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球场狂徒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11/26 2:19:25 作者:青椒蛋奶 来源:纵横中文网
球场狂徒
球场狂徒
作者:青椒蛋奶来源:纵横中文网
贝卢斯科尼说:失去卡卡让人心痛,错过迪甘永远都无法让人原谅!马拉多纳说:如果让我选出现在世界上最出色的三名球员的话,1、迪甘,2、卡卡,3、梅西,C罗是谁?”迪甘说:我不想做任何人的影子或是接班人,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罗德里格.伊泽森.桑托斯.莱特!

易琬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原主已经八岁了,有一个青梅竹马名叫林涛,长她三岁,活泼开朗。易琬高中连跳两级,这才有幸体会到长大的小竹马满满的魅力——轮廓硬朗,爱笑,一双大眼睛能弯成缝儿,浑身散发着青春年少的朝气。

青春期少男少女之间总是容易动心,而且是在双方长得都不差的情况下。

本来林涛把易琬当成妹妹来看,周围风言风语多了,林涛自己都怀疑自己,这份感情就变了质。

林涛发现自己的这份感情是因为无意中看到体育课上,易琬坐在树下,一个男同学细心地帮易琬拿下落在肩膀的树叶后自己心中那些不可言喻的心情。

暴脾气的林涛一球砸过去,把人给打了,本来学校是要记过的,但是易琬知道林涛想要当一名警察,求了爸妈暗中运作,这才免了处分。

虽然在毕业那天,易琬就和林涛在了一起,却没有和他上同一所大学,而是去了国外学医。两人开始了长达六年的异地恋。

易琬在M国进修完毕后,积累了足够的工作经验,准备回国效力。回国的前一天晚上给林涛打电话,他却没有接,易琬想想,他应该是正在查案,也就没有太执着于这件事。

第二天易琬刚到,就听见林涛做在那义正言辞地说:“我说啊,让她当几天我们的同事,她就知道我们的苦了。”

秦明从来没见过易琬,所以也就没有提醒林涛,直到林涛感觉到一股熟悉的药香和寒气时,就听见易琬说:“呦~什么时候我家涛子这么聪明了,知道我要跟你一起办案了~”

“哈哈哈宝宝……”林涛突然反应过来,“你要跟我们一起办案?!”

易琬并没有搭理林涛,伸出手分别和秦明李大宝握手,“你们好,我是新来的法医易琬,也是林涛的女朋友。多多指教。”

李大宝赶紧起身坐在秦明旁边,她听见秦明说:“没想到你就是林涛口中的‘宝宝’,M国G大心理学临床学双博士学位,后来转做法医,协助FBI破获多起大案,久仰大名。”

李大宝心想这女的简直太厉害了吧,还漂亮,和林涛一样的运动风,但是看着牌子,非富即贵。林涛这是抱上金大腿了啊!

易琬刚坐在林涛的旁边,手就自然地搭在了林涛的手腕上。

易琬的美丽不具有攻击性,自带仙气,再看着林涛一脸痴汉笑,秦明把嘴里那句“同行结合失败率达到59%”咽了下去。

出了餐厅,秦明李大宝就看见林涛屁颠屁颠地跟着易琬上了一辆黑色路虎,易琬开车,两人面面相觑,李大宝感叹道:“看这样子,易琬才是攻啊!”

秦明用眼神表示赞同。

车上,易琬提议到:“去我家吧,地方大,也方便我照顾你。几个月不见,感觉你瘦了很多,黑眼圈都出来了。”

林涛心中狂喜,面上却配合这易琬的话表现得很虚弱。

“宝宝,这么久不见了,我还这么年轻,今晚咱们要好好联络联络感情啊”,一到家林涛就暴露本性扛起易琬向卧室走去。

一夜春宵,红浪翻滚。

第二天早上,林涛精神饱满,面色红润。易琬虽然有内力护身,但还是被折腾的腰酸背痛。

这是上班的第一天,易琬去接水,李大宝问林涛:“你不是说女孩不适合干法医吗?”

林涛一本正经地回答:“宝宝不一样,你是女孩,她是我的女人。”

大宝冷漠脸:快把林涛拖出去砍了,我宁愿我见不到宝宝!!!

林涛和李大宝都看了一个鬼火的视频,说是朋友圈都转疯了,林涛日常欠嘴大杀特杀,结果得到了李大宝的残血反杀,“人体绝大部分是由三种元素组成。你知道是哪三种吗?”

林涛暗搓搓地看了一眼易琬,易琬和秦明一样在看书没有理他。

李大宝接着说:“就知道你不知道。是由碳氢氧三种。还有一些其他的元素,你知道吗?”

李大宝接着说:“还有硫磷铁。人体的骨骼里啊,含有大量的磷化钙。当人死了,咔吧埋在地下,然后人体腐烂了以后呢,人体内的磷会由林酸根的状态转化为磷化氢,磷化氢遇到氧会自燃,这些以前你们没有学过吗?”

林涛羞涩地看着易琬说:“唉,我这读书的时候,不都忙着追宝宝了嘛~”

李大宝K.O.!残血反杀失败。

易琬没张嘴,秦明补上了一句“只要有鬼火就一定有腐烂的尸体。”

清闲的时间并没有几天,有人报案在垃圾桶内发现一具尸体。

等易琬三人到达现场时,恶臭熏天,易琬心疼给了林涛一个药丸,可以闻不见臭味。至于她自己,则需要通过气味判断死亡时间。

“尸体闻上去是高度腐烂,轻则是巨人观,重则是大部分白骨化。”

李大宝掀开盖纸,发现一只脚没有明显异常,“没有腐烂?是不是我鼻子坏了?”

秦明继续翻开垃圾袋,“你鼻子没有问题,的确是重度腐烂还有轻度白骨化。”伸手提起完好的那只脚,“但是这只脚上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这个很奇怪。”

在拍照师记录的时候,易琬说:“可能是浸泡在某种液体中,延缓了尸体的腐烂,造成了现在这种现象,最有可能的,是水。”

在秦明和李大宝合力把尸体拉出来后,易琬判断这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看到围观群众里有个小男孩表情古怪,便让林涛好好审审这个顾风。

尸检结果出来时,林涛也正好审完顾风,据他交待,死者叫卢甄,是他的好朋友,卢甄要走,所以他气不过便推了卢甄一把,卢甄就死了。

死者生前和名叫李立的混混有过节,还做过一个有钱人家孩子的拳击陪练。这样,卢甄身上的拖蹭伤和反复撞击伤就得到了解释。

但是卢甄身上的致命伤像是高跟鞋所为。于是大家决定从卢甄的后妈查起,果然发现了和伤痕高度吻合的高跟鞋鞋跟。

林涛将卢甄的后妈带到警察局后,都交代了。案件告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实习判官日记第9章在线阅读

    季玦察觉到了一缕淡淡的冷香。他悠悠然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身边桌案上的花瓶。花瓶里插着一枝白梅。他看了看自己身上华丽柔软的毛毯,眼神一凝。还未等他起身,房门便被推开,梳着双髻的姑娘端着净面的盘匜,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殿下。”姑娘喊。季玦顿了一下,从榻上下来,双手接过水盘。他低头看了一眼水中的倒

  • 恋人超宠夫人很霸道在线阅读第四节

    唐巧柔咬牙,“你!”她还没有发作,被母亲尹思珍按住了手,笑意盈盈地看着顾修司,目光闪了闪:“这位,是顾家小少爷吧?上回顾少跟着顾总参加晚宴,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当时顾总还想介绍你和我们家巧柔认识……”她不动神色的看了一眼面色不耐的唐暮雨,笑着说:“哎呀,没有想到顾少和我们家小雨早就认识了?说起来,小雨

  • 嘿,你的腹黑妻丢了雁州寻亲

    入了夜,三人打横而卧。葇兮辗转难眠,她既不想抛母弃兄,又不愿被命运宰割。忽觉耳畔一凉,她伸手一摸,惊觉是泪。待听到楚翘的鼾声后,葇兮轻声道:“我若去了秀婶家,爹爹脸上也无光啊。”奉氏闻声,默默背过身去,不一会儿,便颤了起来。葇兮瞬时泪涌,她用被角挤出鼻涕,“我孝中待聘,别人会有闲言。”奉氏继续颤抖,

  • 倾世爱恋之魔尊休想逃第1章在线阅读

    云城的夏天总是很多变,白日里还是三十多度的高温,晚上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雨丝缠缠绵绵的落在行人的身上,滴滴答答的声音很有节奏感,路上车水马龙,霓虹闪烁。江眠从办公室出来已经有些迟了,最近有个学生要去参加比赛,所以她下课后还帮着指导了一会儿,未料想完事后都九点多了。云城音乐学院外就是一条繁华的街道,

  • 重生后渣攻跪求我爱他[重生]之有些不自信(求支持求鲜花推荐票!!!)

    苏欧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抄圣贤书。什么事都没有写字重要,完成了一万字任务,接下来就是三万字任务。这一下午时间他都在写,偶尔听听课。“叮,完成三万字任务,恭喜获得乐器大礼包,是否打开?”“是。”“恭喜获得钢琴高级技能卡。”“恭喜获得吉他高级技能卡。”“恭喜获得小提琴高级技能卡。”“恭喜获得架子鼓高级

  • 皇叔是我老公序言

    一只巨大的白色月兔,拖着一辆豪华的香车在街道上疾驰!“啊——”高空一声荡气回肠的惨叫。秦玉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正好砸中香车,砸碎车顶,掉在车内。“哎呦!”秦玉哀嚎着,揉着腰爬坐起来,骂道:“这什么破穿越方式,怎么……”话没说完,秦玉就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个风华绝代的绝世俏佳人,正坐在一侧,

  • [综英美]和英雄恋爱吧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王后的镜子?夜幕来临,夏寒累的像死狗一样躺在自己的床上,喝光了摆在床边小桌子上的一大杯水。今天,他用了一天的时间在整个城堡转了一圈,可以说夏寒的侍卫长身份给了他很大的特权,城堡里对他而言基本没有秘密,但,也只是基本上。因为,他始终没有找到王后的那面魔镜。城堡的构成很是简单,分为六层,地上四层

  • 于大少家的小娇妻第四章

    柯明远说了半天,年莫总算搞清楚了他想做什么,也顺带知道了柯明远的正职。他从小学画,长大了顺利成章地以此谋生,家里出资给他开了个画廊,他就顺便招揽了几个认识的同行,自己画画的同时,还能替人卖画办展。画廊叫N27,刚成立不久,就在大学城附近一处艺术园区内。等出租车开进了隧道,柯明远终于从艺术的激情中回过

  • 才子撬佳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长安默默的后退一步说道:“我还是叫你周姑娘吧,不知道周姑娘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周寡妇幽怨的看了一眼长安,有娇柔的笑了笑说:“今天来除了来看一看英雄之外,还想请你帮个忙,家中窗檐落了个木框,人家弱女子也不会装,只好来麻烦长安兄弟帮我装一下,因为是浴室的窗檐,如果安不上我怕洗澡的时候会被人偷看,人家好害

  • 遇见你耗尽了我所有的运气在线阅读第五节

    他没想到警车的驾驶位上另有辅警,且显然已跟车许久。童歌称呼他为“草哥”,是位而立有余不惑不足的男子。“新来的实习生?跟三七?”草哥回头瞅一眼手脚并用爬进后排的童歌,接着瞅他,“难得啊……”“我要充电,到了叫我。”说罢某人毫不客气地霸占后座,笔直倒下。“OK,出发!”随着警铃作响,初出茅庐的赵年一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