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华年亦风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11/26 17:15:07 作者:艺尔Josslyn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华年亦风
华年亦风
作者:艺尔Josslyn来源:纵横中文网
他是龙族统治下的北陆凡人之子,本来贫穷却温馨的生活,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摧毁。父母逝去,悲痛欲绝,屡屡怪梦,却引领着他一步步走向不平凡的人生。笼罩这片大陆千年的谜团,正在一点点地揭开……

“要裂了你为什么不早说!!!”曾白把大背包甩在身上,旋风般的刮出了便利店后门,把那一声郁闷的怒吼化在了风里。啊,风一样的男子。

然后他往后一看,罪魁祸首叶长奚不紧不慢的跑在后面,那是一尊奔跑中的淡定的佛,俗称淡跑佛。

弥勒罗汉夏初在后面焦急的喊道:“学长,小心树!”

“啊?”曾白回头,不回头还好,一回头,就听砰的一声,整个人直直的撞上了树干。凭良心讲,真的很痛,脑壳好像裂了,灵魂就从裂缝里出了窍,眼前全是旋转的小星星。

夏初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直接抓住他的手臂继续跑。他预先侦察过,收银员的车子就停在便利店不远处,几人奔出便利店没几秒就打开车门上了车,可就是在这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曾白还是撞了树。

这就完全是人品问题了。

上了车之后的曾白清醒了些,看着四周渐渐围上来的黑影,立刻开车离开。为了防止像昨天那样乱开,夏初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掏出了刚刚在便利店找到的地图,当起了向导。

他们准备先去最近的医院看看,主要是夏初不放心叶长奚的身体,顺便也想去那边人多的地方探探情况。可是,一开始的时候,夏初还很正常的给曾白指着路,可渐渐的,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盯着地图久久没有抬头,好像要把它盯穿一样。

“怎么了?”后座的秦雅有些担忧的问。

夏初没有隐瞒,“昨天我跟曾白是从仙灵大学城那边过来的,从地图上来看,至少应该需要二十几分钟,可是我们昨天却只用了十分钟左右。”

“可能是我开太快了?”曾白已经不太想听到什么让人毛骨悚然的消息了。

“不可能,昨天的车速很正常。”夏初凝眸,“先不管这个,前面那个路口左拐。”

被夏初这么一说,车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沉沉的,没有人在说话,好像深怕又牵扯出什么不好的事情。然后,就在曾白又转了一个弯之后,夏初终于又开口了。他捏着地图的手指都不由的发紧,“你们有没有发现……”

夏初语速很慢,好像他自己也对刚刚发现的事实感到难以接受。而曾白却快被这讲鬼故事的氛围憋坏了,正想说点什么,秦雅却忽然惊呼:“我们怎么一下子就到雨花台了?!”

这不可能!刚才他们明明还在玄武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到了雨花台?!

曾白不敢再往前开了,猛的一个刹车停下来。尼玛这搞得跟个空间穿越一样,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下车探探情况。”夏初下了车,却发现叶长奚也跟了下来,“你的身体没事了吗?”

叶长奚摇摇头,目光却直视着前方,“地铁站不见了。”

夏初一惊,赶忙回过头去看,就见原本的地铁高架已经不见了,而那个地铁站,也消失无踪,就像被人生生从地图上抠去了一般。呈现在他们面前的,赫然是他们刚刚走过的玄武区的路。

怎么回事?!

玄武区和雨花台区当中的一大片区域呢?去了哪里?夏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的情况,就像是有人恶作剧般的,把地图折起,隐去了三个区域的当中一个,而让上下两个原本分隔开来的区域相连。

可这怎么可能办到?!

“这不是空间穿越……难道是上帝之手吗?”曾白见周围没有黑影,也忍不住下了车。三人并肩站在空旷的颓败大街上,努力消化着心里的震惊。

“这么说……我们昨天从大学城直接到了玄武湖,也是因为这个?”夏初大胆的开始推测,目前来说,这是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

“夏初,曾白,这边有人!”这时秦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几人回头看去,就见秦雅有些激动的朝他们挥着手,而雨花台的门口,赫然站着几个人,在远远的打量着他们。

经过一夜离奇经历,不论是秦雅还是夏初他们,终于看到人的心情是相当惊喜的,因为这至少可以证明不是只有他们被困在了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

曾白把车停好,这可是他们重要的交通工具,然后几人就进了雨花台。雨花台里的广场上人很多,到处都停满了私家车,一堆一堆的人聚在一起,都点着篝火,显然对于昨夜的黑影惊魂还很忌惮。

领夏初他们进来的是一个普通打扮的中年人,叫刘年,是这儿的社区管理会的,自然而然的承担了些维护秩序的责任。

“这里的人都是从昨天半夜开始聚集过来的,昨天黑影太多,死了不少人。”中年人的言语里满是唏嘘和疲惫,隐隐还有着后怕,“不过人多力量大,再危险的情况也过去了,所以很多人就留了下来。”

夏初眼尖的看到纪念碑前的空地上,并排躺着很多人,大概就是那些已经死去的了。对于夏初这几个外来者,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反正大抵不过也是逃过来的。

“刘大哥,我想问问你,那边的地铁站……”

刘年一听到这个也是神色有异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我们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这也是很多人都不敢走了的原因,谁知道接下来会走到什么地方去。”

说着,刘年就把他们安顿在一块空地上,转身又去做别的事了。但主要还是安抚别人,告诉他们救援肯定会来的。

可夏初心里明白,现在南京城里估计已经全乱了,没有一张地图能起作用,而导航也将全部失效。在这样的情况下,救援的车辆可能自己也会因为找不到正确的路而被困住。

“你觉得,他们知道精神力的事情了吗?”夏初坐在地上喝了口矿泉水,身体却往叶长奚那边倾斜了过去,小声问着。

叶长奚没有说话,夏初也不在意,他只是需要把这些话说出来,这样有助于思考。

“我觉得他们还不知道,否则现在的气氛不可能这么压抑。”从夏初的角度看过去,无助、痛苦、悲伤,甚至是绝望,这些情绪就像是乌云一样笼罩在上空,压得人心头沉闷。

“或许就是因为道路发生了变化,大家都不敢走了,所以昨天我们在城墙上才没有碰到其他人。”

“不过雨花台里好像没什么变化……”

叶长奚终于忍无可忍,转过头来,一双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夏初,“你很吵。”

夏初被他这么近距离的盯着看,连叶长奚眼角下方的小红点都看得一清二楚,不禁屏住了呼吸——这张脸,长得太犯规了。

“咳咳,”夏初别过脸,却把手里的矿泉水瓶递了过去,“喝水吗?”

“说话的人是你。”所以口干舌燥的不是我。

这时,曾白却已经跟旁边的人搭上了话,正头靠着头聊得起劲。

“什么?你说你是地铁站那边过来的?”

“对啊,我告诉你啊这事儿特玄乎,我下班了正准备回家呢,就碰到异变了。大街上那会儿人还挺多,我跟着人群走的,刚过地铁站,看到雨花台这边人多我就来了,结果一回头就看到整个站台都不见了!我那个吓啊,背上全是冷汗,真的,我刚刚才从那儿走过,可它就是忽然不见了!”

曾白听得也是不由咽了口唾沫,“这儿还有从其他地方来的吗?”

那人就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三口,“那儿,江宁来的,也说是稀里糊涂就跑这儿来了,还有那儿……”

曾白听得头皮发麻,转头看了一眼夏初。夏初挪过去,试探性的问:“那你们昨晚是怎么击退黑影的?”

“点火呗,它们怕火。”那人显然还心有余悸,“昨晚实在太凶险了,从小到大就没碰到过这种事儿,像是异界入侵似的……”

夏初默了,看来精神力的事情这些人果然还不知道。然后他又凑到叶长奚那边,“怎么办?”

叶长奚:=_=

“说是肯定要说的,但是怎么说?”夏初有点儿犯难,叶长奚说的时候,对象只有他们几个人,这还好。但现在人那么多,装得像个大英雄似的站出来说——

“跟着我,有肉吃。”曾白不知何时也凑过来,cos了一把夏初的脑内小剧场。

“诶?秦雅呢?”夏初无语着,忽然发现秦雅不见了,曾白也急忙回头去找,就叫秦雅在不远处跟几个女生激动的抱在一起痛哭。看来她是找到自己的同学了,曾白和夏初互相看了一眼,一致决定不去打扰。秦雅她毕竟刚刚失去了她的男朋友以及好几个同学,感情需要发泄。

看到此情此景,曾白也有点感触,不禁想起了身在远方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拿出手机来,通讯又已经全断了,不禁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发。

夏初没有这忧虑,所以他还在梳理现状,企图以合适的方法把精神力的用法推出去。然而没过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倏的看向秦雅。

而仿佛为了应证他的担忧,那边几个女声中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呼,“精神力?!”

糟了!夏初暗叫不好,可他已经来不及阻止了,那边几个女生接二连三的惊呼已经把精神力的事情暴露了个底朝天。

广场上的人顿时骚动起来,议论声中,一道道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向了夏初三人。秦雅一脸尴尬的现在她同学身边,看到夏初他们看过来,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不小心说漏了嘴,而且这是好事啊对不对?

秦雅有点慌乱了,然后她就看到夏初很快就转过了头不再看她。她不禁有些失落,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怎么办?”曾白不禁往夏初和叶长奚那边靠了靠,他虽然很喜欢万人瞩目的感觉,但绝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像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不,更像是一块唐僧肉一样被盯着。

夏初三人不动,周围的议论声也就越来越大。很多人几乎是立刻去尝试了那什么精神力的,成功之后引发了更大的骚动。

“哈哈哈我成功了!”

“也样我们是不是就不用害怕黑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我们的身体都发生了改变?!”

“是那几个人发现的,他们一定还知道些什么!”

…………

最糟糕的情况终于发生了,夏初终于坐不住了,跟曾白和叶长奚交换了个眼神,就站了起来。

众人见他站起来,都不由停下说话来看他。夏初就在这瞩目之下硬着头皮走到刘年身边,“刘大哥,关于精神力的事情,我想跟你谈谈。”

现在的雨花台里无组织无纪律,夏初很难相信特殊能力的出现不会招来什么麻烦,先找还算有点儿威信的刘年坦白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果然,看到夏初跟刘年说话,其他人都没有轻举妄动。

夏初把精神力的事情详细跟刘年说了一下,他也希望大家都能活下来,所以一点儿也没有藏私。曾白也被刚刚说话那人给缠上了,一直问他‘你们是怎么发现的’,‘还知不知道其他消息’之类的问题。

刘年听了夏初的讲述之后很兴奋,精神力的事情就像一道希望,只要他们仍有自保的能力,他们就能活下去!他没有多想,立刻大声的把刚刚夏初说的话再转述出去,号召大家一起探寻起自己的精神力来。

气氛,逐渐变得活络起来,有不少成功的人面露喜色,也有很多人向夏初他们投来感激的目光。夏初礼貌的对他们点头,却不多话。

曾白正被旁边那人烦着,心里也不禁生出一丝警兆来。因为他已经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可那人却将信将疑,好像他故意瞒着似的。无论曾白怎么解释好像都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这时,他看到叶长奚忽然站了起来,心下会意,也准备随时走人。不过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想走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叶长奚一动,就有人注意到他们了。

夏初回来,谨慎的朝他们摇摇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咬青梅之第八章

    罡风凛冽,府御站在绝影背上目光直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府御如今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此时的他不在惧怕阳光,本身境界也到达了子爵,相当于人类先天境界。如今的府御全身血液纯洁无比,血族主要就是看体内的血液纯度。等级越高,血液纯度越干净那实力就会相当强悍。像是地球上的血族则不一样,他们等级虽然不低,但是血

  • 还珠之夏家有子在线阅读认亲还俗

    魏永寿二十五年秋,雷音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江南首富沈万昌。沈万昌名彦,字万昌,祖上为江东士族吴郡沈氏,因其家资巨万,人们习惯称其字为名。隆万(永寿帝曾祖年号)年间,沈氏得罪皇帝,整族都被罢黜,在朝堂上影响渐绝。及至新君继位,沈氏子弟重新出仕,却一直未获重用,跟其他士族相比,已无昔日显赫,只剩下清

  • [综]菊之章之远行

    算了.这些人基础太差想要短时间有成果.根本不可能.看来只有一种办法了.从她们中选几个资质不错的吧.心里这样想着.便在她们当中认真筛选.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中午.看着眼前这男男女女十个人.开口问道.你们有谁知道我让你们留下来.是为了什么吗?猜的也算还能有啥好事不成?一个红衣女孩说道我知道你战灵儿.天资聪

  • 从逃学威龙开始选择在线阅读谜团重重

    范梓开感觉天旋地转,头脑里晕晕涨涨,脑浆摇滚混动,回忆像一张撕碎的白纸,纷散的纸屑刺在脑袋每一个皮层。……黑不见光的洞里,众人屏着呼吸。……一转头,黑暗中一支利矛瞬间来到自己的脸前。“小心,躲开!”……范梓开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的地上,额头上满是冷汗。地上大块大块的青石板间铺满了异状卵石,

  • 点墨山河[星际]在线阅读第10章

    迟暮寒颇为头疼的看了他那个小师妹蓝烟萝一眼,小小年纪如此任性妄为,骄纵跋扈,这个时候还嘴硬!等到回去了,不好好管教一番,指不定以后还会给他捅出什么娄子来,坏了天音谷的名声。所以,他便放手没有阻拦宫弦月,站在在一旁倒是看她怎么拿出证据来?只见宫弦月慢悠悠的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块光滑黝黑的石头来。她掂了掂掌

  • 北凤青鸾在线阅读周末

    两人玩到很晚才准备回去,王曦身上的衣服首饰全都换了一遍,陈杭手上还拎着一堆东西。买到最后王曦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什么衣服只要眼神多停留一秒就直接包起来,到后来她反倒劝陈杭节省一点。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了,现在已经是秋天,深夜的风吹在身上让人觉得有点冷。现在这个时候王曦再想回宿舍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还说什

  • [沙海]第十七个第9章在线阅读

    ps:之前属性面板用错稿件了,所以后面有改动,前面部分在后续也会替换,请大家不要介意,应该不影响阅读。张勇喘着粗气,脸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下。他不知道砍了李锋多少刀,渐渐地发现李锋身上有古怪,自己一刀下去确实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好像这些伤口很快的就愈合了。尤其是他发现在自己的攻击下,李锋的气息

  • 傲睨骨我是外星人?

    灵明子看见的灵力波动,正是申土攻击痦子男几人时发出的。他一路搜寻,五道灵力波动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后续,正苦恼之时,忽然发现前方一片平房内,有一点极其微弱的灵力在散发。他立即赶去,便遇上了痦子男,一看之下,灵明子才知道,这人被修士打过,身体里还有灵力的残留,此时正在慢慢的散去。在灵明子的逼问下,痦子男

  • 行走在科技测的某魔法师之品牌(2)

    从南国河东市到华国首都华京,火车走了二天一夜,在这时间里,白起明白了一个事情,手机有网络信号的时候,白起脑子里也能收到信息,手机没有信号的时候,脑子里没有信息。发现这个事情,白起顿时高兴起来,打算在这次看过首都,看过升旗后,就回到江南的家乡,找个手机没有网络的地方生活。早上七点多,白起走出京西站,还

  • 辣鸡勇者毁我青春败我钱财之东北野仙

    我利索的下了床,坐在了电脑面前。我尝试着在游览器上输入狐狸布娃娃这五个关键字,点了搜索,目不转睛的盯着游览器出来的结果,一条一条的翻着。可是,我翻出来的全是网上卖的各种各样的布娃娃,这不是我要查的,可我还是把每一条搜出来的结果仔细看看,生怕错过了什么。终于,我在一个很不显眼的网站,看见这样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