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游历大千之第四章

2021/11/26 13:25:05 作者:达者为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游历大千
游历大千
作者:达者为师来源:纵横中文网
体魄与魂魄的融合真的能够达到借假修真凝练混元一炁?转世投胎地府一日游中亲眼所见的金手指到底是什么?这个新的世界为什么会漏的跟筛子一样,谁都能过来转一圈?宇宙大千的游历见闻又会发生多少趣事?

“喂,”身旁传来一道懒洋洋又带着点戏谑的声音,“听说你背着男朋友跟小三出轨了?”

“赵子墨!”坐在副驾驶的李静回过头来,“你他妈瞎说什么呢!别以为余火老实你就能欺负他,在剧场跟对手演员打架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余火转过身,看向坐在他身旁的年轻男子:一头三寸长的短发染成炫目的银灰色,同色的衬衫敞开三四粒扣子,衬衫衣摆一半掖在皮带里面,一半随意搭在腰间,整个人斜躺在座椅上挑眉看过来,教余火想起了一个跟护士柳柳新学会的词:

酷炫狂拽吊炸天。

“嘁,那是他找揍,”听完李静话的赵子墨扬起胳膊,将刘海反手一撸露出光洁的额头,冲着余火抬抬下巴:“哑巴了干嘛不说话,我可是刚下工就让保姆车过来接你,好歹都是跟着咱们静姐混的,连句感谢都没有吗?”

余火依言而行:“多谢你。”

李静伸手在赵子墨腿上打了一巴掌:“都说了让你别欺负他,余火受伤失忆你又不是不知道!”

赵子墨盯着余火打量片刻,忽然一手撑着椅背靠过来,二人的距离逐渐缩小,直近到连呼吸都清晰可闻:“真失忆了?连我都不记得?呐,最近那些媒体狗仔不都疯了一样猜测徐涵口中的小三是谁么,咱们朝夕相处三年多,说不定就是我呢,你连自己的出轨对象都不记得了嗯?”

余火静静看着他,黑玉似的眸子在车厢内闪烁着温润光泽:“我没有出轨。”他没有,余火也没有。

赵子墨似乎怔了怔,很快又重新退回去,唇角弯起似有嘲弄:“也对,就你这样的,除了徐涵那种居心不轨的玩意儿愿意靠近,其余也没人能看得上。出了场车祸,整个人倒比之前更无趣了。”

李静气得要死,解开安全带将大半个身子探过来教训赵子墨。余火瞧了片刻,然后再次将头转向车窗外。

长龙般的车流、喧嚣热闹的人群、参天如云的高楼大厦正随着车辆行驶迅速自眼前滑过:这是一片完全陌生的世界,更是一个充满希望和未来的世界。

如今是银河历公元2011年,距离人类因为病毒爆发而不得不撤离母星地球已经足足过去了两千多年。这两千多年中,人类先后经历了智能机器人反叛以及与外星虫族艰苦卓越的斗争,漫长的战争使人类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并对人类科技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破坏。

在战争终于结束之后,幸存的数十亿人类在位于银河系边缘的一处巨型宜居星球重新建立家园。

为了稳定整个族群因战争创伤而岌岌可危的精神状态,联邦政府多方探讨研究过后,不得不将整个社会回归到人类历史上和平系数、安全系数、幸福系数最高的地球历信息文明初期,并将新的星球以母星地球命名,不同信仰、不同政治理念的人群以划分国家领域的方式对星球问题联邦共治。

宇宙探索计划暂时冰封,除了各国特殊军.队力量,所有地球公民禁止进入太空。

史学家称之为:“文明回溯”。

数代人之后,对于所有新地球公民来说,如今的生活与史书记载两千多年以前人类在母星的生活并无二致。

尽管可以通过远超于常人的五感收集信息,余火依然花费了很长时间才终于理解了这些概念,其中很大一部分还要归功于柳柳给他买的各种影碟。

他不清楚自己原本所处的世界与现在的世界究竟有何联系,只是相对于现代人对于母星历史的记忆,他似乎曾生活在一个更加遥远的时代。

面包车大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在一座大楼前慢下了速度。大厦门口,十几米长的石碑上“银桦娱乐有限公司”几个金色大字极为显眼夺目。

李静望着车窗外举着长.枪短炮或各色横幅奔涌而来的人群眉头紧皱:“不能直接开到地下停车场吗?”

司机摇头:“没办法,人太多了,停车场入口完全被堵住了。”

车速刚刚减缓,已经有人冲过来开始往车身上用力拍打,幸好车窗玻璃都是单向透视,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余火一直看着窗外,以他的耳力目力,早就听清楚人群中声嘶力竭的谩骂呼喊,以及横幅上“渣男去死!”“余火滚出娱乐圈!”等字样。

这些人对他的排斥和恨意,汹涌而激烈。

“妈的!”李静狠狠咒骂一句,“公司保安人呢,都他妈白领薪水不干活吗!”

所幸话音刚落,就有两行保安从大楼中冲出来,挥舞着警戒棒勉强从人群中开辟出一条道路。赵子墨抓起一顶帽子扣在余火头上:“跟紧我。”然后打开车门迅速从他那边跳了出去。

余火跟着下去,随后是李静,三人在保安辟开的窄道上迅速穿行,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大楼。

直到三人坐上电梯,从尚未关合的电梯门中依然能看见有无数鸡蛋、番茄、矿泉水瓶之类的东西如疾风暴雨般砸在大厅一楼的玻璃门上。

赵子墨几巴掌拍下粘在胳膊上的烂菜叶子:“卧槽他妈的全是一群神经病!”

李静望着余火有些担心:“你没事吧?不要在意门外那些,要知道还有很多人不相信徐涵的鬼话,选择站在你这边的。”

余火松开紧握住金属扶手的手掌,摇摇头:“我无事,静姐你不用担心。”他只是还没熟悉坐电梯的感觉,有点紧张。

电梯在十五楼停下来,李静按住开门键:“刘总让我去十九楼开个会,你们俩先去我办公室坐会儿吧,我马上就下来。”

余火点头,跟着赵子墨走出电梯,目送李静继续往上。再转过身的时候,能清晰察觉到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赵子墨毫不客气的喝道:“看什么看,一个个从没见过帅哥啊!”说完一把抓住余火的手腕,顺着走廊直走又转了两个弯,将他带进一间办公室里“砰”的一声甩上门,然后松开余火自顾自走到饮水机旁接水喝。

余火左右环顾一圈,走到靠墙的沙发上坐下来,悄悄延伸五感往楼上搜寻李静的位置,不过数息功夫便确定了目标。

李静走入一间房间,里面有七八个人,其中一个声音十分熟悉,应该就是之前跟李静通过电话的刘总。短暂的寒暄之后,刘总提到围在公司大楼外谩骂抗议的人群,以及此事对于公司的影响,再之后就是余火的工作变动——许多客户或是剧组都取消了和他的合作。

李静一直没说话,只默默攥紧了放在腿边的手掌。直到刘总说余火不能上某档访谈节目,这才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

“刘总,其他合作方或影视项目听信谣言不愿意任用余火我认了,可这档访谈是我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亲自谈下来的,而且直到今天早上我和节目负责人联系,对方也丝毫没有拒绝余火的意向,连电视台那边都同意凭什么余火不能上!难道您真的不知道这对余火来说是个多好的澄清机会吗!”

“李经纪,”刘总的语气似乎有些不耐烦,“这个问题我们不是早就讨论过了吗,目前对于公司对于余火来说,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让他尽量不要在公众面前露面,公司大楼外那些人制造出来的麻烦还不够多吗?

你以为访谈节目愿意请余火过去是听他澄清的?那分明就是想蹭这一波热度看他的笑话好提高收视率。我知道这个访谈机会是你谈下来的,我也没想从你手里抢走,只不过是让赵子墨替代余火上去而已,都是你手底下带的艺人,谁上不都一样嘛!”

另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来:“这个决定并不是刘总一个人做的,而是公司董事会集体做的决定,目的就是为了将此次丑闻所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

李经纪,余火跟公司签了五年合同,现在还剩下两年,如果他愿意配合公司的计划安排,等到风波过去之后自然会有资源给他。若是想私底下做什么小动作,损失一个三线艺人而已,这个代价公司完全承受得起。”

李静沉默良久,然后道:“我只有一个要求。”

“说。”

“访谈余火可以不上,其他通告余火也可以放弃,但他必须在杨涛导演准备筹拍的古装剧里获得一个角色——我知道这部剧咱们公司是投资方之一,我也不奢求男一男二甚至男三的戏份,哪怕是一个小角色甚至要提前过去试镜都行。”

李静执拗地看向办公室内的所有人:“如今剧还在筹拍阶段,等到正式播出来怎么也要大半年甚至好几年之后。刘总您也说公众健忘,那时候想必风波早就过去,对于公司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还能正好进行复出宣传。只要能满足我这一个要求,公司的任何决定我李静绝无二话。”

“喂!”有人一巴掌拍在余火肩膀上,将他从五感释放的状态中惊醒,定神一看,赵子墨坐在了他斜对面的沙发上。

“想什么呢喊你半天也没动静。”赵子墨大喇喇将腿架在茶几上,然后扔给余火一张卡:“之前你住院,好几个广告代言和剧本不都给我了吗,本来是预备等你回来后找几个还给你的,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形看,公司怕是不会让你有什么活动了,搞不好剩下的一点资源也要落在我身上。

我赵子墨呢从不欠人情,这卡里有五十万,密码是你生日,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好了。别说不要,这本来就是你应得的,大头我都已经扣下了不会让你占到什么便宜。要是还敢拒绝,我立刻去银行提现然后撒给楼下那些神经病你信不信?”

余火将这张卡片握在掌心,只觉得火热滚烫重于千斤,尤其是在眼下这种时候。心中暖极:“多谢。”

赵子墨摆摆手:“都说了是你应得的谢什么谢,有空的话拿这钱先去看看眼睛吧,别以后瞎了眼再碰到人渣。”

余火还准备说什么,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李静走了进来。首先走到余火旁边,脸上带着喜意:“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杨涛导演你听说过吧?”

说完自己反应过来:“瞧我这记性,你都失忆了自然是不知道的。杨涛导演是娱乐圈电视行业赫赫有名的大拿,尤其擅长拍摄古装剧,每一部剧都是出了名的制作精良,豆米评分就没有八分以下的,捧红了许许多多一线明星。

他马上又要拍一部新剧了,好像是江湖侠客题材,公司给你在里面安排了一个角色,只等开机发布会之后你就能进剧组了!”

赵子墨似模似样的抱怨一声:“静姐你也太偏心了吧,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带我一个?人家难道不是你最喜欢的小甜甜了吗?”

李静翻了个白眼没理他,继续看着余火:“你刚刚才出院,我跟公司领导商量了一下,决定暂时先不让你接活动跑通告了,一是继续安心休养,二来也能多看看你以前演的剧和其他著名的影视作品,磨练磨练演技,说不定还能记起什么东西呢是不是。余火,”

李静握住他的肩膀:“听我的,不要管外界怎么说,也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只有出色的作品才是演员立身的根本,总有一天,你会以演技和实力将所有非议抛到身后,毋庸置疑的站在顶峰证明你自己。”

余火点点头,笑着望回去:“我懂的,定会竭尽全力让那一天早日到来,劳烦静姐替我费心。”

“你是我手底下的艺人,我不为你费心为谁费心,你已经比赵子墨这个混球省心太多了。”说完不待赵子墨出声反驳,又道:“还有件事,我给你重新找了个助理,虽然刚来公司不久但能力很不错而且十分可靠,以后专门负责你的生活起居工作协调等一切事宜。至于你原先的助理方媛,她在你出车祸之后就辞职了。”

“新人?”赵子墨皱起眉头,“新人能管什么用,一问三不知笨手笨脚的,我不是有两个助理吗,让余火跟我共用不就行了。对了,我的助理呢?”

“你他妈还好意思说!还不是给你收拾剧组打人的烂摊子去了!你一个人配十个助理都嫌擦不够屁股还想着跟余火共用!也就你的粉丝瞎了眼还以为你是什么好鸟!”李静气得往赵子墨腿上踹了一脚:“把腿从老娘的茶几上放下去!”

踹完尤不解恨,又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这才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人还在吗?让她进来吧。”

没过多久,办公室外响起敲门声,在李静说完“请进”之后进来一位二十多岁年纪的姑娘,长衣长裤,短发及肩,模样十分干练。

李静走过来介绍:“张敏,这位是余火,以后你就专门负责他的所有事情;余火,这位是你的新助理张敏。”

余火站起来弯腰和对方握手:“日后多有麻烦。”

张敏同样弯腰:“这是我的荣幸。”

李静从抽屉里找出一串钥匙,然后对余火道:“行了,公司这边今天也没事了,我开车送你回去,张敏跟着一起。”

赵子墨站起来:“那我呢?”

“你还想去哪?给老娘在这乖乖关禁闭!”李静等余火张敏走出去后,“砰”的一声将门狠狠带上。

余火住的地方在H市北区,已经是靠近郊外的地方,地段不算好,但价格相对便宜,而且周围风景不错,再往东边不远就是H市赫赫有名的莲花山。

房子是他和徐涵在一起之后买的,几乎花光了他出道后的所有积蓄,如今还有一部分房贷没还清。二人自微博公开后便正式同居,到余火出车祸之前,正好六个月整。

掏出钥匙拧了两圈,推开门一看,房间里是厚厚一层灰尘以及如同被洗劫过一般的满目狼藉。房子钥匙除了余火有,李静那有一把备用的以防万一,另一把给了徐涵,造成如此场面的自然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徐涵应该是将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搬走了,只留下相框里和余火的合影,照片中的二人幸福大笑,如今躺在满地灰尘里。

李静骂了一声“卧槽”,转头看向张敏:“打电话给保洁公司……”

张敏将手机从耳边放下:“已经联系过了。”

余火抬脚走进去,不知是不是原身遗留了某些情感的缘故,这所看起来陌生至极的房子竟透着一股隐隐的熟悉。

他顺着挂在墙上的相框往里走,这些相框里不仅有他和徐涵的合影,还有他和许多孩子的,这些孩子有大有小有男有女,全部围在他身边,脸上带着最诚挚可爱的笑意。而在所有与孩子合影的照片里都有同一个背景:远海市爱心天使福利院。

李静跟着他走过来,注意到他的目光后解释道:“这些是你这些年资助的孩子,都是和你当初在同一个福利院的,你出车祸的时候院长还给我打过电话,坚持要过来看你,我知道你不想让他们担心,院长年纪又大了,所以只说你一切都好,好说歹说劝住了。”

余火伸手在照片上摸了摸,再次向李静道谢。

李静是等保洁人员过来清理干净之后才离开的,临走之前特意将张敏叫到一边:“我记得你是单身,如今一个人在H市租房子对不对?原本不该跟你提出这种要求,但是余火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车祸的伤刚好,而且对以前的所有事情都不记得,另外他这里离市区太远,真要有什么急事想要找你,你一时也赶不过来,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请你暂时在这和他住在一起,反正这里有空房间,而且余火的取向全世界都知道,你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你觉得呢?”

张敏略作考虑后点头:“我没问题,只怕余先生可能不习惯。”

李静摆手:“没事,你放心,他听我的。”

余火自然也是同意。将李静送走之后,他和张敏一起将客房收拾出来,然后问了一个问题:

“你可知道H市最厉害的武馆在何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影:开局出任CEO在线阅读第二章

    因为有着很多疑惑,放学后,没跟其他人打招呼,叶辰便匆匆离开了。他要验证一件事情。回到家里,叶辰直接打开自己那台破旧的二手电脑,细细查看起来。因为手头不宽裕,叶辰并没有去了解过那款游戏,只是闲暇时候偶尔看过而已。此时他直接登录《江湖》的官方网站,同时也浏览了一番各大论坛。这一看,却是让叶辰惊的坐在了椅

  • 我!漫威世界大导演在线阅读第2章

    “我,去趟洗手间。”柳鹘推开几乎躺在他身上的女人,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我陪你吧?”见他连路都走不太稳,宁翔宇忍不住也站起了身,有些不放心的开口说道。“不,不用,我一个人去,一个人,呵呵,一个人。”柳鹘拒绝了他的提议,朝他摆了摆手,晃着身子扶着墙就那么走了出去,独留下被群芳环伺的宁翔宇看

  • 凭医游古站着睡觉

    我跟这个班长平时关系还是很不错的,班长叫马鸿涛是个体育特长生,人高马大的,老师觉得他能镇得住班,再加上性格还算的上沉稳,就让他当了这个班长。“走啊,上厕所抽根烟去啊。”班长走到我面前说到。“我也不会抽烟啊”(友情提示未成年吸烟是非常不健康的行为)“走吧,反正都休息了,搁这晒太阳也是晒着。”“那走吧。

  • 次元超越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团乌云从天边飘来,云层之上,寒芒闪烁,令人心悸。街道上,璃未眸色微变,不过片刻便恢复了正常,他自玉心莲的手中取回莲花瓣,嘴角的笑带着些许的自嘲,“原来是它出卖了我的行踪。”“为什么?”玉心莲轻锁双眉,直直地看着他,似欲看穿他所有的心思,一探他的内心深处,“当年打伤黎寒的人,可是你?”在无人能看到的

  • 我的朋友都找了极品在线阅读第6章

    “多谢兄弟能够赏脸,在下林枫,还未请教兄台大名。”林枫向少年拱了拱手然后说道。“在下郭杨,多谢这位兄台招待。”那少年也拱了拱手说道。“同是江湖中人,来,郭兄,在下敬你一杯。”林枫摆了摆手端着两只酒杯递给少年一杯酒说道,话毕,仰头喝下一杯酒。“林兄豪杰也!”也张口倒进美酒。林枫见此抬手指了指座椅随即坐

  • 都市之最强道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孟眉真的很不开心。正值四月,夜晚还带着些微微的凉意,重庆的天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停电的时候孟眉只感觉电脑“滴”的一声黑屏,头顶的灯瞬间暗掉,房间里面只剩下一片漆黑。孟眉抓起手机一看:18点39。啊啊啊答应了四爷7点准时在线的现在怎么办?在此之前她跟四爷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

  • 异界商业至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两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梁絮被当事人抓住了吹水现场,脸迅速红了,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沈钊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我什么时候让你摸我腹肌了?还给我系扣子?我是那么不自重的人吗?”梁絮只好站起来,尴尬道:“沈总我开玩笑的。”沈钊道:“败坏上司名节,道歉就完了?”梁絮觉得男女得一视同仁,女人

  • 次元入侵在线阅读第10章

    只见杜谦从前边的车上钻了出来,最后边两辆车直接钻出来十几个穿着西装的保镖。杜谦走到夏南面前,恭敬的说道:“少爷,钱已经送过来了。”“打开吧。”杜谦转身直接把身后的两个面包车后备箱打开。里面的景象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整整两车百元大钞。陈龙和他的人,还有这个嚣张的女人都惊的长大了嘴巴。整整两车钱,虽然不

  • 来自天上的调令在线阅读愿赌服输

    “这就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若枫指了下那头幼小的魔狼,不怀好意地问道,这头魔狼只不过只头六阶中位的魔狼崽子,连七阶上位的地行龙他都看不上眼,哪会对一头魔狼感兴趣。库尔森心疼地道:“这可是外公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现在我输了,就把他送给你,只要你不让我上街luǒ奔就行!”“我太阳!”若枫怒道:“一头六阶中

  • 特种兵王的战国之旅第五章在线阅读

    终于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后,我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莫名地很难过,想哭却哭不出,连干嚎都做不到。于是,我不断地喘着粗气,希望清新的空气能让我冷静下来。“哥哥?”晴馨菲喊了我一声,我听到了,但却一时不想回应。“哥哥!”她又大声地喊了一声,同时又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