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地狱酒店[无限]在线阅读第9章

2021/11/26 8:26:39 作者:密云未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地狱酒店[无限]
地狱酒店[无限]
作者:密云未雨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在恐怖游戏里养崽崽》求预收!】本书文案:失业攀岩选手翟小溪冒充导游赚外快,谁知第一场旅游就误入深山歧路。不起眼的小茅屋后,白无常探出头来——“欢迎各位来到,地狱酒店。四十九天一个轮回,超度恶灵,即可归来。祝您旅途愉快。”从野鸡导游误打误撞成为最强捉鬼师,翟小溪一边撸袖子打怪晋级一边愉快的把小钱钱挣。我们的口号是:打最凶的鬼,当最粗的大腿,做最飒的大佬!拼房客人白某人:那,我呢?翟小溪眨眨眼:唔,加一句,谈最甜的恋爱?上穷碧落下黄泉,你是我在劫难逃的轮回。暴力御姐型女主,知识技能型男主,

“来吧,把这儿挖开。”广德递一把铁锹给小宝便动起手来。

“挖坟?这不好吧,不和人商量吗?”

“我挖你祖坟你愿意吗?”

“不愿意。”

“所以啊,没得商量。”

“这不太好吧!”

“想解开这诅咒之迷吗?”

“想啊,但我们也不能挖人坟头啊?”

广德郑重其事的说“现在马上就有一个人等着我们揭开诅咒的谜团救命,没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小宝似懂非懂,“挖开了就能解开谜团吗?”

“不知道,但把尸体解剖应该能得到许多我们还不知道的。”

“解剖!”

挖了许久,坟中的棺材露了出来。

“哎,终于算是把土给清完了。”

“师兄这棺材怎么办?”

“撬开呀,愣着干啥?”

“师兄我能问你件事吗?”

“嗯?”

“这活儿,你们寺院的人都这么熟吗?”

广德招招手示意小宝将耳朵贴过去,“我们寺里啊,一三五倒斗,二四六念经,周末化缘,熟能生巧。”

小宝尴尬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嘎吱

二人撬开了棺木,小宝探头向棺内看去,这一看吓得他脊背发凉。

只见棺内躺着一位干瘦的男子,正瞪大双眼看着他。男子颈处有一狰狞的创口正往外沁着粘稠的液体,双手还在不停的摆动着。

“他还没死?”

“不可能活着。”广德笃定,说话间跳进棺材俯身观察着。

广德用小刀挑开那脖子上的创口细心观察,“这种粘稠度,气味,都可以肯定不是血液,这是?”

广德透过创口看到一根绿色的东西,血管大小,看着很熟悉,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像是植物的枝条。”小宝突然说道。

确实,这藏在这具尸体内的东西与枝条十分相像。小刀用力,绿色的枝条被割破,滴出血红的汁液,广德还想看得仔细些便又要把头凑近。

“师兄,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嗯?”

嗅嗅

“没有啊。”

“有的,一股香味,花的香味。”

“花香?”又寻找一番,忽见一股红绿色烟雾自尸体七窍内漫出。广德大惊,陡然暴起跳出棺椁。

“别闻!是这尸体内散出的味道。”

两人凝重的望向这盘旋在尸体上诡异的气体,虽然不能确定这是什么,但这一定就和‘诅咒’有必然联系。

小宝取出一瓶子小心收集一瓶气体,又抽出一张黄符丢出,念动口诀火光绽放气体滋滋作响不一会儿便燃烧殆尽。

“这是什么?”小宝透过瓶子仔细看着。

广德也凑过来,“不太清楚,有点像……。”

破空声起,暗器直奔小宝手中瓶去。

小宝闪避不及,暗器划开手掌,手中瓶子落在地上,一道黑影直奔瓶子而去。

“师弟!”

“师兄瓶子!”

广德查看小宝的伤势,好在并不严重,转头看向黑衣人,“拿到了东西,还不跑?”

黑衣人不急不缓的收好瓶子,轻蔑的说“那背剑的不在,你能拿我怎么样?”

“那就试试呗,我让你跪下叫爷爷。”广德恶狠狠的看着黑衣人。

“师弟。”

“我知道,师兄你加油。”

“不是你理解错了,我是说……”

黑衣人突然发难,广德来不及与小宝解释硬着头皮顶了上去,“你爷爷的,真就这么不讲究。”

两人交战,一时间有来有回。黑衣人攻势迅猛,一招一式刁钻狠辣直奔要害而去。反观广德,在黑衣人强烈的攻势下手忙脚乱的应付着显得毫无章法,每次只能险而又险躲过致命攻击。

黑衣人一脚将石碑踢来,广德堪堪接住,“别人墓碑你都踢,不怕晚上去找你?”

“你死了后也有这么多话吗?”黑衣人手中飞刀脱手而出。

“又来?”

广德扭身躲过,却不料黑衣人见机攻来一击即中,广德倒退十几步,黑衣人腰间抽出一把短刀直奔广德心口。

爆炸声响彻整个后山。

“呕”黑衣人口吐鲜血,左半身全是爆炸留下的伤痕。

“你!”黑衣人怨毒的看了一眼小宝,转身逃走。

“师兄。”见黑衣人逃走,小宝赶忙跑向广德。

广德拍拍胸口,随手将瓶子丢向小宝,这是被黑衣人抢走的那瓶气体,竟然不知何时到了广德手中。

“嘿嘿,厉害吧!”

“你什么时候干的?”

“空空妙手,探囊取物,寺里的必修课。”

“师兄你不会是被寺里赶出来的吧。”

“要不是为了这瓶东西我至于挨那小子打吗,你现在说风凉话合适吗。不过你小子那爆炸符可以呀,匀我几张。”

“那是初阶火符,我也没多少了,很难画的。”

“别小气嘛,匀我点……你手受伤了我帮你包扎换你几张符,要是破伤风会死人的!”

……

“这的爆炸是?”

“符,师弟和人对上了。”俞非提剑往外走,“你自己当心,我去看看。”

“嗯。”诗蓝担忧的看向后山,希望他们一切平安。

“咳咳咳。”

屋内刘二莽剧烈的咳嗽起来,诗蓝赶忙回屋查看。

“你怎么样?”

床上二莽脸色卡白,见人过来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诗蓝胳臂,神色恐慌的看着她。

“来了,来了,就是今天!就是今天!”

“什么来了?”诗蓝警惕的观察四周。

“风,风来了,我听见风声了,正在聚集的狂风!”

“风?诅咒!”诗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用全部心神去捕捉周围环境和二莽体内的一切蛛丝马迹。

“好大的风!拉住我!救救我!风!风!”刘二莽绝望的嘶喊着,死死的扣住诗蓝的胳膊。

“啊”诗蓝吃痛,挣脱了刘二莽的双手。

刘二莽向诗蓝一扑却跌倒在床边,倒在地上双手伸向诗蓝,“救我,就我,我要被吹走了,你为什么不救我!你为什么!”

地上的二莽血红的眼睛瞪着诗蓝,诗蓝害怕极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眼前了二莽,犹如从地狱中爬出的厉鬼,双手在不断的扒抓身边的一切。胡乱挥舞的双手打翻了凳子,被划破的手指在地上留下鲜红的血液划痕。

良久,二莽的喊声开始变小,身体也慢慢停下了。

诗蓝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向前,蹲下身子握住了二莽的手。

“救我。”如蚊子般的声音最后从这具身体传出,二莽闭上了双眼。

“师姐,这是怎么了?”这时小宝与两位师兄都回到屋内。

“诅咒?”俞非问。

“嗯,刚才他一直喊着‘风’,能将他吹走的飓风。”

“可有其他发现。”

诗蓝回想一阵,不确定的说,“刚才他的身体里,好像爆发过莫名的生命力现在又沉寂下去了。你们那呢?是什么情况”

“还是那个黑衣人,被小宝的符纸重伤逃走了,不过我们得到了他在意的东西。”广德示意小宝。

“就是这个。”此时瓶中已经不像起初那般如云似雾,而是红绿色不明物质沉在瓶底。

“这是什么?”

“那些因诅咒被埋的人尸体中散出的,那黑衣人要抢的也是这个。”

“说明这至少是关乎诅咒真相的东西。”诗蓝接过瓶子仔细端详起来。

“我怎么感觉,这东西是活的?”

“是有些诡异。”

在鱼头村水源上游河边小亭中,中年官服男子静静的看着水面。

“大人。”黑衣人快步走到男子身后单膝下跪。

“受伤了。”

“属下一时疏忽,才……”

“何人所为。”

“两个小童,身手不凡,一人会使符纸。”

男子这才转过身,审视着黑衣人。

“大人。”黑衣人冷汗直冒。

“耽误了主子的事,这个罪我可担待不起呀。”

“卑职愿戴罪立功。”黑衣人抱拳请罪却在这时陡然发难,一把藏在手掌的飞刀猛的中年男子刺去。

“啊”刀芒未至一支弓箭穿透黑衣人身体,将他死死的钉在地上,惨叫声不绝于耳。

中年男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你想戴罪立功,那就给你个机会。”

一招手,黑暗中走出一人,手持一器皿,器皿中装着红绿色的液体。

“让他喝了,扔回去,把麻烦解决了。”

“是。”

一声嘶吼打破了鱼头村的平静,整个村子乱了起来。

“师兄,二莽感觉不太对。”

说话间二莽直奔小宝扑去,俞非上前用剑鞘抵住他的双手。

“诅咒会产生这种变化吗?”眼前的二莽与老刘的妻子大为不同,一个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而眼前的二莽却如同嗜血野兽。

“不对,外面的动静,不像是偶然。”

“你的意思,操控这一切的人出手了。”

“嗯。”

“那叫声。”俞非灵光一现,手中剑鞘一转,二莽被震飞倒在墙角失去行动能力。

“走。”

此时村里早就乱作一团,被诅咒的人追逐撕咬着昔日的朋友亲人。

“师弟师妹这里交给你们,我去找幕后的黑手。”

“师兄小心。”

俞非纵身一跃上了房顶,穿梭在屋顶之间。

那嘶吼声响起后村子里被诅咒者都变得如野兽一般,如果猜测正确,只要将那声音的源头制服,所有的问题都将会迎刃而解。可是为何这变故发生的那么突然,以刘二莽才中诅咒的状态,说明这种发狂的状态幕后的人随时能发动。

等到此时出手,他的目的是我们!

一道黑影直奔俞非而来,俞非拔剑一挑黑影被劈开散出大量粉末。

“谁!”俞非寻着来物轨迹看去,一蒙面人正恭敬的站在街道中央。

蒙面人躬身一拜,“少侠好身手,难怪负责此地的夜巡会败于你手。”

“夜巡?你们是何人,此地所发生之事是否和你们有关?”

“此间之事不便与少侠细说,少侠自行猜测便是。”

“你以为走得了吗?”

“以小人的本事自然不敌,但少侠的对手不是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她来时冰雪消融在线阅读意外事件

    很快一晚上过去了,良月的身体还散发着令森林中所有生物的气息。还好有隐藏阵法,不然一定会引起那些长老的注意自己所在的地方。良月重新隐藏了气息,解除了阵法,带上面罩,穿上黑色法袍,便上城里去了。城上飘荡着阵阵香味,各条街道上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和各种各样的早餐。“小二,来玩肉面”良月来到其中一家店叫起了菜式

  • 回到八十年代变成汪在线阅读第六章

    琅灭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小肚子。只见他的肚子不知何时已经圆滚滚的,上面的毛毛都鼓起来了,就像藏了一个小皮球一样。琅灭又用爪子轻轻摸了摸,终于确信,自己的肚子确实已经饱饱的了。可是自己没有喝多少呀?只是喝了那么一大半瓶子而已。琅灭还是有些不死心,他想从西尔罗的大腿爬上桌子,向香喷喷的烤肉再凑近一点。琅

  • 怪兽公园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声奇怪的吼声将张浮沉从睡梦中唤醒,张浮沉坐在床上,整个人都失神了一般,昨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感觉比他活的所有时间经历的事情还要多。张浮沉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从失神中走了出来,呼出一口长气,开始想如何在这片陌生的大地上生活下来。就自己所见的这片大地上科技能力并没有,至于他们身上携带的科技物品在出现在这

  • 末世之变成丧尸后冰凌之晨

    红芒与黑光碰撞在一起,没有巨大的声响,只有互相吞噬的哧哧声。黑光扩大,将红芒完全包含在内,黑影顿时松了口气。正当他打算飞身擒住羽千之时,黑光突然一闪,随即红光在眼中急速放大!“叮~”一声脆鸣响起,黑影周围化身黑色光罩,黑雾散去,只见他一身黑色战甲,分外邪异。左肩上一道血印清晰可见,他已经一脸骇然,若

  • 各种短篇合集在线阅读第5章

    “测试准不准?真的怀上龙凤胎?有这么巧,有这么快吗?”林飞看着手机屏目,屏目上出现一个类似于海底般的环境,里面有很多小蝌蚪在游动,在小蝌蚪堆里,两个显眼的晶莹小圆球,两滴水般大小,它们裹住着一条小蝌蚪,自由自在地游走,无忧无虑,甚是活泼与可爱。“当然准啦,千真万确的,你看这个小圆球就是我们的宝宝,还

  • 剑心通冥心软

    傍晚姜无畏和小凳子吃完晚饭后回到了厢房。小凳子打了一下哈欠。“二公子,我困了,我先睡觉了,等下出去抓妖怪的时候叫我!”“好!只是我叫你的时候你要起床。”“嗯!”小凳子便躺在床上睡觉了小凳子睡了以后姜无畏打了一桶水上来泡脚。姜无畏边泡脚的同时还拿着一空道长送的那本《内功心法》在看。姜无畏心想“这本书写

  • 崩坏男主攻略计划之星辰之力

    “我可就你这一个徒弟,当然要关心你了”老人和蔼的看着张然,面露慈祥。“怎么才带回来四个人”从老人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不悦的声音。只见比三长老年轻许多的人走了过来。此人名叫,李彭。为内门二长老的大弟子。刑罚堂副堂主。因为二长老一直与三长老不和,所以张彭也一直找张然的麻烦。这次张然去武极城去招收弟子的事情

  • [查理九世同人]朝暮对家

    秦月明决定回到娱乐圈。“我在出道前做了那么多努力,怎么甘心就此放弃?”秦月明抱着膝盖这样说道。最开始进入娱乐圈秦月明是想要还债。真的出道后,她发现也是有野心的,想要演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这个过程就好像是在玩一个游戏账号,一点一点累积经验,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满级成大神了,她却突然被封号了。曾经天王、天后

  • 极品王者教师在线阅读第五章

    楼君凌没想到尹云曦竟然说的是这些,脸色青白变化,许久,神色间涌上一抹复杂:“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的伤,都是你的那些姐姐妹妹们做的……”对于内院之斗,他多少也是知晓一些的,但他从未想到,这些内院之中看起来温顺无害的小绵羊们,本来面目竟然是如此的凶狠!楼君凌眸光微敛:“如此说来,本王的确是罪魁祸首!”“呵!

  • 娱乐之从向往的生活开始在线阅读第6节

    1干净得过头的房间,简单至冷峻的色彩,眼前满是冗长而类似,以至因为熟知其内容而不想去阅读的文字——“某某游戏对升级某智能程序的申请”、“对某某游戏某智能程序测评结果的报告”、“对某某游戏某智能程序处置结果的建议”……可由于职责,不得不翻开名字,引来更长的文字,而后慎之又慎地在文后填写上苍白的“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