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长生遗泽第六章

2021/11/26 2:36:03 作者:顾秋 来源:飞卢小说网
长生遗泽
长生遗泽
作者:顾秋来源:飞卢小说网
凤麟洲一个大佬要凉,花里胡哨的凉了五百年,结果未凉透就东窗事发。天帝降旨仙官招雷、劫云卷集五衰而至,他睁开眼看着漫天神通双眼迷离:“老爷爷,你会随身吗?”“什么随身?随什么身?你看看头顶的雷劫!我快死了,也没什么值得留给你的,不如你替我守三年孝吧”“你确定不给我留点撑场子的东西?”“有啊,道童、杂役都是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幸好…”,摸了摸,该在的都在,不该有的什么也都没有。

白癸松了口大气。抬起头,刚想吸口烟再压压惊,却万万没想到郑松源大半夜也有“出游”的习惯。

四目相对,尴尬至极。

此时白癸右手叼着烟,左手还扯着半开的裤子,动作猥琐不说,脸上的表情也很难描述。

还未等他张口解释,郑松源揉了揉眼睛瞬间清醒。倒没在意对方的猥琐动作,而是先扫了一眼白癸手上的烟,不敢相信似的慢慢长大嘴,紧接着五官都要皱在一起了,震惊道:“上水!你干嘛呢?”

“我就,抽个烟,而已啊...”

白癸也忘记对方没叫自己“大哥”这件事上了,哆哆嗦嗦整理了一下衣裤,顺势又吸了一口烟,他也不知道自己紧张个什么劲儿。“那个,其实出来洒个,水…”,话还没有说完。白癸慢慢瞪大双眼,眼瞧着对面那傻大个如同一头野牛带着一身怒气冲了过来,双眼通红,来势汹汹。

白癸咽了咽口水,我擦,好强的气势!好努力才控制住自己想要后退一步的强烈欲望。

下一秒,手里的烟头被对方粗暴地抢了过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二话没说穿着拖鞋将那所剩无几的烟蒂熄灭的渣渣都不剩。

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表情也是相当到位,如同那香烟就像是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喂喂!!”,白癸不爽了。自己当然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但老子又没在你家抽,“大半夜,出来抽根烟而已…你有毛病啊!至于吗?!”

前一秒说完这话,下一秒双臂被郑松源一把抓得紧紧的,心中一惊,靠!难道这傻逼又要抽疯?!

说来就来,都不用多余铺垫。

对方眼眶瞬间泛红,一脸深情的望着自己,下一秒珍珠般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白癸:“……?!”

郑松源:“大哥,你别抽烟了,算我求求你了…”

路灯下,硬汉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转,很滋润。

白癸:“……”,我靠,浑身是戏啊,该不是遇到个神经病吧!

郑松源:“吸烟真的对你身体不好,对肚子里的宝宝,也不好,你不能再糟贱自己的身体了…”

知道这傻大个精神不太正常,却没想到会不正常到如此地步。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小弟会关心自己的身体会到如此之夸张地步,甚至还能幻想出自己老大的肚子里能有个宝宝,吸烟还对宝宝不好。

白癸:“……”,呵呵。

看到对方的鼻涕都要激动的流出来了,白癸目瞪口呆急忙点了点头。对方这才松开手,边抹眼睛边小声嘟囔了,“真的不能,抽烟了,我都能戒掉,大哥,你肯定能的...”

“...昂,好。”

再次躺在床上,仍旧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背对着郑松源,能感受到旁边人身体散发出的温度与气味。瞪大的双眼慢慢适应了黑暗,白癸望着那面斑驳的墙,内心深处不断地祈祷,希望一切都是一场梦。没有什么胃癌,没有什么重生,醒来之后一定要恢复之前迷人又健康的身体啊…

所谓的窗帘竟然有好几个破洞,像一块破抹布一样挂在窗户上,摇摇欲坠。被猛烈的阳光狠狠地照耀醒过来其实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睁开眼睛,陌生又简陋的房间,屋内飘着一股米香,白癸稀里糊涂的揉了揉眼睛,慢慢支起胳膊坐在床上,浑身上下肌肉都疼,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到了极点。擦,看来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现实。

“上,上…大哥!昨晚睡得好吗?!”

啊,这熟悉的声音,白癸心脏瞬间如同死灰一般,无力的拨了拨头发,垂头丧气说道:“上,上,上你大爷啊…”

“大哥,这称呼我一时半会还不太习惯,以前我都是叫你上水的。不过以后我一定努力改!”

抬起头看着穿着一件旧旧的灰色T恤的高大男人,态度诚恳无比,又露出娇羞状。白癸更加无力了,“随便吧您…”,双腿刚挪了位置,地下一双拖鞋已经准备好了,对上一张笑得阳光灿烂的脸,“大哥,我熬了粥,你洗漱完,吃点粥之后我们再去医院。”

伸手不打笑脸人,白癸穿上拖鞋,也没说多余的话,叹了口气走到桌子旁的椅子上。试了试盆里的水竟然是温的,毛巾,香皂都准备好了,扭过头看到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小弟此时正背对着自己在认真盛粥,画面总感觉不太真实。

洗漱完毕,粥也已经准备好了。

几道小菜,两碗白粥,白癸坐在凳子上,郑松源坐在床边。

“大哥,粥温的,吃吧。”

接过碗,白癸看着香喷喷的白粥,顿时百感交集。胃癌晚期别说白粥,连喝水都是撕心裂肺的痛,他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而重生之后,从医院被弄到警局,几个小时的审问,再加上后来的逃亡,一路上哪来的及吃上一口热饭。

修长白皙的手指捏住勺子把,轻轻搅了搅,白癸看着碗里的白粥,垂着慢慢通红的双眼,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没有过经历的人,又怎么会明白此时一碗白粥的意义。情绪实在上来的太快,白癸为人表面玩世不恭,看似洒脱不羁,实则内心却很是细腻敏感。

上一世的遗憾,痛苦与孤独,没想到离开那世界的时候,连个真心陪伴自己的人都没有。所有的情绪都融入眼前这碗粥里,他吸了吸鼻子,垂下来的刘海正好挡住了那双早已泛红的双眼。

对面的郑松源也是饿了,不过几秒就干掉一碗热粥,“老大,怎么不吃了?不好吃吗?”

听到问话,打断了白癸的思绪,假装镇定坐直了后背,小声回了一句,“不错。”

傻大个更加高兴了,笑得眼角的纹路都深了,愉快说道:“哦,对了,我还给你炖了点暖胃的。”,说完便放下碗筷走向窗台,指尖刚触碰到保温杯的那一瞬间,男人本能的紧绷起身体,目光狠戾,透过窗帘缝隙小心翼翼地望向楼下。

下一秒。

“上水,走。”

白癸刚平复好情绪,还认真的品尝了一下那白粥的味道,觉得这厨艺跟自己比其实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还未等他再来第二口便冷不丁的听到这么一句。

“啊?!”,一脸莫名其妙的望向窗边的郑松源,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努力改改这称谓,结果就这么个认真程度吗?!

郑松源迈开长腿,整个人脸色严肃到了极点。一把拉起白癸的胳膊,粗鲁的放下碗,从他身后的抽屉里掏出了一串钥匙,递到白癸的手里。

夺人饭碗?!老子还没吃饱呢!

白癸还未发火,就被傻大个一把狠狠的搂住了,“出了门从右手边的铁架楼梯下去,最下面那间仓库里有一辆摩托车。”

男人冷静地继续补充道:“开着它,有多远就跑多远,知道吗?”

被这拥抱弄得相当不舒服,却发现这大傻逼力大如牛,怎么都挣脱不开啊。

“别动,再让我抱一会…”

白癸早已猜测到几分,被勒相当郁闷,心想郑松源傻冒以为自己在演偶像剧?!“抱个屁啊!追过来就抄家伙,干啊!”

“……”,郑松源瞬间恢复一脸憨厚,松开怀里的人,磕巴道:“大哥,人太多了。你先跑,我垫后。”

没想到,白癸竟听进去了。

头也不回拿起钥匙转身飞速离开,“好兄弟!加油啊!”

“……”,目瞪口呆,本以为林上水会至少挣扎一下呢,这绝对是郑松源没想到的结局。

走到门口的白癸突然停下脚步,眼神晃了晃,扭头吼道:“喂,哪里等你?”

微微一愣,郑松源急忙应声:“一路向北,在出市区的收费站等。”

“好。”,白癸点点头,眼神闪烁了一下,出门之前最终叮嘱道:“注意安全。别硬扛。”

“行。”

离开前又望了一眼站在屋内的郑松源。

白癸握了握拳,心中竟生出一阵莫名其妙的情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听说装A犯法第1章在线阅读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

  • 明朝消失在线阅读第二节

    五月,华国A市的初夏依旧炎热,和记忆中一模一样。鳞次栉比的高楼从车窗中快速地后退,干燥的风从钢筋水泥的楼宇间吹进车窗里,母子两人都露出了会心一笑。有风总比没风好鸭。沈筱冉还拿出保湿喷雾轻洒了几下,阳光下水雾朦胧、五彩斑斓的,挺凉快的。“其实,”兼职的司机师傅抽搐着唇角,“关上车窗我还是能开空调的。”

  • 叹江山解危难,巨洞现迷影

    古墓的石凳旁,石景天颓然的坐着,一直出神回想着自己以前的美好经历。一分,两分,三分,四分,五分。。。足足过了十分钟,石景天还是瞪瞪的发呆,既没有浑身无力,也没有毒发毙命。但是他自己却是浑然未觉,过了足足能有二十分钟,石景天终于回过了神。自己怎么还没死?难道传说都是骗人的?难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低头看

  • 话恩仇在线阅读第3章

    ”你说什么?”小玲张大了嘴巴看着三人,她简直不敢相信,她们既然要她帮忙抓凶手,光提道凶手两个字,她都直发抖,更不要提抓凶手了!这是她这一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我说三位长官,抓凶手是你们警察和侦探的事,我一个普通百姓怎么能做了!””你就放心吧!我们会协助你的,还会找最好的警察保护你的安全,”娇娇大言

  • 锦绣农家在线阅读第七章

    吕布一见貂蝉,与冉盈相视一笑。“老婆,我问你一件事!咱们村子里,或者村子周围有没有那种武艺高强或者隐士之类的人?”“老公,咱们村就是一个小小的村庄,连人口都不全,怎么会有你说的人呢?对了,你问这个做什么呀?”貂蝉不解道。满怀希望的吕布,一下子跌进了万丈深渊,整个人陷入了颓废之中。貂蝉见状,于是转过头

  • 炼丹师在星际的撸猫日常在线阅读第9章

    冷不丁被杨丽问了这么一下,姜若也愣了愣,随即意识到杨丽为什么不缠着自己继续劝说了。对这位热心大姐很有好感,姜若打算免费送对方一卦,也就没有直接回答杨丽的话,而是冲杨丽笑了笑道:“我观你印堂红润眼神温和,十二宫位圆满,其中财运宫饱满发亮,正是发财的征兆……”杨丽愣了愣面露苦笑,摇着头正想说什么,但是姜

  • 破碎之屿之楔子

    霁雪第一次和武帝微服出宫的时候才九岁,看长安大街上很多东西都新鲜,于是到处乱跑见到什么都拿起看看,武帝跟在她后面只是笑笑任由她高兴。走到街转角的时候遇到一个算卦的盲人,当霁雪从面前走过时,他伸出手硬拉着霁雪的衣袖不让她离去。出于好奇,汉武帝刘彻便让他给霁雪算了一卦,那算卦的算完后捋了捋胡须感叹道:“

  • 佟府在线阅读第五节

    噗呲!血花洒向天空,爆涌的鲨鱼水弹让黑锄雷牙遍体鳞伤!雷牙·刀脱手摔落向空中。穿着黑色忍者服的黑锄雷牙跌落在兰丸身边!“黑锄雷牙大人!”兰丸焦急的开口,红色的双眸中正在蔓延着泪水。久经战阵的他片刻间便洞悉了黑锄雷牙落败的原因,那个来者不善的忍者分明是查克拉巨大的忍术型忍者。出场就刻意的开始铺垫战场,

  • 楼上楼下在线阅读第2章

    吃完早饭,乐小懿便离开了餐馆,开始慢慢悠悠的走回出租屋。毕竟那块地方貌似就自己一个傻逼租在哪,一到晚上就跟个鬼屋一样,每天都在压迫乐小懿那不太坚硬的小心脏。在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走回出租屋后,乐小懿直接将门关上甩开鞋子,然后立马趴在床上,抱着加贺抱枕望着水泥天花板发呆。随着眼皮逐渐沉重,乐小懿便就

  • 美人救夫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一章小村桃源十年后,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天刚破晓,雄鸡还未打鸣,村落里已经有了动静。“小天,又是你第一个来了!”“是呀,天天都是你第一呀。”“小天哥哥,你真是勤奋啊!”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一群孩子来到了练功场。这是承天大陆东部青龙州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承天大陆辽阔无际,四周环海,分为东南西北中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