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荒古天帝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7:49:04 作者:尘随风动 来源:3G小说网
荒古天帝
荒古天帝
作者:尘随风动来源:3G小说网
棺椁中爬出,记忆全遗忘。胸前一紫玉,内有弑天剑。棺椁有一书,名曰无名书。紫玉,葬世棺,弑天剑,无名天书,这些为何物?我又是谁?来自何方?传闻中的佛、神、魔,帝,荒是否存在于世?还是说已葬于过去?那生命禁地中藏有何物,是否一踏入便死无葬身之地?世间谁人能长生不死,那些超越一切法则的存在去了何方?是否已脱离了万千世界,又是否存于冥冥当中?一个个迷团是否真的无解?那恐怖的太古

哎?

【系统提示】:由于您长时间未做选择,系统根据你们的亲密度默认同意。

【系统提示】:您已与玩家【楚惜旸】签订订婚协议,愿你们早日结为佳侣!

黎洋对这总是十分霸道的系统有点不知所措,讷讷地叫了一声“师父。”

“唱吧。”

……

我还以为献了身就不用献声了呢。

前奏响起,作为原唱,黎洋的长方格外娴熟,歌曲中两种声音的变幻也是手到擒来。

这次楚惜旸终于没有发出“真像”这样奇怪的评价了。只是组了黎洋,把队伍改成了两人后,带着他奔向了魔法山脊外侧的野外练级区。

黎洋忽然有些忧伤。

灵之谷的师徒系统的要求是等级高出徒弟十级,一旦低于十级,两个人的师徒关系就会自动解除。本来现在楚惜旸78级,黎洋57级。可又经过这一夜的努力,两人分别达到了79级、59级。

照这个速度,过不了几天,自己就过不上现在的休闲日子了。

“师父,我包满了。”地上的东西捡不起来了。

楚惜旸默默开了骰子,黎洋继续撒欢地捡东西,只不过这次东西都进了楚惜旸的兜里。

7:59,随着楚惜旸把那堆破铜烂铁打包交易给了黎洋后,一天混吃等经验的练级时光便圆满结束了。

“8号上午12点更新结束,然后上来结婚。”楚惜旸留下一句话,从YY频道里消失了。

“好嘞!”

亲爱的小健身房,对不住你了!

黎洋做了打算,反正如果十二点就要上线的话,去健身房实在有些来不及,干脆预约了八号的家政,给家里做个大扫除,到时候自己一边打游戏,一边监工也不错。

说不定能过一整天的米虫生活呢。

想一想还真有几分小激动!

黎洋心里想着,但是对自己健身的计划却毫不减弱,既然八号那天不去,那么这几天就每天多锻炼半小时,早上称了体重,九十五公斤,算是对他不小的激励。

不过这周六和以往不同的是,消失了有一段时间的褚岩来了。看见黎洋来了,还冲他挥了挥手。

粉丝团们顺着褚岩的目光在黎洋的身上停留了0.1秒,又光速切换回褚岩身上。

黎洋看到褚岩已经注意到了自己,干脆选了他旁边的跑步机,设置好速度,跑了起来。

“你看起来瘦了不少。”

“没,就轻了三公斤。”黎洋笑笑。

“上次你答应给我你的名片的。”

“哦,我等下给你。”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无业游民。”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褚岩给人的感觉很温和,甚至有些腼腆,不像他的外表那么自信满满,但是黎洋就是觉得他有些莫名的过于主动,两个人都是男的,何况自己又是这么一个形象——这深深的被搭讪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会打算吃什么?”

“牛肉面。”

“好巧,我也是,一起吧。”

两人出了健身房便去了旁边的牛肉面馆,黎洋把自己的名片从包里拿出来给他,不小心把放在一起的褚岩的名片带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你一直带在身上?”

黎洋有点尴尬,总觉的这句话虽然是在阐述现状,但总有那么一点怪怪的。

“咳,嗯。”黎洋捡起掉在地上的黑色名片,第一次细细打量。

他的名片和一般的比起来厚多了,质感有点像塑料,又有点像木头,上面的字是银色的,有着微微的凹陷,卡片的设计感很强,有种艺术家的感觉。

果然,黎洋仔细看了上面的字:不噪传媒有限公司。导演:褚岩。下面留着电话,并排有着银色的“CY”Logo。和黎洋那张有些相像。

“你是导演啊?”黎洋抬头,看到褚岩正拿着手机,记着黎洋的手机号。

“对啊。”褚岩一边回复,一边按下了拨打。“不过我还是新人。”

手机在手心微震,连着手,一路震到回忆。

“那……你认识陆长帆吗?”

“是一位很有资历的经纪人前辈。”褚岩眯眼回忆着,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中午的阳光打在他的皮肤上,亮的晃眼,“前面有带过黎旸前辈。”

对啊我就是因为他带过我,才这么关心这个问题啊!

“恩。还有吗?”

“说起来,你也叫黎洋,和黎旸前辈的名字听起来一样。”

“字不一样。”

“呵呵。”黎洋觉得他的笑声像是从嗓子里流淌出来的一样,绵绵软软的,温和极了。“我很喜欢黎旸前辈,所以见你就比较亲切,你不要介意。”

……

原来这就是这人莫名其妙的没完没了的总是主动和自己说话的原因吗?这么简单粗暴?

再说我现在这幅样子和以前的影帝哪里像了?你小子长得倒是挺好看,没想到竟然患有眼疾!

黎洋心里已经骂了起来,脸上还是一副亲切的样子,“没事儿。”

“如果你想知道陆长帆前辈的事情的话,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我听说好像自从黎旸前辈出事之后,他就没有再带新的艺人了。”褚岩说到黎旸的死,眼里的光芒也暗淡了下来。

“是吗?”怪不得,网上、报纸上都搜不到陆长帆的消息,微博也停更了。

“恩……还有。”褚岩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声音和黎旸前辈很像。”

和……黎旸像吗?

怪不得,怪不得那次自己唱歌之后,楚惜旸说的是“真像”。

晚上楚惜旸上线,黎洋第一时间问了楚惜旸,果然,师父也觉得他的声音和黎旸像。

黎洋又不死心的问了鸡腿和超能吃等公会的吃瓜群众。

大家的回答是:“你难道自己不知道?”

当然不知道!

……

黎洋对于八号的到来既是期待又有点不安,但八号还是如约而至了,家政阿姨九点准时到了黎洋家,手里还带着他需要的一些食材。

虽然不去健身房,这几天也都多锻炼了几个小时,但黎洋心里还是有些罪恶感,干脆在卧室做仰卧起坐。

手机响起,是个陌生号码,黎洋接起来:“你好。”

“黎洋,我是褚岩。”

黎洋这才反应过来,那天褚岩存了他的电话,他却没有存褚岩的,一时有点窘迫。

“恩恩,我知道,怎么了?”虽然没存,但坚决不能承认。

“前几天你不是问我关于陆长帆前辈的问题吗?我这几天打听了一下。”

黎洋听到陆长帆,顿时聚精会神起来。

“自从黎旸前辈去……去世之后,陆长帆前辈就自己成立了工作室。”

“自己成立?”黎洋记得,那时候陆长帆是想带自己去凯旋传媒的,但他不爱打听别人的私生活,也就不太清楚具体原因,只知道陆长帆似乎之前是想跳槽到光爵传媒的。

陆长帆工作十分认真负责,但影帝黎旸去世前,闹了那么多糟心的事,他也是眼睁睁的看着陆长帆的气色一天不如一天。也不知道自己走后,有没有调整过来。

“恩,他成立了长帆娱乐,不过还没开始签艺人。我听说,这不马上九月开学了,他会到电影学院挑一批学生。”

“哦。”这的确是陆长帆的风格,几乎所有事都亲力亲为。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些消息的,昨天有点晚了,怕打扰你,今天才说,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黎洋轻声说,“很谢谢你。”

除了妈妈,自己最挂念的人就是这个小经纪人陆长帆了。所以他打算抽个时间去看看。

但是妈妈,他还不敢去。

十二点,游戏更新结束,黎洋打开游戏,开始下载更新包,家政阿姨已经打扫好了卫生,做好了午饭走了。

黎洋上线,没想到楚惜旸上的比他更早。

黎洋挂上YY。

“师父。”

“恩。”楚惜旸的回复总是那么简洁。

黎洋把YY最小化。

【系统提示】:楚惜旸使用了师徒传送功能与你组队。

【系统提示】:玩家【楚惜旸】向您使用道具【鸳鸯契】,是否同意。

黎洋点了同意。

【系统提示】:玩家【楚惜旸】与玩家【离离羊吃草】缔结良缘,订成佳偶,赤绳早系,白首永偕,花好月圆,欣燕尔之,将泳海枯石烂,指鸳侣而先盟。

这是一个全服都能看到的消息。

虽然两个人早就说好了,虽然两个人都是男的,但黎洋看到那上面的一句句花好月圆、海枯石烂,还是觉得有些小小的触动。

然后,世界就炸了。

【世界喇叭】: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大神你出来!说好我要和小船当公会第一对的!你竟然和我们抢!

【世界喇叭】:三万五千七百零三只喵:啥都不说了,大神发红包。

【世界喇叭】: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这必须得发,大神发了我们再结。

【世界喇叭】:糖醋里脊:发

【世界喇叭】:鱼香肉丝:红

【世界喇叭】:宫保鸡丁:包

【世界喇叭】:水煮肉片:!!!

“师父。”

“恩。”

“怎么办?”

回复黎洋的是一条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玩家【楚惜旸】已退出组队。

什么鬼,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了穿上裤子就……

“你告诉他们,去9线蝴蝶泉门口等我。”

与此同时,离离羊吃草的礼物箱闪了闪。

黎洋打开,里面躺着一个【大世界喇叭】

【大世界喇叭】:离离羊吃草:大家去9线蝴蝶泉吧!

发完喇叭,他便传送去了9线的蝴蝶泉。

“师父你干嘛去了?”

【系统提示】:您的伴侣【楚惜旸】使用伴侣组队功能与你组队。

一个粉色心形的光晕闪了闪,楚惜旸的身影从里面出现。并且已经出现在了组队里。

礼物箱又闪了闪。

黎洋打开,里面是一套红色的嫁衣【天作之合】和一套白色的婚纱【I DO】,黎洋看他他换了一身红色的婚服。

“换上吧。”

他听见耳机里楚惜旸这样说。

黎洋换上衣服,一只穿着红色婚服的小萝莉便出现了。

鲜红的衣服衬的笑意盈盈的小萝莉的皮肤很白,煞是可爱,就是配着一旁一看就是成人建模的红衣牧师,让人有种“可以,这很非法。”的感觉。

黎洋心里忽然有点别扭。自己又不是小姑娘,这样拿别人送的东西实在觉得有点不太好,之前一个喇叭就算了,但这两套时装,买下来要四五百块了。他也不知道楚惜旸的现实状况怎么样,要是普通工薪阶层,一月就那么三五千的工资,这月光游戏里就投了小一千了吧?

“我们来蝴蝶泉干什么的?”

“发红包。”

【大世界喇叭】:楚惜旸:各位点我交易就好。

【世界喇叭】:我就吃一个鸡腿:哇,大神V5!

【世界喇叭】:沃德天·沃为森莫·辣么帅:那我们就不客气啦!

……

几乎霎时,刚平息下来的喇叭又翻滚了起来。

蝴蝶泉外,以楚惜旸和离离羊吃草为中心,人群密密麻麻的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黎洋看着一个个象征着交易成功的符号在楚惜旸脑袋上闪过。

终于明白,刚才这家伙退队出去,原来是买金币去了!

这段时间楚惜旸的时间都拿来带他升级了,而且他一直关着骰子,所有东西都是黎洋捡,楚惜旸哪有积蓄。

“哎,你少发点。”

“恩,发的不多。”

黎洋刚把事情往好的想,就看到一个私聊:

【私聊】我就吃一个鸡腿》》》:你家大神真够意思,给我发了1w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扑倒万年朱雀之一入仙门深似海,往来莫问短与长

    望雪峰,日上中天,听燚小道士端坐望幽亭下,烈日也无法阻挡我们追求爱情的热切心情自半月前,听燚软磨硬泡从自个的便宜师傅凌云老道打听到搭救自己回山门的怡凝师姐的住处,便每日都会在望幽亭蹲点,俗话说的好,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还是被听燚蹲到了,也幸亏他日思夜想的怡凝师姐尚未结丹,否则一个小小的闭关就足够他等

  • 海贼王之海魂梦之养母口中的生物链

    我为什么会生气?十六年前,我四岁。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家长都会讲些白雪公主呀、大闹天空呀、哪吒闹海呀等等,一些睡前故事哄孩子睡觉。可是,我的养母却总是讲一些极其恐怖的事件,吓得我彻夜难眠!养母几乎天天对我讲这些有的没的。今天夜晚,养母又一本正经的给我胡说八道了!山高,月近。我和养母此时坐在一块儿大青

  • 山阴公主实力重生册在线阅读夜翼

    谷珊纳想打人,但还是怀着一丝侥幸心理,往前走几步,透过脏兮兮的玻璃门往里瞧。很好,这真是一间表里如一的商铺,外面有多残破,内部就有多萧条,放眼望去,一把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还满地垃圾。谷珊纳连连后退,这到底是谁给谁扶贫呢?突然刮起料峭寒风,冻得谷珊纳直打哆嗦,她心里有气,转身就想回家,却被迎面飘来的废

  • 绿洲之魂在线阅读第10节

    他是寇总理,我只有点头:“怪不得说,自己家的咖啡跟在圣马可广场的喝起来味道不同。不过像你这样的人,天生喜欢闯荡,忙得倒也挺享受的,真要闲下来,估计又要难受了。”寇正霆拍着方向盘哈哈大笑:“你还挺了解我的。”突然话锋一转:“陶雪,其实你关心我,我也知道。”“哦?你又知道了?”我心里矛盾极了。他今天这番

  • 魔法禁书目录之佩恩在线阅读第7节

    试音结束。易榀摘了耳麦,目视着池妙仁开了门出来。曲指点了点近处的椅子,示意她坐下。“池妙仁?”“是!”易榀的视线在她不断搅动衣摆的细白手指处稍顿,敛睫:“别紧张,还有几个常规问题,就是循例一问。”严辉拿着手机的手藏在了桌子底下,点开群消息,悄悄打字。【严辉:真是活久见,我们老大竟然还会对别人说别!紧

  • [白蛇]悲催小妖报恩记在线阅读玉兔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古人诚不欺我。舒凫觉得自己的人缘实在妙不可言,一会儿遇见个S,一会儿遇见个B,难得碰上一对志同道合的“神仙眷侣”,结果人家既不是眷,也不是侣。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是女装大佬,一个温文敦厚的老实人一点都不老实——老倒是老的,而且很有一点为老不尊的意思。厉害厉害,佩服佩服。为老不尊的江

  • 我养了只妖怪在线阅读小小雇佣兵

    华国建福省,宁市,长寿县,某一个偏远的深山里。有着一座简易木头房子,歪歪扭扭的仿佛只要轻轻推一下便会倒塌一般。小木屋倾斜的方向有着几根大木棍子撑着。看来小木屋的主人也知道小木屋似乎并不安全。当然小木屋虽然歪歪扭扭的,不过很结实,虽然小,可确有着前后门!可能是主人家心里作用才加了那么几根大木棍子!火辣

  • 终极一班之邪眸鬼帝剧情进行中3

    雇佣兵中最jīng通电脑的人名为卡普兰,他直接打开了三具手提电脑,以郑吒等人的眼光看去,他玩电脑绝对是一等一的水准,双手噼里啪啦不停在三具电脑上按动着,但是数分钟过去了,直通zhōngyāng电脑所在地的大门依然紧紧封闭,我在一旁就微微笑了,张杰正好看到,对我努努嘴。另一名女雇佣兵忍不住问道:“怎么

  • 追魂石在线阅读琼天仙门

    “师父,”韩宇又忍不住问道,“刚才明明先看见那个汉子,师父为何不收他为徒?”“太丑了。”曼玉真人面无表情道。韩宇:……李飞如释重负地拍了拍胸口:“还好,师父收徒弟并非随便乱收,咱们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长得好看啊。”曼玉带着四名新收的弟子架起祥云,飞飞飞,飞到了一片烟雾缭绕的山头。她按下云头,落在

  • 天朝遗民在线阅读第四节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被刺中的人已经捂着伤口倒地了。刺中了他的肩膀,他此时正在地上嗷嗷直叫。周围的大臣们一下散开了,惊恐万分看向行凶人!“太后!!”众人惊呆了!太后怎么回事!疯了!长公主和后面的一群下人更是大叫一声!“母后!您怎么来了?”皇帝开始也被吓得不轻,看清是太后又被气得不行。寻思都这时候了,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