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后现代异能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11/26 11:42:43 作者:骑猪骑超跑 来源:纵横中文网
后现代异能
后现代异能
作者:骑猪骑超跑来源:纵横中文网
你有留意过身边的人吗?蹲坐在地上喊卖的菜贩子、穿着光鲜的公司白领、满身血污的杀猪汉、文质彬彬的教书匠。有没想过,他们却拥有另一个身份呢?

苏倾的幼年生活极受爹娘偏爱,起先留在府上学女红女学,十三岁时扮了男装,第一个被家里送去与权贵少年们一起上学。

走前爹爹叮咛:“你既是乔装改扮,遇事便要低调些,能不开口时尽量不要开口。”

当时受托照看她的人是沈祈,比他们这些小家伙要大几级,不在一处上学。到了学堂里,沈祈将几个重要的同窗一一介绍给她,被介绍的点头微笑。他的指头移到稍远的那个人时,停了一停,似乎没想好怎样开口,便放下手算了,虚拍一下她的肩膀:“倾妹,有事找他们,我走了。”

他走以后,苏倾悄悄扭过头,目光穿越重重人影,去看那个没被介绍到的十三四岁的少年。

那时他正没骨头似的倚在桌角,脸色白得透明,眉飞入鬓,鼻梁高挺,瞳孔在阳光下是透明的浅褐色,颇有异族之相。

有点像她们府上养的那只名贵的猫。

这张英俊面孔锋利至易折,竟让她一下子想到了大人说过的“薄”,美人薄相的薄。

他没有笑,也不看她,敌视的目光紧紧跟着沈祈远去的背影,见他走远了,便无趣地收回眼神,摊开书坐在了桌前,顺便一脚踢翻了前面那个看热闹的同窗的坐凳。

那人大骂:“沈……”

他抬头由下往上瞥一眼,利得像刀光,是猛兽挑衅入侵者的眼神,那人的后半句消失无踪。

这便是她与沈轶的第一次照面。

苏倾一向很乖,爹爹让她不要开口,她便真的低调得像霜打的蔫茄子,默默地来,默默地走,几乎从不主动与人攀谈。连夫子问话,她都要并几步快走到讲台上躬身作答,生怕自己细声细气的声音回荡在学堂里,惹人取笑。

可她越是决心做一个影子,越是惹人注意。有一日下了学,一个人高马大的少年便带着几个小跟班将她团团围了,笑嘻嘻地拿扇子戳她头上的冠:“苏倾,你到底是不是个女的?”

这少年家世雄厚,是当朝宰相牛犇老来得子,娇生惯养,无法无天,时常欺凌同窗,故有个诨名叫做“牛魔王”。

苏倾惹了牛魔王,自知不好,只得两手扶住摇摇欲坠的冠,一声不吭地想往门外溜。

牛魔王使个眼色,少年们便堵住了她的去路。他将手掌横着抵在胸膛上一比划,嬉笑道:“你看,你个头这样矮,脸又这么白,可不是个娘们儿?”

苏倾行了同窗礼,强装镇定地微笑,笑得小脸都发僵:“小弟有事,不能相陪,十分抱歉,请牛公子放我过去,改日再叙。”

岂料那几人哈哈大笑起来,牛魔王笑得直拍大腿,边笑边左右顾盼:“你们听听,听听她讲话,你若是个男的,那怕是个阉货!”

说着用扇子骨狠狠一戳,她的冠便掉落下去,苏倾在震耳欲聋的哄笑声中一把抓住自己了即将松散的发髻,只觉得他们讨厌极了。

她越是茫然无措,他们越是兴奋得厉害,牛魔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还拿扇子骨儿去戳她胸口:“我听闻苏家的女儿个个塞西施,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倾儿你这样瘦,你的小馒头藏哪儿去了,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苏倾哪里经过这阵势,弓起背往后缩,想甩开他的拉扯,声音里终于带上了哭腔,“放手,放手!”

忽然学堂后头一声巨响,随即是“哗啦啦”的木片松散的声音。众人都停了,回头一看,才发现学堂里竟然还有个人没走。

沈轶像个影子,从阴影里钻出来,一脚踩碎了被他摔在地上的凳子,斜着眼虚虚地瞥了他们一眼,表情像是乌云密布的天。

牛魔王撒开苏倾,破口大骂起来:“婊/子养的又想作甚?”

他们从前像是有些过节的,所有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沈轶,炮火似乎即刻转移了。

苏倾趁机拔脚便跑,可心里惦念沈轶陷入危难,就钻到了临近门口的桌子下面,露一双眼睛悄悄地看。

一旦他孤身一人吃了亏,她就打算豁出去,像公鸡打鸣一般高喝一声,先镇住他们,然后夺门而出搬救兵。

她盘算得很好,这个时候,接她下学的丫鬟和沈祈应该都快到了。

沈轶被骂了“婊/子养的”,看上去却还面色如常,似乎并未被激怒,双眸盯着牛魔王半晌,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你说话好听一点。”

停了片刻,他垂下眼睫,空气里尘埃在窗口漏进的光柱中飞舞,些许落在他睫毛上,仿佛停滞了几秒,他冷不丁抓起桌角的香篆盒,猛地抬手向牛魔王掷去。

香篆盒狠狠砸在牛魔王额角上,一下子便断成两截,未燃尽的香灰噗噜噜地从他头上滚下来,刺激得他闭上了眼睛,随即热乎乎的鲜血也涌出来,又融掉了香灰,跟着往他脖子里流,他这才惊恐兼并疼痛地发出“嗷嗷”的嚎叫。

一旁的跟班吓傻了片刻,听见这喊声,才想起来一哄而上,可是少年比他们都要快,他单手一撑案台,轻盈地翻过来,掠到满脸灰和血的牛魔王面前,还嫌不够,又抓起最近一张桌子上的墨盒,猛地倒扣在他脸上,骨节分明的苍白的手,死死压着墨盒,在他脸上来回旋转。

苏倾永远记得漆黑墨盒上面那双苍白的手,以及被众人拉开之前,那双手的主人脸上极其阴狠恶劣的一点冰凉的笑。

后来,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牛魔王的母亲、宰相夫人在学堂哭闹不休:“那是贵家公子的样儿吗?简直就是一条疯狗!”

当时,“疯狗”正跪在一旁,平摊两手,让夫子一下一下地打手心。

他一口咬定是口角斗殴,把苏倾的雌雄之争件当做边角事件隐去,苏倾大有触动,主动撩摆跪在了他旁边。

沈轶侧头瞥她一眼,又扭回头去。

沈祈的表情极其尴尬,这才完成了迟到了许久的介绍:“其实这是……舍弟……沈轶。”

被打了手心也没什么反应的沈轶,听闻这话,又用苏倾第一天见过的那种轻视而又嘲讽的眼神盯着沈祈,半晌,弯唇笑了笑:“嗯,哥哥啊。”

连笑都是冰冷锐利的。

沈祈似乎很容易被他的挑衅激怒,拔脚想走,见到苏倾也跪在地上,巴巴地抬起手掌,他心里的火气便更大,手指戳戳苏倾的肩膀,催促道:“倾妹,回去了。”

苏倾抿唇一笑,眉眼弯下来,含着柔软的歉意:“沈公子先回吧。”

沈祈盯着她半晌,沉着脸拂袖而去。

沈轶在一旁跪得笔直。

触怒了牛魔王,闹得沈家上下鸡飞狗跳,几道戒尺哪里够?苏倾有所耳闻,知道沈轶在家里断断续续挨过好几顿板子,走路都一瘸一拐,自然是坐不得了。

夫子打着打着,忽然瞥见见旁边小鸡仔一样挤上来的苏倾,递上双手,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小脸吓得发白。

苏倾实为苏大人的人的千金,平时乖巧到了软糯的程度,他哪下得去手?又想到牛魔王实在是个祸害,早该吃些苦头,便骂了沈轶两句,算了。

但罚跪自是免不了。二人跪得日头西斜,窗棂投在地板上的影子都旋转移动了,苏倾感觉到沈轶侧头看她,似乎诧异她怎么还没走。

过了一会儿,他出了声,语调阴阳怪气:“胸前的小馒头藏哪儿去了?”

沈轶的声音很清润,说话的时候目朝前方,因为心里不太耐烦,眉宇间的冷意便愈加明显。

苏倾突然感觉到这话与牛魔王的刻意调戏有所不同。

她想了想,也目视前方,稳妥地回答:“我娘说我太瘦,所以根本算不上馒头,一缠便没了。”

沈轶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扭头看她。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夕阳的光晕异常柔软,橙红色,暖融融,就像熬久了的柿子汤。

她又听他开口,这次倒像是真的有了几分兴趣:“苏家的女儿,个个赛西施?”

苏倾扭过脸,布冠像男儿绷在额头上,把她那些温柔暧昧的碎发全遮住了。即使如此,她细细的眉毛下面那一双秋瞳和初显饱满的下唇,仍显出遮不住的明丽殊色,斜阳便是最好的胭脂。

她想了一会儿,迟疑道:“这说法我倒没有听说过。我觉得二妹和五妹都生得好看,可我们又没有见过西施。”

沈轶心想,谁知道二妹五妹什么样,反正大姐儿已经足够白了。

这事儿过去以后,苏倾主动搬到了沈轶前桌坐,还给他正式地行了个同窗礼,表明自己还他恩情的用意。

沈轶看了她两眼,再不搭理她。不光不理她,在学堂里,他是独一份的形单影只,他只喜欢隐没于角落,抗拒任何打扰和亲近。

可是苏倾若是待人好,那便是真心实意、风雨无阻的好。沈轶挨了棍子,上课坐不得,日日被人嘲笑,她也跟着站着,夫子问她怎么站着上课,她也不畏手畏脚,就让自己糯糯的声音大方地回荡着:“我坐着直想打瞌睡,见沈兄站着,悬梁刺股,奋发图强,我便也学学,果真不困了。”

苏倾说话极稳,是个聪明变通的,但就是这种一板一眼的认真,带了股小儿憨气,听了让人心软,夫子心情大好,抚须赞扬。

等下了学,人都走光,苏倾从他悄悄桌上捡了一页纸,拿回家参看,点蜡熬了几宿,帮他把罚抄的书抄完了。

娘半夜转醒,见她屋里灯还亮着,披着衣服端着烛台来她房里,诧异道:“我儿,课业有这么多呀?”

听她三言两语讲了经过,也不拦她,点点头道:“嗯,大姐儿知恩图报倒是好的。”遂叫厨房给她做了一碗莲子羹,防止她晚上饥饿。

苏倾捏着笔杆儿,盯着汤碗出神。

第二日下了学,雁儿来接她,手里提着个食盒东张西望,苏倾招招手,小丫鬟做贼似的踮着脚尖儿走到她跟前。苏倾把食盒往沈轶桌上轻轻一放,也不让他尴尬,拉着雁儿便走了。

沈轶低头站着,待人走光了,才敢抬起头。关节好像锈住了似的,僵硬地掀开食盒,第一层是一碗红枣银耳汤,扑面而来的甜香,二层是软香酥,底层是撒了芝麻的酥油饼,旁边还有一只小碟,放着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丝帕,还压着一张字条:“放着,下午雁儿来收。”

他沉默了片刻,只挑了酥油饼吃了一小块,另外小心地拈起那块白丝帕,没有擦嘴,而是闭上眼睛试探地轻嗅了一下,那上面的女儿香若有似无,一下子钻进肺腑。

他立即便顿住了,好像鼻子被烫了一下,一只手将那丝帕塞进怀里,又拿手胡乱捅了两下,将那露出来的边角也塞进衣服里,眼不见为妙。

第二日苏倾故技重施,只是沈轶掀开食盒的时候,发现第二层的软香酥换成了巴掌大的薄煎饼,旁边还有几碟精致的小菜。

沈轶亦很聪明,转念一想,难道因为他昨天没碰软香酥,她就猜他不喜甜食?

他轻轻一哼,倒要看看她机灵到何种程度。

忽然注意到二层卷了一沓纸,他打开一看,竟然是他该罚抄的文章,一张不落,连字迹都跟他相似。

少年的位置靠窗,低头看着食盒时,鼻梁上落了一道光,睫毛上也是细碎的暖光,照得他眼睫呈现出蓬勃的灰褐色。

他掀开三层,里面又放了一条新的丝帕。

他像小狗一样拈起嗅嗅,嘴角莫名地含了一丝笑,反手揣进怀里,若有人在,定会被这又凶恶又天真的笑吓得呆滞在原地。

这回他没走,敏捷地贴在窗外墙根下,等着雁儿来收食盒。

果然如他所料,小姑娘和丫鬟是一起来的,是苏倾亲手掀开食盒收拾,雁儿只是揣手站着旁边看。

“呀,昨天还吃了咸饼,今天怎么一点儿没动。”

雁儿喊起来,苏倾捏着盖子,抿着唇没吭声,眼底有点儿失落。

不过待她把二层食盒掀开,雁儿便发现了不对:“小姐,第一天他吃了咸饼,您就说他应该是爱吃咸的;今天他啥也没吃,只把您帕子给拿走了,那他是不是……”

“胡说!”苏倾开口打断,整张脸绯红得像窗外的晚霞。

雁儿头一次见大姐儿脸红,啧啧称奇:“哟,小姐,您知道小的想说啥?”

苏倾凝神仔细想了想,脸上的红便马上褪了:“我知道了,他可能是暗示咱们家做的点心不干净。”

雁儿一皱鼻子,觉得他真过分:“哦,原是这样。”

第三天,沈轶轻手轻脚掀开三层食盒,在底层原来放帕子的地方,改放了一条洁白的手巾,旁边还挤着飘着花瓣的涣手盆。

沈轶:“……”

第四日,苏倾正站着上课,忽然背后有人拿笔杆戳她一下。

她以为自己挡了沈轶,连忙往旁边挪了半步。

身后的人顿了顿,又戳她一下,未等她回头,他撑着桌子,很轻易地向前一倾,越过她的肩头,凑在她耳边飞快道:“喂,别送吃的了。”随即赶在夫子看到之前,迅速站直了。

苏倾的眼睛蓦地瞪大了,倒不是因为他的拒绝,而是他们两个从未离得这么近过。他的唇几乎要蹭到她的耳朵,呼吸如几片极轻的羽毛,落在她耳廓边。

她感到自己像是新酿的一罐酒,有一朵气泡慢慢从底部升到了瓶口,这个时候又被人倒过来放,那朵气泡又从喉咙处慢慢下沉,沉到胸口,又陷进肚子里去。

这学堂里唯二人站着,沈轶一直忍不住盯着她看,这一堂课上得非常烦乱。

他想,大姐儿太白了,轻易地便这么红耳朵,怎么一节课也消不下去,好像他如何欺负了她似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爷我带挂玩荒野第9章在线阅读

    “我,是不是说错话啦?”晓曼被大叔这一举动吓到了。天鸿边示意她不要说话,一边安慰大叔,待大叔情绪稍稍平复一些,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原来,小女孩的母亲就是受害者之一,闹起尸那天她出门给牦牛挤奶,一直没回来,连尸体都了无踪迹,村民们都猜测她是被行尸吃了,不过对于这个结论,大叔是将信将疑,他说只有让他

  • 海贼之火药果实第十章在线阅读

    不仅是孟玉,其他的几个许家年轻人也开始撺唆着打麻将。江建之前一直认为富豪的宴会应该是香车,美女,派对之类的,却没想到有钱到一定程度后,家宴居然跟普通人家一样,打牌,聊天。只是来的钱有点大而已。看着许涵燕的一个弟弟已经跑过去整理麻将桌了,江建就知道,这场麻将是怎么都躲不过去的!没办法,别人要送钱给他,

  • 每天都在逃离霸总在线阅读第一节

    南江市,华夏南部的经济重地。霖川中学,南江市首屈一指的重点高中,许多背负盛名的人物都从这里诞生,在华国内也是排名前100的学校。此时学校操场热闹非凡,只见呜泱泱一群人,霖川中学,初中部加高中部足足有2万人之多,此时全部在操场上,正在等待着开学典礼的开始。突然人群中开始骚动起来,大家似乎被什么事情给吸

  • 珀尔迦与她的幼莱们第9章在线阅读

    “什么叫……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布莱克好看的深色眸子里幽深一片,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环顾四周,一片宁静,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那个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月光均匀的撒在树林里,给树林披上一层轻纱,波光闪烁。安静到让人窒息。“算了,不管了,”他使劲的摇摇脑袋,放弃目前所有的思绪,“不知道瑞斯那边怎

  • 复姓天下之大梦初醒(1)

    第一章此时正值大暑,林娇却觉得从心底发寒,她拢了拢罩衫抬头看向端坐着的庶妹,当初那个跟在她身后喊姐姐的人早已成了过往,如今只剩下这位春风得意的贵妃。林贵妃的十指染着蔻丹,那样的红艳:“姐姐这是怎么了?傻了吗?”林娇看着头戴七尾凤簪,耳坠红宝的林贵妃,忽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位妹妹。林贵妃捂着嘴笑

  • 我的都市有免费12月22日-面基

    第二章12月22日-面基坐在高铁上,李展博看着窗外,思绪有点飘散,沈丹的样子,其实李展博有看到过,只是那是QQ空间里面,还是很久之前的照片,留着短发,五官很精致,穿着有点男性化,也有点土气。大概还有十多分钟就要到火车站了,有点期待见面,从聊天看来,沈丹其实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大学期间不太注意自己的

  • 异界全能兑换系统霸图

    张新杰觉得今天的韩文清很不一样,虽然韩文清吃饭不像张新杰一般有些微的强迫症,可吃饭吃到恍惚也不会是韩文清会做的事。已经连续吃了五口白饭,但是菜还没吃一口,汤更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碰到,张新杰默默的计算着韩文清的反常,面上不动声色的继续吃着自己的饭。“新杰,你说女孩子都喜欢什么?”!!!震惊中,张新杰送到

  • 盗墓:九州长生劫第七章在线阅读

    山洞口传来一声巨响,附近厮杀的虫子全部暂时停了手,踅摸动静中陡然发现两个食物出现在眼前,虫群一阵激动,不再互相厮杀,全部朝巫小云和李三扑来。抬眼望去四周是无尽的虫海,其间李三还很是发现了几头金级别的虫子,可现在跑都跑出来了,还有什么说的,只能蒙头朝前冲了。李三将头一埋,打算开始发力,突然听到巫小云说

  • 渣攻好白,做受吧在线阅读第九章

    CNM,在座的各位瞬间就沸腾了。哇,你这小子有种,我们还没表示什么呢,你这样子莫不是还想gank我们?若是不小萝莉在这里震场,他们当场就要教安世焱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安世焱此时仿佛前世各种影帝上身,他的笑容越来越冰冷,越来越残酷,甚至如果盯着安世焱的眼睛看,你可能会感觉到仿佛空气都低了几度。在小萝

  • 明朝好御医之结婚的聘礼(5)

    “嘻嘻,奶奶。你多叫几次孙女婿嘛!我最喜欢听你叫我孙女婿了!俺吃的好睡的也好!”闻多多晃动着圆滚滚的大脑袋在柳奶奶的身上不断地揉搓着。“至于松松嘛!工作是极为的努力,更没惹什么麻烦,您老就放心吧。倒是您啊,我听保镖说您早上又出去了?没遇到什么危险吧!他们可真是没用呀,都把您给跟丢了,你老以后出门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