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穿越:我要做魔神五行镇元锁

2021/11/26 16:44:25 作者:九天五月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我要做魔神
穿越:我要做魔神
作者:九天五月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书会颠覆你的认知,一个可以减少施法过程且魔力几乎无限的暴力法师的异界生活!魔力储备,我的魔力几乎全由系统提供施法时间,抱歉,我直接建模,只要有魔力,魔发都是顺发。(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时间在杨晨百无聊赖的等待中一点点流逝,那名像是燃烧的火焰的红衣少女,无奈地抬起了头,一张迷人的俏脸映衬在朦胧的油灯下。

这时杨晨才看清少女的模样,顿时让杨晨有种挖眼的冲动。

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宝爷这样凶悍的女怪物,都觉得好看,都怪那个宝爷,大晚上的还出来吓唬我们这些无知少年,哎!今天真是个倒霉又悲伤的夜晚啊!本来想在临走之前多看一眼这个美丽的城市,这个女怪物的出现,怎么我忽然觉得其实长烟沙漠也挺不错的,至少那里不会遇见她。

其实杨晨连宝爷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晓得宝爷来头不小,就是梦都最大的官都对其礼让三分。宝爷的名头很大,不仅是因为人长的漂亮,同时还有宝爷那不输长相的身手。对于杨晨来说这些都只是传言而已,只要是传言,就不可以尽信!毕竟杨晨这么些年在梦都街上消灭了一泼又一泼不要脸的混混、收拾一批又一批不怕死的恶少......

于是杨晨用自己的拳头开始了破除传言的行动,在很多次的交手当中,杨晨无数次用自己的左脸、鼻子、胸口等部位证明了宝爷的拳头真的像传说中的坚硬!就连杨晨、桑秋钟诚斐三人加在一起,也只有落得浑身是伤的下场。

“她还来买胭脂?估计怎么用都不知道吧!”杨晨不爽地想到。

“张闹,你听说了吗,前些日子有个小鬼接了一个悬赏,残剑山庄的一个悬赏”

“有什么稀奇的,我没钱找女人时,也会去那转转,接接悬赏什么的,不过倒是很少看见残剑山庄有什么悬赏,是不是才出的悬赏?”那个叫张闹的人,含糊不清的问道。

这时,酒店年轻的伙计也凑了过来,一边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一边不露神色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要说女人八卦吧!这话倒是不假,但是男人八卦起来也是很有一套的。

“你眼睛瞎了啊,那剑胆阁挂的最高的那块金牌,长烟沙漠。有一个来月了吧,一直没人敢接,当初大家伙还打赌五年后会不会有不怕死的接这个任务”

“接的是谁?他马的挂的太高了,我好几次都没看清楚”张闹掩饰道

“一个谜一样的少年,没人知道他那忧郁的眼神底下藏着多少故事,也没有人看清他的出手,他的武器藏在什么地方。就像是撕裂夜空的闪电,一下子就镇住了殿堂里所有的佣兵。据说他好像不是五行元力,少年的一个手指甲就能斩杀一片佣兵!”

“有这么厉害?不是吹牛的吧”原本在专心擦桌子的伙计也听不下去了。

“你知道什么,长烟沙漠有多危险你知道吗?敢接这个悬赏能是普通人吗?”张闹有点不高兴的说道,“你说那个少年会不会是堕落门的人”

那天在悬赏殿堂,自己还把名字说了几遍,这些没有职业道德的流言家也太不负责了吧?怎么把我传成这样?那个“堕落门”有又是什么东西?

带着强烈的虚荣心和好奇心,杨晨也专注的听着这些人的对话,完全没有看见街边的宝爷也走了进来。

一个身穿灰袍、满脸伤疤的大汉起身过来说道“不对,不对,老兄那天我也在场,那个少年还站我左边呢,长得......长得就像.....”说着刀疤大汉扫视着周围的顾客。

“对,就像那个少年”刀疤大汉左手指着杨晨,接着说道“不过,那个少年鼻子比他要大点,脸要黑一点,还有伤疤,一看就知道是经历过很多的战斗”

杨晨听后,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那个少年的是不是还穿着一件灰色长袍”店伙计看着刀疤大汉问道

“对,对,对,怎么那天你也在?”

还没等店伙计笑出身,一个瘦小精悍的腰里别着算盘的中年就飞快走了出来,伙计一看不妙,一个转身溜了过去。原本兴致正浓的那些个顾客看着伙计的逃跑的样子,不觉大笑起来。

“小甲啊,那边早早就坐了一位漂亮姑娘,你没看见啊?厨房的烫酒就快烧干了,你没闻见啊?墩子在后面喊你半天,你也没答应啊?为什么刚才你搽桌子,就唯独没有搽那摊油污,我看见你的手都摁了上去,你不觉得滑手吗?地上这么多的骨头,你踩在上面很舒服是不?下个月的柴,还堆在那呢,你是想等着那些柴火自己裂开吗?还有,厨房的那堆碗,都快捅破房顶了,你觉得是这样的对得起我这么辛苦的栽培吗?”

老板和善地对着伙计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我这是在锻炼你啊!”

老板不提这些烂事还好,经老板一提起,伙计甲子战顿时火冒三丈,要不是未央学院搞了个什么“江湖提前锻炼”,小爷犯得着来这种地方吗?还遇到这种表面上和和气气,背地里一个劲的使坏的老板,还好意思说什么“锻炼”?

甲子战一把扯下身上的抹桌布,狠狠丢在地上。

“小爷不干了!不就是没有江湖锻炼吗,要是你等我把那个沙漠少年的故事听完,说不定我还帮你洗洗碗什么,不过现在吗,小爷就让你看看未央学院的百强排名五十七的厉害,让你知道欺负我们的下场”甲子战说罢,左手一挥,一道金光射向着屋顶。

如果我猜的没错,射出中应该是未央学院的校徽吧!杨晨自信满满的猜到。

就在房顶一破的瞬间,屋顶立马塌下一大片,紧接着一个人影伴着无数砖瓦狼狈落了下来,

甲子战正在奇怪之间,被自己流金元力打落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同学——江雨楼。

“雨楼,你怎么在房顶上,不是去锻炼了吗?”

“锻炼个屁,我把老板狠狠骂了一顿,被老板找了十来个法师给打了,这不正在狂奔当中,又倒霉的被你不偏不倚的打了下来”

“这么多法师?你丫是在哪里锻炼啊!”甲子战好奇地问道

“法师等级鉴定中心!”

“哦,没死算你命大的了”

“没事不要乱放校徽好不好,我屁股现在还痛着呢”江雨楼一边抱怨,一边从屁股上拔出一截流动的金属。

“谁叫你在房顶上乱飞的?我不就是想看看有导师在附近没有.....”

“他们早就回去睡觉了,怎么,你想干什么?......”

“没有,没有,你说道哪里去了,不就是拆几间破房子”甲子战随意的说道。

酒楼里边的顾客,听了这两人的对话,都不以为然的看着两人,十几个法师?法师等级鉴定中心?拆房子?这些个牛皮扯得也未免太大了吧,包括老板在内都不相信这些个言论,都以为是两人串通好故作声势的花架子而已。

“不好,那些法师要来了,我先闪了!”江雨楼话未说完,人已不见。

“一会,我来帮你!”甲子战对着屋顶喊道。

“小甲,你不能这样啊,我平日对你也不薄,你这样下去,你的道路会非常的坎坷的,再说了,这里还有这么多的顾客,伤到了人,你怕是也不好交代啊!小甲啊,你看这样行不行,从今往后我不给安排那么多的事,薪酬翻倍,你看好吧!要是这样都不行,我在给你放几天假......”老板还是和善的劝着甲子战。

“老板,你不要打扰他好不好,精彩的表演是需要保持安静的”张闹不满地说道。

突然间,酒店内的元力开始急速流动,以甲子战为中心向四方扩展,酒店内所有的人,包括宝爷在内都感到呼吸困难。气压中心的甲子站上衣碎裂,露出线条刚硬的上身,在甲子战整个胸前和后背上纹满了怪异的纹身,纹身从腹部一直包裹着甲子战的整个上身。

“呼!五行镇元锁!”眼尖的刀疤大汉叫出了声。

此时酒馆里看热闹的人,再也坐不住了,都用上了五行镇元锁的人,还能说能跑,这本来就不可思议,更何况刚才的气压如此猛烈!

“我的乖乖,这是犯了多少事,才用上五行镇元锁的”坐在张闹一旁的佣兵惊叹道。

杨晨前边的那对情侣也开始慌张起来,想要起身朝店外跑去,其他的顾客跟着站了起来,只有张闹和宝爷、杨晨还坐着不动。

“大家不用慌,被下了五行镇元锁是使用不了自己的元力的,谁要是不信我的话,再多走半步,我就弄死他!”张闹看着逃跑的人说道。

什么叫倒霉,这边一个要拆房子,那边一个不仅要看,还要其他的人跟着一起来看,最关键的是,还要在房子里面看!

“呵呵”甲子战轻声一笑,“前有神秘少年独闯长烟,今有未央子站破锁拆屋!”

“好!”听到此处杨晨不禁大喊一声,宝爷循声看见坐在边上的杨晨。

“谁他妈要是敢闭着眼,老子也弄死他”张闹继续威胁道。

相比甲子战身上安静的五行镇元锁,刀疤大汉更觉得身旁的张闹更为恐怖,动不动就要弄死人,怎么刚才和他聊天时没看出来?

依刀疤大汉的想法,张闹这种人,就是那种平日里和普通人一样吹牛、打屁,可是真要有点小事,要是刚好他在场的话,小事也会变成大事,明明只是打碎碗的小事,他就有能力砸了整个厨房。

老板有些不安的看着甲子战,虽然还是希望能像张闹说的那样,被五行镇元锁压制住的甲子战不能使用元力,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平日里忙里忙外的伙计能给他带来他意想不到的惊奇。

老板开始担心,开始后悔,开始抱怨......

喝酒的,出来散心的,买东西的,一个个又不敢走,只能眼睁睁看着酒店内的赤裸着上身的甲子战。

甲子战有没有实力把这里拆了,他们不知道,但是光从甲子战身上的禁术中能够猜测,在没有禁术情况下的甲子战绝对可以把这里夷为平地。

眼看着就要丧命在这酒馆了,原本赌气的女人再也坐不住了,一把紧紧抱住男人,从男人的胸膛抬起头来:“要是不死,我答应你,明天陪你去看看那个独闯沙漠的神秘少年”

“婉儿......”男人失声说道,却在也说不下去了。

杨晨转眼看了看宝爷,看见宝爷仍是在反复摆弄桌子上的那张纸,时不时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态。

原本安静的甲子战突然大喝一声,四周的压力陡涨,紧接着甲子战身上的黑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了下去,不一会功夫就黑纹就如同有生命一般爬满了整个屋里的每个角落,甲子战手上变换不同的指决,又一个元气暴涨,此时的压力直接将酒桌上的酒杯给压破,同时还伴随着木质座椅的吱呀声,就在众人都快要抵挡不住空气中的压力时,蓦地压力一撤,周身一轻,地上的黑纹竟布满了酒店四周的墙上。

在甲子战元力的不断逼迫下,黑纹像一张黑色的大网,将整个房间给包裹住。

这样的怪事,别说老板骇然,就连看热闹的张闹也不禁长大了嘴,马的,凭借自身元力扩张五行镇元锁来拆房,真是没想到这小子实力这么强悍。

局势越来越乱,房屋内外都承受着禁术的不断递增的压力,不出一会整个房屋就会倒塌,杨晨还在思考,怎么逃离这被五行镇元锁禁锢的地方。

这时甲子战才缓缓睁开双眼,双手一张若隐若现的元力长弓浮现出来,甲子战抬手便射向屋顶上黑纹的一个节点,一支流金疾箭飞了出去,只见原本牢固的黑纹上出现了裂纹,裂纹顺着流金疾箭射中的节点蔓延开来。

轰隆一声,房屋在众人眼中破碎开来,甲子战也不闪躲,又是一支金箭射了出去,在空中幻化成一张金属大盾笼罩着吓得忘记逃跑的人们。

正待甲子战准备再射一只金箭时,房顶上的大梁向宝爷的位置砸了下来,杨晨想要施救却不得不避开飞溅的乱石,眼看大梁就要砸下,宝爷还是无动于衷,杨晨元力一放,推开宝爷,大梁刚好落下将座椅直接砸个稀烂。

“快走!”杨晨一边躲闪,一边冲宝爷喊道。

一支金箭飞了出去,杨晨和宝爷被罩在里面,两人静静看着房屋变成废墟,此刻杨晨才看清宝爷手里拿着一张地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晨曦公主]缺月挂疏桐在线阅读第6节

    周一的早上,度过了周末的学生纷纷回到学校,使得平静了两天的学校再次成传出了同学们嘻笑打闹的欢乐声。“唉,疯子:昨天看新闻了吗?”李非凡刚到教室,就对后排的陈林峰问道?“什么新闻,没看,昨天忙了一天。怎么了?”陈林峰反问道。“出大事了!你真不知道??”李非凡故做神秘的说。“能出什么大事,天塌下来了!”

  • 妃愿归来,请收留在线阅读幻欲之水(一)

    旷世云静静的看着“地下之城”四个大字,显得苍劲有力,苍劲如松,笔下有神。旷世云想到,在这个地方能够创造如此神奇的地方,应该是个非常了不起或者非常怪的人吧。待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旷世云决定进去看看。当旷世云走到门前的时候,敲了敲门,旷世云想到里面万一如果有人,直接闯进去会显的及其没有礼貌。敲了半天,没

  • 惹我老爸死路一条之想赚钱(5)

    那么大一条鱼谁不眼馋,满是羡慕的看着他拎回家。邵坤杀鱼非常麻利,用水洗干净之后,去了腥线,直接在院子里架起了个火堆,放在火上烤。要是调料足够的话他做的红烧鱼也是一绝,但是现在条件不允许,鱼这东西在缺少调料的情况下一般人还真不一定能做的好吃。邵坤搭建简易的烧烤架,烤鱼两斤多还是有点大了,在明火上烤最忌

  • 情深奈何缘浅在线阅读第8节

    风波引(三)程福忍着笑走出书房,找到程安面前,低语几句,末了道:“大少爷吩咐的,你可千万得照着办。我另有差事,不然用不着你走这一趟。”“你是什么差事啊?”程安好奇地问。“不问我也得跟你说。”程福附耳过去,悄声告知。程安惊愕得张大了嘴巴,“大少爷这是不想把日子往好处过了吧?万一老爷知道了,还不得让他跪

  • 吾乃鸣人他哥在线阅读第8节

    秦孝公据肴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备,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于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昭滑、楼绥、翟景、苏厉、栾毅之徒通其

  • 网游之秘技大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杨小川从刘政翼办公室出来,直接就让自己的四个组员开会。公司配有小型会议室,每个组组长都有权随时开会做调整。杨小川喊了一句开会,率先进了会议室,透过窗户仔细地观望着,那四个组员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地在不知说什么,显然有些不服。杨小川虽说是新官上任,但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丁点大小的毕业生,连一个项目都没完整做

  • 穿书后我嫁给了病弱反派木叶流体术!康复训练,这个,我很专业!

    迈特凯有着很粗的眉毛,梳着招牌的西瓜头。此时穿着的正是那招牌的绿色紧身衣,这是他的修行用服装。护额则是戴在腰间,跑动间嘴里发出呼呼哈哈的声音,让人不得不注意。这次条件不是其他的,这条件不难,一点不难。可是和凯握手。一旦粘上了,想要脱离凯,可就难了啊!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在学校自然见过,也算认识。不过日

  • 赤明在线阅读第3章

    阳炽吹了好一阵儿山风,脑子又晕乎起来,上一世的记忆加上这一世的,实在是杂乱的很,他只理了没一会儿就靠着石壁睡着了。第二日,寒露和阳炽几乎是同时醒来的。阳炽醒过来确定自己没有变回去,心情大好,本想立刻去找好兄弟的,但他察觉到自己山洞里有陌生人的气息,想起了那个好吃懒做的小雌性,脸一时又沉了下去。听她那

  • 番邦郡主红玉

    因为阮诺还在病中,依着旧礼的三日回门便被延期到了七日后。这一日清晨,由着月荷替自己梳洗打扮了的阮诺抛下前一日月荷挑选备下的一套绯红衣衫,自己从衣柜里选了一身淡紫色的襦裙,配上一件月白色的绣花真丝褙子,穿戴好以后,她笑着比划道:“虽然是回门,毕竟已过了三日的喜期,不必穿那太招惹的颜色,愈发衬得我脸色苍

  • 干掉BOSS来上位[快穿]之巫术?我会呀!(2)

    “哈?”乔森的手一抖,差点把手里这个乱认爹的小萝莉丢出去。不过这个小萝莉实在太萌了,金色的长发上戴着一个小花环,深蓝色的大眼睛透彻如星空,精致的五官像是粉雕玉琢一般,就像一个不慎落入凡间的小天使,只是看着便让人心生欢喜,想要呵护她。就算是乔森这样从没有生过孩子的人,被那一声软软的父亲大人一叫,心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