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jojo]意大利美丽传说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7:33:50 作者:天际旋荡 来源:晋江文学城
[jojo]意大利美丽传说
[jojo]意大利美丽传说
作者:天际旋荡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为墓志铭暴走拿到剧本的性转屑老板迪亚波罗,真?意大利美艳少妇。马甲总是被属下误会成老板情人。很屑很屑的屑老板。人间之屑。大概到十几章才性转吧……有私设,被替身能力坑后性转的老板,魔改剧情,cp不定,第一人称,OOC。可能会有一些令人不适的情节。激情开坑,无纲裸更,bug多,时间线成谜。

秋明殊心里面有无数的槽想吐,然而因为对方只是个冷硬不会有任何情绪的系统,他只能咬牙把那些话给憋回肚子里。

接着他才想起来去看自己面前的人。

他抬起头来,最先见到的是一双漆黑仿佛带着无奈和苦笑的眼睛。

这双眼睛其实长得很漂亮,只是其中的某些气质让它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普通起来,秋明殊接着才去看这人的五官,等看清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觉得有些可惜。

可惜这人明明有双好看的眼睛,但不知道为什么合起来看就这样毫无特点。

仿佛只要将他扔到人堆里,他立刻就能没入人海中再也捞不回来。

秋明殊怔了怔,突然发觉自己大概是受这妖妃系统的影响,所以看人的时候不自觉总会往外貌上关注,他连忙回过神来,这才从那人的怀里面挣脱开来,接着向对方道了谢。

虽然不清楚这人究竟是谁,但他总不会是系统凭空捏造出来的,只是他正好触发了“平地摔”这个技能,所以对方才会在系统制造的巧合中出现在这里。

秋明殊真心道谢,对方不怎么在意的笑了笑,这才说道:“这没什么,我只是正好走到这里,又正好见到你要摔倒。”

这人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惹人注目,但声音却低沉悦耳,十分好听。

秋明殊思绪忍不住再次跑偏,开始去思考声音是否能让自己增长惊艳值。

片刻之后,秋明殊强行让自己回过神来,他看着刚才救下自己的那人,感觉到从那人眼神里传递出的真实关心和亲切感觉,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住在哪座宫殿?”

对方没有立刻回答,似乎是有些犹豫该如何作答,秋明殊于是接着补充道:“你是哪座宫殿里的娘娘?”

对面那人:“我……”

秋明殊见对方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心里顿时升起了疑惑。

难道对方不是后妃?而是太监?

等等,秋明殊眼神忽地变了变,他盯着这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青年,脑子里想起了之前关于大尧国皇帝的传言。

相貌平平无奇。

看起来没什么存在感。

脾气很好没什么架子。

似乎每一条都能够和眼前这人对得上……

秋明殊:“……”

他这个平地摔百分之百被接住的技能,难道召唤过来的就是当今的尧国皇帝?!

他顿时脸色微变。

虽然已经将尧国皇帝的资料背得滚瓜烂熟,并且也早就提前做好了与其见面的准备,但对于秋明殊来说,如果可以不见,他当然还是希望能够不必和对方碰面的。毕竟虽然接受了这个祸国妖妃系统的存在,但秋明殊更多的还是将“妖妃”两个字当做一种属性而不是一个身份。

所以虽然知道自己是大尧国后宫中的一员,秋明殊心里面也没有将自己和尧国皇帝摆到一起过。

但现在,尧国的皇帝就在自己的面前,这人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秋明殊,他和对方之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虽然这种联系并不牢固,但不论怎么样说起,他们两个人都是“夫妻”关系。

或者可以说成是“夫夫”关系。

自己和眼前的这个人是夫夫……

秋明殊对于这个关系的认知,这一刻再清晰不过。

秋明殊有些尴尬。

听说皇帝陛下很少来自己的后宫转悠,也很少去管后妃们做了什么,为什么今天他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他们两人表明了身份,他又该怎么面对这位皇帝陛下?后宫妃子和皇帝之间究竟是怎么相处的?难道要他像是女人那样伺候这人?

虽然审美已经被系统给玩坏,但这种事情秋明殊却是怎么都做不出来的。

在这片刻的时间里,秋明殊心里面转过数种心思,已经飞快做下了决定,他决定假装没有认出对方,不知者无罪,这样他就不需要再花心思应付对方,而这位公认好脾气的皇帝陛下也不会去计较。

做出决定之后,秋明殊接着刚才的问话继续说道:“我住在这座槐玉宫,刚进宫没多久,还希望将来姐姐能够多加照应。”

对面那人:“……”

他沉默片刻,出声问道:“姐姐?”

秋明殊眨了眨眼睛,难道后宫的妃子之间不是这样称呼的吗?

他正准备再说几句什么,然而对面的那人却已经平静开口道:“我不是后宫的妃子。”

秋明殊头皮微微发麻,不愿让对方说出自己的身份,赶紧说道:“能出现在这后宫里,除了太监和妃子,还会有谁?”

他话音未落,突地咳了两声,呛出一口鲜血。

对面那人怔了怔,似乎让秋明殊的出血量给吓了一跳:“我真不是后妃,你还好吗……”

秋明殊淡然抹去唇角的血,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笑意:“没事,吐血而已。”

对面的人再次沉默,接着刚才的话解释道:“我不是后妃,我叫桓意,是尧国的皇帝。”

秋明殊:“……”

他怎么都没防住,寻常的故事里皇帝不都是喜欢伪装身份考验别人对自己的真心,为什么到了这里这位皇帝陛下会这么迫不及待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秋明殊面色有些复杂,垂死挣扎着说道:“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是陛下呢,陛下日理万机,才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我真的是尧国皇帝。”对面的人听见秋明殊的话也不着急争辩,他慢慢从兜里找出了几样东西,一件件摆到秋明殊的面前:“这是我写的书信,你对比下就知道这是我的笔迹,还有这是御书房拿出来的笔,上面还刻着我的名字,还有这是玉玺,这东西不会有假,我就是皇帝。”

秋明殊:“……”

对方可谓是完全断绝了他演戏假装不认识皇帝的套路。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皇帝?随身带着这么多东西证明自己的身份?连传国玉玺都随身带着?!

似乎是看秋明殊神色有些震惊,对面的尧国皇帝桓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无奈道:“因为经常被人认错,所以身上总带着这些东西,解释习惯了。”

至此秋明殊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犹豫当中,掩唇咳嗽两声,又是一行鲜血淌了下来。

桓意看得眼皮微微一跳,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没事吗?”

秋明殊摇了摇头,回忆着后妃见到皇帝后的礼仪,正要行礼,桓意已经拉住他的手腕道:“不必了,我还是送你回房间去休息吧。”

他这么说着,也没等秋明殊再回答,径自拉着人往槐玉宫内走去,在经过宫殿门口的时候,丫鬟秀夏如往常般迎了上来,接着在见到桓意的刹那,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惊叫起来,还是桓意朝她看去一眼,她才连忙捂住嘴巴,匆匆反应过来。

桓意熟门熟路的带着秋明殊进入房间,看起来似乎对这处宫殿熟悉无比,秋明殊心情复杂地跟在他的后面,看到这里又忍不住觉得奇怪。

为什么他觉得这人好像曾经来过自己这宫殿一样?

两人无话。

秋明殊是因为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说点什么,而桓意却是真的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两个人进到宫殿之后,桓意在房间里找到了一方干净的手绢递到秋明殊面前。

秋明殊有些疑惑的看着桓意,在他的印象中皇帝就算混得再差也是身份尊贵的存在,身边必然会有不少人伺候,但现在这位皇帝陛下对他这么关切,还亲自把他带回房间里,替他找手绢是怎么回事?

皇帝的劳动力这么廉价的?

秋明殊转瞬回想起自己之前听说过的关于桓意的消息,想到对方从小到大的境遇,很快又了然。

随后看向桓意的目光又带了点复杂的同情。

对方曾经待在深宫里无人照顾,连失踪这么大的事情都是十来天后才被人发现的,而且听说他后来还在外面流浪乞讨过,好几年之后才回到皇宫。

想来这位皇帝陛下应该是曾经受过太多苦,所以才习惯了任何事情亲力亲为吧?

秋明殊认为自己已经弄清了事实,但越是清楚真相,他就越觉得别扭。

面前这位皇帝性格如此淳朴待人如此亲切热情,倒像是他在利用自己的妖妃系统欺负老实人了,这种感觉实在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他想着这些事情,没有立即去接住桓意递过来的手帕,桓意看在眼里,却以为秋明殊是生病没了力气,所以才毫无动静,于是他耐心地俯身抬起手,主动用手帕替秋明殊拭去了唇边的血迹。

秋明殊:“……”

桓意笑了笑,重新站直身体:“好了。”

秋明殊没出声,双目依旧凝在桓意的身上,只是目光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秋明殊的样貌无疑是完美的,他的双眼极黑极亮,就像是两颗漂亮的黑宝石,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的时候总会让人有种蝴蝶翅膀在轻轻扇动的错觉。

桓意动作缓缓顿住。

秋明殊也同时怔住。

因为他看见,就在这刹那,桓意的身上缓缓冒出了个“+10”。

秋明殊:“?”

他迅速反应过来,调出惊艳值面板看去,果然见自己的惊艳值在瞬间涨了整整10点。

这让秋明殊心中大为惊讶,在过去的许多天里,他为了刷到惊艳值已经用过许多种测验方法,在他之前的测试当中,每个人每次只能够产生1点惊艳值,只能等到CD过去之后,才能够继续产生惊艳值。而每个人产生惊艳值的CD也是不同的,这大概是和人的性格有关,比如秀夏的CD是五个小时,而那位喜欢养动物的少女后妃的CD就是七个小时。

但不论如何,从来没有谁产生的惊艳值躲过1点。

秋明殊的震惊让他脸上茫然更甚,而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对面的桓意身上缓缓又冒出了“+5”。

秋明殊心神微震,到了这时候已经彻底明白过来。

面前的这位尧国皇帝对他来说明显和其他人是不同的,这系统名字叫做祸国妖妃系统,他早该想到,皇帝对他来说当然应该是不同的。

在皇帝的身上,他能够得到比寻常人更多的惊艳值,而这些惊艳值的获取甚至是没有冷却时间的,虽然至今还没有试验,但很有可能,这些惊艳值也是没有上限的!

无限获取惊艳值?

秋明殊心里面掠过这个念头,但很快又犹豫起来。

面前这皇帝热情又真诚的样子,实在让他薅羊毛有些下不了手……

他脑子里面无数想法四处乱飞,接着又听见桓意唤道:“殊玉公子?你还好吗?需要我叫太医吗?”

秋明殊回神摇头,连忙应道:“不用。”

他目光凝在桓意的身上,又觉得有些好奇。

从刚才系统传来的数据来说,这位皇帝陛下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向他贡献了整整15点惊艳值,但为什么对方看起来一切如常,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的样子?

是因为他情绪隐藏得好?还是说系统的判定在他的身上有些不同?

接着他们又聊了两句,不过秋明殊心里面藏着太多事情,也没有认真去听桓意的话,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桓意已经起身打算离开了。

秋明殊没有挽留,虽然还有些实验想做,还有些事情没有问明白,但他也并不急在这一时,这位皇帝虽然看起来平易近人,但毕竟是名皇帝,在没有彻底探清楚对方底子之前,过度的接触只会让他增加暴露的风险。

更何况他还有个“平地摔百分百被人接住”的幸运技能在,如果想要见到这位皇帝陛下,只需要再摔一次就可以了。

随后秋明殊送走桓意,而等到桓意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槐玉宫外之后,丫鬟秀夏才终于带着满脸的兴奋跑了过来,来到秋明殊身边道:“娘娘!娘娘您竟然见到皇上了?他是特地来见您的吗?”

秋明殊摇了摇头,虽然现在秀夏的表情太过高兴让人不忍心扫他的兴,但秋明殊依然摇头道:“不是,只是碰巧遇到。”

“才不是碰巧。”秀夏眨了眨眼睛,满脸笑容,“有一次碰巧,就一定会有两次碰巧,或者更多的碰巧!”

秋明殊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没有和秀夏说太多有关桓意的事情,秋明殊借口身体不舒服想要休息支开了秀夏,这才独自躺在房间的床上开始查看自己现在的惊艳值。

他的惊艳值已经有了整整403点,那是之前在铸造师那里攒来的,因为韧性下次升级需要的点数太多,而其他属性秋明殊暂时看不出好坏,所以他始终攒着没用。

而现在他准备尝试着用这些惊艳值升级下别的基础属性。

秋明殊盯着那些基础属性的名字,猜想着这些看似正常的属性下面藏着的真实功能。

然而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听见系统的声音道:“检测到宿主累积惊艳值超过400点,开启道具抽奖功能,花费500点惊艳值,能够获得一次抽奖机会,宿主有几率抽出法宝级道具。”

秋明殊对于这神奇的系统所说的话原本没什么兴趣,但在听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神情微变。

法宝级道具,这对于他来说诱惑力是无穷的。

他生活在星际时代,非常清楚道具对于生活和战斗的作用,有时候一件道具对于战局的改变就是巨大的。

而在这个系统当中,法宝级的道具究竟是什么样子?

虽然点数可能会让他判断有误,但道具却是实实在在的,或许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系统的话成功让秋明殊对这道具抽奖系统产生了兴趣,在他看来惊艳值是可以用各种方法赚取的,就算是一次花去500点惊艳值,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数字稍微有些大,但只要再花几天的时间,总能够赚回来。

而换取抽奖道具,不像是基础属性点加点那样,就算是加了不想要的点也无法取消。

这道具如果是个坑的话,他完全可以选择舍弃不用,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不可逆的伤害。

考虑完这些事情,秋明殊果断放弃了今晚升级其他基础属性的想法,决定等到明天再赚取一波惊艳值,然后再尝试下新出的道具抽奖系统。

晚上躺在被窝里,秋明殊将白天发生的事情理了理,思绪难免又飘到了那位与众不同的皇帝身上。

明天要赚取接近100点惊艳值,或许可以试试从这位皇帝陛下的身上多挤点惊艳值?

这个想法很快被秋明殊自己否定,他好笑地摇了摇头,随后慢慢沉入了梦想。

·

第二天秋明殊起得很早。

惯例吐了几口血之后,秋明殊吃过饭,接着就任由秀夏扶着开始进行今日的惊艳值扫荡。

秋明殊的扫荡非常成功,似乎是因为后宫里面正好有场擂台赛开打,所以宫里的后妃们武器损坏得厉害,于是来找铸剑师的人特别多,秋明殊在铸剑师的宫殿外晃悠两圈,就得到了不少的惊艳值,接着他又去皇城第一刀和三名师兄弟的宫殿晃了下,花了接近整天的时间,系统总算是提示他收集到了足够的经验点,可以开启道具抽奖功能。

原本就是为了能够得到道具才拼命收集惊艳值,现在终于攒齐了足够的惊艳值,秋明殊当然没有耽误时间,很快就回到自己的宫殿里开启了抽奖界面。

抽奖界面依然是一片星空的模样,只不过这片星空比那片代表技能树的星图看起来要晦暗许多,秋明殊将右手放在星空上,意念微动,500点惊艳值顺着指尖点染在星空之上,很快汇入茫茫的星海,让整个星海随之闪耀起来。

而就在那片闪耀之中,秋明殊看见星空里出现了一道奇怪的圆点。

那小小的圆点在秋明殊的面前越来越扩大,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变成了半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球体。

秋明殊下意识的伸出手探向视线里那个虚拟的球体。

而就在他的指尖接触到球体的同时,他感觉自己的指尖触到了什么东西。

他指尖微微屈起,掌中随之握住了什么,他没有犹豫,用力将右手拉下,眼前的星空随着他的动作骤然消失,而他再度回头看向自己的右手,便见右手当中已经多了一颗半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球体,和刚才他在虚拟的视觉中看到的那个球体一模一样。

那脑海中出现的东西,竟然真的到了他的手上。

秋明殊心里面产生了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不过经过这么多天发生的事情,再加上有穿越这种更加离奇的事情,秋明殊转念就觉得这并不算是什么了。他看着自己手心里的白色球体,视线里很快出现了关于这球体的资料属性。

这球体并不是秋明殊所期待的法宝级道具,只是一个精品级道具,它的名字叫做变身球,据说只要开启这个道具,就能在眨眼间换上装备,装扮成另一副模样。

在秋明殊的理解当中,这应该是用以乔装改扮暂时改变外形的道具。

对于秋明殊来说,这正是他近期非常需要的东西。

因为对于这个世界并不了解,秋明殊一直很想去更多的地方看看,然而碍于自己现在这副身体和身份,还有动不动只要形象受损就会跌落惊艳值的祸国妖妃系统,秋明殊想要出行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如果有了乔装改扮,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可以利用那伪装做任何事情,并且在伪装的状态下如果形象受损,是不会扣惊艳值的。

虽然没有抽到想要的法宝道具,但拿到了变身球这种东西,秋明殊也算是十分满足了。

他拿着变身球看了片刻,很快又注意到变身球下方一行备注小字:变身过程请在无人旁观的场景下进行。

秋明殊微微挑眉,对此并不在意,乔装打扮的过程当然不能让旁人看到。

拿到变身球后,秋明殊从前有些想要去做却不能做的事情,现在总算可以开始实施。

他开始计划起要使用变身球暂时离开宫殿的机会。

在他的计划当中,五天过后,他就可以进行这个计划。

但秋明殊却没想到,仅仅就在两天过后,他就因为意外而使用了变身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灵之狱呛行

    李锐一语惊雷,买家和王蕊等人全都傻了眼。一秒、两秒后……“噗!哈哈——”王蕊捧腹大笑:“李锐,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好吗,你的演技真的超烂啊,这买家也是你找来的托吧?就为了让我后悔甩了你?别逗了!”买家很无语的瞥了眼王蕊,清清嗓子,正色道:“先生,做生意可不是开玩笑……笑……笑……”说着话,亲眼看着李

  • 绝世唐门之祸妖降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像漏斗里的沙子一样,过的飞快,不知多久,“痛,好痛哇……”银殇坐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犹的叹了一口气,“你醒了?”问口有一个人问道,缓缓地走了进来,这头发这眼睛……“啊,原来是羽澈啊,怎么了,”银殇揉着自己的脑袋不时的看着外面……“你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羽澈走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走

  • 妖魔群殴传第5章在线阅读

    梅若雪的出现,让王野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小悸动。雪姐该不是听说他约了赵晨晨,专门来堵他的吧?但悸动刚产生,就被王野抹杀在了萌芽状态。还是那句话,梅家是江南市第一大家族,他不会让自己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一个朋友,父亲得了不治之症,病急乱投医,专程来江南市请一位……民间高人。人就住在这的总统

  • 诡宝禁忌在线阅读柔情

    柔木帝国是一个充满绿色的国家,在城市的周围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草地,晶莹的水珠躺在绿莹莹的嫩草上,不甘落后的深绿色的蝗虫一下子压弯青绿的艾草.这是一个绿的世界.水绿的湖畔,墨绿的树阴,草绿的水藻下荡着橘红的鱼,吐绿的是迫不及待出头露面的小芽。天扬城。柔木帝国皇宫。圣明被传送到了一颗树下,周围没有人,圣

  • 吾乃阴间监察使围杀

    吕布浑身浴血,手提妖族大将头颅,放声大吼,尔等可还有一战者。此人是谁?西方二圣发问道,为何从未见过,若人族有此二人,我等圣人岂会不知?看看吧,在,女娲说道。轰,无边恶灵嘶吼,百万悍马鸣叫,无边的阴气,悠悠而现。马声啼鸣,重甲寒光。出现在天地的身影,孤立,冷傲,一身杀气震慑那正在攻城的妖族。吾,人族白

  • 狐妖:熊霸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昏暗的地下酒吧——吧台后穿着高领套装全身被黑色烟雾覆盖的男性安静地调着果酒。弥海理穗拘谨地坐在高脚凳上,旁边的死柄木弔已经脱下外套,里面的黑色T恤更衬得他身形纤弱,有种病恹恹的感觉。没一会儿,黑雾将调好的果酒放在少女面前:“请用。”没喝过酒的弥海理穗谨慎地看着色彩缤纷的果酒。只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仿

  • [全职]有种朝我开枪!在线阅读后裔

    方临浑身冒着灼热的气息,真气在体内里面疯狂涌动着。“受死吧!”罗飞鸿还不知道寒武血脉的厉害,一心要除掉方临,谁曾想,这一掌过去,方临竟神色自若地将其掌力稳稳接住,两人手掌紧贴,而整个山谷的地面微微颤抖起来。“啊!”随着罗飞鸿的一声狂喝,他整个人被灵力震飞,狂风骤停。一条血肉模糊的手臂落在罗飞鸿旁边。

  • 魔鬼&天使之蒲公英之恋在线阅读居然不记得他了?

    “喂!丫丫啊!这一次你可要好好地感谢我了,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帮你了解到墨宇集团总裁明天的行情计划了。等一下我发邮件给你。”“梦溪,是真的吗?你真的有了解到他的行情计划了吗?”“比珍珠还要真。不过听说墨宇集团的总裁,冷酷无情,喜怒无常,你自己可是要小心一点啊!”“我会的,梦溪谢谢你!”雅楠感动地说。“

  • 寒冰魂在线阅读第7章

    我忘记了我被悟空一棍子怎么打晕的了,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是躺在床上的。而且阿狸竟然就趴在我床边。这里,好像是阿狸的屋子吧。摸了摸头,头上已经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哎呦,还挺痛。丫的,悟空,你特码的对师兄都这么狠,太可恶了。“你醒了?”就在我心里诅咒悟空的时候,阿狸已经醒了过来,看她那黑眼圈,好像好久没睡觉

  • 重生之田园辣妻之第六章

    乔西的画被挂到了二楼的墙壁上。墙壁上的其他画作都是她母亲画的,她想起在她小的时候,母亲在画室画画,而她就在一旁玩耍。她的母亲曾对她说,等她再长大一点就教她画画。可她再也没能等到那一天。后来,在所有艺术中,她最不想碰的就是画画。“这幅画是......”因为上次的事,他们父女间闹得不太愉快。顾董事长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