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无限僵尸道士我是来借钱的(大修)

2021/11/25 14:47:08 作者:ww15108873720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僵尸道士
无限僵尸道士
作者:ww15108873720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一个以多部英叔电影融合在一起的世界,其中不乏有妖魔鬼怪,我虽为僵尸却捍卫正道,斩妖除魔......(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金色的朝阳映射在平静无波的海面上,大海宛如镜面般静谧。

海水是那么的蓝,纵是名师高手也难以描摹那美丽炫目的色彩。

暖暖的阳光照耀下,人内心深处的懒惰因子便会情不自禁的涌上来。即使是最勤劳的人也会想要放下手工的活计,躺一会儿,或是喝个下午茶什么的。

静静的大海上,一叶孤舟缓缓飘荡。

莱茵将头枕于双手,侧躺在木筏上,口中叼着根出岛时随手摘的草叶,黯然神伤:“啊啊啊啊……怎么就忘了这个问题了呢——钱啊钱!……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可是万万不能的啊!”

纠结了好一会,莱茵放弃似的叹了口气:“位置问题就不管了,木筏漂到哪就哪吧。起码是顺着海流的,比我自己漫无目地的飞行要好得多了。”

“难道我找到一个有人的小岛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抢劫不成?啊啊啊,我是良民大好的二十一世纪讲究八荣八耻的法定五好公民(误)怎么会做抢劫这种不符合法律的事呢……”

莱茵伸手抓乱了一头本是柔顺无比的银发,郁闷不已。

……难道抓一个看起来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上去求交往求包养求合体求湿润各种求……停!打住!人家当真了肿么办?

虽然这身体自己看不惯,不过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可不能随便自虐啊……

莱茵正胡思乱想,远处的海平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黑点,那黑点渐渐变大,先是桅杆,然后是船舷,最后是船身。

“唉?有船啊,不知道我去借些贝里有多少的成功率?”莱茵犹豫了下,不知道该不该实施借钱的想法。

真的有人会把钱借给陌生人么?

不过本着“不试试怎么知道的想法”,莱茵便向着那船的方向前进。

不过当拉近了一些距离后,他惊讶的发现……那艘船上挂着的黑底骷髅旗。

居然是艘海贼船!

“海贼船啊……”莱茵摸着下巴,眼珠一转,然后忽然轻轻勾起了嘴角。

“报告大副!有人在接近我们!”眺望台上,尽职的瞭望手举着望远镜喊道。

“哦?有多少人?”

“额,一个……”

大副很想把这个大惊小怪的瞭望手扯下来赏他几拳。

“……可是大副!他他他速度好快啊!”

大副抬头看了看旗杆,海贼旗飘呀飘~

“你没看错吧?我来看看。那人不知道我们是海贼吗?”

接住瞭望手抛下来的望远镜,大副朝瞭望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银发飘飘身着斗篷的人正逆着风快速接近海贼船。

来人双手环绕于胸前,单脚踏于微翘起一头的木筏之上,一头银丝随风舞动。

由于距离偏远,来人的脸看不真切,但从被吹起的斗篷下被大风吹的紧贴在身的华贵衣服所包裹的身材来看,应该是个男的。

大副呆愣了一会,显然没想到这个已经被他内定为“不是神经不正常”就是“没看到海贼旗子”的自己送上门来让他们宰的白痴,居然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很羸弱的公子哥——那种华丽的衣服,他可不认为是普通人能穿的。

莱茵行驶到海贼船旁边,对船舷上呆呆望着他不知道在想啥的中年大叔高喊:“麻烦放条绳子或者绳梯下来好么?”

长相有些猥琐的大叔如梦初醒一般,脸红了一红——虽然那在那黝黑的肤色掩盖下很不明显——像是为了掩饰自己莫名其妙的心虚回头对一群喽啰大喝:“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拿条绳子来!”——这明显就是送上门来让宰的肥羊,岂有不让他上贼船的理由?

片刻后,莱茵便顺着长长的麻绳爬上了海贼船的甲板。

当然凭他原本的体力与行动力是不可能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的,但是在对自身使用了轻身魔法之后,一切就显得容易多了。

“小子,看你的穿着打扮,一定是什么偷溜出来的富家贵公子吧。遇到海难了吧?”大副一脸‘你不用解释了解释就是狡辩狡辩就是掩饰’的表情,“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了,那么我们可以做个很合算的‘交易’。”

“比如让你家里人花个几十万,来把完好无损的公子哥给领回去……”

莱茵无语。

感情这世道上的贵族公子哥作为商品只值几十万?起码也得值个几百万不是?

呸呸、问题不是这个。

这年头海贼还做绑架生意?还以为一上来他们就会砍人呢,他连一上来就开防护罩的准备都做好了,真是浪费感情……

不过话说回来,在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贸然杀掉一个看起来有背景有钱权的家族的少爷小姐,有些头脑的海贼都不会这么去做——海贼抓人质一般是为钱,假如被要挟的那方肯给很多钱财,那么,海贼不但不会关起人质,甚至还会给他比较好的待遇。

当然在莱茵头脑里,除了主角队以及部分原著里出现过的海贼,大部分的海贼都是那种见人就杀的货色,特别是眼前这种长相猥琐的海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

莱茵皮笑肉不笑的婉拒:“感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不需要。因为我并不是什么富家少爷。更没有遇到什么海难。”

莱茵暗自好笑,这位猥琐大叔想象力真丰富,他为什么会认为一位遇到海难了的贵族公子哥会乘坐着一条完整的小木筏出现在这?

大副一脸诧异:“怎么可能?”随即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放心,我们说到做到,钱拿到绝对放人,在你乖乖合作的前提下是不会伤及你的。”

重点不是这个吧……莱茵满脑袋黑线。

他看起来就真的那么弱小?

事实是:看起来的确很弱小。

莱茵立刻被自己的认知打击到了。

大副无语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一会儿纠结一会儿抓狂,最后却又恢复了淡定的表情,续而说出了一句让全船所有海贼都被雷倒的话。

“呐,你们就不想知道我是来干嘛的?”勾起一个优雅却又不怀好意的笑容,莱茵慢条斯理的开口,“我嘛,其实是来‘借钱’的。”

借——钱?那小子说啥?

“你他娘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海贼大叔的嘴角抽了抽,“向海贼借钱?大少爷啊,这里可不是你的家!你要记得你现在的身份可是我们的人质!”

“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人质了?”好整以暇的卷起一簇银发把玩,银发少年笑得狡黠,“或许……你们可以试试。”

这句话提醒了海贼们,大副吼了一嗓子:“给我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给捆起来!别忘了把他的嘴巴给我封起来!”

大部分海贼们立刻嗷嗷叫着向莱茵冲去,还有几个在那里叫喊着:“船长来了,船长来了!”

“唔……来真的啦?”少年的语气带着讽刺,但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的神色。

虽然对方蛮冲直撞的打法看似豪无章法,但对于两艘实力相仿的海贼船的交舷战最合适的打法——而对于独身的的魔法师,可就难说了。

看着几个高举佩刀几乎就要冲到眼前的海贼,莱茵快速飞起停在了海贼船的瞭望台上,散去浮游魔法的同时一个脚踹飞了目瞪口呆不明状况的瞭望手——然后在开了个水系全方位防御魔法的同时快速凝聚魔力。

掌握了制高点的莱茵念着咒语看着底下一群跳脚的海贼,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打不到,一切都是白搭不是?

透明的水膜忽然一抖,莱茵左右环视——七八颗子弹从水膜上脱落,近在咫尺——那个瞭望手莫名其妙的重伤让海贼们终于将他当做敌人来看待了。

莱茵下意识的惊呼一声,续而发现一群海贼拿着样式各异的枪瞄准着他的方向扫射,还有一个正沿着桅杆快速的往上爬,船上到处充斥着杀气腾腾的叫喊声。

——这才算是有点儿战斗的气氛。对于一个初出道的学院派魔法师来说,还是第一次遇到正儿八经的战斗。

也许你可以说这不算是正儿八经的战斗,不过至少莱茵是这么看待这场他的“处女战”的。

“……碎冰尘!”

几十秒的咒语念起来说快不快,说慢不慢,随着魔法咒语的完成,银发少年周身五十立方米以内温度骤降。

施法者可以控制魔法的范围与作用对象,作用对象也包括施法者自己,因此除了莱茵以外,整艘船包括船所在海面都结上了一层薄冰。特别是桅杆上那个水手,被魔法直接冻在了桅杆上,居然没有掉下去。

由于空气中的水分都结了冰,一大片幽蓝色的冰粒漂浮在空中,造成了金刚钻粉尘般如梦如幻的效果,非常华丽。

这个魔法只是会带给人五~十分钟不等的冰冻效果,不致死也不致伤,不过对大部分的人来说冻伤在所难免。

“万一现在路过艘其他海贼船甚至是海军军舰之类的船只,那你们的下场就很难保证了呢……” 莱茵玩味的看着场中被他重点照顾过的一个巨大冰块——里面是那个刚刚登场就被魔法给炮灰了的海贼船长。

莱茵走到那个冰雕一旁,脚步微顿,看着海贼船长向他瞪着那唯独能动的眼睛,目光中透着不甘、怨恨、畏惧……畏惧?是的,畏惧。

莱茵不由在想,如果他自己遇上了同样的处境,是不是会有一样的反应?

一撇嘴角,莱茵迈开步子越过这座冰雕。

对于这位手下败将一切的一切,他没什么兴趣去了解。对于海贼船长现在的想法,更是丝毫兴趣也没有。

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在还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莱茵就很明白了。

要不是那个秩序使者与他背后的力量比他强大,莱茵也不需要做这个莫名其妙的穿越。

虽然海贼王的世界他的确挺向往,并且魔法师的能力一般情况下也让莱茵可以自保。

但强制的穿越就是强制的穿越,不是自愿的,那么感觉总归不同!

藏宝库的位置很好找,莱茵很不客气的照单全收,一股脑全扔进封闭空间,反正他们的这些钱财估计也是什么不义之财,全拿了也没什么愧疚感。

离开前莱茵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艘海贼团,他们最坏的结局便是在冰化之前或者刚化不久的时候撞上海军,可想而知那一定会是个杯具。

但那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桅杆上黑底白骷髅的旗子,骷髅笑的狰狞,不知道是在恐吓他,还是在嘲笑海贼们。

当然,莱茵不会认为是前者的!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挂着优雅的笑意说完这句话,莱茵转身离开。

翻了一下从船上顺来的航海日志,最近的记载是1518年6月。

这里是南海,距离路飞他们所在的东海之间隔着一条伟大航道……恩,或者应该说是隔着半个世界。而与北海、西海之间隔着赤土大陆。

莱茵对地理差不多知道个大概,要他说清楚也很麻烦。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娜美这种航海士来好吧~

出岛的时候莱茵就打着加入主角队的主意了,小算盘那是打得哗啦哗啦响——对知道剧情的他来说,就等于是开挂了嘛。

“今年是1518年。也就是说,距离剧情开始还有两年。”

莱茵摸了漠光滑的下巴——其实比起这永远不会长胡渣的脸蛋他更希望自己会长胡子——那么他就先找个城镇考虑考虑接下来两年怎么过日子吧。

拿着刚刚从海贼们仓库里翻出来的南海地图,莱茵朝最近的岛屿塞法岛飞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月光药引重生了第6章在线阅读

    凡成也是认了,这个事儿是个双赢的,这俩青年需要靠山,他需要跑腿的,简单来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样把,你俩也别干着行了,在这等我,我去一趟月龙阁,回头咱一起合计合计!”说着就往外走去。“没想到这俩小子在这呢!呵呵呵”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凡成循声望去一个手拿折扇一身痞气的青年带着四个膀大腰圆的护卫拦在了

  • 我成了一颗自走棋之九段中级武魂学徒巅峰(3/4)

    噗!然而,抓地虎根本不理会欣妍,一口朝着赵蕊蕊咬了下去……抓地虎当着欣妍的面开吃,它好久没有吃到有魂力的人类了!“喂,你害死了你朋友,还不快滚,非要看到你朋友被吃得渣都不剩才解气吗?”林天来到欣妍身边,冷冷地看着。“林天?!你怎么在这里,我……我没有害死蕊蕊,我是想救……”“抓地虎对跑动的猎物情有独

  • 浴血净卫在线阅读第1章

    《活死人》内容简介:瑞文跟随父母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小镇上,面对着陌生的面孔和令人捉摸不透的玩伴,他显得不知所措,就当他以为这些都是自己的多虑和一些不着边际的幻想时,接连的怪事却随之发生,先是本的离奇失踪,科林善意的劝告,还有她的孪生妹妹沙丁的恐吓,以及那盘令人匪夷所思的录像带,种种的迹象表明这些都不是

  • 荣耀之子第1章在线阅读

    陆岑川是饿醒的。两天前她最后的记忆是刺目的远光灯和疾驰而来的重卡,她唧唧歪歪吧地爬起来想看看伤的怎么样,红灯又超速,司机简直是故意杀人。却一个腿软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发现这不是她自己的身体。头疼的厉害,眼前隐约晃过几张狰狞的脸,还没等她细想,外面就传来一个骂咧咧的声音“关她两天!我就不信她不老实!她

  • 异世之神祈在线阅读第9章

    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山呼海啸般的狂暴风压,顿时四散开来。吹的叶家大殿呼呼作响,久久不能停歇……再看贾骜。骨骼碎裂,人肉成渣,鲜血四射,像是被一脚踩扁的烂番茄,已经看不出半曾经为人的样子了。就连那柄传说中出鞘必舔血的弑神剑,也被压成了铁片一块。这尼玛……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一秒,贾骜神剑出

  • 元界纪元在线阅读第1章

    “子炎!你醒一醒,别睡过去!”恍惚间,明煜神君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却不似往常那样平静沉稳。眼前一片漆黑,仿佛沉在望不到光明的深潭中,不上不下,叫人绝望。他费力地抬起手凑到近处,可任凭他凑得再近,也是虚无依旧,什么都看不见。“沐凌……”“我在!”他咳了起来,震得五脏六腑生疼,摁住伤口的手掌上粘腻湿濡更

  • 网游之无限制强者之第五章

    微草宣传部火了。#万千星辰,为你们加冕#,#微草与你一起览遍星辰#,#微草新赛季招新宣传#,纷纷上了微博热搜,连带着制作宣传视频的宣传部大佬们也被连带着火了起来。但是被顶上第一位的却是#求问王不留行CV#。广大群众纷纷被视频里王不留行的声音迷得云里雾里,更是有声控直言自己带着耳机听见王不留行的声音瞬

  • 重生诺利迦奥特曼在线阅读车神觉醒!

    右室二号床是海王,他是一个如冲浪般潇洒自在的人,非常会享受生活,小资情调十足,穿的是各种名牌,吃的是食堂小炒,喝的是鸟窝咖啡,玩的是LOL。他最擅长与人打交道,有约饭小王子之美称,情商极高,出手还很大方,每次聚饭都是他掏钱,所以他成为我们宿舍目前唯一一个脱单的人并不意外。此刻他正和左室的面包烧饼一起

  • [综]时之政府员工手册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行人并没有想象中的落井下石,也没有出言讥讽,反而纷纷为杨家三公子加油打气,只有公孙幻儿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厌恶,临走时不忘撂下两句“姓杨的,臭流氓,你等着输吧!”这样很能撑面子的狠话,俨然已经将杨辰划入了地痞无赖的行列。好事不出门,而这件没法算作好事或者坏事的赌约,也如同蝗灾瘟疫般传到了千里之外。一

  • 游戏世界里的大boss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文才委屈道。“屁!你只告诉我看后面,我哪知道后面什么情况?”秋生冷哼道。一句话没说完,死尸们蜂拥而至,吓得两人落荒而逃。“你还不快去叫师傅和师叔!”秋生推了文才一把,然后引着一头死尸朝柱子那里跑去。文才也不傻,二话不说便朝门口跑去。呼哧!眼看就要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一头死尸堵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