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综漫:二次元国度在线阅读第9章

2021/11/26 17:12:52 作者:狒狒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综漫:二次元国度
综漫:二次元国度
作者:狒狒来源:飞卢小说网
托尔:逸要满足性欲吗?康娜:不得了!变态!椎名真白:我要看逸的裸体……五更琉璃:逸君喜欢撸猫吗?和泉纱雾:我想与哥哥一起画色色的插画!春日野穹:逸不是我的哥哥真是太好了呢!小鸟游美羽:我似乎是…喜欢上逸君了呢…霞之丘诗羽:逸君到底是不是变态黑丝控呢?我的亲生妹妹叫洛天依?落魄无依的重病少女是初音未来?(PS:因动漫世界太多,具体人物可到女主楼追寻,女主楼第一章会写出现的世界和其女主,第二章开始则是按照出场顺序放入的)……有后宫…无种马……(PS:我的小说是有啪的,但不会去无脑啪,我的男猪脚是不可

要去那城东棺材巷穿过王城几条主干街道最为捷径,虽有被爻无极发现的危险,但玄引一番乔装自认为除了烈山灵儿无人能认出,便相距一段距离跟在灵儿身后。

两人行走在街上凭着服装差异自是无人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这烈山家的名号响誉九州,先说百姓这一生难免病痛,届时必定还得求上烈山家遍布九州的药铺灵草堂,加之灵草门在江湖中的地位崇高,何况还有灵草门掌门九州医仙烈山云魁官居皇庭太医令一职。谁又会将家世显赫的千金大小姐烈山灵儿与一个乞丐想到一处。

望东桥不在主干街道周边,故而前往主干街道的路途稍显冷清,一路上的窄小街道也不见繁华,但元宵之夜两边的店铺依旧显出节日的喜庆,家家也都摆出了自家的灯笼。穷日子穷过,档次略低的灯笼坊自然也有人惠顾,故而小街店铺也没有一家早早打烊。

灵儿这一路心里也是不安,小时候去那棺材巷也无人渲染,不知者无畏,可后来经人一番修饰,片刻间也能想象出那里的黑暗与恐惧。

可眼下必须得去,望见前方一家灯笼坊迎街摆开灯笼,工艺虽然简约但品质还算不错,只是纹饰单调了些。灵儿心想反正那棺材巷阴森恐怖,不如先买个灯笼以备不时之需,便在摊前停了下来。

哪知准备往自己身上掏些钱两才想到平日里自己从不带金银,都是两个丫鬟付钱,现在那两个丫鬟又在朱雀大街侯着自己,相距甚远不说这玄引神神秘秘颇费周折找自己必定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的行踪,自然是不能再回去招来两条尾巴,可眼下这灯笼必须得买啊,该怎么办呢?

回头望了一眼不远处方刚背过身去的玄引,见他衣衫褴褛,灵儿顿时泄了口气。这还未问出口,答案却已经写在了那里。

眼前店家是一对中年夫妻,模样老实本分,二人均是神色激动地望着灵儿,恐怕是希望能买下一个灯笼,毕竟这小街之中店铺林立却是人烟稀少,大多都到了诸如朱雀一类主干大街凑热闹去了。灵儿顿时尴尬,都怪自己鲁莽,这回得让人失望了,正要说句抱歉的话,那男店主却道:“姑娘,你可是要猜灯谜?”

这可是我的拿手绝活啊!灵儿顿时大喜:“真的可以吗?”

“那是自然,这元宵之夜啊,所有的灯笼坊都图个喜庆,谁家没有猜灯谜这一出啊!”

灵儿朝摊面寻了一圈,也没发现像送月坊那样鲜明的摆设,没有架子没有写有谜面的灯笼,顿时疑惑道:“可——”

岂料那男子早已洞穿灵儿心里所想,从容笑道:“这有何难……”说着让夫人取了墨来,随即捻起袖腕便开始在灯笼上写了谜面。

这店家写完才提在空中道:“姑娘见谅,索性把在下当做架子吧!”

灵儿却没在意这些,道:“那我可真猜了,猜中了你得送我!”

“那是自然!姑娘,请——”

灵儿挠腮之间玄引也走了上来,见灵儿驻足不前,而自己心里想的自然是顷刻间进入家门看看母亲是否安好,虽是心情急切却也没问话,并立间只是侧头看了她一眼。

灵儿也是尴尬地回望了玄引一眼,神色却有些古怪,以自己无以匹敌的长处不费吹灰之力去换取他人用以维持生计的物什,自是空手套白狼,于她而言极为可耻。可她还是说出了谜面的谜底。

“姑娘真是冰雪聪明!按之前约定,这灯笼请拿好。”

不想这夫妻二人顷刻间折了灯笼,却都一脸笑意,那番激动像是目睹了仙女下凡。

灵儿也不客气,接过灯笼看了玄引一眼,又回头对店家道:“我可否还能再猜?”

“那是自然!姑娘稍等,在下这就写谜面!”说着那男子提起笔就要在灯笼上写字。

“慢!”灵儿却突然伸手阻止道。

男子顿时惊讶,夫妻二人相视一望,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忌讳,男子随即陪笑道:“冲撞之处还望姑娘见谅。”

灵儿才道:“这谜面由我来写,由——他来猜!”

玄引也是一脸错愕,烈山灵儿猜谜一绝王城众人皆知,她出的谜面又有几人能解,但见灵儿一脸严肃,玄引却也不动声色点了点头。

那夫妻二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说是早有串通吧,可这小叫花才刚凑上来,相貌差距之下这小叫花的镇定,竟又显得是这姑娘故意刁难他,然而终究是人家姑娘的主意,这小叫花也没反对,自然也不好干涉。男子才将笔墨递给了灵儿:“姑娘,请——”

灵儿提笔之间清秀隽永的字迹便迅速显现于灯笼之上,只见上面写着谜面“两心牵挂,愁忿俱生”,盈盈笑意间灵儿道:“打一节气……猜吧!”

玄引思良片刻,道:“可是秋分?”

灵儿也不回答,提笔又写了一个谜面“听其声,出乎意料,观其貌,并非偶然”,道:“打一字!”

玄引抓耳挠腮一阵,竟无半点思绪,好半天才咧起嘴角似如痛苦又似轻蔑脱口道:“奇了!还有这谜面!”

岂料那店主夫妇哈哈一笑竟然送上了两盏灯笼。玄引还在纳闷,灵儿却一脸羞愧道:“店家,敢问你这灯笼可值一枚地瓜?”

若论工艺及工时其价值必定远远超过,那店家虽有些不高兴却也不知所以只好点了点头。

“那好,我想以这两只灯笼换店家两枚地瓜,不知……”

男子见灵儿姑娘满怀期待望着身侧小乞丐,全然会意,便朝身边妻子道:“娘子,你去取些地瓜来!”

“谢谢店家!”

灵儿随即一拜,那男子却赶紧阻止道:“使不得!使不得!”

不一阵功夫那店主妻子捧着纸包走了过来,那男子接过便递上前来,灵儿才发现其中竟然是三只地瓜,顿时尴尬道:“店家,我知你这灯笼远超一枚地瓜,只是我要留下一只灯笼,所以……”

“姑娘误会!两只灯笼与两枚地瓜是你我之间的交易,姑娘菩萨心肠,在下敬佩,故而效仿姑娘也送这小兄弟一枚!”

“原来如此!”灵儿总算是好受了些,然而接过之后才豁然发现,自己不但得了一盏灯笼,还多了三枚地瓜,心中又泛起一丝愧疚。

“姑娘慢走!”

灵儿却迟迟未动,片刻才从腰间取出一块玉阙递给店家道:“贵坊灯笼,制作用心,唯缺点缀。店家执此玉阙前往唐巷寻一姓兀的公子,请他简笔书画,许三分利好,贵坊灯笼不说可胜朱雀在这小街巷尾必是独一无二!”

店家夫妇闻言,几乎感激涕零,接过玉阙连连数拜:“多谢灵儿姑娘!多谢灵儿姑娘!”

玄引也是大惊,没想到这二人早知道灵儿身份。

“你们……”

那店家男子便解释道:“若非如此,如何能留下灵儿姑娘。灵儿姑娘肯在小店驻足,小店蓬荜生辉,方才激动之间还以为多有冒犯!”

“原来你们知道我善猜谜,却还要许我……”灵儿顿时羞愧难当,再不敢去看这店家夫妻二人,转身兀自走了。

店家却高声道:“灵儿姑娘大恩,日后必亲自上门拜谢!”

灵儿自是满脸通红,把灯笼挑得远远的,生怕灯光照清自己的脸。

如此,玄引却被照得轮廓分明,此刻的他恐怕人人都认为定是个不折不扣的乞丐。

有了地瓜,玄引不由一阵狼吞虎咽,灵儿一边叮嘱他慢些一边咯咯直笑。玄引倒是好奇出自灵儿手中那一枚玉阙究竟为何物,为何灵儿如此笃定那姓兀的公子愿与灯笼坊联手。

“灵儿,你刚才给店家的东西是什么,真有如此管用?”

“那是当然。那是我们烈山家的信物,九州之内无人不知。”灵儿淡然一笑不禁加快了脚步,“走吧!”

“是命令那那姓兀的公子?”

灵儿娓娓道来:“姓兀的公子出身寒门,却独善书画,未得功名未得荣华,平日卖些书画为生,却也捉襟见肘!三年前他母亲病重求上烈山苑,恰逢爷爷不在,我又不熟医术,就以名贵药石相治,虽起死回生,可他却无法支付汤药费,我又怕爷爷责难就许他日后若有相求力所能及他必不能辞——以玉阙为信就是我与他的约定!没想到当真用上了!”

“都三年了,你还记得啊?”

“那可不,名贵药材不知所踪,爷爷没少责骂我,我却说是自己煮来吃了,全当试药!”

“哈哈哈……没想到灵儿也撒谎!”

“那我还能老实交代了不成,后面我可是还自制了些药送去,若不然他母亲也难痊愈!家徒四壁,他哪还有钱还啊!本也没指望他能还上,只是今日凑巧或许能解了两边困局!”

“灵儿你这玉阙出手真是威风,穷书生与灯笼坊的联袂……恐怕会画出你的菩萨心肠。”

灵儿也不谦虚,昂首挺胸,一脸自豪地迈着步子俨然像个春风得意的公子:“哎呀!谁的颂扬都是花言巧语阿谀奉承,唯独你的夸奖我丝毫不想谦卑!”

“多谢灵儿姑娘两枚地瓜,恕我不能登门致谢。权当同窗相赠之谊可好?”

“别打趣我。我这也算巧取豪夺!”灵儿收住喜色,脑海中又想到了店家夫妻,心中愧疚依旧未消散,舒了口气自顾说道,“但愿能帮上他们。”

“不过……”玄引撩开蓬发,加之黑圆圈,狼吞虎咽啃着地瓜,真像是乞丐,却并无喜色。

“怎么了?”

“那最后一个谜面我还没解开,难道他们是因为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无论对错都会给你灯笼吗?这样算起来那我们不是还欠着人家一个灯笼?”

“哎呀,‘听其声,出乎意料,观其貌,并非偶然’,打一字正是‘奇’字啊!”

“啊!可那是我——”

“你运气好呗,否则你就只能吃一直地瓜了!”

说到这里两人已行到主街,玄引见灯会上满街人头,比肩接踵,人声鼎沸,四顾迷茫,似乎全城的人都涌上了大街。自己不敢轻易露面,只好让灵儿先行,自己尾随。

灵儿也觉得如此最好,两人暂时分别,灵儿便挤进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玄引重新弄乱头发,推开人群艰难前进,行至人流稀疏处却不见灵儿踪影。焦躁中环视四周,哪里有人!

“难道还在人堆里?”玄引挤出人群也是费力,何况灵儿手里还有一阵灯笼。生怕出了意外,玄引赶紧转身原路返回,但人群拥挤,他却再也挤不进去。

无奈中,玄引心想灵儿或许上了前也不一定,便大步沿街奔袭,只是走完几条主干大街,仍不见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男权至上在线阅读第3章

    ——————————求收藏、打赏、鲜花——————————“叮咚!”电梯到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一个个将枪的保险拉开,指着电梯门。“咔擦...”电梯门慢慢的打开了一半,他们迎来的不是人,而是一柄柄手术刀!“咻咻——”这几把手术刀的速度极其之快,‘噗呲’的几声,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这栋楼的主人以外

  • 念念不忘亦回想第七章在线阅读

    “可恶,炎阳被秒了!”玄天看了一眼炎阳,不仅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谁让他那么弱还敢来!”这名手持双剑的男子叫白俊良,修仙人称“双飞剑神。”因为他能操控两把仙剑进行战斗。“白俊良!现在是一致对外的时候,不要说这种话影响大家的心情!”反驳的大汉裸露着上半身,手持两把斧头,满脸络腮胡,他便是“斧王”杜力

  • 皇权赋在线阅读第四章

    目光扫视四周,看到了站在马洪铭身周的四位少年,黄百川赶忙转移话题:“这四个孩子看着就灵性透顶,可是师兄今次带回来的吗?”“嗯,确实是此行发现的几个可造之材!”马洪铭目光也落到四人身上,想到几人的资质,心里颇有几分得意。“黄师弟可知东方师叔和白师叔现在可在望天峰吗?”收回目光,马洪铭眉头一展,开口向黄

  • 谁主玄浮第六章在线阅读

    付此生知道郑滢滢在修真界素来有威望,但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都为郑滢滢说话。事已至此,在大家面前,付此生必须得表露出自己的态度来,他看向了郑婴婴:“小师妹,是师兄忘了你的伤势,这两天,你好好休息。”郑婴婴眼睫毛轻轻颤动,露出一点极淡的笑意来:“当然,我会好好休息。”付此生看着郑婴婴的神色,略有

  • [娱乐圈]直球患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突然,”尤里咧开嘴露出令勇利害怕的笑容,“很想吃烤肉呢。”“唉……!?”还没等勇利反应过来,尤里已经转身,朝着刚刚路过那家烤肉店以宰人的气势冲了过去。勇利扭头看维克托,不太理解对方态度为何突然转变,“他好像去打架一样……”维克托一脸轻松的扇扇手,说着根本不能缓解勇利忧虑的话,“啊嘞啊嘞,这是我们种

  • 穿越异世就想单纯看个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几天后,洛城山,无名峡谷口看着眼前这片峡谷,少年微微松了一口气。这片峡谷后面连接着一片青青草原,只要过了这片草原,便出了洛城!那时,他便如同鱼入海水,自由自在!便可去寻找属于他的机缘,快速成长!少年回头望了下洛城的方向,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心中狠狠道∶“下次我在降临洛城时,便是洛城覆灭之日!”说完便毅

  • 起源星战役上第二章在线阅读

    章风道:“我先带你们去教室吧。”话音一落,刚好拉了上课铃。柏瑾和旁边的女生跟着章风一起出了办公室往楼梯走,女生暗暗打量了一会儿,笑吟吟伸出手:“你好,我叫袁芷柔,没想到期中了还有人和我一起报道呢,真巧。”柏瑾伸手和她轻轻一握:“我叫柏瑾,你好。”两人随便聊了几句。袁芷柔不是本地人,因为搬家所以转学来

  • [王一博]容积第1章在线阅读

    “我就是找一个光明正大花心的,也比你这种装作专情的人强。”林宛狠狠甩开了他的手。阳光明媚。开学期。医学院,宿舍一间女生寝室,到处贴满海报,屋内狼籍。上床下桌,穿戴整齐的林宛坐在其中一张干净床铺上看书,任凭旁边叽叽喳喳地没完没了也不为所动。或许每个宿舍里都会有一个说是活跃气氛然而却宛如疯子般家伙的存在

  • 魔法少女在线阅读第3章

    秦良成看着身侧长得越来越像妻子的女儿,心中有着无限的感慨,他忍不住低声喊着秦雨的名字,“小雨。”秦雨听到秦良成的声音,厌恶的皱起了眉头,转头走到了秦陌的身后。秦良成追随着秦雨的身影,最后目光落在了挡在秦雨身前的秦陌身上。秦陌假装没看懂秦良成的意思,对着秦良成落落大方的一笑,“父亲,快些走吧,等等要挡

  • HPSS哈斯之破冰在线阅读第10节

    独眼说书人见众人们迫不及待的眼神,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看这独眼说书人很喜欢喝茶。独眼说书人慢悠悠着细品着手中的热茶,并没有立刻说出,好象有意要吊吊这些人的口胃,酒楼内的众人开始有点坐立不安了,渐渐骚动起来。“啪!!啪!!”两声响起,独眼说书人忽然朝着桌板用力了拍了两下拍板。酒楼内的气愤立刻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