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误惹豪门:贺总,别追了!在线阅读异能现

2021/11/26 11:58:26 作者:萨丁丁 来源:17K小说网
误惹豪门:贺总,别追了!
误惹豪门:贺总,别追了!
作者:萨丁丁来源:17K小说网
误惹豪门:贺总,别追了!

张小川正处于暗暗自喜当中,突然紧紧的捂住的了自己的耳朵,一阵刺耳的瓷器破裂声突然传来,震得张小川耳朵嗡嗡直鸣。

听到声音貌似来自大厅内,不过大厅与张小川的卧室足足隔了半里地,也不知什么瓷器破碎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张小川待耳朵的轰鸣声消退之后,朝着王府大厅方向又仔细听了了一下,不禁目瞪口呆。

竟然听到了管家张志和凡王爷的说话的声音。

此时凡王爷正在大厅内来回踱步,张志低着头,地下有一个破碎的茶碗。“张志,你的消息可靠么?”

“王爷,带给我这个消息的是我的亲外甥,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信的住。”张志斟酌了一下,回道。

“好,事不宜迟,去备些厚礼,安排几名好手,明天我们去趟地龙谷。”凡王爷说罢,便向门外走去,张志也赶紧跟在王爷身后。

俩人的对话清清楚楚的进了张小川的耳朵内,不过他听了半天也没有听明白,索性不再管。扭头又朝别的方向听去,随着耳朵不断地变动方向,树上虫子在爬动的声音,地里蚯蚓在钻土的声音,一个侍卫睡觉在磨牙的声音等等,清晰可闻。

张小川好奇的听了一夜,也不知到什么时候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地龙谷门口。凡王爷一身白衣站在谷口,手里拿着半个玉佩,身后整整齐齐站列着300名侍卫。

良久,一个头戴紫巾的中年人从谷内走出,向凡王爷喝到:“尔等何人?”

凡王爷立刻上前,躬身说到:“鄙人姓凡,与贵谷主是旧识,今日有事求见,麻烦高人通告一声。”

那人听到,立马转身,不屑的说了一声:“我们谷主岂是你们想见就见,旧相识多了去了,来一个就见,谷主就不用忙别的事情了。赶紧离开,别让我动手。”

“高人且慢,我是洪武帝国的凡应天,的确是谷主旧相识,劳烦将这块玉佩给谷主看一眼,如果谷主依然不为所动,我立刻自裁于此。”眼见紫巾男子越走越远,凡王爷赶紧说道。

听到凡王爷说的信誓旦旦,中年人内心有些犹疑,又回身拿过玉佩说了声:“等着”,便大步走进谷内。

地龙谷角庙内,一个身体肥胖的男人,手里把玩着凡王爷的玉佩。此人就是地龙谷的当代谷主,名为尧晨。这块玉佩,是自己还是谷内一个内门弟子时,为了赚取师门任务奖励,一个人跑到洪武帝国南方的幽暗森林里,挖取这里森林特产升龙草。

当年,凡王爷还是一个少年郎,领兵驻扎此地。平日训练时,总会看到一个少年独自一人进入幽暗森林之中,不禁心生好奇,觉着此人胆度不凡,便每日在此人进出森林的必经之地,与军中几个兄弟,烧烤平日狩猎来的动物,大口喝着军中美酒。

尧晨天天忙与寻找升龙草,在这个荒僻的地方哪有什么美食可言,虽然自己身上有辟谷丹,但那玩意能和香喷喷烤肉比么。

毫无意外,不出一个月,凡王爷便与尧晨称兄道弟。尧晨给凡王爷讲了讲自己门派内的一些趣事,听的凡王爷心驰向往,尧晨顺手检查了一下凡王爷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修行资质。几个月后,尧晨任务完成要回师门,临行前,将一块玉佩一分为二,交给凡王爷半块玉佩,自己留了半块。

一眨眼的功夫,二十几年过去。凡王爷已经变成了两鬓斑白的中年人,而尧晨在一次机缘巧合下,获得了地龙谷圣兽魂魄的认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圣兽上次对谷内弟子产生认可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而那个被认可的弟子,到后来修炼到了元婴境界,带领地龙谷风骚了二三百年。毫无意外,当尧晨被圣兽认可之后,在谷内各位长老大力支持下,便被推荐为新谷主,以便磨练他的能力,心性。

以前的事情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尧晨踏步出谷,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来到了谷口,看到一个眉目清秀的中年男子,有些激动的看向自己。

“凡哥,好久不见!“尧晨上前,紧紧抱了一下凡王爷。

“尧兄,你几次书信邀我,我都没有过来与兄一聚,真是惭愧“凡王爷唏嘘到。

”哥哥忙于政务,只要心中记着我这个弟弟就好,走,进谷,这么久没见我们可要好好叙叙旧,哈哈。。。“尧晨一只手搭上凡王爷肩膀,就像当年一样。凡王爷嘱咐了手下,在谷外等待,便与尧晨一起进入了谷内。

”尧兄,听说这两天好多偏远地方不断出现妖兽,好多城池一夜间被妖兽屠尽,这是真的么?“角庙内,凡王爷与尧晨相对而坐,手里端着一杯灵茶,喝完之后只觉神清气爽。

”嗯,的确有这种事情,各门派都派出了弟子清缴这些妖兽,至于妖兽肆虐的原因,大家都没有调查清楚。不过凡哥放心,这是一个千里传音苻,若是你的地界出现了妖兽,将这颗灵石放入传音符内,便能联系到我,到时候我带领谷内弟子,去助你降妖!”尧晨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青色令牌和一颗白色玉珠,令牌上边有一个凹槽玉珠正好可以锲入其内。

凡王爷接过令牌和玉珠,仔细端详,明白这应该就是修真界的法宝了,将法宝放于地板上后,说道:“其实,哥哥此次前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尧晨听言,笑道:”哥哥你可从没有让我帮过忙,说吧。“

凡王爷想了一下,说道:"最近在我的城内,出了一桩怪异的事情,许多牲畜莫名被吸干血液而死,本来我只是以为有人装神弄鬼,打算多派些手下务必调查清楚,昨日听说有些地方出现妖兽肆虐,便有些担心,这桩异事也是妖兽所为。说出来可能让弟弟笑话,哥哥四十多才得一子,幼子身子自幼多病,最近我内心不安,怕城内出现厉害妖兽,我和嫂子无所谓,就是舍不得我那小儿,能否将小儿送来谷内,托弟弟照看一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拯救堕落天使之麻仓叶贤(9)

    日本,出云。麻仓家。昏暗的室内,点着几根白色的蜡烛,为这黑暗的屋内增添了一丝的光亮。一个男人,手上拿着一把暗红色的短剑,在烛光下审视着。表情,极为严肃。身为麻仓家的家主,他有责任将每五百年会转生一次的那个男人消灭。布都御魂之剑..流传至今的杀神之刀。曾所有者:建御雷神、神武天皇。所用时代:神代、现代

  • 《属于你的Ta》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九章,淬炼力竭在福伯离开一个时辰之后。练武场,一道熟悉身影立在那里,只见这人浑身上下,身上,腿上,胳臂甚至手腕上绑上负重沙袋,然后开始了各种基础动作的训练,出拳,直拳,摆拳,勾拳;踢腿,前踢,前蹬,侧踢,侧踹,后踢。这中间没有任何一点休息又或者间歇的时间,这一套完毕之后,立即就是俯卧撑、仰卧起坐、

  • 我们都爱过零零九 没杀毒

    朵一一坐下后就先查看墨之仪的记忆,她脑中马上就出现关于这个马灵淑的事儿,这马灵淑也算是宏睿的姨娘,她原来只是府里的一名丫头,长得很有几分姿色,是宏敬峰新婚前几天高兴地喝醉酒,错把她当做墨之仪给那什么了,因为她只是府里的一名丫头,府里就让她做了通房,这在当时也是很普遍的一件事。宏敬峰正式成亲第二天,墨

  • 第二女主(网王)第七章在线阅读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他的疑惑就解开了。姜汲背着一个少年,放进了收拾好的客房。邓福准备的宵夜点心全没用上,因为这个少年人已经意识不清了。唯一用上的只有崭新的睡衣,给他换衣服的时候,看到某个位置的奇怪形状,和内裤上的污渍,邓福就明白了个大概。只是他不知道,晏嘉禾是怎么打算的呢?晏嘉禾什么打算都没有,她有些

  • 爱,直至成伤之洛轩真正的计划,懵逼的美队(5)

    四周安静的吓人,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现场只有罗兰痛楚的低吟声。而洛轩,一脚踏在这个捕食者的脑袋上,像是一个王者一般,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呆立在原地不敢动的那些罗兰附庸。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音。他们都被洛冰刚刚突然的举动给吓到了。这几个附庸有的则是刚刚才被罗兰蛊惑加入的,根本没有靠着人多势众一起替罗兰报复

  • 梦幻重生双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李牧在石屋中已经打坐练气四五天了,离凝气三层越来越近,正是功行到最关键的时候,幸好李牧在药园工作,有着葛长老这层关系,区区辟谷丸还是不缺的。手握着最后一颗灵石,李牧总感觉还是差点才能突破,可是已经没有灵石了,看来又要拼一把。于是一气吸干灵石所有灵气,全部用来运转大周天,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李牧渐

  • 大开金手指第1章在线阅读

    关于萧炎萧大斗帝,整个斗气大陆都是赞誉有加,至少表面上是。那些小年轻提起他来,都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词句都堆砌到他身上。事实上,他的确有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资本。出身于上古萧族,是萧族族长的幺子,天赋过人,受尽宠爱,在大陆游历期间红颜知己无数,后来更是娶了第一美人古族的公主古薰儿为妻,人生得意自是不必说。

  • 大牌老公:萌妻纯天然第9章在线阅读

    赵似瑾正在给菜苗浇水,这些菜苗已经过了刚移植时的萎蔫状态,变得挺立起来。“扣扣……”有人在敲门。赵似瑾把最后剩的那一点水泼给菜苗,木桶放好,才去开门。“江夫人,江先生可在?”来人是唐从文。“在的,可是有事?”赵似瑾打开大门将唐从文迎进屋里。“是从文吗?”正巧这时江清游从屋里走了出来。赵似瑾:“是的,

  • 指尖另一端是爱在线阅读无规则中的潜规则

    萧辽以及他的神仙盗贼团随着但丁和他的鬼之队向村子内走去。但丁一路上为萧辽介绍了T18区的形势。但丁推了推眼镜,边走边说道:“亚当,你刚才的表现肯定震惊了不少人……刚才我喊出那句话之后村子内的灯都亮了不是主办者在统一控制,而是这里的玩家们,想要观察一下我们。”萧辽点点头,一路上他已经看到不少人从门口盯

  • 异世大陆:魔王的妖宠在线阅读第2章

    二、穷货郎勾上小寡妇少夫人委身偷情汉货郎钱兴利挑着一担货在街上叫卖:“卖布匹绸缎了,有最新的苏州绸缎卖了。”刘孟春让贴身丫环喜翠把货郎叫进院来。老爷子在世时,是轻易不让外人进院里的,像这种小货郞更进不来。买货都让管家在外边铺子里买。老爷子不在了,刘孟春才敢破了这个例。她从屋内透过窗户看到,这货郎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