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天月盟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11/25 14:48:56 作者:封剑望江湖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月盟
天月盟
作者:封剑望江湖来源:飞卢小说网
杨天意痴恋天下第一美女、大夏国公主明月星,自知碌碌无为之身,难以匹配,决定于姑苏起事,建功立业,后在姑苏机缘巧合下救下李伯升,李伯升遂奉其为主。不久,周芷若找到杨天意,告知薛翎被百里山庄之人擒去,乃前往营救。百里山庄内,为救一婢女,失去自身自由,后在少林派苦苦相逼之下,对其许诺,约定两月后孤身赴少室山领死。杨天意救出薛翎后,见明月星最后一面,孤身赴死。后为紫衣少女相救。但自身自由已失,生死系于一发。杨天意最终能否活下来,并完成自己的梦想?天、月终成眷属还是阴阳相隔?(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

等人将饭菜都摆好了,李俐也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她在保姆车上换掉了演出服,只穿了一件素净的白色卫衣和一条破洞牛仔裤,束着高高的马尾,看起来清爽干练。

“不好意思啊,演出临时改时间了。”她莞尔一笑,落落大方。

白杨赶忙给她让位置,他本来也不大愿意坐到王慕木旁边。

“李俐老师,好久不见。”许魏洲眼底含笑看着李俐。

“好久不见啊洲洲,还是这么帅呀。”

“你们认识啊?”一旁的王慕木问道。

“以前同台合唱过几次。”李俐答:“对了,洲洲,什么时候开巡演啊,我可等着给你当嘉宾呢。”

“那实在是太荣幸了,到时候我那票恐怕不愁卖不出去了。”

黄景瑜就静静地看着这两个人商业互吹。不过也并非流于表面,李俐是选秀节目出来的,可以说是一枝独秀,虽然当时没受过专业训练,挡不住天赋异禀,老天赏了一副好嗓子。出道以后也不妄自尊大,每日勤学苦练,第一首单曲就直冲流行音乐榜首,许魏洲在家里没少夸她。夸就夸吧,还整出一副不跟她合作誓不罢休的样,恨得黄景瑜牙根发酸。如今这人就坐在他面前,还跟许魏洲谈笑风生,仿佛自己不存在,别说牙根了,牙龈都恨不得酸掉了。

“来来,吃菜吃菜。”黄景瑜打破了两人的对话。

“这菜是谁做的啊?太好吃了。”王慕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一口红烧排骨下去差点没感动的落泪。

“都是景瑜大哥做的,我们就在旁边打打下手,实在上不了台面。”陈城答道。

“厉害啊景瑜,想不到你不仅戏演的好,菜也做的这么棒。”李俐笑道。

于是新的一轮商业互吹又开始了。

许魏洲确实很久没吃过黄景瑜做的饭了,瞅着这一桌子全是自己爱吃的菜,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洲洲,你怎么不动这个啊,来尝一块儿。”黄景瑜夹了块儿可乐鸡翅给他。“这次我就放了一半可乐,保证没那么甜。”

“吭吭……”其他几个人若无其事地各吃各的,李俐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剩王慕木一人儿没搞清楚状况,伸手也去夹了一块儿鸡翅,连连称赞。白杨白了她一眼,这姑娘心还真大,除了睡就是吃,就这情商智商也不知道怎么混成小花旦的,之前对她抱有的一丝好感已经荡然无存了。

吃完饭,几个人围坐在客厅看电视,黄景瑜默默地将餐桌收拾好,端起餐具去厨房洗。许魏洲见状,也进去帮忙。

厨房里只有流水和瓷盘碰撞的声音,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干着手里的活儿,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默契地接过彼此手里递过来的碗筷,看起来极不起眼的动作,却异常熟练。有多少个日月里,他们曾这样并肩站在一起,重复进行着此类简单的动作。所有烦恼和不安都似同碗碟里的油污一道被冲散,只剩下静谧与平淡。

原本看电视的几个人见他们两个收拾残局,也不好意思干坐着了,各自找了活儿去干。

收拾完了也七八点了,陈方开始给他们布置任务。

“明天会有一个客人过来,大家的任务呢就是好好招待他,这个客人的名字我先留个悬念,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景瑜,你作为宿舍长要给他们分配任务,如果客人对你们的招待不满意的话沈玉有权利克扣你们的工资。”

说完,客厅里一片哗然,陈城一边哀嚎“不要啊”一边用头锤着旁边坐着的陆枫眠。陆枫眠抚了抚他的手背,眼神脉脉地盯着他:

“没事儿,城城,我的就是你的。”

一旁的白杨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往王慕木身边移过去,想给那两个腻腻歪歪的人隔出一道鸿沟。

“放宽心吧,大家都是新时代的杰出青年,待人接物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嘛,更何况又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人。”黄景瑜宽慰道。

这话说完大家心里突然涌现出一丝不妙的预感,再联想起陈方刚才那诡异的笑容,不会吧?

“为了明天更好的接待客人,我先给你们分配好各自的工作啊。城城,枫眠,你们两个明天就在家里打扫卫生,等着客人来,杨杨,你跟慕木买点花卉盆栽什么的,这屋子太空了。洲洲,我做饭,你给我帮忙,今天买的东西多,不用去市场采购了。俐俐,你刚来,就先把自己的行李收拾收拾吧。”黄景瑜给他们派完任务算是没事了,几个人围坐在客厅里毫无睡意。也是,年轻人嘛,哪有这么早睡觉的道理,于是王慕木提议玩几局狼人杀,正好她带的有牌,因为人手不够,临时拉了两名工作人员小吴和小谢过来。

许魏洲第一回合抽到狼人,王慕木是法官。等她宣布“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以后,发现就剩黄景瑜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瞅着他。不知怎么的,脑内莫名其妙跳出来一个成语“狼狈为奸”?

黄景瑜指了指陆枫眠,许魏洲点了点头,陆枫眠算是这几个人里最聪明的了。

“好了,天亮请睁眼。”

“陆枫眠,很遗憾,你死了。”王慕木耸了耸肩膀。

“各位请指认凶手。”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摆出一副狐疑的样子。许魏洲睁着一双大眼睛,表现的实在太无辜了,无辜得把黄景瑜都差点骗过去,每回许魏洲犯点什么事就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不超三秒钟,黄景瑜就缴械投降了,甚至开始反思到底是谁错了?他怎么可能会犯错呢?一定是我自己的问题……

陈城肯定不可能,他就算是狼人也不会先把陆枫眠杀了。许魏洲也不可能,没有原因!剩下的几个人互相猜疑,最终白杨的票数最高。大喊着冤枉被枪决了。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白杨难以置信地看着许魏洲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同时睁眼的,还有另外一条大尾巴狼。这一刻,白杨觉得自己仿佛不应该存在于这里,抬头望望天花板,抠抠手,硬是不敢看他俩。

许魏洲一副得逞的邪笑,看得黄景瑜一激灵,为第一千八百回被许魏洲的外表蒙蔽而懊悔不已。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己浑然不觉,却被旁边的李俐捕捉到了。许魏洲指了指小吴,黄景瑜点了点头。相比许魏洲这个披着羊皮的狼,黄景瑜倒更像打小就在羊圈里长大的一样。

第二轮指认开始了,李俐毫不犹豫的指向黄景瑜,并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黄景瑜一脸懵逼的样子,小嘴委屈巴巴地一撇,

“还不能让人喘口气了嘛。”得儿,论装委屈,他们一家子人谁也说不上谁。

许魏洲巧妙的把矛头引到李俐身上:

“俐姐,你刚指认黄景瑜的时候摸了把鼻子,这是心虚的表现啊。”其他人将信将疑,结果李俐以3:2超黄景瑜一票被投了出去。

此时场内就剩下陈城,小谢两个平民,大尾巴狼一条也没打死。到这已经基本上没什么悬念了,最终狼人赢得了胜利。

这局完,大家都长心眼了,发誓再也不会被许魏洲的外表所蒙蔽,结果还是毫无疑问地被牵着鼻子走……这两个人实在太精了,玩不过玩不过。十点半,大家伙纷纷散了。

许魏洲等其他人都收拾完了,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品前脚刚到卫生间,黄景瑜就下来了,跟往他身上安了雷达似的。

“洲洲,我忘带洗面奶了,你的借我用用呗。”黄景瑜嬉皮笑脸地央求。

许魏洲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把洗面奶递了过去。

“我牙膏也忘带了。”

“啧……”许魏洲深吸一口气,“自己挤。”

“毛巾也没带……”

“不是黄景瑜,你到底带什么了?”许魏洲扭过脸盯着他,嘴边还沾着牙膏沫。

“带你了,带着你什么都有了。”黄景瑜看着他仍是笑。

“给给给,用完赶紧出去。”许魏洲不耐烦地将毛巾塞到他手里,不料黄景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伸出去的手愣是没收回来。

黄景瑜将他揽过去,低头看着他,眼神里是无尽的温柔缱绻,

“别动,洲洲,让我好好看看你。”

“黄景瑜,你别这样,我们已经分手了。”许魏洲垂下了眼眸,一双瞳仁藏在睫毛的阴影下,看不真切。

“我不同意。”黄景瑜握住他手腕的力道加重了三分。

许魏洲抬起头,冷眼看着他,

“你凭什么不同意?”

黄景瑜又沉默了。

许魏洲心里冷哼一声。

“松开,我要去睡觉了。”

黄景瑜握着的手开始颤抖,他的内心极度挣扎,许魏洲感受着手腕处传来的抖动,心里那根藤蔓又开始不停地收缩。

“你有本事一辈子别开口。”

“洲洲,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这件事,给我点时间好吗?”许魏洲看着他紧锁的眉头,心里开始挣扎,这是一年来他头一次开口提这件事。

“可我已经给过你一年的时间了。”

黄景瑜看许魏洲态度缓和了,内心的纠结也稍微消减了些,

“总之,这件事不怨我也不怨你。”

许魏洲疑惑地看着他,似乎是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洲洲,你信我吗?”黄景瑜认真地盯着他,眼神庄重却又略显疑虑。

许魏洲跟他对视,眼神逐渐由凌厉变得柔和。他一直在等他问出这个问题,等着自己能够亲口回答他:

“我相信你。”

是啊,一直都相信,可是,希望你也能多相信我一点,把你的烦恼和疑虑都告诉我,不要再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份痛苦。

黄景瑜松了一口气:

“等录完节目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嗯。”

黄景瑜从不随便做出承诺,可一旦说出口,却是言出必行的,这一点,许魏洲比相信自己还要坚定一些。

黄景瑜如释重负,将他揽到怀里,将身体的大半重量都放在了许魏洲身上。来回摩挲着他脖颈间的皮肤,深吸着他发间的幽香,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在他耳畔轻呢:

“洲儿,这一个月来我想你想得快疯了。”

许魏洲又何尝不是如此。想念本就是世界上最磨人的东西,更何况是无望的想念,绵绵而无绝期,最是让人心力交瘁。

而现在他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

许魏洲搭着的左手抚上黄景瑜的后腰,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我也是。”

这三个字如同魔咒一般轻飘飘地钻进黄景瑜耳朵里,他极力控制的理智终于在那一刹溃散殆尽。他终于放下手里紧握住的手腕,双手轻轻捧起许魏洲的脸,用拇指摩挲着他的嘴角,轻轻将唇覆了上去。顷刻间,攻城掠地,唇齿间充斥着熟悉的味道,无论如何也品尝不够。许魏洲被他吻得快喘不来气了,轻推了一下他紧实的胸膛,不料这个动作使黄景瑜更加上头了,他灵巧的舌头在许魏洲口腔里肆意攫取,舌尖擦过每一片牙床,与绵软的舌根紧紧地纠缠厮磨,搅得许魏洲退无可退。

“景瑜……别这样……录……”许魏洲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还没说完,便被黄景瑜尽数吞进了肚子里。许魏洲比着眼前的人还残存一丝理智,一手掐在黄景瑜背阔肌上,黄景瑜吃痛地闷哼一声,顿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猩红的眼睛里含着火,双手仍是抱得紧紧的不肯放开,生怕眼前的人又趁自己不注意偷偷溜走。

许魏洲摸了摸他的头,

“放心吧,我就在这呢,哪也不去。”

黄景瑜有些许疑虑,眼底的红晕还未褪去,一双天生的深情眼凝结着化不开的浓情蜜意,看得许魏洲心底一怔。

“当真不走?”

“真不走,这录节目呢怎么走?”

“录完节目也不能走。”

“好好,不走不走。快点洗漱完休息吧,明天大早还要起来呢。”许魏洲像宽慰孩子一样,语气温柔得似三月里的春风。他在外一直是“钢铁直男”形象,糙的不行,行为跟长相丝毫不符,谁成想,这仅有的一点温柔全被黄景瑜掠了去。

“那你在这陪着我。”

“……”都道许魏洲是“撒娇精”,这样看来黄景瑜撒起娇来简直有过之无不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寒门锦绣路双鬼到访

    空气瞬间安静。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的无头身体瞬间安静,趴在柜子上一动不动,而他的脑袋吓得脸白,嗓子彻底熄了火。眼见青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脑袋似乎拼尽了全力,直接滚到了身体旁边。那个无头身体一把捡起脑袋,直接按在脖子上,抬脚就要往外跑去,却再次摔倒在地上。……脑袋安反了。眼见对方就要再次摔到茶几上面,青

  • 美漫世界的一拳超人在线阅读第七节

    韩云溪醒过来了,方浩却紧张起来了。方浩刚才莽撞行事,忘记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韩云溪与这具身体的主人一起长大,自然知道这个身体主人的身份了,而他不过是异世的一缕亡魂,机缘巧合下夺取了别人的肉身占为己有,并且盗取了别人的身份,万一韩云溪揭破了自己的谎言如何?“你醒了,方浩可都担心死了!”最害怕什么就来什

  • 大梦山海传第3章在线阅读

    洛栀拿到手机不出一分钟,就知道事情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社交软件里接连蹦出的消息,都在旁敲侧击地询问,她和许恒到底怎么一回事儿。洛栀现在用的手机是原来安栀用的,性能绝对不差,还是卡了好几秒。时间紧迫,洛栀心急如焚地在屏幕上点了好几下,总算打开了微博。她的世界时代飞速发展,信息爆炸,别说微博,连这种触

  •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参赛作品]第8章在线阅读

    *2029年1月28日徐子秦惊叫着起了身,巨大的动作打翻了床头还来不及叫唤的闹钟,掉落在地上,零件四散飞出,一根弹簧打到了徐子秦的鼻头。徐子秦还在家呢,正坐在床上。他的猫听见了声响,急忙蹦跳着进了他的房间,跃上了床铺。徐子秦大口地喘着气,心脏仍在快速地跳动。啊,自己还活着,那只是场梦。又一场噩梦。“

  • 傲帝独尊第八章在线阅读

    鸡鸣时分,因着被打扰而浅眠之中的宋瑜觉得自己怀里如同抱了个火炉,热得他差点将那个紧紧贴在他怀中的东西给扔出去。在忍无可忍中睁了眼,才想起怀中多出的是什么,只是那个反客为主地被自己拢在怀里的少年此时确实有些不对劲。宋瑜伸手摸了摸江余的脸,触手的温度着实有些烫手。这孩子莫不是生病了吧!?一时间,宋瑜难得

  • 奇异王国之紫薇花开在线阅读地球天网

    一张地球上的网想要在浩瀚的宇宙里捕猎,到底是人类的网厉害,还是黑暗的手段更高一筹,拭目以待。今天的太空总署联合指挥中心观看室来了很多科学家,动用全球天网可是一个不小的工作。许多其他领域的科学家也来到这里凑凑热闹,看看这人类目前为止探索太空最大的网究竟效果如何。丁振国和联合研究小组的其他成员陆陆续续来

  • [综漫]试炼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辆线条流畅的黑色法拉利“歘”一下停在了郝幸运身前,他还来不及帮忙开门,一个戴墨镜的年轻男人就从推门从车上下来了,将手里的钥匙扔给了他:“麻烦帮忙停一下车,谢谢!”他嘴上虽是道谢的,但嘴角一点弧度也没有,表明他的心情并不好。郝幸运差点没接住钥匙,对方已经一阵风似的进了大门,只留给他一个背影,非常挺拔

  •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生日

    此言一出,四坐皆静,然后便爆发出一阵嘲笑。“这谁呀?送蟋蟀也太草率了吧。”“嘘,小声的,那是宋大人,丞相身边的红人知道不?不过的确很好笑.....”宋天德捂着脸,躲在张楚和杜医的背后,嘴上不断牢骚。“早知道就不跟你们俩后面了,一个送玉佛,一个送翡翠,你们不是很穷的吗?”杜医捂住嘴,防止自己笑出声,

  •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炮灰妻第三章在线阅读

    我的好奇心顿时被勾起,我承认我在公司里对下属严厉了点,生活中对朋友刻板了点,可是应该还没到十恶不赦的地步吧?这得多大的恶业值,能让牛头如此讳莫如深?我伸手拿过那张纸,上面有我的照片和名字,密密麻麻的两排列表最下方,写着最后的数值。善业值:503恶业值:503总和:0我问牛头:这个怎么算?最后是零啊?

  • 快穿之系统带飞在线阅读第六章

    丧尸的血腥臭无比,若不是已经适应,当那粘稠乌黑的血水洒在身上时,恭佑弑恐怕就会忍不住呕吐起来,可量是如此,恭佑弑还是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了恶心的表情。“还有七只!”将叉子拔出,没有看已经死去的丧尸,继续击杀剩下围堵在门口的丧尸。丧尸的脑袋很脆,叉子很容易就刺进去,**和血液都成了糊状,在叉子扎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