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他成了冥界之王派出所的日常

2021/10/15 5:51:34 作者:花坞明洸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成了冥界之王
他成了冥界之王
作者:花坞明洸来源:晋江文学城
徐昊,S市七星级酒店小领班,服务型人格,明朗帅气善解人意,卑微上班族,内心最近正苦比。一起凶鬼事件,徐昊鬼口夺宝,莫名反杀。然后,成了鬼王。徐昊一下子不苦比了。厉鬼是他盘中餐,天下众鬼皆小弟,土地神见了他也稽首,躺着能把钱来赚,生活快乐赛神仙。不看脸色还开挂,狂拽纵横我是天~书隼,S市净平局侦查总队队长,二级天监,小白脸,先天缺失人情味,但不影响周围人跪,强大天师,因行事冷酷不顾守则,正在处分期。人生没有对手,生活没有乐趣。书隼发现一个对手,徐昊。书隼取下金属手环,念咒,套在徐昊脖子上。得到猎物

林兰的快餐车很快又出现在街上,熟人看见她打招呼询问昨天的事。林兰只说是那个孩子自己又在别处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警察已经全部查清楚了。

倒是有人猜到,是不是她的生意太好,招人妒忌,才会有此一劫。

林兰笑着摆摆手说:“怎么会嘛,大家都是在一条街做生意的,如果我的东西有毒,吃了会害人,难道不会牵连到整条街被整改?到时候大家生意都做不成,我想他们不会这么傻的。”

她这句话说的声音很大,周围几个摊贩听在耳中,神色复杂,又各自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到晚上,她照常出来摆夜宵,下午还阳光明媚的天气,忽然间,风云变幻,一阵一阵的强风将满天的乌云从天边吹来,盖住了一轮明月。黑云之中隐隐有电光流蹿,闷雷从云层中由远而近,最终在头顶炸响。

春雷动,惊蛰天。

枝头的树叶被风撕扯下来,往坐在路边的食客身上扑打,地上扬起半天高的灰尘。

这饭是没法吃了。

还没吃完的人,抱碗跑。

还在犹豫要不要点单的人,拔腿就往写字楼里跑,罢了罢了,下雨天,吃饼干天。现在拼的就是谁的抽屉里存货多了。

没等林兰收拾好桌椅,天空就不断往下砸雨点,很快,地面就汪起了一个一个的小水洼。

早春时节的雨与寒风缠绕在一处,夹杂着嚣张的气势,打在身上脸上,冰寒刺骨。

林兰很害怕打雷,可是小南正缩在她的怀里,她无法用手捂耳朵,随着一声声的雷响,她的身子也跟着颤抖一下。

“妈妈不怕。”小南感受到她的颤抖,伸出小手,双手相对,用力搓热,捂在她的耳朵上。

林兰被冻得冰凉的耳朵,被小手一贴,从耳朵一直温暖到心底,看着小南认真的模样,她的心都化了,害怕、焦虑,在这一刻,统统都烟消云散。

林兰已经很久没有在大雨的天气出过门,她不知道春天的雨竟然也可以下得这样大。隔着雨幕,她又看见了那个名叫黄兴良的少年,他没有打伞也没有雨衣,只是静静的站在树后,看着林兰这个方向,林兰想到今天在派出所,她忽然有些担心,黄兴良会不会是没有讹到钱,现在又来找她麻烦?

雨渐渐的小了,微微雨丝落在脸上,只有凉意,估计这么晚,应该不会再有客人了,林兰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黄兴良径直向她走来,林兰下意识将小南挡在身后,充满戒备的看着干瘦的男孩子。

“我我想帮你。”黄兴良有些结巴,伸手就要搬桌子。

林兰忙抬手:“不用麻烦,我自己就行。”

“我……”黄兴良低着头,抿了抿嘴,犹豫着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林兰愣了一下,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我是被他们雇来的,”黄兴良搔搔头发,话已经说出口,后面的也好说了。他一股脑的将那四个人是怎么出三百块钱雇他到她的摊子上买吃的,然后再回去吃下放臭掉的虾子,造成急性食物中毒的事全部告诉林兰。

林兰心中的难过,大于愤怒。她对于自己的好心却招来如此的厄运感到非常难受。

“你为了三百块钱,就可以利用我吗?”林兰不忿的大声说。

黄兴良站在她面前,低垂着脑袋,双眼紧盯着脚尖:“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打游戏?赌博?还是干什么不学好的事?”林兰根本不认为他有什么正经需要花钱的地方。

黄兴良咬着嘴唇,说:“我要养家。”

林兰根本就不听他的话,转身就要走,被黄兴良拦住,他跪在林兰面前:“求姐姐原谅我。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被他纠缠的无法脱身,林兰作势要报警,黄兴良吓得忙逃开了。

林兰搬起小桌子,往快餐车里放:“小南,你长大以后,可千万不要学他,人要有骨气,就算饿死了,也不能做坏事。”

小南搬着塑料小椅子跟在林兰身后,又脆又快的应了一声:“嗯!”

·

晚上,叶眉回来,看见苑雪一如往昔,如同没骨头般的平铺在沙发上看片,不由感叹道:“春天到了,夏天还会远吗?夏天到了,肥肉还藏得住吗?”

苑雪在沙发上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哎嘿嘿嘿,好,运动完了。”

叶眉摇头:“你已经懒成精了,是谁过完年的时候赌咒发誓要减肥的?”

“哎,你明天休息,我明天可是还要去站半天的,跟你这个享福的人不一样。”苑雪如贵妃醉酒一般,不情愿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盘着腿又晃动了几下,以示正在运动。

正说话的时候,林兰带着小南从外面进来,见两人没有淋湿,苑雪鼓掌:“太棒了,雨停啦。”

“还有一点。”林兰正打算给小南换衣服,忽然听见手机响,一看,是开发区派出所发来的信息,要五份夜宵,一份标注:要很辣,比变态辣还要辣的辣。

“哎,这些人天天加班,饮食不规律,还要追求刺激的食物,对胃多不好啊。”林兰摇头。

林兰会一种做油辣椒的手艺,能将辣椒里的香气逼出来,看起来又红通通的非常刺激,吃进嘴里却不会特别的辣,不伤肠胃,又能感受到辣椒的香。

“给他们倒上两斤辣椒素,包他们满意。”苑雪哈哈大笑。

林兰一面戴围裙一面说:“那怎么行,多伤身体啊。”又将小南往苑雪那边一推:“去找苑雪阿姨玩去。”

小南向苑雪走了几步,抬头看见一脸严肃敲打笔记本键盘的叶眉,又怂怂的缩了回去,他俯下身子,手脚并用,悄悄的爬到苑雪身边,抬起头,冲着苑雪嘿嘿笑。

“小南乖,来,我们做数学题吧,一只手加一只脚,有几根指头啊?”

小南想了想,把鞋袜脱了,认真的数起来,骄傲的回答:“12根!”

·

林兰在厨房里忙碌,很快打包好了五份盒饭,也没来得及看一眼电动车的电量,骑上就往派出所的方向驶去。

走到一小半,车速开始放缓,车完全没有电的时候,正停在一条路灯还没有正式上岗的道路上。

前方微微露出一点白光的地方,就是派出所,直线距离八百米左右,很近的。林兰推着电动车,吃力的向前走。

从黄昏时开始下起的雨终于停了,风却一阵强一阵弱的刮着,道路两旁是无人修剪的野草丛和天然长成的小树,风刮过树叶与草丛,发出尖利的啸声,像鬼哭,又似狼嚎。

林兰原本就怕黑怕鬼,现在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路上,路上小石子被风吹动的声音,都让她疑神疑鬼的张望半天。

后面好像有脚步声,林兰飞快的回头看一眼,一片漆黑,可视范围有限,什么都看不到。

她赶紧把头转回来,缩了缩脖子,加快脚步,向派出所走去。

忽然,她很清楚的听见喘息声,离她越来越近,还伴着唰唰的怪声,以及从喉咙里发出的嗬嗬声。

吓得她头也不敢回,尖叫一声,电动力和车上的盒饭她也不管了,撒腿就跑,跑得比上学时体育考试还快。

她一路狂奔冲进亮着灯的派出所,顿觉心安。

正在办公室里的民警震惊地看着这个以百米冲刺速度冲进来的女人,头发有些散乱,大口喘着气,李欧认识她,忙扶她坐下,又倒了杯水:“怎么了?”

“有有有有有鬼……”林兰捂着胸口,刚刚凭着一口气冲过来,现在那口气还卡在喉咙那里,话都说不利索。

“鬼?”民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虽说现在天晚了,但好歹这里也是派出所,屋里个个都是头顶国徽,阳刚威武的汉子。哪有什么妖魔鬼怪敢来闹事?

“真的,就在我背后,绝对不是听错了。”林兰眉毛微蹙,头发贴在腮边,着实楚楚可怜。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没领悟到自己应该干点什么,是要先对林兰来一套《走进科学》,还是说点唯物主义无神论?

一个林兰从没见过的高大警察站起身:“我倒要看看,是什么鬼,敢在我面前撒野。”

还没走出门,就看见一团黑色的身影呼哧带喘的进门,手里还提着一个大号的塑料袋。

“呼呼呼,哎,你跑什么啊?车也扔了,外卖也不要了。”来人将戴在头上的兜帽抹下来,是辛月。

她将塑料袋放在桌上,脱掉雨衣,又将身上的沙背心沙绑腿脱掉,无力的坐在桌前:“累死我了。”

房间的空气凝固了,民警们看看辛月,又看看林兰,忽然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小鬼。”

“哈哈哈,半夜出去瞎逛的,可不就是鬼吗?”

“依我说啊,是鬼见愁。”

辛月不知发生了什么,她眨着眼睛看着大家,又看着红着脸,低头不语的林兰:“怎么回事?”

“我,那个,刚才被你的声音吓了一跳。”林兰的声音像蚊子哼。

辛月还是不知发生了什么,见他们都不肯说,气呼呼的拿了一份盒饭:“懒得理你们。”

打开看了一眼,递给那个高大的警察:“红通通的,一看就是你的辣死人不偿命饭,拿走拿走。”

“岑队要是被辣死了,就要来管你这个小鬼喽。”苏庆春起哄。

林兰终于缓过劲来,转移话题:“今天我又看到黄兴良了,他对我说是收了别人的钱,才来找我麻烦的,现在的孩子,怎么能为了这么一点钱,就这样。”

辛月嘴里包着饭菜,含混地问:“他说多少钱了吗?”

“三百。”

“嗯,”辛月用力将饭咽下去,“对他来说,真的挺多的,你看,我刚才跑步的时候,顺便去他们家绕了一下。”

她将手机打开,让林兰自己看刚刚拍的一些照片,那是一片垃圾场,在垃圾场中有一团昏黄的光从摇摇欲坠的房子里透出来,不大的房子是别人抛弃不要的破瓦钢板搭起来的。

门外有一个用破砖垒起来的简易灶台,里面烧的是别人家装修剩下的三合板边角料。一个小女孩脚下垫着几块砖头,站在灶台前,手里拿着铲子,茫然的看着镜头。

屋里挂着一颗灯泡,电线也是从外面拉进来的。

“黄兴良和他弟弟妹妹,还有一个耳聋跛足的外婆一起住,一家子的生活来源,都靠黄兴良,以前他在一个酒吧里当保安,其实就是打手,后来那个酒吧被查封了,他又失去了生活来源,只能捡破烂为生,就连工地都嫌他没力气,不肯要。”

辛月边吃边介绍,一张嘴做两处用,说完黄兴良家的情况,饭也吃完了。

“反正,真挺可怜,三百块可能真的够他家四口吃一个多月的了吧。”

林兰看着照片上那床洗得都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床单与被套,还有正在给老妇洗脚的小男孩,心中一阵一阵的揪痛。

这两个小孩子,最多五六岁,林兰很难想象,再过两年的小南,会用砖头垫着脚,站在灶台前用那么一个大锅炒菜。

林兰一下子心软了,自从自己有了孩子以后,她就特别见不得小孩子吃苦受罪。

“我明天想去他们家看看,你们忙,我先走了。”林兰起身告辞。

辛月忙起身:“你的车没电了,我送你吧。”

“别,你的驾照昨天才拿到,我们所里可只有这么一辆车,一家老小十几口子指着它过日子呢,要是你被交警大队抓了去,还得我们李所去交警大队捞你。”苏庆春起哄。

高大的警察随手抓过一张餐巾纸抹了抹嘴,站起身:“我送你。”

“不用不用,别耽误你们工作。”林兰连连摆手。

警察伸手拿过桌上的资料袋:“工作结束了,你住哪儿?”

“盛世花园。”

“哦,顺路。”

一众还在嚼着盒饭的民警用眼神偷偷交流,从所里到盛世花园再到市局,要兜一个大圈,哪里顺路了。冯罗喜更是毫不客气的偷笑出声。

辛月的眼神里分明射出三个字:“呵,男人。”

林兰还想推辞,李欧出声:“没事的,别看他一副不像好人的样子,其实是市局刑侦支队的副队长。”

李欧的话怎么听怎么变扭,岑京摆摆手:“李叔,求您了,您跟我们秦队的恩恩怨怨别扯到我头上来啊,冤有头债有主,市局进门向左走。”

吃饭的众人又忍不住笑出声,连带着林兰也笑起来,她一直以为这些穿制服的人都是板着脸,说话都是打官腔的,没想到私下里这么有意思。

“好了,这么晚了,也别耽误时间,我送你。”岑京说罢,大步走出门,将辛月推回来的那辆电动车放在一辆黑色的牧马人后备箱,刚要上车,又转回头,看着门里的人:“你们给人家钱没有啊?”

林兰忙说:“是月结的。”

门里发出起哄的声音。

“我叫岑京,是市局刑侦支队的。”岑京自我介绍道,“我知道你叫林兰,是林家小厨的老板娘,这边的几个同事都很推荐你们家的小吃,专门点来给我的,打开饭盒的时候,真吓了我一跳,红通通的,我不太能吃辣。”

“啊,那他们怎么还要特别辣?”

“看我出洋相可能是很多人的人生一大快事。”

岑京嘴角微微向上勾,林兰看着他的侧脸,鼻子挺直,眉弓突出更显得浓眉大眼,英气十足,侧脸的线条从颧骨到下巴再到脖子,如雕刻一般的锐利。

就好像一块在极寒之冬凝成的冰凌,寒冷而无情,仿佛要将靠近的人划开、冻伤。

林兰本能有些惧怕这样的人,她的父亲就是这样,因此才会在周重山那个会逗她笑哄她开心的人接近后,很快就沦陷了。

但是岑京一笑,又让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眼角弯弯,似温软的春风一朝起,冰破河开,柳岸倒映桃花水。

“前面是不是到了?”岑京的话打断了林兰的思绪,她一怔,前方正是熟悉的小区大门,忙点点头:“嗯,我自己进去就好。”

岑京帮她把车搬下来:“这种电动车没电了挺重,我帮你。”

说着,很自然的跟在林兰身旁后面半步,随着一起到她家门口。

“妈妈!”小南听见门口的脚步声,打开大门就冲了出来,一把抱住林兰的腿。

林兰揉揉他的头发,将他抱起来,转过身:“这是我儿子小南。小南,快谢谢叔叔,是他帮妈妈把电动车带回来的。”

树枝的阴影挡住了岑京的脸,看不清他此时是何表情,小南转头看见,他胸前的警号闪闪发光,好奇的伸出手,想要去摸。

“别把叔叔的衣服摸脏了。”林兰责怪道。

“没事没事。”岑京抱过小南,小南伸出手,又停下:“摸你的衣服,要摸摸费吗?”

岑京不明所以的愣住。

门口又传来一阵笑声,苑雪看着叶眉:“看见没!你给一个三岁小孩,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岑京笑着回答:“不要钱。”

“哦……”小南又想了想,“叔叔,你是男的吗?”

岑京:“……”

他的男人气概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质疑过,质疑的还是一个小男孩,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头上长出花来了?

小南补充道:“妈妈说了,我不能随便摸女的,不然就是小流氓,要被抓起来的。”

“叔叔当然是男的。”岑京无奈地想这孩子家里规矩真大,想以前,带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进女浴室都没什么。

小南又小心翼翼的确认一遍:“我真的可以摸你吗?”

“可以。”

苑雪挑眉道:“我觉得他将来可以当律师,太谨慎了。”

小南欢呼着摸一个一个摸岑京胸前的警号,又反复摸索着他帽檐上的国徽,爱不释手。

岑京笑道:“喜欢吗?”

“喜欢!”

“将来想当警察吗?”

“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女配沉迷吸猫在线阅读第8章

    “老二,你去门口等一下叶长空带人过来,等下你和老幺负责安排他带过来的人。然后等会儿叶长空来了以后你跟他一起过来,我们商量一下去省城的路线”一路有惊无险的回到驻地,驻地也很幸运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依旧是偶尔有怪兽进攻,但是都架不住龙浩等人人多势众,纷纷败逃。一番忙碌以后总算空闲了一点,龙浩和张羽凑到一

  • 红海行动之无限舔盒我要修真

    上官婉儿半信半疑地放下了手中的竹子,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你发疯了,我爷爷说,对待发疯的人要使劲打他,把他打怕了就好了。”司徒秋天嘴角一阵抽搐,我要是发疯了,我就直接把你扑了,然后……司徒秋天邪恶地想着,嘴角不由地流出一滴晶莹剔透的哈喇子,不知不觉又露出那标志性的贱笑。上官婉儿看着司徒秋天这样,直接拿

  • 我从漫威世界归来在线阅读第八节

    睡了几个小时,周简稍微有了一点精神,和张小明小张一起吃了点晚上没吃完的掺汤丸子,周佩蘅不肯吃,她小时候就挑食,绝不肯吃剩下的。就算饿得不行,也只肯喝点水饱腹。张小明小张回去休息。周简拿着手电筒去菜园子择了一把青菜进了厨房,冷锅冷灶,不过被帮忙的婶子们清理得很干净。周佩蘅说挑也不挑,稀饭配咸菜吃上个把

  • Me决定成为英雄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这……胡说!我家少爷买这东西做什么?”那管事突然间发了慌,口中嚷着,脸色却是也有些发白了。“大人,这只袋子是昨日从这位身上掉落在酒肆中的。大人可以问上一问,他主仆仨人既是去酒肆喝酒,为何身上还带着这些黄莲粉?”卫凌月指指地上的猥琐汉子对着顾牧之道。听得这声音,堂外的众人瞬间就明白了一件事,原

  • 道生自化再借元石

    符刀到手,所有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妥当。杜森一路哼着小曲儿往回走。坊市的位置就在凡玄峰的中部,所以也不算远,很快就回到自己庭院。庭院中的灵谷依旧还在,或许对于很多普通修炼者来说,这还是好东西,毕竟是花费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捣鼓出来的灵谷,哪怕元气蕴含量太少,可也比打坐修炼来的效果好不是?对于这些灵谷,杜

  • 此后余生尽陌路在线阅读第四章

    “为、为什么……”真由的嘴巴动了动,只发出这一声疑问。“哎?什么、什么为什么……?”绿谷出久刚才那一句也只是脱口而出,并没有细想为什么会这么说。被真由这么问,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见她。在打开手机的那一瞬间,他是欢喜的,欢喜于自己在意的人给他发来简讯,但在看到简讯的内容时,欢喜的心情变得糟糕。那

  • 奥特曼之最强生物第4章在线阅读

    “给,你的牌子。”夏树将牌子递给张伟,张伟激动的抱在怀里,亲吻着。突然,他抬头闻了闻牌子上的气味,皱起眉头说道:“这布上怎么有股淡淡的水草味,以及……发酸了的蛋炒饭的味道?“水草我知道,那是因为它跟着我一起掉进了湖里……可是这股饭味是怎么回事?”“哦,那是因为曾老师不小心吐上边了。”夏树解释道:“不

  • 唇上香[豪门]在线阅读第二章

    二一痕沙——急雨打篷声,梦初惊。荒野之上,一只墨羽零鸦轻舒长翼,掠过无垠枯木石滩。此鸦是“零”族千年来豢养的信差,双目赤红,与玖宫岭训练有素的海东青一样,身形庞大,毛羽如箭,旦暮之间飞掠千山,栖于云水之外。其目经零族异邪之力锻造,可存影留形,记下所见之景,是以专为“零”侦察、传讯。“草非草”的讯息很

  • 漫威之木大厨在线阅读第1章

    如今的这一个天下,如果真的是要说起来的话,也许说名义上还是被皇族所统治,但是那基本是属于普通老百姓的范畴,因为在普通的百姓心中,皇帝已经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了,甚至于大部分的百姓一辈子之中都是不可能说见上皇帝一面.因为在他们的心中,皇帝是什么?皇帝就是天子,上天的儿子,岂能是我们这些普通小老百姓能

  • 魔道薛瑶之光辉逆袭之武神系统(3)

    第0003章武神系统“叮!”“恭喜宿主叶辰升级,系统奖励奖励技能点+1,归元丹1枚,是否立即查看人物属性!”“叮!”“恭喜宿主叶辰完成试炼任务,成功激活武神系统,任务奖励神秘铁剑一柄,玄级武技一本,是否立即修炼?”“确认修炼!”叶辰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第一次觉得,那冰冷的系统提示音,是如此的亲切悦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