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渔家调在线阅读对战(1)

2021/11/26 8:57:09 作者:竹篱清茶 来源:言情小说吧
渔家调
渔家调
作者:竹篱清茶来源:言情小说吧
白头波上白头翁,家逐船移江浦风。一尺鲈鱼新钓得,儿孙吹火荻花中。——《淮上渔者》贫苦的渔家,迫切需要改变的境况,且看颜竹君如何带着一家子努力奋斗,将渔家改换门庭,觅得如意郎君,待暮色归来,尘嚣落定,笑看平生。

我以手抚额,恨不得仰天长叹:“我的符大少,你不会认为,我禁止你使用笔记本和手机,是为了欺负你并以此为乐吧?”

符舒英挺的眉微微皱起,思索片刻:“那倒不是,我能看出来,你不是那种无聊的人。”

我点头附和,心想:别看符大少一副置身世外的冷漠样,看人倒还不差。

“不过,如果你认为仅凭这些小手段,就能借机牵制我的行动,并打压我的公司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上帝,圣母玛利亚啊,罪人阮清风在此,诚心向你们道歉,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并收回刚才说的话。

看着一脸严肃的符大少,我只觉得太阳穴的血管突突直跳,整个头皮都发麻,我揉揉本就凌乱的头发,觉得眼前迫切的需要解释一下。

扯扯身上的白衣,我问符舒:“这是什么?”

符舒一脸‘你当我是白痴的啊’表情,斜眼看着我,摆明了不屑回答,被我威胁的瞪了一眼,不情愿道:“白衣。”

我指指自己:“那我的职业是什么?”

“医生。”

“非常好,那接下来我告诉你,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消除病患的身心痛苦。而你刚才提到的:凭借手段借机打压你公司的这种行为,实施者应该叫做商业竞争对手吧。请问‘医生’和‘商业竞争对手’这两者到底有哪些共同点,以至于让你符大少如此混淆?”

我欲哭无泪,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如同面对一个不开化的稚童,在情绪激昂的讲解‘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一样幼稚可笑。

可我认为如‘一加一等于二’般简单的问题,好奇的符同学显然不敢苟同。

只见他低头沉思了一下,再抬起头来道:“我当然明白医生和竞争对手的不同,不过,这两者其实也是可以共存的。你是医生不假,但也不排除被我的对手收买,借机对我进行阻碍。而且,你这两天的言行,恰恰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那倒要请问了,我哪个言哪个行让你符大少联想到商业间谍头上的?”还就奇怪了,我有那么牛X么,我怎么不知道?

符舒难得的脸颊泛红,缩起身子往被子里蹭了蹭,说道:“不是名摆着么,这几天下来,猥亵、威胁、恐吓、监视,你哪个没用到,如今倒装作不知情的来问我!”

想起这两天的一切,为了惩罚吃他的豆腐,为了怕他不顾身体盲目工作恶狠狠的恐吓,张大妈的监视。

……确实是证据确凿。

苍天啊,为什么我觉得符大少的分析,是如此的合理?

我他妈的竟然无言以对!!!

可...可我只是脾气不好,气他不懂珍惜自己的身体,气他不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气他偏偏跟我作对。

有时候火气上来,难免说话粗声粗气,不经大脑。可再转念一想:

不对啊,我原来…不是这样的。

之前,我虽关心病患,却也谨守医生的本分,从不越矩。说好听了是给患者自由,说难听了就是关我屁事儿。

我一向认为,个人有个人的观点,自个儿的身体自个儿做主,病来了自己做不了主,就得医生帮忙。

可身体不只是一个壳子,最重要的,还有内里。这个内里,叫法颇多,有说是心,有说是脑,有说是思想,有说是灵魂,其实都是一回事儿,那就是,这个身体,自身的想法。

有的人,抱着轻生的态度,就算伤的再轻,医生的技术再高,也是治标不治本。有的人,对生命充满希望,就算得了绝症,名医们都束手无策,也能高高兴兴得活下去。很多晚期的癌症患者,过了医生下的死亡期限后依然存活,就是这个道理。

不好意思,又扯远了。洋洋洒洒一大推,其实意思很简单:医者医身不医心。

这也是我一向的观点:对于有些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人,你非要强迫他把自己当回事儿,那也不是回事儿,是吧!

怎么碰到了这个符舒,我就不是原来那个我了呢?

人家爱工作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人家爱疼的脸发白嘴发青,他疼他的,反正也传染不到我身上。

我手术做得精干,线缝的完美,房查的殷勤,药用的专业,说句没有医德的话,就算他手术没几天挂了,全世界的医政公署都来调查我,咱也不怕。尸体在那摆着呢,一解剖,清者至清,明者至明,连开口解释都省了。

我干嘛成天焦着燥着火大着,跟个抓奸的一样盯梢,他老实听话我高兴,他消极反抗我泛堵。

我是脾气不好,激动起来是很暴力,可大家应该了解,越是平常温顺平和的人,发起火来才越渗人。这两天火发的太多,多到我都忘记了,自己一直很少动怒,是公认的好脾气先生呢。

唉!这两天发的火,一下破了前二十五年的记录了。

脾气个性原则统统都不是原来的阮清风,那我是谁?

看着床上的符舒一脸认真,我脑子都有点糊涂了:难不成,符舒说的没错。我其实是个披着医生外袍的商业间谍,趁他生病,意图阻挠破坏,不利于他的公司?

我承认,那时脑子非常混乱,虽然事后,我把这归咎于近猪者笨近舒者痴。

跟符舒这个生活白痴外加商业被害妄想男在一起呆久了,果然智力会严重下降。

当然,我自身也有部分原因(我有严重的怀疑强迫症),这个容后再表。

我不放弃最后一丝挣扎:“你这都是误导,如果我真是商业间谍,要阻挠你,直接在做手术时动点手脚不就行了,干嘛费这么大劲?”

符舒一脸老练:“商业竞争,讲究的就是比拼脑力,抢得先机,如果为此杀人的话,就落了下乘,你不会那么傻。”

“哦......”我陷入了沉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参赛作品]第8章在线阅读

    *2029年1月28日徐子秦惊叫着起了身,巨大的动作打翻了床头还来不及叫唤的闹钟,掉落在地上,零件四散飞出,一根弹簧打到了徐子秦的鼻头。徐子秦还在家呢,正坐在床上。他的猫听见了声响,急忙蹦跳着进了他的房间,跃上了床铺。徐子秦大口地喘着气,心脏仍在快速地跳动。啊,自己还活着,那只是场梦。又一场噩梦。“

  • 傲帝独尊第八章在线阅读

    鸡鸣时分,因着被打扰而浅眠之中的宋瑜觉得自己怀里如同抱了个火炉,热得他差点将那个紧紧贴在他怀中的东西给扔出去。在忍无可忍中睁了眼,才想起怀中多出的是什么,只是那个反客为主地被自己拢在怀里的少年此时确实有些不对劲。宋瑜伸手摸了摸江余的脸,触手的温度着实有些烫手。这孩子莫不是生病了吧!?一时间,宋瑜难得

  • 奇异王国之紫薇花开在线阅读地球天网

    一张地球上的网想要在浩瀚的宇宙里捕猎,到底是人类的网厉害,还是黑暗的手段更高一筹,拭目以待。今天的太空总署联合指挥中心观看室来了很多科学家,动用全球天网可是一个不小的工作。许多其他领域的科学家也来到这里凑凑热闹,看看这人类目前为止探索太空最大的网究竟效果如何。丁振国和联合研究小组的其他成员陆陆续续来

  • [综漫]试炼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辆线条流畅的黑色法拉利“歘”一下停在了郝幸运身前,他还来不及帮忙开门,一个戴墨镜的年轻男人就从推门从车上下来了,将手里的钥匙扔给了他:“麻烦帮忙停一下车,谢谢!”他嘴上虽是道谢的,但嘴角一点弧度也没有,表明他的心情并不好。郝幸运差点没接住钥匙,对方已经一阵风似的进了大门,只留给他一个背影,非常挺拔

  •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生日

    此言一出,四坐皆静,然后便爆发出一阵嘲笑。“这谁呀?送蟋蟀也太草率了吧。”“嘘,小声的,那是宋大人,丞相身边的红人知道不?不过的确很好笑.....”宋天德捂着脸,躲在张楚和杜医的背后,嘴上不断牢骚。“早知道就不跟你们俩后面了,一个送玉佛,一个送翡翠,你们不是很穷的吗?”杜医捂住嘴,防止自己笑出声,

  •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炮灰妻第三章在线阅读

    我的好奇心顿时被勾起,我承认我在公司里对下属严厉了点,生活中对朋友刻板了点,可是应该还没到十恶不赦的地步吧?这得多大的恶业值,能让牛头如此讳莫如深?我伸手拿过那张纸,上面有我的照片和名字,密密麻麻的两排列表最下方,写着最后的数值。善业值:503恶业值:503总和:0我问牛头:这个怎么算?最后是零啊?

  • 快穿之系统带飞在线阅读第六章

    丧尸的血腥臭无比,若不是已经适应,当那粘稠乌黑的血水洒在身上时,恭佑弑恐怕就会忍不住呕吐起来,可量是如此,恭佑弑还是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了恶心的表情。“还有七只!”将叉子拔出,没有看已经死去的丧尸,继续击杀剩下围堵在门口的丧尸。丧尸的脑袋很脆,叉子很容易就刺进去,**和血液都成了糊状,在叉子扎进去的

  • 公主,微臣有疾第8章在线阅读

    “对了,还有你那个杨一宁也是,请你让他别再给我发信息了,他这种道歉方式,我着实消受不起。”沈清简单粗暴的再次跟叶柯强调:“我哥哥是我最亲的家人,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如果你实在要听我亲口说才甘心,那么我还是那天那句话,如果你真心觉得对不起我,想要补偿我,那么就请你,和你的杨一宁,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

  • 娱乐:我真的是影帝之第十章

    010【上午10:27】维扬和阿西坐在一起神色凝重的翻着数据库,电脑屏幕上突然闪出了被迫连入的直播视频。“……区长?!”维扬的瞳孔在刹那间紧缩。音响里传来了林城歇斯底里的咆哮:“去报告军部!我是十七星系罗勒星第九区区长林城!第九区源管会会长叛国了——”下一秒。“砰”的一声枪响响起。屏幕被四溅的血液和

  • 复活游戏在线阅读第5节

    柳丁带着二虎,敏儿火速赶到啤酒摊。只见几十号人把摊子围住,远远的站着很多人,大多数人都是啤酒摊的常客,大概是被这些人驱赶的。柳丁叮嘱敏儿不要靠近,自己和二虎径直而入。胖飞几个正被围在中间,正和一个中年男子对峙着。中年男子大约五十岁上下,背着头,戴着金丝眼镜,身体略胖,挺着大肚子把衬衫扣子撑开,能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