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钟鼓鸣在线阅读你应该懂 我托更一天

2021/11/26 17:17:02 作者:冉玉 来源:17K小说网
钟鼓鸣
钟鼓鸣
作者:冉玉来源:17K小说网
夜幕深沉,烛光摇曳,白衣男子在灯光下翻看着卷轴,不时用笔圈画,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剑影,女子手中的剑毫不迟疑刺向男子,血慢慢从白衣上渗出,男子始终没有避开,眼泪和剑一起掉落在地上......这一剑斩断了穆苓的万千情丝,这一滴朝露终于滑下了芭蕉叶。

这天事情比较多,请允许我托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灵之狱呛行

    李锐一语惊雷,买家和王蕊等人全都傻了眼。一秒、两秒后……“噗!哈哈——”王蕊捧腹大笑:“李锐,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好吗,你的演技真的超烂啊,这买家也是你找来的托吧?就为了让我后悔甩了你?别逗了!”买家很无语的瞥了眼王蕊,清清嗓子,正色道:“先生,做生意可不是开玩笑……笑……笑……”说着话,亲眼看着李

  • 绝世唐门之祸妖降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像漏斗里的沙子一样,过的飞快,不知多久,“痛,好痛哇……”银殇坐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犹的叹了一口气,“你醒了?”问口有一个人问道,缓缓地走了进来,这头发这眼睛……“啊,原来是羽澈啊,怎么了,”银殇揉着自己的脑袋不时的看着外面……“你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羽澈走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走

  • 妖魔群殴传第5章在线阅读

    梅若雪的出现,让王野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小悸动。雪姐该不是听说他约了赵晨晨,专门来堵他的吧?但悸动刚产生,就被王野抹杀在了萌芽状态。还是那句话,梅家是江南市第一大家族,他不会让自己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一个朋友,父亲得了不治之症,病急乱投医,专程来江南市请一位……民间高人。人就住在这的总统

  • 诡宝禁忌在线阅读柔情

    柔木帝国是一个充满绿色的国家,在城市的周围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草地,晶莹的水珠躺在绿莹莹的嫩草上,不甘落后的深绿色的蝗虫一下子压弯青绿的艾草.这是一个绿的世界.水绿的湖畔,墨绿的树阴,草绿的水藻下荡着橘红的鱼,吐绿的是迫不及待出头露面的小芽。天扬城。柔木帝国皇宫。圣明被传送到了一颗树下,周围没有人,圣

  • 吾乃阴间监察使围杀

    吕布浑身浴血,手提妖族大将头颅,放声大吼,尔等可还有一战者。此人是谁?西方二圣发问道,为何从未见过,若人族有此二人,我等圣人岂会不知?看看吧,在,女娲说道。轰,无边恶灵嘶吼,百万悍马鸣叫,无边的阴气,悠悠而现。马声啼鸣,重甲寒光。出现在天地的身影,孤立,冷傲,一身杀气震慑那正在攻城的妖族。吾,人族白

  • 狐妖:熊霸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昏暗的地下酒吧——吧台后穿着高领套装全身被黑色烟雾覆盖的男性安静地调着果酒。弥海理穗拘谨地坐在高脚凳上,旁边的死柄木弔已经脱下外套,里面的黑色T恤更衬得他身形纤弱,有种病恹恹的感觉。没一会儿,黑雾将调好的果酒放在少女面前:“请用。”没喝过酒的弥海理穗谨慎地看着色彩缤纷的果酒。只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仿

  • [全职]有种朝我开枪!在线阅读后裔

    方临浑身冒着灼热的气息,真气在体内里面疯狂涌动着。“受死吧!”罗飞鸿还不知道寒武血脉的厉害,一心要除掉方临,谁曾想,这一掌过去,方临竟神色自若地将其掌力稳稳接住,两人手掌紧贴,而整个山谷的地面微微颤抖起来。“啊!”随着罗飞鸿的一声狂喝,他整个人被灵力震飞,狂风骤停。一条血肉模糊的手臂落在罗飞鸿旁边。

  • 魔鬼&天使之蒲公英之恋在线阅读居然不记得他了?

    “喂!丫丫啊!这一次你可要好好地感谢我了,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帮你了解到墨宇集团总裁明天的行情计划了。等一下我发邮件给你。”“梦溪,是真的吗?你真的有了解到他的行情计划了吗?”“比珍珠还要真。不过听说墨宇集团的总裁,冷酷无情,喜怒无常,你自己可是要小心一点啊!”“我会的,梦溪谢谢你!”雅楠感动地说。“

  • 寒冰魂在线阅读第7章

    我忘记了我被悟空一棍子怎么打晕的了,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是躺在床上的。而且阿狸竟然就趴在我床边。这里,好像是阿狸的屋子吧。摸了摸头,头上已经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哎呦,还挺痛。丫的,悟空,你特码的对师兄都这么狠,太可恶了。“你醒了?”就在我心里诅咒悟空的时候,阿狸已经醒了过来,看她那黑眼圈,好像好久没睡觉

  • 重生之田园辣妻之第六章

    乔西的画被挂到了二楼的墙壁上。墙壁上的其他画作都是她母亲画的,她想起在她小的时候,母亲在画室画画,而她就在一旁玩耍。她的母亲曾对她说,等她再长大一点就教她画画。可她再也没能等到那一天。后来,在所有艺术中,她最不想碰的就是画画。“这幅画是......”因为上次的事,他们父女间闹得不太愉快。顾董事长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