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宿敌变成鬼后找我搞基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2:32:25 作者:璃子鸢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宿敌变成鬼后找我搞基
宿敌变成鬼后找我搞基
作者:璃子鸢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暮禹被纪瑄欺负,从小可怜欺负成小变态。二十年后风水轮流转,曾经的小可怜把纪瑄压在身下狂亲。后来,纪瑄死后重生到五十年后,和班上同学一起玩了碟仙之后,被某个妖邪缠身了。夜夜鬼压床,就和当初叶暮禹压在他身上狂亲的样子一毛一样!纪瑄(黑脸):我TM真是活见鬼了!PS:攻死后徘徊了五十年,等受。治愈文~纪瑄:所以你报复我的方式就是和我搞基?微病娇忠犬攻VS自以为能欺负得了攻的受注意事项:1.请勿扒榜,请勿人身攻击,谢谢~!2.其实攻本身切开就是黑的,不存在什么小可怜。纪瑄还总以为是他欺负了攻~3.文名

港口黑手党总部前台收到了一件快递,战战兢兢的送货小哥大概是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将其送到前台小姐的手中,然后飞奔出去,速度令在场的黑手党们自愧不如。

“不过有谁会把快递寄到这里呢?”前台小姐发出这样的疑问,“最好还是先送去检查一下吧。”

“还是先检查一遍吧,免得是敌人寄过来的危险品之类的。”有人这样提议道。

前台小姐将快递盒翻了过来,发现了贴在下方的收件单。

“收件人:森林太郎……港黑有这个人吗?”前台小姐嘟嚷着,将快递扫过了一遍安检,“姓森的话,只有首领了吧,可首领的名字……”

看安检的结果,盒子里装的似乎是布匹一类的东西,但还是不能确定安全性。前台小姐正打算移交到别处,又随口念出了寄件人一栏上的名字。

“阿芙拉·森……”

正牵着幼女走进港黑总部的森鸥外脚步一顿,看向了前台的方向。

前台小姐朝他行了礼:“首领。”

森鸥外摆出他的例行假笑:“把盒子给我吧,不用检查了,这应该是寄给我的。”

“是,首领。”她毕恭毕敬地将盒子双手递交给森鸥外。

爱丽丝好奇地凑过来看森鸥外手中的盒子:“是谁会给林太郎寄东西呢?阿芙拉·森,竟然是爱丽丝不知道的人吗?”

“是我的母亲哦。”森鸥外轻飘飘地扔出这样一句话,“是我的母亲寄来的信件。”

“唉唉唉?是这样吗?爱丽丝想听!”

两人渐渐远去,徒留一屋逐渐石化的下属。

“骗人的吧!完全没有想到首领会有母亲……”前台小姐两眼放空碎碎念道,“也对,毕竟首领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此时,森鸥外,爱丽丝和港口的两名干部齐聚大厦顶部。原因无他,爱丽丝想听森鸥外念信,尾崎红叶正巧(?)路过,拉着中也前来吃瓜。

森鸥外:“……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林太郎赶紧念啊!”爱丽丝。

“嗨以嗨以,爱丽丝酱~”森鸥外。

“您看上去真像个变态。”尾崎红叶。

“……所以我为什么要在这……”中原中也。

森鸥外打开了快递盒,里面……还是一个盒子,只是精致很多。再打开盒子,他取出了一匹布料。哪怕是丝毫不懂布料的人也能看出它的精致华美,上面的花纹更是瑰丽,但无论怎样也与信件扯不上关系。

红叶挑了挑眉,抬眼看向森鸥外:“你说这是信件?不过这还真是完美无瑕的杰作啊。”

中也也有些困惑:“怎么看都只是布料啊,最多就是过于美丽了吧。”

“就这么不相信我吗?好失望啊……”森鸥外做出受伤的样子,又迅速恢复,“这可是家母亲自织的布匹,多谢红叶和中也的赞赏了。不过,这可确实是信件啊。”

“既然是信件的话林太郎就快点念啊,别磨蹭了!”爱丽丝毫不留情地催促道。

“好吧好吧,听爱丽丝酱的~”森鸥外在几人怀疑的眼神中,将布匹展开。

[致吾爱林太郎:

细细算来,你我母子二人已有近三十年未曾见面,你还好吗?

这次写信主要是想告诉你,前些日子,我的丈夫,你的父亲过世了,临终时只我一人相伴,没有举行葬礼,我已按照他的遗言将他的骨灰洒在林中。

这段日子,我心中万般悲痛,时常生出下去陪他的念头来,可又总回忆起你年幼时在我膝下玩耍的模样,心生不舍。

所以,我打算回横滨,就算是一位母亲在生命的最后日子,想要和离别多年的孩子一起度过,应该不是什么过分的想法吧。

和你父亲一起离开横滨已有三十余年,不知横滨现在是什么样子,可以的话,林太郎可以陪我看看现在的横滨吗?

注: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大概已经到横滨了。]

“父亲去世了,母亲要回横滨……”森鸥外一副灵魂脱壳的样子。

中也神情严肃:“请首领节哀。”

红叶已经在脑海中描绘出了一位慈祥又不失优雅,却因失去爱人而显得悲伤憔悴的年老女性形象:“请您节哀,不过,妾身还真想看看您的母亲啊。”

“母亲的样子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森鸥外继续作挺尸状,“虽然我也对父亲的去世感到悲伤,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这个。”

爱丽丝对这个样子的森鸥外十分嫌弃:“听起来夫人是个很温柔的人,能有什么大问题。笨蛋林太郎快打起精神来迎接夫人啊!”

此时中也提出了他的疑问:“所以首领到底是怎么看出这上面有字的?而且这么多的布料,只有这么一点信息吗?”

“是小时候母亲教我的,至于数量,是因为只有这一部分是写给我的信啊,其他的都只是母亲先寄过来暂时存放的而已。不征得她的同意我可不敢把上面的内容念出来……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森鸥外如是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母亲她,不知道我是个黑手党啊!”

“哈?”来自懵逼的三人。

“所以,大家帮我一起想想办法瞒过母亲吧!这就是现在最紧急的任务了!”森鸥外一锤定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成了一颗自走棋之九段中级武魂学徒巅峰(3/4)

    噗!然而,抓地虎根本不理会欣妍,一口朝着赵蕊蕊咬了下去……抓地虎当着欣妍的面开吃,它好久没有吃到有魂力的人类了!“喂,你害死了你朋友,还不快滚,非要看到你朋友被吃得渣都不剩才解气吗?”林天来到欣妍身边,冷冷地看着。“林天?!你怎么在这里,我……我没有害死蕊蕊,我是想救……”“抓地虎对跑动的猎物情有独

  • 浴血净卫在线阅读第1章

    《活死人》内容简介:瑞文跟随父母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小镇上,面对着陌生的面孔和令人捉摸不透的玩伴,他显得不知所措,就当他以为这些都是自己的多虑和一些不着边际的幻想时,接连的怪事却随之发生,先是本的离奇失踪,科林善意的劝告,还有她的孪生妹妹沙丁的恐吓,以及那盘令人匪夷所思的录像带,种种的迹象表明这些都不是

  • 荣耀之子第1章在线阅读

    陆岑川是饿醒的。两天前她最后的记忆是刺目的远光灯和疾驰而来的重卡,她唧唧歪歪吧地爬起来想看看伤的怎么样,红灯又超速,司机简直是故意杀人。却一个腿软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发现这不是她自己的身体。头疼的厉害,眼前隐约晃过几张狰狞的脸,还没等她细想,外面就传来一个骂咧咧的声音“关她两天!我就不信她不老实!她

  • 异世之神祈在线阅读第9章

    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山呼海啸般的狂暴风压,顿时四散开来。吹的叶家大殿呼呼作响,久久不能停歇……再看贾骜。骨骼碎裂,人肉成渣,鲜血四射,像是被一脚踩扁的烂番茄,已经看不出半曾经为人的样子了。就连那柄传说中出鞘必舔血的弑神剑,也被压成了铁片一块。这尼玛……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一秒,贾骜神剑出

  • 元界纪元在线阅读第1章

    “子炎!你醒一醒,别睡过去!”恍惚间,明煜神君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却不似往常那样平静沉稳。眼前一片漆黑,仿佛沉在望不到光明的深潭中,不上不下,叫人绝望。他费力地抬起手凑到近处,可任凭他凑得再近,也是虚无依旧,什么都看不见。“沐凌……”“我在!”他咳了起来,震得五脏六腑生疼,摁住伤口的手掌上粘腻湿濡更

  • 网游之无限制强者之第五章

    微草宣传部火了。#万千星辰,为你们加冕#,#微草与你一起览遍星辰#,#微草新赛季招新宣传#,纷纷上了微博热搜,连带着制作宣传视频的宣传部大佬们也被连带着火了起来。但是被顶上第一位的却是#求问王不留行CV#。广大群众纷纷被视频里王不留行的声音迷得云里雾里,更是有声控直言自己带着耳机听见王不留行的声音瞬

  • 重生诺利迦奥特曼在线阅读车神觉醒!

    右室二号床是海王,他是一个如冲浪般潇洒自在的人,非常会享受生活,小资情调十足,穿的是各种名牌,吃的是食堂小炒,喝的是鸟窝咖啡,玩的是LOL。他最擅长与人打交道,有约饭小王子之美称,情商极高,出手还很大方,每次聚饭都是他掏钱,所以他成为我们宿舍目前唯一一个脱单的人并不意外。此刻他正和左室的面包烧饼一起

  • [综]时之政府员工手册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行人并没有想象中的落井下石,也没有出言讥讽,反而纷纷为杨家三公子加油打气,只有公孙幻儿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厌恶,临走时不忘撂下两句“姓杨的,臭流氓,你等着输吧!”这样很能撑面子的狠话,俨然已经将杨辰划入了地痞无赖的行列。好事不出门,而这件没法算作好事或者坏事的赌约,也如同蝗灾瘟疫般传到了千里之外。一

  • 游戏世界里的大boss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文才委屈道。“屁!你只告诉我看后面,我哪知道后面什么情况?”秋生冷哼道。一句话没说完,死尸们蜂拥而至,吓得两人落荒而逃。“你还不快去叫师傅和师叔!”秋生推了文才一把,然后引着一头死尸朝柱子那里跑去。文才也不傻,二话不说便朝门口跑去。呼哧!眼看就要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一头死尸堵在门

  • 生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在线阅读第四章

    直到坐上杨怡的车回公司,林竹都没有编辑好回复段离的微信。加了段离的微信两年,对方从来没主动给自己发过消息,这还是林竹第一次在没有主动联系他的情况下收到段离的微信。删删减减,添添改改,林竹终于把消息发了出去——【我明天去收拾。你明天如果有空的话,能跟我一起去吗?东西有点多,我怕我收拾不过来。】“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