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快穿系统之硬核宿主上线了第7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7:30:50 作者:沧殊 来源:红袖添香
快穿系统之硬核宿主上线了
快穿系统之硬核宿主上线了
作者:沧殊来源:红袖添香
【正经版文案】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俗称主角但是总有些人拥有惊世的才华与天赋,位于权力的巅峰,坐拥万贯财富,明明拿着主角的剧本最后却只能成为主角的垫脚石,所拥有的一切都将成为主角的机遇。——俗称配角心有所愿,为物所执,化愿为念,逆天改命。【不正经文案】为了拯救自己岌岌可危的系统能量,畅想号精挑细选了一个高冷强大有经验的成功人士作为自己的宿主,直到……系统:宿主,你需要完成任务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岑熙(冷酷一笑):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系统:?

颜梁这几日很痛苦,自从那件事发生后,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缠着自己,他觉得自己是撞了鬼。他不敢找驱鬼人,怕那件事暴露出去。他在家猫着,那些下人看到他却像躲避瘟疫一样扭头就跑。颜梁抓住下人询问,才知道每晚自己的屋子都有诡异的哭声,而他自己却根本发觉不到。颜梁听了后很害怕,他后来花大钱偷偷找了狭安有名的道士来做法。

做法那天,那道士本来还威风凛凛的掐符算咒,可忽然刮了一阵冷风,道士愣住了。然后这个道士和丢了魂一样,“啪叽”扔了桃剑,又扬了道袍,嘴里怪叫着,掀了桌子踹翻跟班,跟个傻子似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他疯了。

道士疯了,颜梁更害怕了,他把自己锁在屋里,谁也不见,谁也劝不听。夜里的哭声更大了。

有一晚,一个下人听到颜梁叫他进屋,虽然害怕,但他还是进去了。第二天,颜家又多了一个疯了的下人,于是,那些本来伺候颜梁的下人都跑了,仅仅隔了几天。这个院子竟没了丝毫人气。

这夜,一个小男孩“误闯”进了颜梁的小院。初进小院,小男孩并没有害怕的情绪,哪怕看到这短短几天便阴冷荒凉的小院。只是望着院中间几棵高大槐树却皱了皱眉。

“呜呜呜”一阵女子的哭声传来,哭声中透着说不出的诡异,男孩打量了哭声传来的方向,竟是小院的正屋。

男孩脸上毫无波动,走到传来哭声的这间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哭声戛然而止,门却吱呀一声开了,原来这门并没有锁。只是,门后却是一张憔悴到极点的脸,这张脸属于一个青年,阴沉的脸却不见丝毫生气。男孩本来波澜不惊的脸却是一变,猛地退后了一步。

“你总算来了,我们等你很久了,快进来。”青年冷冰冰的说道,只是这句话听不出丝毫情感。小男孩呆了呆,却还是走了进去。

青年不说话,转身便进了里间,小男孩默默跟在他身后,目光却飞快地打量屋内的陈设。

进了里间,颜煜看到竟有十来个人围着一张桌子窃窃私语,那声音真真听在耳里,但和凡间的言语却似是而非。

中间一个瘦高个,满脸麻子的怪人忽的一抬头,看向小男孩这里,血红的目光中有着噬人的凶芒。

“哈哈哈,新鲜血肉来了。”怪人话音刚落,一桌子“人”忽的蹦了起来,嗷嗷怪叫着向小男孩扑过来。这些人什么人都有,老道士,家丁,丫鬟,妇人,农人,还有一个是这男孩的哥哥,颜梁。“误闯”进来的男孩正是颜煜。

眼看这些鬼怪冲过来,颜煜似早走准备,手一扬,一溜符篆工工整整的印在了这些孤魂野鬼上,这些鬼哪还有刚刚的声势,而是呲牙咧嘴乱叫一气,在地上翻滚着痛嚎着。缕缕青烟从它们身上飘出,颜煜却是不再看他们一眼,而是阴沉的盯住了那个怪人。

“该死的,又是哪里来的该死的道士?”怪人气的大叫,身体却似在波动,好像和那些鬼一般并没有实体。

“狭安又是什么时候出了你这么个鬼修?”颜煜冷冷说道,说话间,却是一颗火球无声的出现在怪人面前并砸了过去,怪人慌张跳开,却依然被火球炸裂的余波震的身体一阵晃荡。

“修士!”怪人大惊,冲着颜煜吐了一口阴气,转身就跑,一头扎进墙里,竟是能穿墙而过,不然怎么说是鬼呢。

颜煜面对迎面而来的阴气并没有在意,手一扬,灵气顺势一吐,便将阴气吹的一干二净。然后并没有急着去追怪人,而是掏出一个小玉瓶,对着地上挣扎的众鬼轻叱了几句,众鬼便化成一个个阴团,被收进小玉瓶。

话说,那怪人得人机缘,踏足鬼道,却被人误导,将自己修的人不人鬼不鬼,还要听人差遣,这次身受重伤,他下意识就去找自己那“恩人”求救。

逃出不远,怪人便跑到恩人的院内,朝着正屋磕头,“恩人,快救救我,有修士在追杀我。”正屋打开,一个仪表堂堂,干净利落的中年人从屋内走出,冷冷的看了怪人一眼,才掏出一个血印,对着跪在地上的怪人一晃,怪人便化成一阵阴气被收了进去。

收走怪人,中年人并没有急着进屋,而是在院中踱步溜达起来。说来也怪,这诺大院子竟也是一个下人都看不到。

“咦,张叔?你也睡不着,出来散步?”中年人循声望去,在自家院门口,一个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那。

“哦,是煜少啊,对啊,我也睡不着,想着出来如厕,可是忽见今夜夜景不错,都有些不舍得回屋了。”中年人一见是自家少爷,便哈哈笑道,和往常一般,即使对自家最不受宠的少爷,也是客客气气的。

“介不介意一起呢?”颜煜笑道,实则在悄悄审视眼前再正常不过的张大管家。

“当然可以,和少爷一起散步是小人的荣幸。”

两人在院中溜达起来,顺便闲聊着一些琐事。

“听说我哥得了怪病,父亲不让人靠近他住的院子,您是父亲最信任的人,知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唉,造孽啊,我并不太清楚事情缘由,只记得那天大少爷从街上带回一个妇人,后来强行行了房事,再后来,妇人自杀……”张管家叹气道,将事情缘由说了一遍。

“你是说,那些来办法事的道士,和那个下人都是被那妇人化作的厉鬼上了身?真是,世风日下,即使我哥哥做错了什么,也不该牵连那些无辜的人啊。这厉鬼害人忒深,我定要找我师傅收了它!”颜煜听了个大概,心里有了点数,但还是装作义愤填膺的大骂道。

“雀占鹤巢,这鬼真是没脸没皮,自己没了肉体,却还要祸害别人的血肉,你说是不是?张管家。”颜煜气道。

张管家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对劲,木然的点头,“少爷说的极是。”

“哦,那你说,”颜煜忽然压低了声音,“我张叔的肉体,好用吗?”

张管家闻言脸色刷的变了颜色,刚刚还正常的脸一下变得铁灰狰狞,一只大手猛地向颜煜按来,颜煜却身子一扭,避开大手,轻飘飘的闪出几丈之外。

张管家冷冷的看着颜煜,身上陡然爆发出比之前怪人都要多得多的阴气,浓郁的阴气笼罩张管家的身躯,朦胧间张管家的肉体似乎也有改变,只是看不清楚。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自问做的很好,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张管家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

“哦,”颜煜站于“张管家”三丈之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利剑,淡淡道,“我是猜的。”

“刚断奶的小娃娃,也来学人家多管闲事!找死!”“张管家”怒吼一声,周身阴气跟着震荡而分开,化成十几只厉鬼嘶吼着向颜煜冲来。和之前的那些小鬼不同,那些是人死后残留的精魄所成,顶多也就吓吓人,可这些厉鬼却是实打实的煞气祭炼而成,每一只手上都沾着几条人命。

颜煜不慌,手中剑轻抖,一片片微弱剑光竟从剑身中飘出,纷纷围绕利剑旋转。颜煜一运剑诀,手中剑便是一声清鸣,剑光一顿,之后便是猛地向着那些厉鬼攒射而去,只几个来回,剑光消散,厉鬼也全灭,再度化作了阴气,只是阴气暗淡了许多。

颜煜暗自庆幸从师父那里借了符器,否则要对付这些杂碎可没这么容易。如果仔细看去,确实会从颜煜手中利剑上看到几条细密的符文,这是高阶符器的标志,低阶的符器顶多只是贴几张符。符器,是练气期修士最常用的武器。

颜煜向对面看去,正好看见残余的阴气又往那边聚去。仔细看那“张管家”,哪里还有人的样子,批发青脸,獠牙尖爪,跟那僵尸也不差多少。

僵尸模样的怪物张开大口一吸,聚在一起的浓郁阴气被其一口吞入腹内,紧跟着身上的气势更是一盛,一层薄薄的煞气将怪物裹了起来。

“嗷”怪物怪叫一声,大脚一踏,气势汹汹的向着颜煜冲撞而来。颜煜慌忙掐起剑诀,一道道剑光呼啸着向这怪物撞去,却要么被怪物随手掐碎,要么只是切碎了怪物的衣服而无法伤其皮毛。

眨眼间怪物就冲到了颜煜身边,颜煜慌忙躲闪,险险避开。匆忙回身间,颜煜剑束身后,左手在怪物身后一拍,一道风刃眨眼形成,狠狠击在那怪物背后,怪物竟被击的一个踉跄,一口黑血吐了出去。

颜煜向后翻了个身,急退几步,又拉远了和怪物的距离。然后才有时间看向自己的左手,那左手赫然是一片青黑之色,没想到,只是短短接触,竟中了那煞毒,颜煜眉头紧皱。

“哈哈哈,小鬼,本大爷是你能碰的吗?现在乖乖伏诛,本大爷可以考虑考虑留你颜家一根香火。”说着,竟舔了舔嘴唇,可见也在垂涎颜煜那修士的精血法身。

颜煜却一脸心疼的望向怪物,伸出手掌,“四滴,不能再多了。”

怪物狂笑,“现在讨价还价没用,你早晚是我的。打斗时沾上我的煞毒,谁让你那么倒霉。”

颜煜却不耐道:“聒噪,请你搞清楚状况,我在跟你说话吗?”

怪物一愣,忽然觉得背后一沉,一股莫大的压力临了,让它的煞气一凝,竟不再受自己控制。从颜煜的角度看去,一个鬼影牢牢贴在那怪物身后,獠牙已经伸向怪物的脖子,而且那鬼影的面庞比之怪物更加狰狞,眸子嗜血般猩红。

“弑!”

颜煜掐诀,口中轻叱,鬼影猛地张开大口,竟直接咬住怪物半个脖子,颜煜本以为它会直接将怪物的头咬掉,没想到竟看到它趴在那吸吮起来,不由脸色大变。

“住口,混账!”

鬼影,便是那玉中阴灵,此时却不肯听颜煜的话,自顾吸吮,颜煜叹了口气,口中念叨罢了罢了,就任它去了。

不消一会儿,怪物彻底没了声息不说,还被阴灵彻底吸成了肉干。最后,阴灵从地上飘了起来,好像还满意的打了个嗝,晃晃悠悠不情不愿的化成一团阴气飞进了颜煜怀中的玉牌里。

颜煜叹了一口气,以他现在的实力是没办法让阴灵彻底听从他的了,唯有提升实力后慢慢驯化。这么想着,只是,在他没注意到的地方,玉牌上多出了一道细不可见的裂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之海魂梦之养母口中的生物链

    我为什么会生气?十六年前,我四岁。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家长都会讲些白雪公主呀、大闹天空呀、哪吒闹海呀等等,一些睡前故事哄孩子睡觉。可是,我的养母却总是讲一些极其恐怖的事件,吓得我彻夜难眠!养母几乎天天对我讲这些有的没的。今天夜晚,养母又一本正经的给我胡说八道了!山高,月近。我和养母此时坐在一块儿大青

  • 山阴公主实力重生册在线阅读夜翼

    谷珊纳想打人,但还是怀着一丝侥幸心理,往前走几步,透过脏兮兮的玻璃门往里瞧。很好,这真是一间表里如一的商铺,外面有多残破,内部就有多萧条,放眼望去,一把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还满地垃圾。谷珊纳连连后退,这到底是谁给谁扶贫呢?突然刮起料峭寒风,冻得谷珊纳直打哆嗦,她心里有气,转身就想回家,却被迎面飘来的废

  • 绿洲之魂在线阅读第10节

    他是寇总理,我只有点头:“怪不得说,自己家的咖啡跟在圣马可广场的喝起来味道不同。不过像你这样的人,天生喜欢闯荡,忙得倒也挺享受的,真要闲下来,估计又要难受了。”寇正霆拍着方向盘哈哈大笑:“你还挺了解我的。”突然话锋一转:“陶雪,其实你关心我,我也知道。”“哦?你又知道了?”我心里矛盾极了。他今天这番

  • 魔法禁书目录之佩恩在线阅读第7节

    试音结束。易榀摘了耳麦,目视着池妙仁开了门出来。曲指点了点近处的椅子,示意她坐下。“池妙仁?”“是!”易榀的视线在她不断搅动衣摆的细白手指处稍顿,敛睫:“别紧张,还有几个常规问题,就是循例一问。”严辉拿着手机的手藏在了桌子底下,点开群消息,悄悄打字。【严辉:真是活久见,我们老大竟然还会对别人说别!紧

  • [白蛇]悲催小妖报恩记在线阅读玉兔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古人诚不欺我。舒凫觉得自己的人缘实在妙不可言,一会儿遇见个S,一会儿遇见个B,难得碰上一对志同道合的“神仙眷侣”,结果人家既不是眷,也不是侣。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是女装大佬,一个温文敦厚的老实人一点都不老实——老倒是老的,而且很有一点为老不尊的意思。厉害厉害,佩服佩服。为老不尊的江

  • 我养了只妖怪在线阅读小小雇佣兵

    华国建福省,宁市,长寿县,某一个偏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简易木头房子,歪歪扭扭的仿佛只要轻轻推一下便会倒塌一般。小木屋倾斜的方向有着几根大木棍子撑着。看来小木屋的主人也知道小木屋似乎并不安全。当然小木屋虽然歪歪扭扭的,不过很结实,虽然小,可确有着前后门!可能是主人家心里作用才加了那么几根大木棍子!火辣

  • 终极一班之邪眸鬼帝剧情进行中3

    雇佣兵中最jīng通电脑的人名为卡普兰,他直接打开了三具手提电脑,以郑吒等人的眼光看去,他玩电脑绝对是一等一的水准,双手噼里啪啦不停在三具电脑上按动着,但是数分钟过去了,直通zhōngyāng电脑所在地的大门依然紧紧封闭,我在一旁就微微笑了,张杰正好看到,对我努努嘴。另一名女雇佣兵忍不住问道:“怎么

  • 追魂石在线阅读琼天仙门

    “师父,”韩宇又忍不住问道,“刚才明明先看见那个汉子,师父为何不收他为徒?”“太丑了。”曼玉真人面无表情道。韩宇:……李飞如释重负地拍了拍胸口:“还好,师父收徒弟并非随便乱收,咱们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长得好看啊。”曼玉带着四名新收的弟子架起祥云,飞飞飞,飞到了一片烟雾缭绕的山头。她按下云头,落在

  • 天朝遗民在线阅读第四节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被刺中的人已经捂着伤口倒地了。刺中了他的肩膀,他此时正在地上嗷嗷直叫。周围的大臣们一下散开了,惊恐万分看向行凶人!“太后!!”众人惊呆了!太后怎么回事!疯了!长公主和后面的一群下人更是大叫一声!“母后!您怎么来了?”皇帝开始也被吓得不轻,看清是太后又被气得不行。寻思都这时候了,太后

  • 梁阿满第二章在线阅读

    看荆宇直播的人,都不是第一次看他玩冰雪之心,可是,看到他丝血反杀葬剑的那一刻,还是激动得发出了各种鬼哭狼嚎的弹幕,还有各种“666”夹杂其中。前一秒还看到葬剑的血线远高于冰雪之心,后一秒就看到两人血线互换,冰雪之心丝血反杀,实在是太刺激了!不仅敌方阵营震惊了,友方阵营也震惊了!【敌方】落花流水(葬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