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十五亿的游戏第5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9:07:13 作者:上江老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五亿的游戏
十五亿的游戏
作者:上江老爷来源:纵横中文网
亿万首富万千俊老先生突然病倒离世,他的遗产并没有交给自己唯一的继承人陈君。而是将这笔钱成立了一场游戏,十五亿的现金就这样白白给到了一个情场事业均不得意的小青年蔡小三。但是想要一直拥有这十五亿并不是没有条件的,蔡小三从拿到钱开始就不能在做任何游戏。否则,十五亿现金将不断减少。于是,蔡小三以为自己会重新开始一段精彩的人生,可不曾想自己将被死去的万千俊玩弄于股掌之间。还真是黑色幽默,去世的人还要折腾折腾活着的。

太子愈走的身影,又顿了下,似哼了声,果然不快,“知道了。”

然后伸手和那位中大夫一同进了室内。

阿渝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母哎,怎么有胆量随口撒谎了?

惴惴回到栖霞殿,阿渝就把自己撒谎之事禀告了太子妃,万一太子去问了太后,自己可是有瞎传话的罪责。

不想太子妃却轻声道:“无妨。”

想来,太子也不会真如小孩子般去问的吧。再说,真问了,心善且偏心太子妃的太后,也会随口认了吧。

青萍却皱起眉,睇了阿渝一眼,眼风如刀,“晚膳怎么准备?你可知太子今日喜欢吃什么就这么爱出风头?”

阿渝垂眉道:“去少府问问吧。婢子......没想出风头。”

少府就设在永巷,平素掌管皇室后宫的财货和一切吃穿用度。

青萍白了她一眼,“就你聪明,太子经常不在宫中,常在上林苑开小灶的。上林苑那么大,别室宫苑又多,去哪里问?还要请符节,怎么也得明天了。”

阿渝不做声。

“你找的事,你自己想办法吧。这次我只赏脸配合你。守着太子妃,我夸下嘴,只要你把这次晚膳办囫囵了,能让太子不嫌弃,我给你三百钱,太子妃作证。”

太子妃难面部轻轻一弹,很文雅的笑法,“你别难为阿渝,成就成,不成就不成了。”

反倒是太子妃得过且过的态度,让阿渝有把事做成的欲望,报答她的宽宥。一个人的胃口,是很难改变的,太子以前总在宫里用膳吧。那就多一嘴问问去。

阿渝到了少府主膳食的太官中丞署,栖霞殿的招牌果然好使,太子妃虽在太子那里受冷落,还有太后嘛。这两宫,谁敢得罪薄太后?

太官中丞说,太子一向喜肉食,不过最近野猪肉进多了,正尝河鲜,他去上林苑教过那边的小灶丞如何做鱼哙。

“也麻烦太官中丞教我做鱼哙吧。”

那中丞看了一下阿渝的手,吓一跳,意思是你这小手,也行?

阿渝点点头,自己可是做饭长大的,从十岁就担负起一家人的吃食了。刀盏釜罐,哪个不是在手里玩得溜起?这顿晚膳自己想亲自在栖霞殿前厅里现场做,热气腾腾,让太子妃和太子也像一家主君和主母的样子。吃在一起,方能顺理成章住在一起。

阿渝费了一些力气,才把宫中鱼哙的做法看清了,其实比家乡的鱼哙,只多了眼缘上的优势,就是做的看起来就感觉好吃,无非刀法更精湛,食具更精美漂亮,付出更多的耐心和功夫。

太官中丞送了阿渝两尾新鲜的霜后河鲈,首尾足二尺。提回栖霞殿,青萍果然不再鼓着腮翻着白眼支使自己做这做那了,而是掐腰冷眼旁观。

“新来的,你知道你若搞砸了,会有什么后果吗?”

不就是被嘲弄后,撵出宫去么?大不了自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罢了。

自己求来的苦差,当然含泪也要做完。

得到太子妃的首肯后,把灶具和火炭搬到大殿的前厅,所需食材一一摆了,都是寻常的菜蔬和黍麦。

把第一尾肥美的花鲈,铺在案上,纤骨细手,握住精光幽寒的短匕,去其腹中之物,断头尾,扒去栉鳞,去皮骨,露出一段鲜嫩乳白的肉身;换成薄刃刀,细细地把鱼身斫成薄薄一片,薄如丝帛,蹋在案上能看案子的木理,然后一层一层码在干净的帛布上,晾在一边。

再细切姜丝,萝卜剁成条,备上花椒、香叶、芥酱和醋,在釜中煮沸,飘出醇香之味,倒入青瓷盏中,等凉。再置备生菜、花苞等,放于盘中。

两盏茶功夫,把帛布上晾着的鱼片,一片片码在青瓷盘中,把青瓷盏中的凉酱用小勺舀了,一一洒匀,静等入味;上面再覆几片嫩绿菜叶和鲜柔花瓣。新鲜鱼哙,就此做好。两盘。

另一尾鱼,如法炮制,只是切片稍厚一些,易成形,放在篦上。釜中木炭烧着开水。再粗切了薇菜,嫩水芹,藿菜等,以便食酱。

下面的活,就可以交给太子妃了。余下的很简单,水开了,快速淋在篦中鱼肉上,想吃凉,把篦迅速置入冷水;想温吃,直接上桌即可。其他菜也是如此,到时可以问一下太子,是生食,还是熟吃,熟吃的直接都过一下热水,马上捞出,备以醋和酱。

最后是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饼,内有黍麦、藕片和红枣,为主食。门一关,夫妻俩即可同案而食。太子的份餐和太子妃的一样,太子不够吃,太子妃即可分食。有了交流,太子晚上就可以真的留下来了。

阿渝费了半天力气,把太子妃从书案上拉起来,请至这一堆琳琅餐具前,您就以贤惠妻子的姿势等太子来就餐吧,最复杂的鱼哙也只需要最后一步了。但太子妃蹙眉,金枝玉叶娇养惯了,已做不来这等繁琐之事。

阿渝简直眼前一黑,智者千虑,怎么就没虑到太子妃不擅也不想学这餐炊之事?但看得出太子妃对她的精心准备很赞赏,嗅着鼻子道:“饿了,今晚无论太子来与不来,我都要大快朵颐。”

一直缄默的青萍突然对着殿门欠下身去,“太子。”

太子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背着光,负手而立,寥寥兴趣地看着殿中三人围着一堆餐具评头论足。栖霞殿一共三人,只顾都挤在前厅看餐食了,竟无人通传。

太子妃和阿渝也掖手施了礼。太子淡着眉眼才慢吞吞踱进殿里,对呈在殿中的餐餐罐罐看也没看,径直走过去,坐在主案后侧,肩膀放平,一副等吃的神情。

太子妃上前为太子倒了茶水,见太子目不斜视没甚表情,也不声不响退至自己案后。两人的案子,离得很近,抬头便能互见。但太子一双冷眉,只看案面;太子妃也讪讪地没地方可看,便转向阿渝,“开始吧。”

阿渝内心叹息一声,两盘生鱼哙,由青萍端了,各呈自太子和太子妃面前。

太子匆匆一瞥,没有动箸的意思;太子妃却有点等不及了,自己先尝了一片,啧啧两声,“鲜美,好吃极了。”

青萍献殷勤,也有引起太子食欲般,在案侧有点捏着桑子翘臀挺胸道:“此鲈本是后面园子里沧池中的,贴了一层很厚的秋后膘,肉质鲜嫩爽滑,现在正好食用嗳。”

不知为何,总觉的这太子妃的首席侍女在太子面前有点过于扭捏和拿腔拿调了。但太子妃却置若罔闻。

釜中水开了。阿渝把篦子放在一黑罐上方,大勺舀起开水,哗一声,快速淋在薄厚均匀的鱼片上,白白嫩嫩的肉片就微微收缩小卷了起来。篦子迅速没入凉水中,瞬间捞起,控了下水,分别装入两个白瓷盘中;瓷盘边上,留出空地儿,把刚才青瓷盏中剩下的美味汁酱淋上,再把清鲜的绿菜叶和萝卜条码上。

又两盘,分别呈上太子和太子妃的案前。

“片厚了。”

很突兀,是太子的声音。他嘴里吃着,很香的样子,却举箸审视着另一片鱼肉,一脸挑剔。

连太子妃在内,都看着嘴叼的太子,觉得您事情好多呀。青萍则有点手足无措,眼风瞟向阿渝。

阿渝心道,这是自己费了吃奶的劲儿斫得最薄的了,连刀都是借的太官署里最利的。

“拿酒来!”

太子妃一向冷淡的脸上,又轻轻一弹,下意识浅笑一下,亲自起身去为太子找酒了。

宫中最好的菊花酿就在阿渝身前,就等着太子妃前来。

接下来,算进入佳境了吧。由青萍在案前伺候,自己为两人盛了汤饼,就可以慢慢收拾一下,避到外面去了。

须臾,青萍也一脸喜庆地出来,难得冲阿渝做一个鬼脸道:“只要太子今晚留宿半夜,三百钱我立即给你。”

两人就在门口,映着夕阳瑰紫色的余晖,装着扫地捡落叶的样子等着,不敢走远,万一里面叫人,最好腿脚麻利些。但里面一直没叫,估计余下的活,都让太子妃做了。这样才像夫妻嘛。

太阳落山后,大殿窗户上起了灯影。

感觉时侯差不多了,青萍和阿渝悄悄进去收拾餐盘,本还小心谨慎怕撞破,也预备着万一那个什么,就麻溜地退出来,等到明天收拾了。不想,太子已挪到窗前的案后,立鹤豆灯下,正孤闲地抓了笥中一竹简看,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侧影中倒也眉目舒展,已是酒足饭饱后一副慵懒贵公子的模样。

阿渝在轻手轻脚收拾餐具,偶一回头,看到太子妃在帘后镜前正卸妆,青萍溜进去不知给她出了什么主意,把外层的深衣和里面的中衣,这样摆那样摆,不能统一意见,却明显忌讳太子,打着哑谜。

阿渝悄悄进去,明白了,饭都吃了,今晚就想把事办成了,但太子那脾性,只能用太子妃把他色/诱过来,只是如何穿戴才能把外面那位冷冻人勾过来?

既然都打算如此了,不如直接外面和里面的中衣拿掉,裸披一件薄如蝉翼的素纱衣就好。太子妃吓一跳,这么薄透,全身胴体毕现,是不是显得有点轻佻了?太子不喜女子轻浮。

青萍也怒道:“隐比透好,透比露好,你懂个啥,没神秘感了!”话没说出声,只用了夸张嫌弃的口型。

十多年夫妻了,还神秘感?太子应该什么都见过吧。

阿渝有点孤注一掷地轻声道:“就这样。太子若不过来,还请太子妃过去。”

然后拉着青萍出了内室,捧了餐具就悄声出去了。

这回应该成事了。再不成,武装到牙齿,真没办法了。

那晚,窗灯一直亮着。由于太子坐姿倾斜,影子只在墙上,所以看不到他在哪里。

即便不成,也创造近些年的历史了。太子毕竟留到半夜了。

第二日,两人打着呵欠出门时,太子已离开,不知何时走的。

太子妃还像以前的样子,安静,庄重,只是稍微开怀了些,但又不像夫妻重新开始的模样,所以青萍也难猜昨晚两人到底交集到什么程度了。如此虎狼之年,不应该干柴烈火么?

“不确定之前,不给钱。”青萍对阿渝的阶段性成功,又介意又颇不以为然。

阿渝只能应着。

“阿渝,过来。”太子妃真是难得好心情,在帛布上作画时,唤了她。

阿渝端着一盏新菊花茶走到太子妃跟前,看到作画的太子妃手里翻出一黄黄之物,塞在阿渝手里,淡淡道:“费心了。”

竟是一饼金!

“太子妃......”

“不要啰嗦,出去吧。”

饼金是上钱,在老家长陵郡,能置办大宅院和大片田地呢。寻常人家可能一辈子也挣不了一饼金吧。

看来还是宫里人富有,赏赐都这么大方,万一哪天给撵出宫去,也可以腰杆直直地回家了。

放嘴里咬了咬,硌牙!

这简直是阿渝入宫以来最快乐的一天,不仅发了财,还看出,只要肯卖力,能帮着主人成事,是有很好钱景的。

但她的兴高采烈只是一会儿,马上就感觉到背后如芒在背,不用说是来自青萍的一双白目利刃。

她怎么这么针对自己呢?

“真没想到啊,你竟这么有心机,这么快就为自己捞钱了!”

“那,你那三百钱,我就不要了。”阿渝讪讪。

“还有脸要?太子昨晚只在灯下看了半夜书简而已!”

呃?那太子妃为何赏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帝,你的人设崩了在线阅读第2节

    “好!好!”老者郑重的点了两下头。一老一少寒暄了几句,风逝准备离开了。离开中南海,去往某特种部门的路上,车内的气氛很压抑,风逝的心更压抑。紧皱的眉头迟迟未松。望着窗外,风逝开始分析“领袖这么信任我,恐怕不只是单单看重我的能力阿,看来我的身份,他早已经知道了。也对,他毕竟是国家领袖。”认识风逝的人大都

  • 你眼里有星辰在线阅读第二节

    此时最前边办事呢人刚好查完走开,那秃顶仙人一屁股坐在王财神面前的凳子上。伸手从胸前取出一个紫檀木盒放在桌子上。王财神将紫檀木盒移到身前,伸手打开,一股极浓的灵气扑面而来,随后一道紫色霞光照在屋内。“八万年的寒灵冰茶!!!!”身后的仙人中,有识货的发出一阵惊叫。“这可是能抵消一年供奉考核的啊。”“里边

  • 络绎书在线阅读第十节

    “驾,驾,我们到了。”吴良在马上急促的说。三人进城牵着马在大街上鬼混。“老少爷们,来一来看一看啊,你买不了吃亏,这是上等的瓷器,来自南海瓷器名罗花村,这有罗花瓷…..应有尽有。”一摆摊的老汉吆喝道。吴良等人来到平阳城的市场,这里车水马龙,有不少玩家在这摆地摊呢。“收购功法斗技,价格可商量。”“看一看

  • [全职高手]秋月寒江在线阅读使命

    巨龙的心脏砰砰直跳几乎快要跳出胸膛。唔……它……它快要扛不住了!“我……我叫伊凡,你……你是想要喝水是吗?我……我这就给你打水过来。”结结巴巴的快速说完,伊凡像是一条情窦初开的青年龙,慌乱地飞出去,因为慌不择路,展开的龙翼还不小心切下了洞口处的一处岩石,可是它无心注意这些。离开龙穴后,它满脑子只要一

  • 在偏执的他心上画个圈在线阅读第9章

    苏韵淡淡地朝台下颔首,做了个合十感谢的动作。这幅云淡风起的样子,看在苏娴眼中越发刺目。她的唇不自觉抿得死紧,小香风外套口袋中的双手紧紧握拳,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四面八方嘲笑的眼光都落到了自己身上。这种想法让她悚然一惊,而后更加苦苦忍耐。其实,她完全是想多了,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

  • 小人鱼的甜宠日常之初入江湖(1)

    大炎帝国八百零六年春,北方灵隐山上仍是一片白雪皑皑,一位衣着单薄的少年上下腾跃,仿若蛟龙出水一般,他双手或拳或掌,进退隐有龙蛇之势,显然功法有成,武技娴熟。少年名叫李济涵,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般的使将出来,他不经嘴角微微上扬,目光中流露出一缕洋洋自得的神色。雪地旁边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不时颔首微笑,但

  • 麻辣女兵之为你而来在线阅读第七节

    二翌日正午前。胡敌擂鼓,喊话投降不杀,将曹珎父母押到阵前。赵谦又喊了几遍战时不杀俘虏,三思而后行,杀我衍民定不饶之等等,对方并未瞅睬。张大强在城墙上跺脚,嘴里叨叨什么爷爷奶奶的,反正不是什么好听的。两军对峙,灼阳当空,沙尘漫漫,情势胶着。此时,曹珎领着家婢着麻衣上城楼来。将士们见了都自动让其路,有那

  • 浅浅星辰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二天一早,姜砚没等到大金毛,而是刷到一条意料之外的新闻。“经《兰台早报》报道,兰台六中门口发生流浪狗恶意伤人事件。受害者为三名高一学生,据目击者透露,流浪狗此前有蹲守行为,系目的性咬伤。现流浪狗已经四下逃窜,望广大市民协同举报……”姜砚打开电视机,这是兰台当地电视台播出的。除了事情经过,后面还有流

  • 夫君,你好!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一局和第二局之间休息2分钟。晏真喝了口水,眼睛有点被汗水沾到,微微地刺痛。她拿起毛巾擦了下,拿下毛巾的瞬间,看到司则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对面的看台上,白衬衫牛仔裤,身形挺拔出众,这人不管身处哪里,都像个发光体。隔着一段距离,晏真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莫名的就有种直觉,他在看她。休息很快就要结束,晏真

  • 冷艳宠妃在线阅读龙云灵

    当叶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叶凌天走下床,听到后院传来声音,叶凌天走到后院看见小云在拿着剑挥舞着,像一个仙女一样。小云这时候也看见了叶凌天:“哥哥,你不是说陪我去玩吗,你怎么像一头猪一样啊,一直睡还睡在地上不怕着凉啊。”听着小云抱怨到我直接上前安慰道:“不是哥哥也不知道怎么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