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灵异复苏:最强茅山天师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11/26 11:54:43 作者:出关大海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灵异复苏:最强茅山天师
灵异复苏:最强茅山天师
作者:出关大海来源:飞卢小说网
叮!你帮贞子做了个美甲,功德+5!烫大波浪,功德+6!叮!你帮楚人美敷了面膜,功德+5!刷了刷牙,功德+4!叮!伽椰子帮你暖了被窝,功德+9!抱了抱你,功德+3!叮!你帮岳绮罗剪了纸人,功德+8!治好牙疼,功德+9!叮!你帮聂小倩转移骨灰,功德+9!结了冥婚,功德+10086……林云获得宠鬼变强系统,宠女鬼或被女鬼宠都能变强。PS:老作者新书、看三章绝对有惊喜!(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快到中午,吴铭吭哧吭哧地拎着取证箱回到局子里时,傅藏云刚打开外卖盒,拆了筷子准备吃饭。

“头儿,那支古董笔取过来了。”吴铭小心翼翼地将箱子放在傅藏云的办公桌上,傅藏云眼疾手快地将自己的外卖撸到旁边,蹙眉看着吴铭从箱子里双手捧出一支用取证袋装起来的古董笔。

“要送去给吴筱妙检查指纹吗?”吴铭问道。

“不用,上面没有指纹。”傅藏云接过笔,在手里掂了掂,分量不轻,也不知道这种笔造出来是给谁涂墨的。他抬脸看了眼满头大汗的吴铭,说:“这笔既然是古董,邓嘉行不会轻易让人碰它。对了,你是怎么要过来的?”

“说到这个,”吴铭缓过了气,“这支笔是一周前才到邓家的,刚到没几天,邓皓杰就出事了,头儿,你说这事玄不玄?”

傅藏云端详着笔:“所以?”

“所以我就跟邓老总说这笔邪门儿,警察局里正气旺,我先带回来避避邪。他就忙不迭地给我了。”吴铭觉得自己难得聪明一回,顺利完成了任务,脸上就差写上“求表扬,求摸头”。

“嗯。”傅藏云点点头,收起笔,拎过一旁的塑料袋,嘉奖似的放到吴铭身前,“给你也点了份,趁热。”

虽然傅藏云的语气和以往一样不温不热的,然而吴铭却感受到了春风般的暖意,仿佛越过广阔沙漠终于来到了绿洲,一身轻松。

“谢谢头儿!”吴铭如获至宝,双手抱着外卖屁颠屁颠地离开了傅藏云的办公室。

门关上了,一股风掠过窗台上青翠的绿萝,叶子颤了颤。

傅藏云撑着下巴,盯着面前银色的取证箱,又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凉风,撩了两拨他鬓角的头发丝。

他抬起手,轻轻敲了两下箱子。

邓老总的儿子邓皓杰到底能不能醒来,可能真的得听天由命。把那支古董笔要过来,不过是想让邓嘉行心安,让他觉得傅藏云把这“案子”当成了案子。

他心安,傅藏云就能睡好觉了。

带回来的玉笔静静地躺在卧室的书桌上,今夜无星有月,窗帘没有拉紧,一抹淡淡的月光正好照射在晶莹剔透的笔身上,泛出清淡冷冽的光芒,如昙花般默默地绽放着魅力。

床上的人由于白天的奔波劳累,这会儿睡得正熟,微微打着小鼾。

忽然,卧室里慢慢显出一个黑影,一眨眼的功夫,黑影聚拢成了人形,最后一个能能动能走的活人出现在傅藏云的卧室里,个子不算高,但是精瘦。

他先是踮起脚够着看了看床上睡着的人,然后转过身,向前一步轻轻拿起桌上的玉笔,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随身的布袋子里。

“小子,你怎么进来的?”

小个子陡然一颤,也不回头,手忙脚乱地把笔塞进袋子里,收紧袋口后从另一侧的腰袋里掏出一张纸,隔空抓了一撮火就要点燃它。

傅藏云在刑警队里训练多年,听觉敏锐,直觉也不赖,早在有人出现在卧室时就醒了,一直眯着眼睛假装睡觉,想看看这家伙来干什么。

小个子指头上的火尖儿还没挨到那张纸,傅藏云就从床上扑过来,一口气吹熄了小火苗。

“偷到你老子头上了?”傅藏云一手从小个子腰间扯下装着笔的袋子丢到床上,冷笑着,趁其不备,轻而易举地擒拿住了对方。

小个子挣扎了一番,胳膊生疼,咬着牙说:“这笔你碰不得。”

“那就能被你这小贼偷了?”

敢偷警察?傅藏云感觉自己这个人民公仆受到了蔑视。他一边按着小个子的手腕,一边挪到桌边,空出一只手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备用手铐准备给他铐上。

小个子倒也灵活,抓住这个机会一个摆尾,翻身挣脱开傅藏云,同时从布袋里又掏出一张纸,嘴里叽里呱啦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鸟语,傅藏云刚要抓住他,他便迅速舔了一口纸背,一抬手将纸条贴在了对方的脑门儿上。

傅藏云霎时被定住了。

“乖乖,累死我了。”阮三乐长舒一口气,从傅藏云的胳膊肘下钻了出来,一边往床铺走去,一边说,“本来拿了东西就走的事,你一个凡人偏要插手。”

傅藏云浑身上下像被冻住了似的,硬邦邦的没有知觉,只有眼珠子能动,他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个小身板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受过几十年科学教育的人民警察三观受到强烈冲击,不轻易爆粗口的人此刻在心里咆哮起来——这他娘的什么邪门妖术!

邪门妖道阮三乐刚要拿起床上的布袋,倏忽一阵黑雾席卷而来,下一秒就出现了四个穿着红肚兜、扎着冲天辫的娃娃,分好工似的一人一边地挂在他的四肢上,个头小却好似有千斤重,困得他寸步难行。

“小鬼?这玩意儿从哪儿冒出来的!”阮三乐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闭上眼睛,嘴里念念叨叨了几句咒语后,睁开眼睛,手脚就能动了,他一甩胳膊,两只小鬼“哎哟”一声,从上面被甩了出去,摔在地板上,登时化为一股乌烟。

然而他还没缓过气,凭空又化出两个小娃娃,飞过来一人一只地抱住阮三乐瘦瘦的胳膊,嘴里还不停地“嘻嘻哈哈”笑着,声音又尖又细,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传来的,又像是挨在耳边笑的,空灵又渗人。

四肢被困和魔音贯耳的物法双重攻击,把阮三乐牵制得身心俱疲。

一旁的傅藏云皱着眉头,斜着眼睛看着这个小个子手舞足蹈着,他还是头一次看见所谓的“中邪”是怎样一番奇妙的场面。

——甚是有趣。

“小鬼难缠!先走为上。”今晚来取笔一事,阮三乐本以为傅藏云一介凡人,并未放在心上,所以没带足装备,谁想来了群小鬼,这东西应付起来颇为麻烦。

他费劲地掏出一把符纸,凌空划一划,符纸自燃,他往地上用力一抛,“嘭”的燃起一阵大火,烧得小鬼们尖声大笑,“哈哈哈,好痒啊!火在烧我呢……”不一会儿又变成了哀嚎鬼叫,“快把火吹灭!快吹灭!哎呦呦……”

阮三乐忍着耳膜的痛,趁机又掏出最后一张符,点着了捏在食指与中指之间,闭眼念了句咒语,在火中“轰”的一声,便凭空消失了。

阮三乐刚离开,傅藏云就像脱了线的木偶一样,胳膊垂了下来,身体终于能动弹了。

他活动了一番关节,然后走到床边,拿起扔在被子上的袋子,打开台灯看了一眼,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抽绳布袋,上面还打着几块歪歪扭扭的补丁。傅藏云打开袋口,玉笔完好无损地放在里面。

他拿出笔,举着端详了一会儿,除了好看精致,也没瞧出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要来偷这东西。不过他又不是鉴宝大师,看不出名堂也正常。

傅藏云将笔又放回布袋里,收了口打上结,放在自己的枕头下后,在阮三乐刚刚站过的地方转了一圈,忽然目光一凛,蹲下身捡起了一样东西——一张烧得差不多的黄纸,上面还有些许鲜红色的颜料。

那个小个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傅藏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脑门上贴的纸条原来已经消失了。

他站起身走过去拉开窗帘,外面的天微微亮,黑色正被蓝色逐渐掩盖。

连续两天没有睡好觉,傅藏云烦躁无比,换了身运动服出去跑了几公里才心情舒畅了不少,偏偏这时,毫不知情的吴铭又打来了电话。

“喂,头儿,”吴铭听见电话那头粗重的喘息声,立马反应过来,捂住手机,惶惶然地问,“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傅藏云喝了一大口水:“有事说事。”

吴铭赶紧说:“邓家刚来电话,说邓皓杰醒过来了。”

傅藏云撩起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醒过来是好事,既然人‘活’了,那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傅藏云刚要挂断电话,吴铭又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

“头儿,”吴铭说,“那古董笔还在我们这儿,邓嘉行让我们给还回去呢。我在局里找了一圈,没找着……”

“在我这儿。”说到那支奇怪的笔,傅藏云擦汗的动作停了下来,沉吟几秒,说,“不用你送了,我今天亲自送过去。”

又来到这座大宅,傅藏云坐在车里,拿起副驾驶上的破烂布袋,解开看了眼,笔还在里面。他拿出笔,装进取证袋,随手将布袋扔回副驾驶座上。

开门的依旧是毛管家,这次傅藏云不用亮出自己的警察证明,对方便笑呵呵地请他进了门。

“最近因为少爷的事,公司里压着许多事务,今天老爷和太太都回去处理了。”毛管家解释道。

“就你一人在家?”傅藏云随口问道。

“少爷也在,正在后院里晒太阳,太太说晒太阳有助于身体康复。”

“毛叔,是谁来了?”一个清澈的男声从客厅外传来。

毛管家立即转朝那方,恭敬地回答:“少爷,是市刑警大队的傅警官。”

“哦,请他来见我吧。”

“是。”毛管家应了一声,对傅藏云做了个“请”的手势。

傅藏云愣了愣,不知道这邓少爷为什么突然要见他,本来他打算还完笔就走的,结果现在却要留下来喝茶了。

“少爷,傅警官已经来了。”毛管家将傅藏云领到后院的走廊上,便低着头离开。

这里说是个院子,规格却和公园没什么两样,栽树种花铺草坪,样样俱全,还有两处假山,石缝中流淌出淙淙的清水,顺着鹅卵石铺的水道流出去,绕着花圃,设计巧妙,浑然天成。

院子里最惹眼的是一棵大玉兰树,叶子油绿,最粗的枝上吊着一个秋千,树下的竹藤长榻上卧着一个人。斑驳的树影落在他的身上,宛如一条天然的纱,随风起落。

傅藏云双手揣着兜,静静地站在日式走廊中,不走过去,也不说话。

说话的只有风。

不知过了多久,长榻上的人终于动了动,然后慢慢坐了起来。

他的脸正好显露在树影没有落到的地方,五月的阳光直直地照射在他没有血色的脸上,更显苍白,像张白纸一样,唯有一对眼珠黑得明显。

傅藏云昨天刚见过这张脸,死气沉沉的,让人见了就不想记住,傅藏云当时看了一眼就不再看。然而当这个纤瘦的男人睁着眼睛望着他时,傅藏云却没有移开目光。

这双眸子的眼神清冷,不带任何情绪,就那样直直地和傅藏云对视着。

目光交汇间,傅藏云好像看见了不寻常的东西。

在阳光下还能把眼睛睁这么大看人的,傅藏云是第一次见。

他摸了摸裤兜里揣着的玉笔,眼睛微微眯起,开口说道:“你不是邓皓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夫君少年时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等到实践课结束了,魔鬼赵教官还想将秦时留下来特训,毕竟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好苗子,不好好栽培可就白白浪费了。秦时觉得留下特训也比去找刘雪要好,于是他将自己被刘老虎叫去办公室的事告诉了赵教官,在他看来,赵教官这么个喜欢“调教”人肯定会将他强行留下。结果赵教官一听是刘雪要找秦时,就打了个哆嗦,就像老鼠见了

  • 电竞小奶狗光的真谛

    当岩石星的居民得知毁灭魔神的阴谋后,很多居民觉得圣岩石应该交给小洛保管,并让小洛利用圣岩石的力量去消灭邪恶的势力才是正确的,经过一致决定,居民们决定把圣岩石交给小洛,让小洛去别的星球消灭邪恶的力量。小洛也认为应该用自己的力量去消灭邪恶。这时,修理师傅也赶过来,对光至尊说:“你们的飞船已经修好了,你们

  • 花千骨 霓裳羽衣第3章在线阅读

    “请问宿主是否现在进行抽奖。”系统的声音再次传出,随即夜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虚拟的轮盘,轮盘上各个二次元世界的能力或者物品都应有尽有。什么斩魄刀,恶魔果实,帝具,甚至还有赛亚人变身能力等等.......“当然现在就抽!”夜云直接点头说道,现在的他可是弱小的可以,只有冰遁能力,而冰遁虽然是血继限界,

  • 寂灭霸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萨德克回来后的三天,古堡内同往常一样死寂。爱丽丝告诉他,贤者之石已经接近尾声,而人体炼成实验也很快就要开始。这让斯塔后悔不已,早知道在到十三层的时候就顺手将贤者之石给偷走了。最多还有一个月,古堡内的这些仆役就都将成为实验品。斯塔也曾想过直接从古堡内逃走,但是先不说那百来具灵魂盔甲武士和后来的四位荆棘

  • 江鲤子意外之敌

    “嘿,半田君,你又去哪里弄了个实验品。”男子走到实验室门口,在通道的角落,刚点燃一根烟,就看到左摇右晃的半田优太,扛着一个不知生死的实验品从对面走来。“哦,是藤井啊,”半田优太故作镇定,实则时刻在注意对面男子的神情,发现男子对自己扛着的森川铁平毫不在意,看来是个没人认识的新人,那么,弄成实验品,拿了

  • 总裁大人来罩我在线阅读第五章

    “什么个意思?”贺启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打哑谜,然而,此时此刻显然没有什么人愿意搭理他。陆城回头看了眼躺在办公桌上一动不动的钟晴皱了皱眉,松口道:“算了,今天的事就不继续追究了,秦臻,你可以走了。”秦臻双臂抱在身前,慢悠悠地靠在了墙上:“抱歉,我现在又不想走了。”陆城的眼皮猛然跳了一下,挑高了语调:

  • 无形路过重生

    圣芒戈是巫师界颇负盛名的医院,能在里面工作的治疗师个个都是毕业于霍格沃兹的佼佼者,而今天,圣芒戈里的妇产科正一片闹哄哄,一场罕见的“纠纷”正在上演。“男孩?”一个身着褐色长袍的男巫狠狠的瞪一脸尴尬的某个治疗师:“可半年前来检查的时候,明明说是个女孩。现在快临盆了,你说是个男孩?!”巫师怀孕初期是可以

  • 穿成女主的豪门闺蜜[穿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面对空行气势凶猛的攻势,他的心有忌惮。匆忙间做出选择,急速后退。空行见此,心头一喜,这个对手貌似好欺负啊。于是得理便不饶人。又是一枪通了过去,也不知道他是太兴奋了还是太大意了,空行手里的枪脱手而飞了。他一不小心就把枪给扔了,直直的扎向了对手。不得不说,这是个意外。可他的对手哪能想到他这一手啊!顿时有

  • 谋杀回忆之该跪还是要跪(10)

    兰志国的嚣张,是一种自信。相比于林牧的盲目狂妄,更是一种实力的体现。被打倒的兰家人,一部分咧着嘴强撑站了起来。“在兰总面前,无论林牧你是龙还是虎,都要卧着!”“兰总,您只要说句话,我们立刻把林家人的骨灰掘出来!”“多少年没人敢挑衅兰家了,今儿还真碰到一个不怕死的了!”同时失去儿子和女儿,兰志国的内心

  • 捡到大明星风琉璃

    墨竹林坐落在风族的腹地,竹子并不多仅仅两亩半地,与其他风族地界的山清水秀不同,四周一片寂静,连最吵闹的麻雀都不愿靠近,此处就如同生命禁地一般,万籁俱静。族里只有大长老的住所坐落在墨竹林的附近,住所不大,三间屋子,一间是卧室,一间书房,一间储物房。卧室中摆放着大量的琉璃石,琉璃石只是俗世较为珍贵的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