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神级赘婿在线阅读疗♂伤

2021/11/26 14:23:31 作者:方长1990 来源:黑岩网
神级赘婿
神级赘婿
作者:方长1990来源:黑岩网
让诸天神佛都胆寒的魔尊,重生为赘婿。那些羞辱过我的,我都要千百倍偿还!新书求收藏,求评论。关于更新:上架前一天两更,上架后一天保底三更。已有近两百万老书《兵王神医在校园》:

车子一路狂飙,还好路还算平整,不然凭唐媛的车技,唐朔免不了血流成河。

他轻蹙着眉,脱了风衣与衬衫,用衬衫盖住伤口,白郴容递过绷带,他就自己包扎起来。

“还是去医院吧。”白郴容对唐媛说。

“不行,回白府,白府里的医生够用了。”唐朔已经紧急处理好了伤口,他脸色苍白地轻轻倚在座位上,闻言不容拒绝般说道。

白郴容一撇嘴,没再反驳他的话,而是跟着靠在座椅上,抚摸着伤口,思考起这起袭击的真正目的来。

也不知道会有谁被他二叔这虎头蛇尾心慈手软的袭击引出来。

是的,他知道这是白举鹤所为。

......

因为白举鹤身体不好,白府有常驻的医生,他们听闻白家的两个少爷出事了,急急忙赶过来。

而医生走后,偌大的白府居然有些冷清,明明和平时差不多,但许是多了两个伤员的缘故,气氛有些压抑。

佣人们被受伤的白郴容和唐朔吓了一跳,都不敢说话。白郴容问起二叔,他们说是白二爷在上午紧跟着唐朔他们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徐管家也是跟着一起走的。

白郴容受伤不重,但唐朔却是被子弹击中了后背,虽然医生也说没什么大碍,他心里到底也生出些不一样的滋味来。

不管唐朔和唐媛的隐瞒与别有目的,他们终究保护了他,唐朔也因此受了伤。

白郴容想到唐朔冲上车时沉默中隐含担忧的眼神,不由叹了口气,原本回自己房间的步伐转了个方向。

走过那条曾经走过的走廊,他站在唐朔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进。”唐朔的声音一样低沉有力,这会儿已经听不出他是个伤员。

白郴容推开门,唐朔坐在床上,□□着上身,可惜两块胸肌被绷带缠着看不见,只有腹肌露着。

窗帘拉着,头顶暖黄色的灯光落下来,他的皮肤也蒙上一层迷离的光,比油画里的天神更加动人。

白郴容走近了些,唐朔没看他,只是低着头,嘴里叨着一根烟没有点燃。

在这个角度,他的五官都朦胧了起来,让人想到黑白照片中一种精致的复古感。

稍稍有点晃神,白郴容摸出一把打火机,给他点了烟。唐朔微微扬起头,嘴里吐出一串烟雾,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以及性感起来——格外地性感。

“这是我第二次救你。”许是刚才吸了烟,他的嗓音略有些沙哑,又因叨着烟有些含混,迷人得叫白郴容心里痒痒的。

白郴容伸出手取下那根烟,然后摩挲着唐朔的嘴角,在他抬起眼眸看自己时仔细盯着他的眼睛。

“哪里来的第一次。”白郴容不经意般问道。

一串低笑从唐朔喉咙里跑出来,他偏过头,柔软的唇瓣蹭过白郴容的手指,带着灼人的热度。

白郴容顺着他的视线看到桌上的那一堆东西。

“少了两张照片,不是你拿的?”

白郴容的手指颤了颤,只因着唐朔说话时微微将之含了进去,指尖温暖湿润。

“你怎会不记得。你八岁那年,你爸把你从白二爷那绑出来,是我又把你给送到二爷身边的。”

白郴容一怔,把手指抽出来,顺着脸颊捏住了他的下巴。

“我爸早死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不晓得自己是个什么表情,但语气是浅浅淡淡的,或许又带着点什么不可捉摸的暗示。

白郴容想要告诉唐朔的东西,希望唐朔能够真正领会到,唐朔也同样如此。

虽然有些话可以不那么卖关子,但白郴容感觉说出来之后就少了那种两人间心照不宣的默契与趣味。

“我记得。”他补充道。

他瞧见唐朔喉结滚动,眼里几乎透出一股子令人心惊的欲望与晦涩。

唐朔猛得伸出手扣住白郴容的肩膀往床上一带,随即准确地找到了白郴容的嘴唇。

一个炙热的带着烟味的吻。

白郴容只好将手肘撑在床上,一条腿曲起,免得伤到他,然后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空气都热了起来,白郴容舔着他的唇瓣,又轻轻咬着,直到那颜色变得格外诱人。然后毫不犹豫地重重出击,席卷他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唐朔的眉毛皱起一个性感的弧度,喉咙里逸出性感十足的闷哼。

直到白郴容去摸那形状诱人,富有弹性的腹肌时,他才微微弹动了一下。侧过头,几缕发丝落在他的眉骨上。

白郴容看到他脆弱可爱的样子,不由兴奋起来,不去管平日里的伪装,以一种其他人看了惊惧的气势压在唐朔身上。

唐朔眼神亮了起来,扭了一下腰配合白郴容。

但很快,他僵住了,随后推了一把还沉浸在欲望中的白郴容。

“你太粗暴了,我都流血了。”他的嘴角勾了起来。

愣了一下,白郴容硬生生停住动作,拉他从床上起来。唐朔转个身,叫白郴容看清了背后渗出血的绷带。

......白郴容简直无话可说,他黑着脸从床上下来,妈.的他裤子都快脱了。

他明明已经很避着那了,结果一激动就忘了。

以后有你受的。他瞅着笑容里透着几分古怪的唐朔默默想。

“告辞。”白郴容决定离开这个叫他伤心又伤身的地方。

“还是先别急着搬出去了,我是指你明天呆在家里,别去看房子。”

听到白郴容的补充,唐朔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舌尖划过嫣红的唇瓣,似笑非笑的意味。

......

回到自己房间,白郴容将自己摔在床上,伸出手遮住眼睛。

他拨弄着下.半.身,仿佛能听到自己心里渴望的叫喊。

世界成了漂浮的黑暗,他感觉自己就要迷失在一片深沉的放纵中。退路已断,他咬紧牙关,将喘息声压抑在鼓动的胸膛中。

冲动渐渐平息。

唐朔......

这个有魔力的名字让白郴容在愉悦的同时生起一种难以掌控的危机感。

他拿了块毛巾擦拭着手,然后举起手迎着阳光瞧着。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扼住命运的喉咙”

白郴容只想一把掐死。

用他那只极具欺骗性的,修长完美的手。

......

白郴容小时候,白夫人就和他说你爸失踪了,过了不久她又和他说你爸死啦。丝毫不见伤心的样子。

当时年幼的他站在参加葬礼的人群前,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各样的视线。最令他感到害怕的,就是他的二叔——白举鹤那带着杀意的目光。

从那时起,他就知道自己要承受的压力。他连张开嘴,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直到白夫人在身后悄悄推了一把,他才踉跄着落下眼泪。

白升猿他当然活得好好的,当年白家老大老二之间的争锋存在着诸多外人不清楚的细节。

白升猿失踪,看似是白举鹤赢了,他甚至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时给白升猿举行了葬礼。当时到场的宾客纷纷表示愿意归从白举鹤,而没有到场的要么准备随白升猿东山再起,要么,就是各持势力隔岸观火,暂时保持中立。

这么多年过去,凭白举鹤理应将白家牢牢掌控在手心里,然而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无法生育!

白家嫡系子息凋零,仅仅剩下白郴容一个独苗。

在这个注重血脉的年代里,部分白家的老人甚至秉持着顽固的观念不认同非嫡子的白举鹤的领导,况且白举鹤还病殃殃的,令人担心他的寿命。

在他们心里,白举鹤并不够格,只有白升猿和白郴容才是他们心目中的人选。

白升猿是白举鹤最大的敌人,而白举鹤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白郴容才是他得以在初期顺利掌控白家的关键。

他一边将敌人的儿子养大来镇压对他没有子嗣不满的人,一边控制住白夫人防范着白升猿的举动,一边还做着二手准备——培养唐朔。

白举鹤亲口说出要立唐朔做继承人的事的确不能当真,这倒能理解成一种试探。试探出白家是否还有不服他的人。

整个上林因此风起云涌,大小动作不断。

白郴容走到窗户前,猛得拉开玻璃,倒灌的狂风将他的刘海吹向脑后,露出他没有刘海遮挡显得格外冷漠的面容。

可惜了呀二叔。他在心里想。

养了我这么年的你终究心软了,没有在这次袭击中狠心杀死我是你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若是我死了,白家的老人肯定会乖乖地顺从局势,就算你没有子嗣又如何,真正看中血脉的其实是你啊。

然而我还活着,这就意味着今后白家的继承人只能是我,而我在外人看来终究被你养废了,到时候他们岂会不跟随还活着的我爸白升猿

其实不用到时候,你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在蠢蠢欲动,投向不管怎么看都会笑到最后的白升猿了。

二叔,你策划了这次袭击是准备引出白升猿解决后患吗,是不想便宜你的大哥吗。

不过,最后赢的人,一定会是我。

白郴容迎着风张扬而无声地笑了笑,心情美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树上两只黄鹂鸟第十章在线阅读

    “王首长,重要发现,重要发现!!”王师长面露些许不悦,心中暗骂门卫真是废物,怎么每次都拦不住人,等他抬首看清说话这人,心里又是一叹,这刘教授是新国知名的科研教授,虽然在植物领域确实颇有成就,可是为人太过古怪,整日只知道埋头搞研究,不通人情世故。“刘教授,不要急,慢慢说。”“大发现啊,王首长!”刘朝焕

  • 寒门锦绣路双鬼到访

    空气瞬间安静。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的无头身体瞬间安静,趴在柜子上一动不动,而他的脑袋吓得脸白,嗓子彻底熄了火。眼见青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脑袋似乎拼尽了全力,直接滚到了身体旁边。那个无头身体一把捡起脑袋,直接按在脖子上,抬脚就要往外跑去,却再次摔倒在地上。……脑袋安反了。眼见对方就要再次摔到茶几上面,青

  • 美漫世界的一拳超人在线阅读第七节

    韩云溪醒过来了,方浩却紧张起来了。方浩刚才莽撞行事,忘记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韩云溪与这具身体的主人一起长大,自然知道这个身体主人的身份了,而他不过是异世的一缕亡魂,机缘巧合下夺取了别人的肉身占为己有,并且盗取了别人的身份,万一韩云溪揭破了自己的谎言如何?“你醒了,方浩可都担心死了!”最害怕什么就来什

  • 大梦山海传第3章在线阅读

    洛栀拿到手机不出一分钟,就知道事情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社交软件里接连蹦出的消息,都在旁敲侧击地询问,她和许恒到底怎么一回事儿。洛栀现在用的手机是原来安栀用的,性能绝对不差,还是卡了好几秒。时间紧迫,洛栀心急如焚地在屏幕上点了好几下,总算打开了微博。她的世界时代飞速发展,信息爆炸,别说微博,连这种触

  •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参赛作品]第8章在线阅读

    *2029年1月28日徐子秦惊叫着起了身,巨大的动作打翻了床头还来不及叫唤的闹钟,掉落在地上,零件四散飞出,一根弹簧打到了徐子秦的鼻头。徐子秦还在家呢,正坐在床上。他的猫听见了声响,急忙蹦跳着进了他的房间,跃上了床铺。徐子秦大口地喘着气,心脏仍在快速地跳动。啊,自己还活着,那只是场梦。又一场噩梦。“

  • 傲帝独尊第八章在线阅读

    鸡鸣时分,因着被打扰而浅眠之中的宋瑜觉得自己怀里如同抱了个火炉,热得他差点将那个紧紧贴在他怀中的东西给扔出去。在忍无可忍中睁了眼,才想起怀中多出的是什么,只是那个反客为主地被自己拢在怀里的少年此时确实有些不对劲。宋瑜伸手摸了摸江余的脸,触手的温度着实有些烫手。这孩子莫不是生病了吧!?一时间,宋瑜难得

  • 奇异王国之紫薇花开在线阅读地球天网

    一张地球上的网想要在浩瀚的宇宙里捕猎,到底是人类的网厉害,还是黑暗的手段更高一筹,拭目以待。今天的太空总署联合指挥中心观看室来了很多科学家,动用全球天网可是一个不小的工作。许多其他领域的科学家也来到这里凑凑热闹,看看这人类目前为止探索太空最大的网究竟效果如何。丁振国和联合研究小组的其他成员陆陆续续来

  • [综漫]试炼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辆线条流畅的黑色法拉利“歘”一下停在了郝幸运身前,他还来不及帮忙开门,一个戴墨镜的年轻男人就从推门从车上下来了,将手里的钥匙扔给了他:“麻烦帮忙停一下车,谢谢!”他嘴上虽是道谢的,但嘴角一点弧度也没有,表明他的心情并不好。郝幸运差点没接住钥匙,对方已经一阵风似的进了大门,只留给他一个背影,非常挺拔

  •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生日

    此言一出,四坐皆静,然后便爆发出一阵嘲笑。“这谁呀?送蟋蟀也太草率了吧。”“嘘,小声的,那是宋大人,丞相身边的红人知道不?不过的确很好笑.....”宋天德捂着脸,躲在张楚和杜医的背后,嘴上不断牢骚。“早知道就不跟你们俩后面了,一个送玉佛,一个送翡翠,你们不是很穷的吗?”杜医捂住嘴,防止自己笑出声,

  •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炮灰妻第三章在线阅读

    我的好奇心顿时被勾起,我承认我在公司里对下属严厉了点,生活中对朋友刻板了点,可是应该还没到十恶不赦的地步吧?这得多大的恶业值,能让牛头如此讳莫如深?我伸手拿过那张纸,上面有我的照片和名字,密密麻麻的两排列表最下方,写着最后的数值。善业值:503恶业值:503总和:0我问牛头:这个怎么算?最后是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