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药命多维在线阅读沈芙 沈语

2021/11/26 9:25:14 作者:学说人话 来源:纵横中文网
药命多维
药命多维
作者:学说人话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姓药的奇怪医生。一把穿梭时空打开虫洞的枪。一套自称体系天马行空莫名其妙的世界观设定。(字幕渐大)这本书。(music)给您上了黑车一般的阅读体验。(大字幕交错闪现)————————————————————Ps.随缘更新。

沈家老太爷沈海年近七十,原是翰林院士,现已闲赋在家做老君翁,沈家内一共分两房,大房沈家长子沈和,性子略微 平庸,沈家大夫人郭梦秋,为人非常厉害,沈家上下都由这位大房大夫人掌家,性子飒爽做起事雷厉风行,把沈家管理的是井井有条。

大房家一儿一女,长女沈芙已定亲年纪十六岁,嫡子沈启今年九岁。

沈家二房,二叔沈奏,性子奸猾,夫人江丽,夫妻俩人一样有心眼,长子沈池十八岁文武双全,长女沈语十五岁。

沈府马车内,沈梨妍慢慢的回想有关沈家的一切,前世她与沈家来往不多,能记得的只有简单的一些事而已。

“老爷到了。”下了马车,沈梨妍站在沈家门口,那高大巍峨的门楣不由心里默念道,这么大的家门只因为她爹一人而全部下了大狱,他们怨恨他们父女也是情理之中,面对那一大家子真没什么可怨恨的。

进入沈府内,沈府中来往许多人,沈老爷子虽然不在致仕多年,可人脉仍遗留着,哪怕是现在的沈家大房二房俩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了老爷子的实力。

沈梨妍与沈父进入府内,里面已经来满宾客,沈父带着沈梨妍初到,沈府上下变得安静起来,更有甚者偷偷的议论着。

沈梨妍乃是活过一辈子的人了,他们在议论什么,用脚指头想都知道。

她爹是一介武夫,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自打回到京城爹也不会与他人结识,回来这么久了京城认识的人所知甚少。

另外一个议论对象就是她了,性子跋扈,多亏了林莹,她在这京城中才会这么出名,幸好她年纪小,倘若现在称她要选夫,怕是京城上下的人都会把自家儿子藏得严严实实的不让她窥见一丁点。

沈父见沈老爷子就觉得尴尬,连眼神都不敢对持,沈老爷子一见他这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俩人就这样僵持谁也不让谁。

沈家内部人都知道沈父与沈老爷子的关系,每当沈父来都有些看戏的成分。

“恭……恭祝……。”

“妍儿见过叔祖父,祝叔祖父福如东海长水流,寿比南山不老松。”沈梨妍先他一步开口说话,在众多宾客面前不卑不亢,一点胆怯都没有,着实让这些沈家人惊讶了一下。

沈父满脸惊讶,立马接了上去,“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他本是一个大老粗也不会讲什么吉祥话,听着闺女讲话,自己都惊讶了。

沈老爷子白了沈父一眼,胡子直翘,“挺大个人还没孩子出息。”沈父抓了抓头,那呆愣的模样着实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沈老爷子捋了捋胡须,爽朗的笑了笑,“好好,好姑娘比你爹强多了。”

一旁沈大夫人附和着,“妍儿这丫头真是长大了,之前还跳脱的性子,这才短短时日变化这般大。”

“是啊,是啊。”

沈梨妍抿嘴一笑,人只有大起大落后才会长大。

沈父抿了抿嘴,觉得有些尴尬,因为在场的人没人搭理他。

“叔祖父,这是爹爹送您的画,望您喜欢。”

沈梨妍把礼物送上,一副画轴,在场的人纷纷探望,都在翘首以盼,不知能看见哪位名家大作。

沈梨妍瞧见众人的神情,嘴角微微勾起,画轴被摊开,一副黑白色烟雨图,画中都是黑白色,唯有拱桥上有个人撑着一把红色的伞,众人发出诧异声,纷纷小声议论,这是什么画,沈老爷子寿诞,这丫头竟然送上这样一副画,不是名师所画,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

众人都在议论,却谁都没有注意到,沈老爷子惊讶的神情。

沈梨妍甜甜一笑,声音软糯道,“叔祖父,这幅画是我与爹爹归朝时,途径江南,遇见一妇人在街上卖画,妍儿娘亲早逝,爹爹忙着打仗,自幼没学到什么,只是觉得这画很漂亮,就买了回来,希望叔爷爷喜欢。”

沈叔父看了一眼,便激动的拿过画,激动不已,好似认得那画一般,声音有些哽咽道,“喜欢,喜欢。”

沈梨妍心里知道沈老爷子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当初叔爷爷出门游历江南,在那里喜欢上一个女人,这幅画就是叔爷爷亲手画的,前世这画确实是她买回来的,当初不过是可怜那祖孙俩人,没想到有一日,叔祖父来到他家的时候看到这画非常激动,她才知晓其中的缘由。

距离沈老爷子最近的沈大夫人,第一个察觉沈老爷子不对劲,在这宴会上为了避免出现纰漏,沈大夫人上前握住沈梨妍的双手,热情的招呼道。

“妍儿有心了,芙儿,快过来带着你妍儿妹妹一起入座。”

沈芙大房长女,长得漂亮,性子柔顺,正宗的大家闺秀,相比前世的沈梨妍面对这样的女子内心多少都有些胆怯。

每次与沈芙站在一起总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沈芙淡淡一笑,“妍儿,过来这边。”

沈梨妍带着武儿一同过去,沈父一见沈老爷子就觉得尴尬,随便说了句我去喝酒也离开了这里。

沈大夫人这才注意到,沈老爷子好似在压抑着什么似的,手里紧紧的抱住沈梨妍刚刚送来的画卷。

“爹,您老没事吧。”沈老爷子回神。

沈大夫人指了指画卷,“这个交给儿媳吧,儿媳给您送到您房里去。”

在场宾客众多,沈老爷子知道沈大夫人的意思,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递给了沈大夫人。

——

沈梨妍被拉倒一些不认识的贵女跟前,自己一过来那些人就都看了过来,真心觉得尴尬,只是面色不显。

“这位是我小妹妹沈梨妍,才在边关回来,妍儿,这些都是姐姐的手帕交,唤她们一声姐姐即可。”沈梨妍规规矩矩的对着众人见礼,一声声姐姐甜甜的叫出,大家闺秀的举动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一举动着实惊住带她过来的沈芙。

“呀,芙儿,你这小妹妹长得可真漂亮,你特意带过来是为了跟我们显摆吧。”众人虽然这么说,只是卖给沈芙一个面子,其实心里明白,沈梨妍回来许久了,并不见沈家姐妹带着她,不过倒是与那林家庶女常在一块,关于沈梨妍的事,她们也有所耳闻。

沈芙拿起帕子在嘴边挡着抿嘴一笑,“这话你还别说,我还真有些显摆的意思,来,妍儿,这边坐。”

沈梨妍坐在一旁乖巧的听着沈芙与那三人一起谈天说地,这边沈芙时不时的偷偷瞄上一眼,性子不骄不躁,规规矩矩,完全与往日那种脱缰野马性子大不相同,嘴角微微勾起,好似对沈梨妍很满意。

天知道沈梨妍坐在这里装模作样的有多辛苦。

这些贵女她都不认识,认识的只有沈芙一人罢了,不过来这这么久了怎么没见二房的长女沈语,沈语的性子与沈芙想比差了不是一丁半点,那人的性子比较火爆爽利,但与她的那种无知,人家还是有些规矩的,前世她们二人是一直不对付,她看不惯自己,自己也看不惯她,每次见面都要争执一番罢了。

“大姐,我听说那丫头来……。”

沈语风风火火的直接跑了过来,旁边的贵女纷纷捂着嘴轻笑,沈语她们是认识久了,什么性子自然知晓,沈芙白了一眼沈语。

“还有点规矩没。”

沈芙沈语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姐妹,但关系却比同胞姐妹要好,俩人相差一岁,自幼在一起,“不是,大姐不是说那丫头来了,在哪呢?”

提到谁,谁就出现,刚刚还说没见到沈语,这会儿人就来了。

沈梨妍站起身对着沈语施了一礼,“妍儿见过二姐姐。”

额……沈语愣了愣,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一身素净白皙的小丫头,竟然就是那个沈梨妍。

“大姐,她……。”

“好了语儿。”

“芙儿,我们去旁边看看,你们有事就先聊。”三人瞧见此景,很有眼色的找个由头离开。

这边只剩下沈梨妍,沈芙,沈语三人。

沈语瞧见沈梨妍上下打量一番,沈梨妍也不恼,任凭沈语打量。

“二姐姐可是瞧着我越发的漂亮了。”沈梨妍一开口,沈语便气不打一处来。

“漂亮是漂亮,就怕是性子外貌不符,今儿是祖父的寿宴,怎么不见你那朋友呢,你不是走哪都爱带着她的吗。”沈梨妍知晓,沈语口中的朋友说的自然是林莹。

沈梨妍忽然想起一事来,前世叔爷爷的寿宴她确实也带着她来着,不过那时她脑子秀逗了,因为林莹当着所有人的面与沈语起争执,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沈梨妍淡淡一笑,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道,“我突然发现我与她性子不太合,最近很少走动,偶尔见面,也是为了社交礼仪出门聚聚罢了。”

沈梨妍话音一落,沈芙和沈语互望一眼,尤其是沈语整个人吃惊了不少。

“大姐,刚刚听大伯母说妍儿的性子变了,起初我还不信,可现在看来是真的啊。”

沈芙也满意的笑了笑,眼下身边无人,沈芙自然的坐在沈梨妍身边,拉着沈梨妍的手。

“妹妹真是长大了,说话也不似以前那般不懂事了。”

沈梨妍没想到沈芙会突然夸她。

沈芙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解释道,“起初你刚回京城时,我与你二姐姐并不在京城,待我们回来时你与那位叫林莹的姑娘已经交往过甚,不论做什么,总是维护她,那位林姑娘我们见过几次面,发觉她性子急功近利,又有心计,你刚回来的时候性子跟男孩子似的,说话做事又不经心,还老是跟那种有心计的孩子在一块走动,当时我还真担心你与她相处久了,她会伤到你。”

沈语附和道,“就是,一开始我就跟你说了,结果呢,你一句话也听不进去,还跟我急,一副你们是亲姐妹一般。”

沈梨妍微微蹙眉,沈语什么时候与她说过这样的话,她的记忆中每次,见到她们姐妹二人,都是一副那种趾高气昂,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看着她,等会儿……想想当初她们看自己的神情,好像也并非看不起自己的模样,相反有些想要掐死自己的意思,那种眼神明明就是很生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过现在瞧见你的改变,姐姐很高兴,你回京城日子也有一段时日了,若是日后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这问我们。”

沈梨妍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暖暖的,她以前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觉得人家对自己有敌意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道天宫第六章

    “解哥,你看看你。这幅样子,简直是……”在蛇皮又一次冷笑着凑近的时候,谢谢终于忍不住抬起了自己的拳头。他对着这家伙的脸,狠狠砸了上去。之前的那么长时间,解启一直被追被打,不停逃窜,身上狠狠挨了好几下,但是始终都没有抬起过自己的拳头。这叫人以为他已经不行了,已经废了,已经再也找不回当年的身手了,于是越

  • 玄幻之证道大千第6章在线阅读

    赵甲第骑着那辆吱吱作响的自行车行驶在杨浦大学城,天色昏暗,现在的赵同学终于离开了ts市,走出了赵三金巨大的阴影,不用再去解读那个笑里藏刀女野心家的一言一行,也能在奶奶的溺爱中稍微喘口气,更不用去头疼给二世祖弟弟擦屁股,也不需要手把手教那个小畜生如何把一款没营养的情色游戏打通关,虽然也等于见不到一大帮

  • 妙邻御姐是上司最次的品质的内劲?

    “现在,渡剑仪式第一项开始,请我逍遥山山主的十三位亲传弟子上台。”令狐庄转过身子重新坐在了那椅子上,而在他入座后,一个着装**的青年人走上台,大声的说道。很显然他是本次渡剑仪式的主持,池玉寒是认识他的,他是逍遥山大长老唯一的弟子,清风。说起来自己还要把这个清风叫做师兄呢。安静的人群顿时又沸腾了起来,

  • [晨曦公主]缺月挂疏桐在线阅读第6节

    周一的早上,度过了周末的学生纷纷回到学校,使得平静了两天的学校再次成传出了同学们嘻笑打闹的欢乐声。“唉,疯子:昨天看新闻了吗?”李非凡刚到教室,就对后排的陈林峰问道?“什么新闻,没看,昨天忙了一天。怎么了?”陈林峰反问道。“出大事了!你真不知道??”李非凡故做神秘的说。“能出什么大事,天塌下来了!”

  • 妃愿归来,请收留在线阅读幻欲之水(一)

    旷世云静静的看着“地下之城”四个大字,显得苍劲有力,苍劲如松,笔下有神。旷世云想到,在这个地方能够创造如此神奇的地方,应该是个非常了不起或者非常怪的人吧。待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旷世云决定进去看看。当旷世云走到门前的时候,敲了敲门,旷世云想到里面万一如果有人,直接闯进去会显的及其没有礼貌。敲了半天,没

  • 惹我老爸死路一条之想赚钱(5)

    那么大一条鱼谁不眼馋,满是羡慕的看着他拎回家。邵坤杀鱼非常麻利,用水洗干净之后,去了腥线,直接在院子里架起了个火堆,放在火上烤。要是调料足够的话他做的红烧鱼也是一绝,但是现在条件不允许,鱼这东西在缺少调料的情况下一般人还真不一定能做的好吃。邵坤搭建简易的烧烤架,烤鱼两斤多还是有点大了,在明火上烤最忌

  • 情深奈何缘浅在线阅读第8节

    风波引(三)程福忍着笑走出书房,找到程安面前,低语几句,末了道:“大少爷吩咐的,你可千万得照着办。我另有差事,不然用不着你走这一趟。”“你是什么差事啊?”程安好奇地问。“不问我也得跟你说。”程福附耳过去,悄声告知。程安惊愕得张大了嘴巴,“大少爷这是不想把日子往好处过了吧?万一老爷知道了,还不得让他跪

  • 吾乃鸣人他哥在线阅读第8节

    秦孝公据肴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备,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于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昭滑、楼绥、翟景、苏厉、栾毅之徒通其

  • 网游之秘技大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杨小川从刘政翼办公室出来,直接就让自己的四个组员开会。公司配有小型会议室,每个组组长都有权随时开会做调整。杨小川喊了一句开会,率先进了会议室,透过窗户仔细地观望着,那四个组员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地在不知说什么,显然有些不服。杨小川虽说是新官上任,但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丁点大小的毕业生,连一个项目都没完整做

  • 穿书后我嫁给了病弱反派木叶流体术!康复训练,这个,我很专业!

    迈特凯有着很粗的眉毛,梳着招牌的西瓜头。此时穿着的正是那招牌的绿色紧身衣,这是他的修行用服装。护额则是戴在腰间,跑动间嘴里发出呼呼哈哈的声音,让人不得不注意。这次条件不是其他的,这条件不难,一点不难。可是和凯握手。一旦粘上了,想要脱离凯,可就难了啊!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在学校自然见过,也算认识。不过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