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玄门归一在线阅读总司

2021/11/25 14:38:17 作者:洋洋得意忘形 来源:纵横中文网
玄门归一
玄门归一
作者:洋洋得意忘形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五年前,神武禁地封印松动,日月颤抖,人皇令下,各路强者、群雄齐聚,深入神武禁地。事毕,唯青玄宗大长老苏仁,一人抱着一个婴儿,浑身浴血走出……

至18世纪结束时,江户拥有人口约100万,因而使其成为当时屈指可数的大都市。江户是那个时代生活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因此整个时期也被称为江户时代,设于此地的德川幕府,作为当时日本的军事保护集团,在现代人看来是一个相当黑暗与残暴而又庞大的组织,而由幕府组成的新撰组,最早的基地是在京都附近的壬生村,因此被称作“壬生浪士”,但不久他们的残酷狙杀倒幕维新志士而使人人胆战色变,于是“壬生浪”也逐渐变成了“壬生狼”“壬生刽子手”之类的称呼。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我何德何能,如今竟然也手握竹剑立在新撰组的道场中,而对面的,正是剑道高超的新撰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

“啊……”我整个人都傻了,天对我不公呐,怎么就让我穿到那么个可怕的时代了呢?!还一穿就让我与冲田总司交锋,不死在这里才怪啊!

“怎么了?可以开始了吗,点到为止便可吧。”在我正想哭的时候,他已经摆好了架势,其气势不言而喻,我的心脏简直快停止跳动了。

“等……”我还没喊出口,对方已攻过来,我自然是条件反射地挡住了攻击,但背上已经直冒冷汗了。

“反应不错。”冲田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接着又是一击,速度之快不是用语言能够表达的,我来不及反应,只能闭上眼睛等着那阵剧痛袭来。

然而,没有任何动静。

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冲田的竹剑在我的腰边停止了,没有打下来。

“再来。”他说着,转身离开了一段距离。

啊?还来?!

我慢慢收起丢脸的姿势,想想身边那么多人看着我被打,真是丢脸丢到家了,不行,再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但一时脑子也是空白。

冲田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这次认真点。”坐着观看的近藤局长突然冒出这一句。

拼了!我脑子里只有这一句。反正横竖都是个死,不如死得光彩点!

我像是一头呆牛,直面冲了过去,冲田却很轻松地躲开了,朝我的右边闪过,我一想这样自己会有漏洞,便是一个机灵,一手称地翻到对面,站稳时发现冲田已攻击过来。因为畏惧那种被竹剑打的疼痛,我似乎本能地用手中的竹剑再次接住了他的攻击,并反抗性将剑挡了回去,他似乎也预料到我下一步的动作,闪到我背后,我感觉背后一阵凉,便很快地把左手臂挡在了头上,接着,他的竹剑无情地打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深刻的红印。

我竟没喊出声,我紧紧咬着下唇,虽然疼得难忍,但我明白还未结束,便想先与他保持一段距离再说,没料他已经分析好了我几乎所有的行动,剑无情地落下,想要完全封杀我的去路,我定了定神,完全没时间思考,便伸手向后,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左肩,脚一瞪,凌空翻到了他的身后。

全场的人都对我的举动议论纷纷。

“停!”当冲田欲转身时,我已经没有任何余力抵挡他的任何攻击了,再来对那个凌空翻越的动作也不是很熟悉,整个人便连倒带跌地瘫坐在了地上,幸好近藤局长及时喊了停,才让我保住了小命。

冲田慢慢放下手中的剑,将无力的我拉了起来。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可怕的新撰组,可怕的冲田总司,用天才这个词来形容他不足为奇。在19岁剑术便超越了自己的老师,如今的技术也是基本上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幸好是“新员”测试,如果他不留余力地攻过来的话,还没开始我便已经惨死于剑下了吧。

“不要紧吧。”他关心似地问道。

“没事才怪!”我埋怨似地说道,而冲田只是淡淡地笑笑。

“我问你,”近藤局长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刚刚那是什么招式?”

我不禁想偷笑,招式?不过就是舞蹈而已啦。

“杂技啊,民间杂技。”我使出最后力气说,差点没站稳脚,唉,难道是方才被冲田的猛烈攻势吓破胆了?

“咦?!杂技吗,你学过这个?当时我都吓了一跳呢。”冲田像是下意识地扶住我。让我对方才那个可怕到让人窒息的人感到非常陌生。

“怎么样啊?通过了没?”我自动略过冲田所谓的“夸奖”,似乎是无力地说出了这一句话,我那么拼命,差点都丢了性命,总不能白忙活吧。

“……”近藤局长顿了顿,说,“再观察吧。”

“啊?!……”搞什么搞啊,你们合伙耍我吗?!我心里很是不爽,可是已经没力气说了。

“你知道吗,近几天有一个穿奇怪服装的女人在民街上惹是生非呢?”旁边一个人与其身边的人说道。

对方答道:“明日我们便要去那里调查一下了,如果是危险人士的话,可能会把她结果了。”

我耳朵一竖,眼睛一瞪,脚一下子软了,再加上体力不支,便直直地倒在一个人的怀中,昏过去了。

陌生的天花板,硬硬的地板,薄薄的被单,我下意识地往被子里缩了缩,有点冷。一阵凉风吹在脸上,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妈妈……几点了?”在一句不经意间的话后,那个熟悉的音色突然在耳边响起。

“你醒啦?”

“恩……”我呆了半晌,突然跳了起来,看见他正坐在对面,换回了纯白的和服,散下了长发,迎着微风,温和地看着我。

我瞅了瞅自己的衣服,还是那件队服,没有被人换掉,不禁松了一口气。

我重新打量了眼前这个人,随风拂动的头发渐渐遮住脸边那迷人的轮廓,瞳孔清澈似水,这就是新撰组的一番队队长,这就是历史上的冲田总司,他正坐在我面前。但是,他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让我加入这里呢?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他,脑中搜索着关于他的信息。冲田总司,冲田胜次郎之嫡男,幼名宗次郎,出生于江户,10岁便进入天然理心流拜于近藤周助门下。文久三年(即1863年),江户幕府为了招抚浪士进京护卫将军德川宗茂,而后,该浪士队分裂,残余在京都的部分由近藤勇和芹泽鸭掌控,新撰组就这样诞生了。冲田总司任新撰组一番队队长,并因他的高超剑术远近驰名。同时,兴起的维新志士一直厌恶江户德川幕府,主要的反对来自外样藩,尤其是南九州萨摩藩与本周西角的长州藩。新撰组成立后,其行动更为谨慎,待将其一举歼灭之时机。文久四年(即1864年),三十余名攘夷志士集合于京都一间名为池田屋的小旅馆开会,冲田总司等人忽然破门而入,奇袭池田屋,三十余人中有有七人被斩,剩余二十多人大部被擒。此次的池田屋事变,使新撰组声名大造,同时也使明治维新整整晚了一年之久。

“冲田大人……”

“叫我总司就好了。”他看了看我,笑了笑,“你叫许静是吧,我就叫你小静。”

“哦,总司。”我很乖地应了声,本着叫“冲田大人”也是麻烦。

“这是你的包袱,虽然样子感觉很奇怪,但觉得还是交还给你比较好。”总司拿出我的小包包递了过来。我连忙接过。“你……应该没看过吧……”

他微笑地点了点头,我紧绷的心就此松开,不知道为什么,我十分相信总司的话。

“哦,对了。以后如果想偷偷拿别人的东西的话,最好把他的东西都整理好。土方那里我已经帮你瞒住了。”他温和地笑着。我心里却咯噔了一下,貌似我好象真的忘记了把他们散乱的衣服收拾好。我慢慢走到他面前,想道一声歉。

“你很适合这件衣服,”还是那种温和的眼神,却隐约透露着一丝哀愁,“你想加入这里吗?”

“如果你们不嫌我弱小的话,我当然愿意啊。总比呆在破挖下做流浪猫强。”这可不是昧心话,反正在这个时代我无家可归,女扮男装呆在这里先住一段日子也不错。

总司似乎对我反应很是惊讶,但那种讶异稍纵即逝,“近藤……已经同意你加入这里了。”他仍然微笑着看着我。

“啊,真的吗,不是说‘再观察’的吗?”

“恩,是啊,可是已经‘观察’好了啊。”他似乎在嘲笑我似的。

“这样啊……”我用手捏了捏身上的衣服,此时才发现,衣服上有淡淡的香草味道,这应该便是总司的味道吧。“总司,借我一件和服吧,我这就把衣服脱下来还你。”我想想,总不能再把队服穿下去吧,虽然有点不舍得,这衣服拿到现代可算得上是一件值钱的古物了呀。

“恩,好,再过不久你就会有自己的队服和配刀了。”总司倒是一点也不计较。慢慢站起来,到里屋去拿衣服。很快,他拿来一件白色的和服。

“总司,你只喜欢穿白色的和服吗。”我好奇地问道。

“恩……平常不拿刀的时候都是这么穿的,我比较喜欢淡色的。”他微微笑了笑。

“这样啊,真不像一个男子汉哦。”见总司笑了笑,“小静你不也一样吗?”

我干笑几声。废话,人家可是国家认证正版少女啊。这虽是实话,这种情况下又怎能开口。

“三个半两个二。”总司忽然冒出一句。我莫名地打了一个问号。

“没事,快点换吧。”

“噢。……”我应了一声,仍然迟迟不动。

“怎么不换?”总司的眼睛眨巴眨巴,有点欢笑的味道,更像是在装傻。

“我可不可以去更衣室换?”

“新撰组没有专门的更衣室。”他有意无意地断了我的路,我却想不通他到底是何用意。

“洗手间、盥洗室也行。”

“噢!……”总司做出恍然大悟样。我顿时冒出虚汗,难不成自己过于拘谨,穿帮了?

“小静你这样不行啊!”总司双手叉腰。

“什、什么行不行?”我结巴了。

“小静你呀……”总司叹气,将脸凑过来,“你小小年纪,还什么都不懂,多才多艺,会说话会杂技还能走路。……”

眼看着自己的身份要被他识破,我汗着哼了一声,“然、然后呢?”(潜台词:难不成走路也是一项才艺……)

“你还小……”总司叹气,“怎么可以有洁癖那?”

我的脸上出现了“囧”字图形,“洁、洁癖?”

“谁家的房间会确保一尘不染呢?小静难道不是再嫌我的房间不干净吗?”

“不、不。没那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总司坚持问道。

“总、总之,你先出去啦!”我恼羞成怒,用力将他推出门外,将本屋的主人无情地关在了门外。外头总司忍俊不禁,可能是笑我太傻,太容易被戏弄。我不语,只能忍气吞声。

长吁了口气,以最快的速度退去身上的衣服,突然发现总司的衣服和我的差不了多少。仍然是那香草的味道。我慢慢叠好队服,心里想着,那么瘦小的身躯,可以独立在万千尸体之中,沾满了鲜血;那么一颗爱逗人的心,可以被冷血所涵养,坚强地生存。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我没打算结开发绳放下头发,太过明显的话很容易被他们怀疑自己是女儿身。但仔细想想,我整个人跟竹桶没什么两样(自扁),一般人应该看不大出来的吧,哈哈……(自嘲)

“啊,近藤啊。”门外传来总司欢快的声音,我一个手快,马上把腰带系好。

缓缓地推开门,便看到了近藤严肃的脸,而总司则是坐着,一副孩子似的表情,感觉快哭出来了,“近藤局长……”总司看了我的表情,竟偷笑起来。近藤严肃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点。

“笑……笑什么啊?”我脸忽然涨红了。

“没什么……”总司收了收笑容,“近藤没那么可怕的啦,看你那副样子,跟见了鬼的样子……”

“对于总司当然是这样的啊……”我念叨着,心里很明白,新撰组的局长近藤勇和副长土方次三简直把总司当成新生弟弟疼爱着的,对于他和对于外人本来就是不同的。

“你,跟我过来。”近藤示意我跟着他,我便老老实实地跟着过去了。

“小静,要玩得开心啊!”总司温和地笑着挥了挥手,更像是为我送行。

呵……“玩”……吗

“我会把你的包袱放到屯所去的!”

“屯所?”我没摸找头脑。

“我会带你去的。”近藤不冷不淡地说道。

“哦……”我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结果我完全忘记了问他为什么要让我加入这里,为什么要帮我,虽然暂时是找到了安身之处,但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似乎像是自己已经被某人利用了一般,而我相信总司决不会欺骗别人,甚至是利用别人。

我转过身,看着正望向这里的总司,偏瘦的身躯,纯白的和服,白皙的肌肤,温柔的笑容,犹如山樱,氤氲而生。我有些不忍心再看下去。脑海里渐渐出现了书中所诉——

冲田总司,剑术虽高,天不假年,在任新撰组一番队长初期,即不幸染上了结核病,池田屋事变之时,无故昏倒,之后,身体便一直走下坡,乃至到了吐血的地步。伏见•鸟羽新撰组战败后,其潜至千驮谷植木屋接受治疗,但未能根除病痛,遂,早年病终……

我慢慢转过身,深呼吸,一片八重樱花瓣划过面颊,隔开了粉色的伤口,流露出来的心情告诉我自己:

面对这个惊代,纵有百般学识,纵然熟知一切,我也只是一个旁观者,如果因为任性而改变应有的轨迹,受伤的,可能不会只是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进人鱼文后我成了学神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3章

    “错”的发生与选择无关,只不过是有人在登场前拿错了剧本。人的喜好是五花八门的。有人爱钱,有人好名,有人只爱别人爱的…但有一样东西,人见人爱,它被统称为“别人的秘密”。知道别人的秘密让人愉快,特别是秘密的主人不知道它已经不算一个秘密的时候。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就不那么有趣了,特别是预见那秘密被戳穿后将引

  • 超次元淘宝群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萧云荇又看见了。那个傍晚,落日还未西沉,天空中的灰云如山层积。从远处而来的北风撞在城墙上,发出的呜叫声又尖又细。没过多久,湿冷的空气中有指片大的雪花簌簌而下,冷风卷起的气流倏忽间有了灰胧胧的形状,又极快消散在视野里。雪片落在青灰色的墙砖上,先是化为一星半点的湿意,慢慢也垒出了一层白毫。一个女人

  • 重生之灿烂人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总算是完成了!是时候该开始修炼了!”老子心中也暗暗的想道,在融合了盘古精血之后,老子的天赋和根基也再一次提升了一大截,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整个洪荒天地之中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够跟自己相比,此刻的老子简直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盘古。当即老子也不再迟疑,直接开始了闭关,开始修炼九转元功和九转玄功两部功法,这

  • 叶落无花[楚留香传奇]在线阅读第7章

    在走廊的尽头,安装有六部空间交换电梯。电梯外部都设有一个月亮门,门的两侧统一是白颜色的墙体。门洞用页岩、卵石、条石、木质、青砖、金属等不同材料装饰而成,象征着人类从远古到未来不断探索的进程。月亮门起源于夏族“嫦娥奔月”的传说,因圆形如月而闻名于世,不仅寓意团圆美满,还代表着深深的思念,也是作为一个空

  • 国师夫人之第五章

    这一次的副本当真是有惊无险,甚至比江瑾那次独自刷蜘蛛洞穴还要刺激。好多次boss的僵直就要断了,好在江瑾和叶修两个人的反应速度够快,成功救了场。“寒溪妹子技术可以啊。”叶修赞许。“还好,就是游戏玩的多。”……副本结束之后,江瑾又跟着叶修他们打了几趟副本,做了些任务,看了看身旁的孟梦已经倒下,电脑屏幕

  • 睡了好友的哥哥怎么办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次的收获有多大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办法使用纳戒。这只能等维朽睡醒后才能知道。里面最好多藏着一些魔晶。该回去了。我走回帐篷的时候,维朽还在熟睡着。她的小脚微微弯曲,小手搭在一边,那精致的可爱的小脸在火光的衬托下显得红彤彤的。我悄悄地钻进帐篷,轻轻地把她的头抬起放在我的大腿处。外边在燃烧着的

  • 香蜜湖的春风在线阅读第7章

    如果灵气是厂家,人是消费者,那么夏轻侯和厂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而这二人中间隔了两个中间商,最后落在他们手里的根本没多少。两人应该感受不到灵气结晶,但这个老者可能会隐约感觉到这个小树林中灵气比较浓郁,因此带着女子在此地修炼,不过从今天开始他们恐怕要换个地方了。看了一会儿,夏轻侯忍不住摇了摇头,转身准备

  • 异文传奇之城市猎人团聚(温馨)

    乔若情急之下叫了一声爸尽管当初他抛弃了他这些年他,不恨父亲抛弃他遭遇这么多事,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或许,那天晚上他就留在望洺岛就做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也好过去追轮船,被浪带到了炎厘岛先是生不如死的做别人发泄的工具,再到“鹰刹”做一个杀手他,以为心早就死了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心还是被父亲的一举一动牵动着父

  • 天降福小周在线阅读第三节

    正埋头收拾盘子的韩儡儡手上动作停顿了一下,有些惊讶:“过段时间?”不着急?像是听出了他的潜台词,解决完早餐后从厨房移到客厅拉着栏杆做引体向上的罗伯特回复说:“对,我想再观察它一段时间,目前实验鼠的情况还不太稳定。”韩儡儡了然点头:“如果是要出去抓那些家伙的话记得喊上我,我的血样管用吗?”现在幸存的人

  • 堂良短篇第一章在线阅读

    “跑啊?”看着眼前一身黑色正装,眉眼带笑的男人,秦暖咽了咽口水。“私奔也不找个好点的地方?”林希晔眼带嘲讽的打量着四周。老旧的房子,上了年头的家具。秦暖警戒看着男人的同时寻找着冲出去的机会,不过她很清楚,就算冲出这道门,外面跟着他的人也不可能让她逃了。“我们打个商量,你看想嫁你的女人那么多,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