那时我母亲已经去了。”

叶孤城点了点头,又说他当时知道后,很是遗憾。

他总觉得倘若十年前那一回他多问了几句,派了大夫跟她父亲回去,那她母亲说不定不会去得这么早。

她母亲不去得这么早,她父亲也就不至于神伤过度,短短三年就同样过世了。

卢惊绿听完他讲的原委,可算知道了家世差距这么大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成亲。

没有青梅竹马的情分,也没有一见钟情的狗血,纯粹是白云城主想还一个人情罢了。

当然,为了还人情搭上自己的婚事,娶了个从没见过的老婆回来,这种情怀也是很令人敬佩的。

思及此处,卢惊绿立刻找准了自己的定位。

她毫不犹豫地侧身弯腰低头,拿出自己装病请假时才会用的虚弱声线道:“叶城主救我于水火,这等恩情,我便是做牛做马也无以为报,往后我——”

她想说往后我可以给你端茶倒水当你的丫鬟,全听你差遣,然而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他截断了。

“往后你便是白云城的女主人。”他说,“在这南海之中,再无人敢欺你。”

卢惊绿:“?”

叶孤城却没有继续解释什么,说完直接起了身,说时候不早,可以准备休息了。

所以说了半天,他们还是要当夫妻?

卢惊绿有点吃不准他的意思,但她现在彻底搞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知道在眼下的境况下,自己必须抱紧这根大腿。于是她乖乖起身,跟着他去了隔壁的洗漱间。

说是洗漱间,但其实比卢惊绿出嫁前的那间闺房还要大一倍。

倘若只是大那也就算了,毕竟飞仙岛本来就地方大,可里面居然还用汉白玉砌了一个大汤池。

冒着热气的清水从汤池上方的青竹管中流下,注入池中,看上去与温泉无异。

这也太有钱了,卢惊绿想,难怪她叔父会说只要乖乖嫁了,等着她的全是富贵日子。

叶孤城还很有风度地让她先用这池子,顺便问她需不需要叫两个侍女进来帮忙。

“我平时不习惯旁人近身,这院内便没有侍女。”他解释道,“但你若需要,可挑几个用。”

卢惊绿:“……不了。”她也不习惯洗澡的时候边上有别人看着。

叶孤城也没坚持,一副你随意的态度,直接转身退出了这个洗漱间。

但卢惊绿也不敢真的随自己的意快乐泡澡,拿出自己大一大二时卡着熄灯时间洗澡的速度,火速洗完出去了,期间还卸了个妆。

不过洗漱间里没有镜子,她也就不知道自己究竟把脸擦干净了没有。

出去的时候,她发现叶孤城已经把那身大红的喜服换了下来。

他坐在桌边,白衣散发,手里捧了一本书,边上触手可及的地方则是一把剑。

灯下看美人,总归是赏心悦目的,何况以卢惊绿现在的身份,怎么看都不过分。

只是美人一抬头朝她瞧过来,她还是难免有些紧张。

“我洗好了。”最后她轻声这么说道。

叶孤城点了点头,起身朝洗漱间过去。

这没什么,他本来就是在等她洗完了再去洗澡,可洗个澡而已,他居然还顺手抄上了剑?

卢惊绿无语凝噎。

等叶孤城去隔壁洗漱后,她在这个屋子里转了一圈,无奈还是没找到镜子。

看上去洁癖深重的白云城主洗漱速度相当快,一刻钟不到就出来了,出来之后看到她一脸忧郁地坐在桌边,也是一愣。

还情还到底,人都娶进来了,他觉得还是要尽量照顾好,于是他沉吟着开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卢惊绿实话实说:“我想照一下镜子。”

叶孤城:“……”他屋子里还真没有这个。

“我明日让人打了送来。”他说。

卢惊绿:“……”

她深吸一口气:“那今晚——”

“今晚就要?”

“……不是。”她艰难地换了一口气,“我是想说,今晚你帮我看一下,我脸上的粉洗干净了吗?”

叶孤城闻言,表情一顿。

下一刻,他便低头凑近了些,抿着唇认真端详了她好一会儿。

两人的距离本来就近,他再这么一低头,呼吸就缠到了一处。

在这样的情境下,作为一个母胎单身二十年的女孩,卢惊绿实在是很难保持镇定。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在加快。

对面拿着剑的人却始终维持着认真观察的表情。看了足有几十个呼吸后,他终于开口:“干净了。”

卢惊绿:“……好的。”

澡洗完了,妆也卸干净了,那下一步就该是上床睡觉。

卢惊绿在叶孤城“你先请”的目光里,爬上了那张从里到外都是红色的床。

她告诉自己,反正怎么着都已经嫁了,看在叶孤城长得很对她胃口的份上,滚个床单她也不亏。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后一步上来的叶孤城,居然一上来就先把那柄几乎不离身的剑摆到了床中央。

哪有人洞房花烛夜带着剑上床的啊!

卢惊绿平躺在内侧,盯着那柄横在两人之间的长剑,对自己的身份有了全新的定位。

虽然她和白云城主成亲了,但她只是个小三,剑才是原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乱古春秋在线阅读第4章

    少女虽然没有什么致命伤,但全身上下伤痕无数,单是深可见骨的伤口就有七八处,此刻已经发红溃烂,血水顺着伤口往外流淌,甚至她的衣服,都因为伤口过多,黏连在皮肤上了。而且少女身中化功散之毒,灵力早已经消失殆尽,修为尽失,加上她精血耗损过多,所以才会在精神放松的瞬间,晕了过去。如果在外界,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

  • 长天玉露两相欢 润玉邝露第五章在线阅读

    柳影从深睡眠中醒来,山间的夜风呼呼的吹着,身下的树枝随着风向微微的摆动,看了看时间,3:45分,抬头顺着树枝向远处看去,约800米外,一座半隐藏在山林溪流间的中式山庄就跃入了眼睑,柳影呲着牙,再一次拿出“情报”就着小电筒对照起来。“背靠千米的深山悬崖,最顶端悬空挑出近20米的玻璃露台,一朱阁一青楼斜

  • 女神的贴心兵王在线阅读重生

    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的诅咒那个肉球,居然敢踹我的脸,摸摸,还是那么的柔软。等等,怎么感觉我的手变小了啊,揉揉眼睛,再次确认。“啊啊啊啊啊啊.........”可爱的女童音响起来了。我的声音怎么也变了,还有,这里是哪里啊。四周一片白色,很熟悉的味道,好像是医院。房门突的被打开,走进来一堆人。穿白袍的医生

  • 谁的青春不忧伤在线阅读第七章

    手脚慌忙扶起小红后,丑丑一摸手上竟是一把湿汗,她才发现小红背后的衣裳几乎湿透了。“小红你的衣服?”丑丑诧异问道。像是打了个哆嗦,小红才对着丑丑犹犹豫豫道:“公主,小红没什么事,只是刚才跌了一跤。”“小红,看着我的眼睛,你从来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丑丑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雾,她最信任的小红竟然对她撒谎了,

  • 末世之我有八条命退婚

    “可是——”云铁生怕云若今个儿这么说了,要是明个儿反悔了怎么办?老实说,他从来就不看好凤琰那个人,他认定那个人绝非他女儿的良人。因而他一直是反对云若跟凤琰这么婚事的,后来勉强应承了,那也是实在被云若逼得没法子了,云铁这才去央求了皇帝老儿的。而这会儿听到云若主动提出要退婚,云铁那自然是赞同的,可是他又

  • 我的英雄学院之控线在线阅读第10章

    “你敢伤她!”低吼一声,南慕风随即反应过来,飞快飘到木萝儿身边,紧紧盯着飞扑过来的白虎,双掌推出,一阵掌风朝那白虎袭去!因为距离太近,那白虎竟然被掌风推的身子凭空歪了歪,硬生生从空中跃到地上,却只在地上顿了顿,又飞跃而起,直直朝两个人扑去!这白虎原本就是南慕风豢养的宠物,原本以为刚才一击,这白虎定然

  • 浓青如墨之慕容离(4)

    慕容尘美丽的眸子突然变的有些寒意,但,稍纵即逝。为慕容离填了茶,慕容尘靠在座椅上,缓缓问道:“见到她了?”“嗯!”慕容离应着,脑海里突然想起万雀桥上,蓝冰儿那抹清冷的身影,不知为何,总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清冷,却多了几分狡黠。慕容尘看着慕容离的神情,有丝疑惑,“发生了什么?”“我说给她一

  • 龙珠:我就是死不了在线阅读第6章

    青古镇的夜寂静沉黑,三个人靠着马振宇手中电筒发出的光在空无一人的狭窄巷道上跌跌撞撞地跑着。不知道七弯八绕地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座亮着暖黄灯光的木屋,马振宇扯着马浩宇一头就撞了进去。马振宇回身把门掩上,马浩宇抬眼看见马振宇身后的门上密密挤挤地贴满了黄底朱字的符咒,不由得“哇”了一声:“哥,这么大阵仗

  • 英雄联盟之战忍传奇之蜘蛛(求所有)(5)

    “感觉到什么?”吴起依然不明白,满脸疑问的表情。“胖子,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周围很诡异吗?”王富不禁眼了口口水,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更明显了,甚至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想象出车外有多少猩红的眼睛正在注视这他。“这是要看天赋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天赋。”“天赋什么天赋?你们在说什么?”吴起依然满头雾水。“重

  • 网游之骑士2之鱼(8)

    “小胖,你等等我啊。”说话的是一泽。自从看到小胖自顾自地走出屋子,也不管天正下着雨,一泽出于不放心,便跟了上去。一泽就是这样一个人,比较照顾人,好替别人着想。前面好像失魂落魄的人,并不理睬。径自往前走着。和小胖,一泽并不是很熟。只是在群里经常会看到小胖和三水她们几个人闹着玩。一泽在群里是大哥哥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