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戟影纵横之岱宗

2021/11/26 10:01:09 作者:易与之 来源:17K小说网
戟影纵横
戟影纵横
作者:易与之来源:17K小说网
北宋末年,外有异族兴起,内有匪患祸乱,赵宋王朝却还在整日纸醉灯谜。面对天塌地陷的灾祸,是谁保住了汉家子最后的尊严,又是谁书写了正义热血的传奇。

此时此刻晴雯是欢乐的”把自己融进这片盛开的桃花园,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优美,玲珑的曲线在花雨中扭动,纤纤玉指夹住一朵花瓣放到鼻子上嗅了一下,那种陶醉的感觉,能够融化掉内心的忧愁,就算香汗淋漓都不愿停下,始终想不明白,为何气宇轩昂掌门老爹会卑躬屈膝的如此地步,难道为了岱宗的未来,就要牺牲我的幸福吗。

拳法凌乱,步伐虚浮,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诸葛臧赶紧跑过去把晴雯搀扶起来;师姐,你要是心里苦,就打我一顿,那怕是把我杀了都没关系。

哎,到了现在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对我好,诸葛臧,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你一定要把我葬在这片美丽桃园;晴雯迷离的眼神中充满死寂。

不…不…师姐,你千万不要做傻事,稍后我会去求,求师傅,收回成命,要实在不行的话,还有师娘呢;诸葛臧蹲在地上紧紧抓住晴雯颤抖的手。

晴雯凄凉一笑;诸葛臧,有些事情”根本无力回天,掌门做出的决定,从未更改过,而我只是他老人家上升的途径而已,只要能够给明月教成为亲家,就可以永保岱宗周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师姐,要是你满怀幸福嫁到明月教”我会默默的祝福,可是最让我愤怒的是,师傅他老人家,竟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你可是他的掌声明珠啊,难道可以为了岱宗,把你推进万丈深渊吗;诸葛臧入岱宗一年多还是第一次对师傅无礼。

诸葛臧,不得无礼,那可是我爹;晴雯害怕这一言论泄露出去,给诸葛臧带来灾难才会立刻制止。

师姐,都到了这种时候,你怎么还提师傅说话;诸葛臧怒吼一声,一拳打在树干上,蹲在地上双手抓住长发嚎啕大哭。

诸葛臧可以抱我一下吗;晴雯感到自己像是狂风飘荡的芦苇,根本就找不到着落点。

师姐,我不敢;诸葛臧往后退了一步。

哎,算了吧,等有空,我再来看你,诸葛臧对掌门在怎么不满,都要给我压在心里,要是那种谬论传到他的耳朵里,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晴雯用袖子擦去眼角里的泪珠。

师姐,等等;诸葛臧跑过去紧紧抱晴雯抱在怀里,都能感受到她那颤抖的身体。

只要有这一次就够了;晴雯在诸葛臧怀里感受到了温暖。

天地为证…日月为鉴…桃园定情…成为了诸葛臧一生最美好甜蜜的回忆”明知不可为”却非要为之的晴雯宁可挫骨扬灰”也不愿意背叛海誓山盟”对抗到底”坚持到底”要是把我逼急了就离开岱宗”闯荡江湖,行侠仗义”等我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回来好好搔搔你们,哼,绕开众人顺着小道回到家”推开门吓了一跳,看到蓬头垢面,满脸痛苦的母亲坐在椅子上独自落泪,伸出手紧紧把晴雯抱在怀里啜泣,砰砰,敲门声音响起。

徐颖再也控制不住愤怒;周子瑜我警告你”不要打晴雯注意”不然我给你没完。

为了岱宗的未来”我可以牺牲任何人”包过我自己的生命;周子瑜声音里透露出决绝。

气的浑身颤抖的徐颖拔出剑刺了过去”周子瑜要不是闪躲及时就会挂彩,面对徐颖的无理取闹只有先擒下再说”剑出鞘使出一招滚滚长江东逝水,徐颖往回跑双脚顶住墙壁猛的弹出去长虹贯日值刺周子瑜的咽喉”峰回路转剑柄击在徐颖的背后当碰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痛入骨髓的徐颖单手撑地双腿夹住周子瑜的腰部…胡闹…害怕晴雯冲出来的周子瑜一个肘击撞在徐颖的后背,左手快速点住徐颖的百会穴鸠尾穴,巨厥穴,风池穴,哑门穴才松口气。

第一时间冲进屋子看到晴雯瘫倒在地”应该是刚才徐颖动手之际点住晴雯膻中穴,气海穴”抱着女儿放在床上退出房间”吩咐弟子一定要暗中观察晴雯一举一动才离去”独自来到山峰望着璀璨繁星感慨;宗门弱小,无力抵抗”只有用联姻的方式来化解危机”这对一个父亲来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耻辱”想要奋力抵抗装一次好汉”怕灭门,为了数百条性命只能忍辱负重”做出违反原则事情;孩子,对不起,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和无奈”呼”呼的山风吹着周子瑜鬓角上的白发。

一觉睡到天亮的晴雯隐隐约约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窗户破烂,门框上还残留着很深的一道剑痕”不好,迅速起床来开门看到满园狼狈,墙壁上裂缝像蛛网一样,还有那一座巍峨的假山被劈粉碎,心里惴惴不安到处寻找母亲的踪迹,就连爹都不知身在何处,一时没有注意的晴雯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翻…乱找…难道明月教知道我不肯嫁,就绑架了爹娘,在万把无奈之下想到了那些讨厌,恶心的师叔,师伯们,跨出院子就朝山河殿方向跑,遇事师兄们就会主动询问,得到答案却令人失望,推开气势宏伟,庄严肃穆山河殿的大门,空无一人地上还有新鲜的血;爹,娘,求你们不要有事儿。

一路狂奔到桃园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诸葛臧,我娘不见了。

到底发生了事情”你赶紧告诉我;诸葛臧从未见过如此憔悴的晴雯,

我也不知道啊;晴雯哭着说着。

晴儿,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这就去通知师傅;诸葛臧倒了一碗清水递到晴雯的手中,就往外冲。

我不愿意见岱宗任何人,包过掌门;晴雯吼着。

师姐,别激动,我们一起悄悄的找;诸葛臧伸出手擦去晴雯眼角的泪珠。

诸葛臧无论到任何时候,发生什么”都不要背叛我好吗;晴雯拥乞求的眼神望着。

师姐,你就是我的灵魂…我的血液…我心中太阳;诸葛臧真诚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

有你这番话就够了;晴雯破涕为笑。

晴儿”你不是经常教导我”做人要乐观一点”开心一点…天塌下来有高个顶;诸葛臧笑着说

是啊,有些事情说着简单…做起来难…诸葛臧遇事不可莽撞”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晴雯洁白无瑕的手扣在诸葛臧的手背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徒儿这厢有礼了;诸葛臧为了逗晴雯开心,故意捏了一个兰花指,做出妖娆的动作,还抛了一个媚眼。

呵呵你这死鬼真讨厌;晴雯狠狠的在诸葛臧身上拧了一下。

不疼”不疼”一点都不疼…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晴儿求你赶紧趴在我身上咬一口;诸葛臧声音里透露着无限的喜悦。

给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乐;晴雯说着

师姐,没有你的帮助”我现在还是一个自卑…胆怯…懦弱的可怜虫呢;诸葛臧说着。

哎,不说了”陪我一起去找娘;晴雯说着。

晴儿,师娘剑法卓越,肯定会逢凶化吉的;诸葛臧说着。

但愿如此吧;晴雯最担忧的还是老爹的安稳。

最近一段时日晴雯不知在暗地里流了多少眼泪,只有在这桃园,日月潭,茅草屋,才能感觉到轻松,咸菜,窝头,米粥,比那山珍海味,鱼翅燕窝,不知好吃多少倍,偶尔要是在吃一顿用蜂蜜烤出的兔子,那日子过得才叫惬意。

哭过,笑过,爱过,恨过,这就够了,诸葛臧看似笨拙却有一颗赤子之心,此生应该是有缘,无份,来世不知是否能够在给你相遇。岱宗无罪,人却恶毒,爹做为一宗之主肯定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做为岱宗弟子,掌门的女儿按道理说应该义无反顾做出牺牲,可我内心里有太多的不甘,诸葛臧,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和无奈,陷父亲于危难是为不孝,陷岱宗于危机是为不义,捧起碗一口气喝完水抓住诸葛臧的手就要往外冲,跑的有点急像是撞在一堵墙上被反弹回来,抬头仔细一看吓的脸苍白如霜;掌门…你…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不叫爹了,难道你到现在还在怨恨我吗;周子瑜一脚把诸葛臧踹出三四丈后背撞在土墙上,黄土脱落。

爹,你这是干嘛;晴雯赶紧把诸葛臧护在身后。

师傅…我…我…我对师姐起了邪念”请您责罚;诸葛臧推开晴雯跪在地上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架势。

哼,一个没用的废物也敢痴心妄想”真是该死;周子瑜最恨的就是女儿在诸葛臧面前温柔的像一只小绵羊有说有笑”火气蹭蹭往脑仁上冲。

我…我…我知道自己污泥里泥鳅”师姐是九天仙子”一切错都在弟子”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请您不要怪罪师姐;诸葛臧对恩师周子瑜敬若神明,话音中带着颤音。

真没想到”我周子瑜还收了一个有种的弟子;周子瑜冷笑着。

弟子出身卑贱”能够活着就是一种奢望”要是在痴心妄想”那就愧对师傅的栽培;诸葛臧为了确保晴雯周全,只能用贬低自己方式来消失师傅的怒火。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晴雯要是在这里有所损伤”对你…我”岱宗都没有好处”诸葛臧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应该知道怎么做;周子瑜平常虽然看不起这个弟子,总得顾忌一下女儿的面子。

师傅的大恩大德只能等待来生在报了;诸葛臧拔出匕首就朝自己胸口刺下去,却被晴雯一脚踹开,抓住诸葛臧的领子狠狠抽了十几个耳光才住手”趁机点住了诸葛臧三处穴道”晴雯叛逆之心再次燃烧,沸腾;爹,错在我,不干诸葛臧的事儿。

这个废物到底有什么好”竟然如此让你痴迷;周子瑜没想到自己从小宠爱的掌声明珠,竟然会为了一个外人动如此大的肝火。

最起码他是一个敢作敢为的男子汉”不像有些人一遇到危险就会牺牲他人来顾全自己,冷笑一声,爹我要是说错了”你可立刻把我击毙,省的惹您老人家不开心;晴雯冰冷的声音像一柄青霜剑,刺的周子瑜无言以对。

孩子有些事你不现在还不太懂”等年纪大了”就知道做为一宗之主难处;周子瑜满眼悲伤,无奈。

牺牲一女子来换取岱宗的繁荣昌盛,对您来说是一桩稳赚不赔的生意;晴雯恶狠狠的说着。

放肆;这一席话刺痛了周子瑜的软肋。

爹,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情绪很激动”也很糟糕…为了诸葛臧我愿倾尽所有”只要您能法外开恩,放他一条活路…我…我…就答应您所有的要求”牺牲色相”换取岱宗的繁荣昌盛”这不是做为一女子应该感到自豪的事情吗;晴雯恶狠狠的说着。

晴儿,你要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明月教屹立江湖千年不倒”只要我岱宗能给明月教联姻”试问一下江湖上还有谁敢随意欺辱岱宗;周子瑜面对强敌昶乐帮,雾隐门,只能向明月教妥协,虽然不甘,却很无奈。

明月教,难道真的可以千秋万代,永垂不朽吗;晴雯声音像一个魔咒一样套在泰山之巅。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江湖的浪潮中岱宗就是一粒沙子”而我的责任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岱宗,做为掌门的女儿你也应该有牺牲的精神;周子瑜平淡的声音里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坚毅。

爹,我娘身在何处”希望你能告知;晴雯恶狠狠的瞪着。

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她也就回来了;周子瑜最大的担忧就是徐颖回来闹,与其让她闹,不如休息一段时间”等这场风波过去自己在向她负荆请罪。

爹,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老谋深算;晴雯蹲在地上抚摸着诸葛臧的脸颊;给你在一起这段时间,也许会成为我这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掌门”我希望您能够遵守承诺。

只要你顺利嫁入明月教”我会兑现承诺”放诸葛臧一活路”还会传他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要是在发生什么意外”你就不要怪爹我心狠手辣;周子瑜直接威胁。

我虽是一女子但说出去的话比泰山更重;晴雯说着。

孩子在强权面前”我只能妥协”为了岱宗数百条弟子身家性命”我只能牺牲你”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和无奈;周子瑜说着。

哈哈,好一个慈父,为了个人目的,就能牺牲女儿一生的幸福吗;晴雯哭着,吼着。

做为宗主”我必须要为岱宗的未来考虑”你要是在胡闹下去”诸葛臧就有可能一步小心失足掉进万丈深渊摔得粉身碎骨”孩子诸葛臧的生死是你来决定”而不是我周子瑜,不忍看到女儿凄苦的样子,转过脸。

诸葛臧你一定好好好活着”把那些自认为了不起的人统统踩在脚下”我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未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江湖本是一条无情路”为了能够在夹缝中生存”必须要学会左右逢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稍有疏忽就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千百年以来不知有多少宗门,世家,因为决策上的失误,成为历史的尘埃”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那是自欺欺人,只有逆流而进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彼岸天冥之主动领罚

    舒云汐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在尚书大夫人关氏的脸上微微停留了两秒,视线便不着痕迹地离开了,微笑着向居坐在主位的老夫人走去,动作优雅地福了福身,“汐儿给祖母请安。”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舒云汐做得大气优雅,有又几分尊贵来,着实让一直不待见她的舒老夫人有些意外。“听说你昨儿掉进湖里了?”舒老夫人仔细打量了

  • 重生五零讨生活在线阅读第八节

    还好等井路路出来了之后,对方已经老实的上床睡觉了。她擦了擦被水汽溅湿的头发,一边靠着微弱的床头灯辨识方向,当她靠近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有一床柔软的棉被,一愣。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侧躺着的青年。黑夜沉沉,她只能隐约的看见被棉被遮掩的身形,有些失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的附近,先检查了他床周边的盐圈是

  • 鬼情缘,姻缘线在线阅读第4节

    军营里一片肃穆,士兵们早已都已列出整齐的方阵,整装待发,站在远处的高台上俯看军营,就像一堆堆的蚂蚁一样,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生敬畏。在讲武台上,有一人影在不停的来回走动,看似非常焦灼。苏离骑着稚追来到了军营,看到皇帝披着黄袍,在讲武台来回走动,已然在这等候多时。“苏将军,你可算来了,此次我将姜国能调

  • 生灵之狱呛行

    李锐一语惊雷,买家和王蕊等人全都傻了眼。一秒、两秒后……“噗!哈哈——”王蕊捧腹大笑:“李锐,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好吗,你的演技真的超烂啊,这买家也是你找来的托吧?就为了让我后悔甩了你?别逗了!”买家很无语的瞥了眼王蕊,清清嗓子,正色道:“先生,做生意可不是开玩笑……笑……笑……”说着话,亲眼看着李

  • 绝世唐门之祸妖降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像漏斗里的沙子一样,过的飞快,不知多久,“痛,好痛哇……”银殇坐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犹的叹了一口气,“你醒了?”问口有一个人问道,缓缓地走了进来,这头发这眼睛……“啊,原来是羽澈啊,怎么了,”银殇揉着自己的脑袋不时的看着外面……“你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羽澈走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走

  • 妖魔群殴传第5章在线阅读

    梅若雪的出现,让王野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小悸动。雪姐该不是听说他约了赵晨晨,专门来堵他的吧?但悸动刚产生,就被王野抹杀在了萌芽状态。还是那句话,梅家是江南市第一大家族,他不会让自己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一个朋友,父亲得了不治之症,病急乱投医,专程来江南市请一位……民间高人。人就住在这的总统

  • 诡宝禁忌在线阅读柔情

    柔木帝国是一个充满绿色的国家,在城市的周围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草地,晶莹的水珠躺在绿莹莹的嫩草上,不甘落后的深绿色的蝗虫一下子压弯青绿的艾草.这是一个绿的世界.水绿的湖畔,墨绿的树阴,草绿的水藻下荡着橘红的鱼,吐绿的是迫不及待出头露面的小芽。天扬城。柔木帝国皇宫。圣明被传送到了一颗树下,周围没有人,圣

  • 吾乃阴间监察使围杀

    吕布浑身浴血,手提妖族大将头颅,放声大吼,尔等可还有一战者。此人是谁?西方二圣发问道,为何从未见过,若人族有此二人,我等圣人岂会不知?看看吧,在,女娲说道。轰,无边恶灵嘶吼,百万悍马鸣叫,无边的阴气,悠悠而现。马声啼鸣,重甲寒光。出现在天地的身影,孤立,冷傲,一身杀气震慑那正在攻城的妖族。吾,人族白

  • 狐妖:熊霸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昏暗的地下酒吧——吧台后穿着高领套装全身被黑色烟雾覆盖的男性安静地调着果酒。弥海理穗拘谨地坐在高脚凳上,旁边的死柄木弔已经脱下外套,里面的黑色T恤更衬得他身形纤弱,有种病恹恹的感觉。没一会儿,黑雾将调好的果酒放在少女面前:“请用。”没喝过酒的弥海理穗谨慎地看着色彩缤纷的果酒。只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仿

  • [全职]有种朝我开枪!在线阅读后裔

    方临浑身冒着灼热的气息,真气在体内里面疯狂涌动着。“受死吧!”罗飞鸿还不知道寒武血脉的厉害,一心要除掉方临,谁曾想,这一掌过去,方临竟神色自若地将其掌力稳稳接住,两人手掌紧贴,而整个山谷的地面微微颤抖起来。“啊!”随着罗飞鸿的一声狂喝,他整个人被灵力震飞,狂风骤停。一条血肉模糊的手臂落在罗飞鸿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