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逃婚甜妻娶一送一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11/26 16:04:17 作者:悠扬 来源:3G小说网
逃婚甜妻娶一送一
逃婚甜妻娶一送一
作者:悠扬来源:3G小说网
被家人逼婚,她到酒吧买醉,结果和陌生男人狂嗨一宿……婚礼当天,那男人出现在婚礼,还帮她私奔!?短短两天内,白雅雅把自己这辈子最离经叛道的事全给做了!后果么,有些严重……那男生竟然是a市最尊贵的男人,他霸气开口:“跟他离婚,我娶你!”白雅雅眨巴着眼睛陷入了沉思,所以,她是离婚呢,还是离婚呢,还是离婚呢?

谭希光的第一场戏是在第二天早上,所以进组这天,她基本上没其他重要的事,坐在离监视器不远的塑料椅上,对着江缙元和余倩婉的脸看了一下午。

大部分新人演员因为拍戏没经验,NG几十、几百次,从而耽误拍戏的进度,损失人力物力财力,毕竟进入拍摄后,每一分钟都在疯狂地烧钱。

这也是很多导演不喜欢启用新人的原因。

余倩婉这个在学校里算是中上学生,到了这个剧组却被碾压得不行不行的,一场表白的戏,已经NG了二十多次,不管秦导怎么说,她都一直不得要领。

最后秦导随手一指,指到了谭希光的身上,而后对余倩婉说:“你先休息,让小谭过来试试戏。”

谭希光突然被点到名,一脸懵逼,试试戏?可是她的第一场戏并没有江缙元。

“还愣着做什么?小谭你赶紧到片场中心,现在你是顾青了。”秦导大手一挥,说完后便坐在了监视器前,翘起了二郎腿。

而余倩婉在她上前的时候,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像是被她抢了角色一般。

她毫无顾忌地迎上了余倩婉的目光,顺带勾了勾唇角,然而视线触及到了江缙元那张极淡的脸色,谭希光立马敛起了脸上的得意,紧抿起唇角,脸上的表情与他的,如出一辙。

“小谭,你看了那么多遍,台词应该已经记住了吧?你们准备一下,现在开始了。”秦导大声地冲他们喊道,喊完以后坐了下来,转头和余倩婉嘱咐了几句。

余倩婉认真地点点头,视线定在片场中心那个纤细的身影上时,却难掩复杂的情绪。

*

“我后悔了……”谭希光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江缙元,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她紧了紧圈住他腰部的双手,继续回忆着顾青这个角色的台词,“师兄,我真的后悔了。”

江缙元不说话,也没有转头看向他,冷漠得像个机器人一样,任由她紧紧地抱着。

“师兄,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冷漠?当年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好不好?”谭希光把脸埋在他的背脊上,闷声说着话,但内心被这矫情的台词雷得只想笑,一个没绷住,她的脑袋稍侧了侧,悄悄勾起的嘴角露在了镜头前。

“咔!”秦导喊完,向她和江缙元招了招,“小谭,你后面的情绪不到位啊,不是应该伤心欲绝,怎么到了你这儿就是笑呢?”

她迅速地松开了手,抬眸看了看旁边的江缙元,但他根本没想看她,直接迈开步子往秦导那方向快步走去。

稀罕!谭希光撇了撇嘴,赌气地转开视线,由另一个方向走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上。

“对不起秦导,刚才突然出了神,所以没绷住。下次我一定谨记,不犯同样的错误。”她笑嘻嘻地主动道歉,说话的时候,一眼都没移向其他地方,恭恭敬敬,端端正正。

秦导点点头,本来这也不是她的角色,出错误难免的,不过她的总体表演还是比余倩婉来得好,至少她知道放开,抱住江缙元的时候,落落大方,一点儿都不扭捏。

最后余倩婉在她无形的刺激下,终于通过了表白那场戏,转而开始另一场NG的戏份。

不过这次没有江缙元的事,他坐在谭希光旁边的休息椅上,低头翻着厚厚的一本剧本,边翻着边拿着一根铅笔画画涂涂,顺便做点笔记。

谭希光看了看自己手上这一册崭新的剧本,突然没好意思继续翻下去,这样一比,她真是太不敬业了。

敬业的江影帝翻完了部分的剧本后,躺在休息椅上,半点想和她说话的欲望都没有,然后闭起了眼睛开始休息。

谭希光是个心中藏不住话的人,脾气又急,被他三番两次地冷待后,终是忍不住,趁人不注意,晃了晃小脚,然后迅速地踢了他一脚。

江缙元猛地睁开了眼睛,褐色瞳仁闪过一丝情绪,然后视线投向了她。

但他没说什么,定定地看了她几眼后,又转开了视线,重新闭上了眼睛。

谭希光见他没发作,一阵恼怒之下,又踢了他一脚,这次踢完他,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两只脚故意晃了晃,就差在脸上写“我就是故意的”几个大字。

江缙元又看了她几眼,这次终于开了口:“你有事?”

“没事,就是无聊。”她装作什么都没看懂的样子,随口说道。

“师兄……”一个女声突然出现,她一转头,发现余倩婉拿着剧本上前,正好站在了她和江缙元中间,隔开了她的目光,“师兄,我有个问题一直没弄明白,你能帮我看看吗?”

谭希光忍不住嗤笑了声,这近乎套得非常微妙啊,称呼前辈有些生疏,喊老师又过于严肃,师兄恰到好处,不失尊敬又显得亲昵。

另外两人听到她的笑声,不由得转过头看向她,尤其是余倩婉,眼神里毫不掩饰地嫌恶。

“希光,你有何高见?”虽是询问的口吻,但语气却是很冲。

“你的问题呢?说出来一起听听,指不定我能给你一些思路和灵感呢?”谭希光越过这位室友瞥向了椅子上的人,戏谑地眨了眨眼,并且特意加重了那个称谓,“师兄,你说对吧?”

余倩婉听出了她的嘲笑之意,脸变得微微通红,恼恨地瞪了她一眼,然后目光瞥向了椅子上的人,但他神色未变,手里翻着余倩婉带过来的剧本,像是根本没听出她的言外之意。

见状,余倩婉也没有搭理她,转向了江缙元,重新又说了一遍她的问题。

江缙元指了指某页剧本上的一句话,言简意赅地大致和她讲了讲。

待她离开,江缙元很快开了口:“看来你很不喜欢你的这位室友。”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施施然地起身,拿着他的剧本慢悠悠地走向了不远处的监视器。

她微眯着眼望着他的背影,随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她是最最看不上余倩婉的行事作风,虽然有点小聪明,但从来不晓得好好利用自己的这份能力,总是希望通过一些人走捷径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过估计余倩婉对她也是咬牙切齿地讨厌,不是正面杠上,就是私下里对她冷嘲热讽,她现在还打上了江缙元的主意,虽然江缙元压根儿不会搭理她……

*

傍晚的时候,谭希光和秦导就她即将饰演的这个角色谈了一场谈话,没想到她聊完从秦导的房间出来,转头就碰上了打扮得光鲜艳丽的余倩婉,尤其是赤\\裸着一双修长光洁的双腿晃到了江缙元的房间门口,然后敲开了门。

“啧啧啧……”谭希光忍不住在背后轻啧了几声,“小凡,千万要把持住啊,不该放进去的人一律不准放进去,尤其是穿得这么露的人,小心被有心人拍到放到网上,你老板的一世英名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没啦!”

余倩婉的一只脚刚踏进房间门口,闻言立马收了回来,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回击道:“心中所想便是眼中所看,我正大光明地找师兄谈工作,落在一些有心人眼里就成了比较龌龊的事了。”

是是是,她就是那个有心人,就她余倩婉是一朵绝世大白莲,无辜又可怜,而且有才有貌有男人缘,所以她对她各种羡慕嫉妒恨,造谣诋毁讽刺,坏事都是她谭希光因为嫉恨她干出来的。

呵呵。

谭希光靠在墙上,笑眯眯地看着江缙元出现在了房间门口,止住了余倩婉想要更进一步的双脚。

那双修长光洁的双腿硬生生地被拒在了外面,那双腿的主人脸上略有尴尬。

“师兄,我有工作上的事需要和你谈一谈。”她解释道。

江缙元的视线在余倩婉的身上打量了一圈,却没对她回应什么,反倒是注意到另一边的谭希光,继而向她勾了勾手指:“你过来一下。”

谭希光止住了脸上的那抹嘲笑,停顿了几秒,然后晃荡着走到了他们几人的面前,问道:“什么事?咱们小余同学好像在工作上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急需和你讨论解决。”

说完余倩婉又瞪了她一眼。

“你进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江缙元说完,终于把视线重新又放回到了眼前这人身上,“你如果工作上有不懂的,建议你问导演,导演的房间是1109,上面一层,他肯定很乐意你们这些新人演员经常去找他。我这边想必是帮不了你,所以……”他说着,做了个请便的手势,然后看向了谭希光。

谭希光想想在余倩婉面前驳他的面子也不是件可取的事,所以也就顺着他的视线走到他面前,其他一句不好听的话都没有,显得十分乖巧。

余倩婉心中记恨万分,但在他面前不好表现得过于明显,一脸委屈地几步一回头离开了这层楼。

她一走,谭希光立马变了脸色,靠在门边,随口问道:“你要和我说什么?”

“你先进来。”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随即皱着眉道,“女孩子别抖腿。”话落便重新走进了房间,也不管她到底跟上了没有。

抖腿这个动作的仪态确实不佳,谭希光立马止住了脚。

“别吵架,有话好好说。”江缙元的助理小凡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她的肩,从房间里退了出去,顺便给他们关上了门。

一时之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她和江缙元两人,气氛瞬间变得略微有些奇怪。

她也不往里走,靠在门口玄关处,往里瞧着,说:“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听着。”

“过来。”

她撇了撇嘴,虽然很不想听他的话,但双脚还是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坐在了他旁边的小沙发上。

江缙元从酒店的小冰箱里拿出了一罐酸奶。

“那天之后也没有和你再好好说过话,首先,我得和你郑重道个歉,”他停顿了片刻,把酸奶放在了她面前,“抱歉希光,以后你和你家里的事,我都不会再插手,不管谁拜托都一样。”

谭希光没有说话,目光垂在那盒酸奶上,过了几秒伸手拆开了盒子,小口小口地吸着里面的酸奶。

“这些天我想了很多,人大概都是很反感那些打着为自己好的名号却做着伤害自己的事的那些人。我很不幸地也成为了其中一员,虽说是好意,希望你和你爸爸的关系能够和缓,但这其实罔顾了你的内心感受,硬要你接受你不喜欢的事,所以你对我生气也是很正常的。”他说着自嘲地笑了笑。

谭希光依旧没有开口,倒是视线朝他身上瞥了又瞥,态度明显得软化下来。

她一向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若是好好和她说,她或许还会主动见她爸,但江缙元用了她最反感的一种方式,骗她过去,所以她才那么生气。

“你爸爸交代给我一些话,和你有关,我觉得我应该让你知道,不过我提前和你声明,我只是一个转述和传达的人,不代表我的意思。”

她点点头,说:“你说,我听着。”

“老生常谈的话我就直接略过了。他说他不希望你进娱乐圈是觉得你的性子和这个圈子不合,而且他不希望你因为谭怡晨违背自己原本的目标和梦想,所以当初才反对得那么激烈。”

“反对也没用,这是我的人生,我自己能够选择过哪一种生活。”她摆了摆手,喝完了一罐酸奶后用力地捏扁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重新又开口道,“你又不是他的传声筒,不用传达他的那些话了。”

江缙元不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她,看得她怪不好意思的。

她不自然地清了声,先是开了口:“咳咳……我先前对你说的话有些过分,那些气话你别放在心上,不是我的本意。”

“我又不像你,但当时我听了真的还蛮伤心的,原来在你心里,我竟然是那样的人,不过事后一想,你就是小孩子脾性,只要脾气上来了,不管不顾,什么话都往外蹦,我和你一小孩儿计较什么呢?”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她说得缺失如此,她虽不爱听,但也只是底气不足地反驳了一句。

“这脾气能改还是得改,对我倒是无所谓,对别人可不能这样。”

……

她和江缙元现在这算是恢复邦交了吧?她回到房间,临睡前迷迷糊糊地想着。

第二天早上,她在片场碰见他的时候,他依旧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待她和昨日白天那态度完全没两样,仿佛昨天晚上的那场谈话没有发生过一样。

谭希光一脸的莫名,这男人变脸的速度也够快的,昨晚那个向她赔礼道歉的人是谁?总不至于是她平生幻想出来的场景吧?

她进组以后的第一场戏,是和江缙元在学校礼堂碰见的一幕。

彼时,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姚文瑾,他妹妹闻云熙的同班同学,而他扮演的闻缉熙是上海滩鼎鼎有名的一个富家子弟。

她在学校礼堂门口对他一见钟情,乃至于之后在舞厅一眼认出了他,并为他打掩护,渡过难关,最后为了替他掩护,用身体替他挡住了坚硬的子弹。

第一场戏主导的是他,因为他比较有经验,能够带她很快入戏。

“你又怎么了?”还没开始前,她趁机问了句。

江缙元一脸奇怪地看了看她,“恩?我没什么事,倒是你,你怎么了?”

“那你……”她原本想说他今天怎么对她还是这么冷淡,但话一到嘴边,发现意思有那么一点不对劲,说出来显得暧昧了不少,所以意识过来以后连忙刹住了脚,没有继续说下去、

“怎么?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遮遮掩掩的?”他问道。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就想说你今天和昨天晚上有点不太一样。”

江缙元立马反应过来,看着她的眼睛,不由得慢慢笑了出来,原来她刚才一直纠结的点是这个啊,但他没解释,反倒是让她先准备准备,赶紧进入拍摄的状态。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拍戏是第一要务,若是发挥得好,指不定她就能凭着这个角色一炮而红,两脚都能踏进了娱乐圈。

不过就算不能一炮而红,他总归是会帮她,有了他,难度肯定比那些人小不少。

*

第一幕拍摄的是姚文瑾学校的大二开学典礼。

作为学校学生的家长,也成了被学校隆重邀请参加的人,但学校一向都是看碟下菜,邀请的学生家长都是名流贵族,非富即贵,而姚文瑾是普通家庭出身,她的父母自然是没有资格被学校邀请。

昨天晚上在舞厅因为一个客人的要求,她整夜整夜地唱着同一首曲子,最后回到家已是天亮,差点又睡过了头。

匆忙赶到学校礼堂的时候,她撞见了她的同班同学闻云熙和她的兄长。

“对不起对不起……”谭希光说着角色的台词,一脸抱歉地看着江缙元扮演的男主角。

江缙元入戏很快,前一秒还在说她变得遮遮掩掩,下一秒,一眨眼的工夫,他已是一个翩翩公子哥。

“这是?”他摸着怀中的温香软玉,突然有些意识不过来。

他的妹妹闻云熙是这次开学典礼上发言的优秀学生代表,所以来不及管他们俩,见人没事,丢下他们直接往小礼堂里头跑。

留下外面的两人面面相觑。

谭希光琢磨着角色此时的心境,姚文瑾对他一见钟情,但此时的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以为他长得好看,又是她同学的兄长才有不一样的感觉。

她同样没有意识到的是,她会在这天晚上的舞厅再次见到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妙邻御姐是上司最次的品质的内劲?

    “现在,渡剑仪式第一项开始,请我逍遥山山主的十三位亲传弟子上台。”令狐庄转过身子重新坐在了那椅子上,而在他入座后,一个着装**的青年人走上台,大声的说道。很显然他是本次渡剑仪式的主持,池玉寒是认识他的,他是逍遥山大长老唯一的弟子,清风。说起来自己还要把这个清风叫做师兄呢。安静的人群顿时又沸腾了起来,

  • [晨曦公主]缺月挂疏桐在线阅读第6节

    周一的早上,度过了周末的学生纷纷回到学校,使得平静了两天的学校再次成传出了同学们嘻笑打闹的欢乐声。“唉,疯子:昨天看新闻了吗?”李非凡刚到教室,就对后排的陈林峰问道?“什么新闻,没看,昨天忙了一天。怎么了?”陈林峰反问道。“出大事了!你真不知道??”李非凡故做神秘的说。“能出什么大事,天塌下来了!”

  • 妃愿归来,请收留在线阅读幻欲之水(一)

    旷世云静静的看着“地下之城”四个大字,显得苍劲有力,苍劲如松,笔下有神。旷世云想到,在这个地方能够创造如此神奇的地方,应该是个非常了不起或者非常怪的人吧。待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旷世云决定进去看看。当旷世云走到门前的时候,敲了敲门,旷世云想到里面万一如果有人,直接闯进去会显的及其没有礼貌。敲了半天,没

  • 惹我老爸死路一条之想赚钱(5)

    那么大一条鱼谁不眼馋,满是羡慕的看着他拎回家。邵坤杀鱼非常麻利,用水洗干净之后,去了腥线,直接在院子里架起了个火堆,放在火上烤。要是调料足够的话他做的红烧鱼也是一绝,但是现在条件不允许,鱼这东西在缺少调料的情况下一般人还真不一定能做的好吃。邵坤搭建简易的烧烤架,烤鱼两斤多还是有点大了,在明火上烤最忌

  • 情深奈何缘浅在线阅读第8节

    风波引(三)程福忍着笑走出书房,找到程安面前,低语几句,末了道:“大少爷吩咐的,你可千万得照着办。我另有差事,不然用不着你走这一趟。”“你是什么差事啊?”程安好奇地问。“不问我也得跟你说。”程福附耳过去,悄声告知。程安惊愕得张大了嘴巴,“大少爷这是不想把日子往好处过了吧?万一老爷知道了,还不得让他跪

  • 吾乃鸣人他哥在线阅读第8节

    秦孝公据肴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备,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于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昭滑、楼绥、翟景、苏厉、栾毅之徒通其

  • 网游之秘技大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杨小川从刘政翼办公室出来,直接就让自己的四个组员开会。公司配有小型会议室,每个组组长都有权随时开会做调整。杨小川喊了一句开会,率先进了会议室,透过窗户仔细地观望着,那四个组员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地在不知说什么,显然有些不服。杨小川虽说是新官上任,但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丁点大小的毕业生,连一个项目都没完整做

  • 穿书后我嫁给了病弱反派木叶流体术!康复训练,这个,我很专业!

    迈特凯有着很粗的眉毛,梳着招牌的西瓜头。此时穿着的正是那招牌的绿色紧身衣,这是他的修行用服装。护额则是戴在腰间,跑动间嘴里发出呼呼哈哈的声音,让人不得不注意。这次条件不是其他的,这条件不难,一点不难。可是和凯握手。一旦粘上了,想要脱离凯,可就难了啊!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在学校自然见过,也算认识。不过日

  • 赤明在线阅读第3章

    阳炽吹了好一阵儿山风,脑子又晕乎起来,上一世的记忆加上这一世的,实在是杂乱的很,他只理了没一会儿就靠着石壁睡着了。第二日,寒露和阳炽几乎是同时醒来的。阳炽醒过来确定自己没有变回去,心情大好,本想立刻去找好兄弟的,但他察觉到自己山洞里有陌生人的气息,想起了那个好吃懒做的小雌性,脸一时又沉了下去。听她那

  • 番邦郡主红玉

    因为阮诺还在病中,依着旧礼的三日回门便被延期到了七日后。这一日清晨,由着月荷替自己梳洗打扮了的阮诺抛下前一日月荷挑选备下的一套绯红衣衫,自己从衣柜里选了一身淡紫色的襦裙,配上一件月白色的绣花真丝褙子,穿戴好以后,她笑着比划道:“虽然是回门,毕竟已过了三日的喜期,不必穿那太招惹的颜色,愈发衬得我脸色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