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战国之易统天下在线阅读第8章

2021/11/25 14:19:32 作者:烈焰神灵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战国之易统天下
战国之易统天下
作者:烈焰神灵来源:纵横中文网
易桓是后世一名医学研究生,本来可以按部就班过着平淡的生活,可是因为一次意外的车祸,灵魂穿越回了两千多年前一位同名同姓的富家子弟身上。本来打算抱着游戏人生的态度过完这一生,谁知道他身处在那个金戈铁马,战争不断的战国时期,弱肉强食不单单是丛林法则,更是人类社会前进的必然规律。到底是随波逐流还是做命运的主人,一颗与世无争,单纯的心在见到一次一次残酷的现实面前,他选择了奋起抵抗,勇往直前,他注定要在这个世界留下自己的印记。

清晨,天刚刚蒙亮,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安逸的早晨只听见清脆的鸟啼,窗外,晶莹的露珠滋润了树叶,并顺着树叶轻轻滑落,悄然滴落池中,声音叮咚作响,犹如筝鸣。

走廊上,北川雅静漠然走着,四周静悄悄的,唯有她的脚步声轻轻作响。

来到一扇门前,脚步停止了,“咔!”打开了门,室内空无一人。

风,轻轻的吹着,带着夜晚残余的冰冷,淡蓝的蕾丝窗帘被掀起,仿佛用自己的方式与风起舞,晨光,没了窗帘的阻挡,轻易的泄入,这样的光芒不同于霞光与月光,它是温暖的,金黄色的光仿佛神圣的天光,不经意间就能钻入心间。

北川雅静的视线停在了一把小提琴上,它正沐浴在晨光之下,安静的,优雅的,却不经意地透出迷人的气息。

静静地走到小提琴前,拿起它,放在肩上,手一拉,一个单音划出——

晨光照在少女身上,好像天使为她披上了彩衣,褐发也蒙上了一道光泽,少女碧眸微垂,面部柔和,身体随着琴声轻晃,褐发轻荡,仿佛水波粼粼,优雅的少女,动听的琴声,宛如花瓣中美丽迷人的精灵,用她的琴声来彰显她的魅力。

当忍足郁士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他静静地看着她,感觉心里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被迷惑了吗?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

琴声终止了,少女放下琴,似乎感应到有人,侧目,看见了一个修长的身影正倚着门,蓝色的发丝,带着眼镜,双手环胸,嘴角轻扬,邪气而迷人,这样的少年,犹如绽放的罂粟,美丽却是致命,即使随便一个挑眉,也可以魅惑人心,若是定力不够的,恐怕早就被迷晕,可惜北川雅静不是普通女子。

她只轻轻蹙眉,有些不解,“忍足君?”

忍足嘴角的弧度更深,他直起身,缓缓地走过去,犹如一匹优雅而矫健的狼,在少女的面前站定,眸里似乎闪过什么,“果然是北川,琴技高超啊。”

北川没说话,却静静地抚摸着小提琴,显然是对自己的绝对自信,而后,她抬头,“忍足君似乎也会拉小提琴?”

“是啊,不过真是可惜,还是比不上北川。”

北川刚想说什么,少年又开口了,“不过总觉得还少了什么,如果与钢琴伴奏的话应该会更完美,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为北川小姐伴奏。”忍足轻笑着,身子微微倾,做了个绅士邀请的动作。

北川细眉微蹙,感觉看不透他,刚想拒绝,这时,门突然开了,女孩们的嬉笑响彻门前。看见两人,开始停下嬉笑,不明白地看着两人。

“咦?忍足?你怎么在这?迹部刚才还在找你呢!”山本凉子奇怪地问。

少年缓缓直起身,完全没有被人看见的尴尬,依然优雅自得,轻扯了玩世不恭的笑,“看来,没这个机会了,不过,我不会放弃的,那我走了。”

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少年离开了。

山本凉子皱皱眉,瞪了他的背影一眼,走近北川,“那家伙和你说什么了?”

静静看了少年的身影几秒,她回答:“没什么。”

“雅静,你可不要被这家伙的外表所迷惑了!那家伙根本就是一头没有女人就不行的色狼!”山本凉子鄙视地说。

平时的冷美人轻轻的笑了,那一刹那,宛如清莲初绽,清雅而魅人。

女孩们看呆了,心里暗叹,果然是祸水啊!山本凉子更是夸张,她一把遮住北川的嘴,一边无奈地说:“社长,不是我说你啊,可千万别对男生这么笑。”真是不笑则已,一笑惊人啊!随便一笑就把女生的魂给勾走,更何况是男生。

北川眼里的笑意更深,但是没过多久又恢复冷样,轻轻瞥了众人一眼,察觉到少了某人,“倾城呢?”

“那家伙准是还在睡!唉,我去叫她吧!真是让人操心的孩子。”伴随着最后一句的嘀咕,山本凉子离开了。

众人看着她的背影,后脑不由地冒出汗滴,心道,汗!你自己也才几岁啊!

“喂,倾城!倾城!小倾城!快点起来啊!太阳晒到屁股了!”轻轻摇了摇还在睡梦中的某小孩,山本凉子开大了嗓门,嗯,虽然某人可爱得让人不忍用力,但是用“喇叭”也是可以的嘛!

樱井倾城蹙了蹙眉,手一挥,似乎想要赶跑搅她清梦的家伙。

山本凉子额头出现了“井”字,每次叫倾城起床,无疑是个艰巨的任务,有时太可爱也是一种罪啊!不过,她是谁啊!她可是山本凉子啊!没这么容易被打倒!

山本深呼了一口气,猛地喊道:“樱井倾城狗来啦!!!!”

“啊!哪啊?在哪啊??别、别让它靠近我!”原本睡得正香的某人,立刻惊醒,不禁让人怀疑方才睡觉的人儿是幻觉。

不错,果然有效!满意地点点,山本得意地笑着,无意间得知某人因为小时候被狗咬过之后,从此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她就抓住了某人的弱点。

察觉到被耍了的倾城,不满地嘟起嘴,瞪大眼睛控诉某人,“学姐又骗人!”气!气!!明知道她怕狗,还故意吓她!

看见女孩可爱的表情,山本忍不住笑着给了女孩一个熊抱,嘴里还不忘念着:“好可爱啊!可爱的小倾倾!!”

真是的!倾城又气又无奈,她又不是抱枕,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抱她?!而且,她还在生气呢!想到这,她的嘴角忍不住撅得更高。

像是感应到女孩的不满,山本放开了女孩,嘴角挂着笑,笑中竟有几分像不二(腹黑啊),“不过,小倾城,你是知道社长可是最讨厌别人迟到的,所以,你不会怪我的吧,嗯?”

“……”威胁!这绝对是□□裸的威胁!!

跟在山本的后面,倾城打了个哈欠,真是的!为什么要这么早练习呢?不爽!不爽!!!

突然前面的人停下了步伐,倾城没注意,撞了上去,“啊!怎么停下了?学姐?”

“嗨!手冢君!”微笑和前方那抹英挺的身影打招呼。

咦?手冢?倾城绕过山本的身影,见到那个身影,真是是手冢啊!

“手冢君也这么早起床啊!”

“嗯,去晨跑。”

“这样啊……”山本笑了笑,突然转过头对倾城道:“我先去了,记得待会要来啊!可不要只顾着谈情说爱而忘了去哦。”最后一句是用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而后,山本暧昧地笑着走了。

学姐在说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呢!心里虽然这么想,然而,倾城却微微红了脸。

手冢看着女孩,微微闪了神,不明白女孩为何会脸红,只觉得那抹红晕仿佛四月盛开的樱花,绽放在了她的脸上。

“呐,手冢有晨跑的习惯吗?”女孩平复了心情,不解地问,对她来说,早上太早起来可是一种折磨!

“嗯。”推了推眼镜,手冢轻声应道,注意到女孩眼下的黑眼圈,眉头几不可见地轻蹙了下,忍不住问道:“昨晚没睡好吗?”

“啊?”女孩愣了下,明白过来,干笑了下说:“昨晚不小心掉下床了!”不得不说某人的睡姿有待改进啊!

眉头蹙得更深,“以后注意点。”

察觉到那褐色凤眸里透出的担忧,倾城轻声应道,心底却划过一丝甜意,不经意间,瞥过手表。

“啊,我要迟到了,那个,我先走了,手冢训练要加油啊!”

“嗯!”

唉!好无聊啊!倾城闷闷地趴在桌上,看了看正在练习中的女孩们,再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阳光,清脆的鸟啼,还有一颗健壮的大树,树下是一遍绿地,看起来……好好睡啊!

看了看学姐们,好像没人注意到这边啊,于是,倾城轻手轻脚地逃离了。

深呼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比较新鲜!朝着目标前进。

怎、怎么会这样?!瞪着绿地上多出的某样东西,虽然这样东西看起来很可爱是没错,虽然也很无辜,但是……但是他为什么是个人!而且还是个男生!

为什么呢?!

某人用“怨恨”的目光继续瞪着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好地方,竟然被人先占领了!

地上的男孩似乎也察觉到某人的“怨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竟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蓝发紫眸的可爱女孩,此时却是“怨气冲天”。

“天使吗……很眼熟啊……可是我好像没得罪她吧……是做梦吗……”男孩喃喃自语,头脑有些混沌。

“……”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待男孩清醒过来已经是几分钟之后的事了,“啊!你是手冢的女朋友啊!”记忆最深的就是没想到冷冰冰的手冢竟然会抱着一个女生,而且这个女生好可爱啊!好像他的一个抱枕,其实他好想抱抱她啊!可是郁士说不能抱,如果不想变成冰柱的话。

“……”女孩静默几分后,开口道:“你是谁?”

“我叫芥川慈郎,你可以叫我慈郎!我知道你,你叫樱井倾城,是手冢的女朋友!我可以叫你倾城吗?”小绵羊期盼的目光可爱极了,让人不忍拒绝,可惜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怨念中”的倾城,而不是好好倾城。

她张开口说了一句话:“你占了我的地方。”

“啊?”慈郎挠挠后脑,无辜地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可、可是是我先来的……”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声,很无辜的。

“我昨晚没睡好,你忍心看我的黑眼圈更加严重吗?”说得小绵羊的头越来越低。

“对、对不起,那、那我把地方让给你,你睡吧!”大义凛然的样子。

倒是倾城静了下来,其实无非是想发泄一下怨气,看着男孩无辜的表情,暗暗反省下自己,好像有点过了,本来也不是他的错的说……

“慈郎,你果然在这,让本大爷好找啊!啊嗯?”

倾城回过头,看见一个眼下有一泪痣的男生,高傲地站着,仿佛君临天下,她记得这个人,好像是山本学姐的表弟,叫什么迹部景吾。

“嗯?樱井倾城?”他也看见了她,轻挑了下眉。

“啊,迹部啊!怎么今天是迹部来找我啊?!”

“……”迹部脸上似乎出现了“井”字,后面还冒出了冷汗,本来应该是忍足来的,可是他却因为喝了乾汁而倒地了,不得不说青学的乾汁真是厉害,真不知青学的人怎么受得了,不过……

“慈郎,你可不要告诉本大爷你忘了训练,啊嗯?”

“啊……呵呵……”小绵羊企图用傻笑带过去。

“你知道‘忘'了训练的惩罚是什么吗?”迹部冷笑,带着一丝不怀好意,最严重的惩罚不是跑圈,或是加大训练量,而是……喝乾汁!

暗暗咽了口水,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小绵羊的脑后开始冒冷汗,“是、是什么?”

“你说呢?”迹部轻笑(是邪恶的,小绵羊说的),欣赏着某绵羊的害怕的样子,“跟本大爷走吧,到了你就知道了。”

“倾城也一起去吧!嗯?怎么样?”绵羊果然是单纯的动物,下一秒就不记得那个恐怖的惩罚,期盼的看着新朋友(他自认为的)。

“……哦,好吧。”不得不说不在“怨念中”的倾城其实很容易心软,尤其在一个这么单纯又可爱的孩子面前,而且好像满有趣的。

“喂喂,你们太不把本大爷放在眼里了!也不问问本大爷的意见!”

两个人同时侧目,两双可爱的眼睛对着他,慈郎是可怜兮兮的,而倾城却是疑惑的。

“……算了,当本大爷没说。”他投降。

三人慢慢走着,一路上,慈郎愉悦地同倾城说起他小时候的事,迹部偶尔插上几句,只是语气还是那副自恋样,而倾城则默默倾听,有时用娇柔的嗓音发问。

就在离训练地不远的地方,突然——

“景吾!!”

只见一抹红影飞奔而来,一把抱住了迹部。

“你怎么会在这?!”迹部震惊地看着来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炼丹师在星际的撸猫日常在线阅读第9章

    冷不丁被杨丽问了这么一下,姜若也愣了愣,随即意识到杨丽为什么不缠着自己继续劝说了。对这位热心大姐很有好感,姜若打算免费送对方一卦,也就没有直接回答杨丽的话,而是冲杨丽笑了笑道:“我观你印堂红润眼神温和,十二宫位圆满,其中财运宫饱满发亮,正是发财的征兆……”杨丽愣了愣面露苦笑,摇着头正想说什么,但是姜

  • 破碎之屿之楔子

    霁雪第一次和武帝微服出宫的时候才九岁,看长安大街上很多东西都新鲜,于是到处乱跑见到什么都拿起看看,武帝跟在她后面只是笑笑任由她高兴。走到街转角的时候遇到一个算卦的盲人,当霁雪从面前走过时,他伸出手硬拉着霁雪的衣袖不让她离去。出于好奇,汉武帝刘彻便让他给霁雪算了一卦,那算卦的算完后捋了捋胡须感叹道:“

  • 佟府在线阅读第五节

    噗呲!血花洒向天空,爆涌的鲨鱼水弹让黑锄雷牙遍体鳞伤!雷牙·刀脱手摔落向空中。穿着黑色忍者服的黑锄雷牙跌落在兰丸身边!“黑锄雷牙大人!”兰丸焦急的开口,红色的双眸中正在蔓延着泪水。久经战阵的他片刻间便洞悉了黑锄雷牙落败的原因,那个来者不善的忍者分明是查克拉巨大的忍术型忍者。出场就刻意的开始铺垫战场,

  • 楼上楼下在线阅读第2章

    吃完早饭,乐小懿便离开了餐馆,开始慢慢悠悠的走回出租屋。毕竟那块地方貌似就自己一个傻逼租在哪,一到晚上就跟个鬼屋一样,每天都在压迫乐小懿那不太坚硬的小心脏。在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走回出租屋后,乐小懿直接将门关上甩开鞋子,然后立马趴在床上,抱着加贺抱枕望着水泥天花板发呆。随着眼皮逐渐沉重,乐小懿便就

  • 美人救夫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一章小村桃源十年后,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天刚破晓,雄鸡还未打鸣,村落里已经有了动静。“小天,又是你第一个来了!”“是呀,天天都是你第一呀。”“小天哥哥,你真是勤奋啊!”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一群孩子来到了练功场。这是承天大陆东部青龙州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承天大陆辽阔无际,四周环海,分为东南西北中五

  • 执守相识留恋处在线阅读第七节

    柳河将一碗米汤和两根红薯递给江易明,江易明微笑接过,然后往徐永轩的屋子走去。这时屋子里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从外面回来的徐永春也在,还有徐永宁和徐永年,几个人开心的说着,让江易明有点无从而入。徐永轩发现江易明,高兴的喊道:“夫郎。”“三弟郎/三哥郎。”江易明微笑的点了点头,并开口喊道:“二哥、四弟、五弟

  • 史上最强大反派之第五章(5)

    绿谷出久,目前是雄英高中一年A班的学生。在经历过入学体能测试,两人小组对抗课程后,他终于和班上同学熟悉起来。并且,关系称得上良好。这在从小属于被校园欺凌对象的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年A班,共20名学生,基本都是通过录取率极低的入学考试选拔进来的,总之个个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放在一年以前,绿谷真的

  • 兰明珠在线阅读第七节

    昨晚,S其实还对威廉仔细分析过四个剧组到底烂在哪里,轮到《血红溅白纱》这部惊悚片时,S给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评语:【除了人脉以外,其他都不能看。】威廉对充满了迷之疑惑,于是他重新看一下资料里《血红溅白纱》(HeKnowsYoureAlone)的主创人员名单:导演,阿曼德.马斯楚安尼,这是他导演的第一部电

  • 少年派:带着妙妙闯世界第八章

    她自长久的黑甜乡醒来,看见的便是拉门后透出的浅浅微光,她听到些许窃窃私语的声响,却听不太清明。尽管身上的伤势都被妥善处理了,到底还是力有不逮之处,如今力量虽在恢复,但其实已经无法辨得灵力妖气,这身子已然是大损了,只是她生性乐观,颇能劝慰自己一番反正如今也没法轻易被杀,力量也还能用,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 误惹绝情冷少血河特训

    此时,就在陈有山误入的那片“神秘庄园”中,一个拥挤的临时会议室里,孤狼军官学院的教官齐聚一堂,一名同是脸带刀疤的军官把两踏厚厚的资料放在了会议桌上开始汇报。和零乱的胡茬相比,他手里的资料明显整齐的过分,资料上的批注也极规整,这程老六做事果然有板有眼,不可貌相。在左侧的资料上,最上面一页赫然是学霸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