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生死簿(2)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4:48:42 作者:沐淼淼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生死簿(2)
生死簿(2)
作者:沐淼淼来源:晋江文学城
六界之中有太多的故事,身死魂灭就都得到这地狱喝上一杯孟婆汤,踏上奈何桥,过了这忘川河。只是这一杯孟婆汤下肚,是哭还是甜,就得看你的故事,让我们听得如何……曾经想相守时候的一句等待便是我苦苦寻找你的追求,也是我不灭的信念。我相信你在某个不远的地方也在等着我。听——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黄泉海里是阳光没有办法直达的地方,永远都是黄昏的颜色。锁妖塔里虽有一百零八盏长明灯,却仍就是终年黑暗。

猛地看见阳光,眼睛真的承受不住。

两个奔逃的人从强行轰开的出口仓皇逃出,一跃而下。那洞口轰开的位置高了些,加之屠龙宫本身的地基就高出地面不少,他们跳下的地方离海面仍是有一定的距离。绮罗只觉得一脚踏空,身体便猛然失去了控制,开始急速地下坠。

即便她死死地闭上了双眼,那阳光刺得她眼睛剧痛,她忍不住轻呼了一声。不过片刻之后,她的眼前就一片漆黑了。

迟悟紧紧地抱着她,摁着她的后脑,将她摁在了自己怀里:“闭眼。”

他们从空中坠落,不过一息的时间便一头扎进了海里。她被包裹在怀里,没有直接被拍在海面上,倒也没觉得有多疼。

只是海水冰凉得过于刺骨罢了。

海水浸过了她的眼睛,让她舒服了不少,她微微地睁开了眼,只看见了一片模糊。眼睛难受,她便又紧紧地闭上了。

视线消失之前,她似乎看见了海底有什么东西。

被冰封在厚重的冰层之下,被埋葬在屠龙宫的地基之中,她看不清。可天生敏锐的五感却让她有一种被成百上千双眼睛盯住的毛骨悚然之感。那些眼睛眼神空洞,像是地狱中的饿鬼贪婪又迟钝地盯着她。

海水的温度仍在降低,有海水凝成冰朝他们涌来,速度却比在屠龙宫里慢得多。绮罗心中感慨,长生已经强到这个地步了吗,连海水都可以被凝结了。

他倒是真的和道师叔有些像呢,或许以后能超越他也说不定。

当然,毕竟是在海里,盐水并没有那么容易被凝结,追在他们身后的冰流终究还是却步了,与他们渐行渐远。绮罗在失去意识之前,似乎听见道长生阴冷的声音通过冰流传了过来。

“别让我抓住你。”

-

不知在黑暗里徘徊了多久,孤独了多久,意识才渐渐回归。绮罗渐渐地感受到身体没那么冷了,又挣扎了一番,最终睁开了眼睛。

甫一睁眼,便看见了雕花的木床顶,绮罗一时间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过了那么两三秒,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已经出了屠龙宫,不在黄泉海里了。

她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小房间里,光线很暗,倒跟锁妖塔里有几分相像。再细一看,原来门窗都被用厚厚的布料给挡死了。

这布置倒是贴心,免的她被阳光给刺得要死要活的。

绮罗呆呆地在床上坐了一会,脑内翻来覆去地想着在屠龙宫里发生的事,心中五味杂陈,竟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

有生之年,她竟然还得见天日,竟然还徒手轰了屠龙宫的冰墙,以及……还彻底把道长生给得罪死了!

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不过她向来不是那种很容易纠结的人,决定做了,就不会后悔。

绮罗站起身来,随手一挥,木桌上的油灯便亮了起来。她看见桌上放了一盘馒头,肚子里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

绮罗:“……”

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抓起一个就往嘴巴里塞,大口大口地啃着。一边啃馒头,一边心里想着,奇了怪了,那个家伙呢?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跑了吧?

那还真是个奇怪的少年,怎么想都肯定是有预谋才进了屠龙宫的。

满口胡言,净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还偏偏……真把她给忽悠出来了。

炽绮罗猴子一样的蹲在板凳上:“……”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被耍了。

她正吃着,听见门外有脚步声传来,立时警觉起来,片刻之后,少年清俊的面孔从门后面露出来。

“你醒了。”迟悟微微笑道,回身把门关好。再转身时,却发现绮罗直接欺到了他身前,一只手还沾着馒头屑呢,就直接抵在了他颈前。

“小兔崽子,老娘一双狗……啊呸,一双绝世美瞳差点就瞎在你手里了,你就给我吃这些玩意儿?”

迟悟:“……”

绮罗对着手上一吹,满手的馒头屑就都落到了迟悟的衣领上,她在他衣襟上擦了擦,直截了当地道:“算了,补偿的事情待会再说,先过来坐下,我有事问你。”

低头看了看自己前襟的迟悟:“……”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

-

绮罗把迟悟拽到桌子边上坐下,一本正经地道:“现在开始,我来问,你来答,不许说谎,不许不答,懂?”

“好。”迟悟笑着,答应得倒是很爽快。

“你是谁?从哪来的?要到哪去?有什么目的?”

“迟悟,从来处来,到去处去,至于目的……”他道,“为了你。”

四个问题,言简意赅地都回答了。

绮罗:“……”所以我知道的特么的也就只是你的名字而已么。

绮罗一下子推开桌子站起来,怒道:“你耍我?”

“并没有啊。”迟悟一脸无奈地笑道,也站了起来,轻摁着她的肩膀,似是要她稍安勿躁。

绮罗仰起了头看他,这个时候,才发现了有哪里不对劲。

“啧。”她眯起了眼睛,仰视别人的感觉真让人不痛快。

“喂,看你这样……你,你多大了?”

迟悟一愣:“十六,怎么了么?”

“没,没怎么……”绮罗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那什么,坐下说话。”

心中暗暗腹诽:大爷的,都怪道长生,把她关在屠龙宫这么多年,都没怎么长个儿……

她心里十分地不痛快,一屁股又坐下了,这才言归正传:“小子,我看你也修习法术,是修佛还是修道,哪一个派系的?”

“佛道兼修,略懂些其他的术法。”

“师承何处?”

“藏山寺。”

绮罗一愣。

哦豁?本以为他就是个杂门杂派的小虾米,没想到竟然是个名门之后?

当今天下,门派众多。凡间的门派大多修武,也有的门派修道修佛,数不胜数。修习武学只需要身体强健,修习术法则不然,得有天赋。

在众多修习术法的门派中,藏山寺和屠龙宫算是最顶峰的两家了。若真要比上一比,藏山寺比屠龙宫还要胜上一筹。

因为屠龙宫一向以退隐江湖,不问世事为名,一心求仙问道,纵使实力强大,也鲜少涉足江湖纷争。像几年前,道无情出世,约战炽炀,冰封南海,已是极少见的情况了。

而藏山寺不同,他是正儿八经的名门正派,不仅在江湖上几百年来一直被公认为正派第一、中流砥柱,在朝堂上也占据了很大的一方地位。

它作为护国寺而存在,称得上是统一江湖朝堂、黑白两道了。

它虽说是以“寺”为称,但里面住的却不都是和尚。

传言藏山寺里书阁林立,藏了数不清的佛经道卷,奇书异闻,常人终其一生也读不尽。寺中弟子可修佛,可修道,还可以学习其他的术法分支,派系简直多如牛毛。藏山寺对于这些不同的派系术法统统包容,来者不拒,颇有海纳百川的气度。

包罗万象,所以实力深不可测,这也是为什么它能屹立江湖百年不倒的原因之一。

是以,迟悟说他佛道兼修,师出藏山寺,绮罗倒是还挺相信的。

绮罗又问道:“我刚见你时,你说过是你爹叫你来救我出去的,你爹是谁?”

“我爹是藏山寺的一个洒扫僧人,法号无佛。”

“无……佛。是我理解的那个无佛吗?”绮罗眨巴眨巴了眼睛,顿了顿,问道。

“你爹他什么时候被赶出寺门的?”

迟悟:“……他没被赶出去。”

“那你爹挺厉害的啊,要不然也呆不了这么久吧?寺里面修佛的那些家伙们没把他赶下山吗?”

绮罗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起了这么个法号,早晚有一天会被赶出来的。”

迟悟:“……”

他无奈地摇头笑了,默了许久才又开口:“他再不可能被赶出去的。因为……他已经死了。”

“啊?”绮罗听罢一愣,差点轻呼出声,好在及时的堵上了自己的嘴。她顿了片刻才磕磕巴巴地道:“那个……抱歉,你节哀啊。”

“无妨。人终有一死,尘归尘,土归土罢了。”迟悟笑道,“他临终前嘱托我,叫我来救你。”

“为什么要救我?”

“还债。”迟悟如是说道。

“我父亲同你爹爹是朋友,他曾做了一件错事,欠了你爹爹,也连累了你。所以,要我来还。”

朋友?爹爹的朋友?

她老爹生前是声名狼藉的大魔头,一辈子活的很是狼狈了,也没几个朋友吧。她所知道的,也不过就寥寥两位。

一个是屠龙宫的道师叔,一个是皇宫里面的那位。

僧人?她还真没听爹爹说起过。

不过,她老爹浪迹天涯,见过的人多了去了,虽说大多数人都视他如过街老鼠,但也说不定就有那么一两个慧眼识珠的,把他当朋友看的嘛。

见她没说话,迟悟就自顾自地继续了:“父亲说,他和你爹爹是朋友,所以欠了你爹爹的,不还也罢;可欠了你的,终归还是想尽力弥补一二。”

“欠我的?”绮罗笑道,“我都不认识他,他欠我什么?”

“欠你……很多。”迟悟思衬了片刻,接着道,“依他所言,你现在的境遇,大多因他而起,你和你爹爹颠沛流离,也与他相关。所以寻根溯源,你失去的终究可以归结到他身上。”

绮罗听了他的话,先是直想笑,心说我到底失去什么了,怎么我自己还一点都没知觉你们反倒替我操心上了。可待她脑子里电光一转地划过了某一个想法时,却忽然有些明白了。

“所以,你当时才说,你要给我自由?”

迟悟凝视着她,不置予否。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道:“父亲说,你的人生因为他的过错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虽说这世上福祸也是相对而言的,但他终究是觉得过意不去。你失去了七年的光阴,失去了亲人,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未来里不再可能拥有的,都由我来还你。”

“啊?”绮罗听的他这一番话,哭笑不得,“光阴,亲人,自由。你倒是说说,这些东西失去了,还怎么还?”

“我也不确定。”迟悟也无奈地笑了,“大约……拿命还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影:开局出任CEO在线阅读第二章

    因为有着很多疑惑,放学后,没跟其他人打招呼,叶辰便匆匆离开了。他要验证一件事情。回到家里,叶辰直接打开自己那台破旧的二手电脑,细细查看起来。因为手头不宽裕,叶辰并没有去了解过那款游戏,只是闲暇时候偶尔看过而已。此时他直接登录《江湖》的官方网站,同时也浏览了一番各大论坛。这一看,却是让叶辰惊的坐在了椅

  • 我!漫威世界大导演在线阅读第2章

    “我,去趟洗手间。”柳鹘推开几乎躺在他身上的女人,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我陪你吧?”见他连路都走不太稳,宁翔宇忍不住也站起了身,有些不放心的开口说道。“不,不用,我一个人去,一个人,呵呵,一个人。”柳鹘拒绝了他的提议,朝他摆了摆手,晃着身子扶着墙就那么走了出去,独留下被群芳环伺的宁翔宇看

  • 凭医游古站着睡觉

    我跟这个班长平时关系还是很不错的,班长叫马鸿涛是个体育特长生,人高马大的,老师觉得他能镇得住班,再加上性格还算的上沉稳,就让他当了这个班长。“走啊,上厕所抽根烟去啊。”班长走到我面前说到。“我也不会抽烟啊”(友情提示未成年吸烟是非常不健康的行为)“走吧,反正都休息了,搁这晒太阳也是晒着。”“那走吧。

  • 次元超越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团乌云从天边飘来,云层之上,寒芒闪烁,令人心悸。街道上,璃未眸色微变,不过片刻便恢复了正常,他自玉心莲的手中取回莲花瓣,嘴角的笑带着些许的自嘲,“原来是它出卖了我的行踪。”“为什么?”玉心莲轻锁双眉,直直地看着他,似欲看穿他所有的心思,一探他的内心深处,“当年打伤黎寒的人,可是你?”在无人能看到的

  • 我的朋友都找了极品在线阅读第6章

    “多谢兄弟能够赏脸,在下林枫,还未请教兄台大名。”林枫向少年拱了拱手然后说道。“在下郭杨,多谢这位兄台招待。”那少年也拱了拱手说道。“同是江湖中人,来,郭兄,在下敬你一杯。”林枫摆了摆手端着两只酒杯递给少年一杯酒说道,话毕,仰头喝下一杯酒。“林兄豪杰也!”也张口倒进美酒。林枫见此抬手指了指座椅随即坐

  • 都市之最强道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孟眉真的很不开心。正值四月,夜晚还带着些微微的凉意,重庆的天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停电的时候孟眉只感觉电脑“滴”的一声黑屏,头顶的灯瞬间暗掉,房间里面只剩下一片漆黑。孟眉抓起手机一看:18点39。啊啊啊答应了四爷7点准时在线的现在怎么办?在此之前她跟四爷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

  • 异界商业至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两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梁絮被当事人抓住了吹水现场,脸迅速红了,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沈钊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我什么时候让你摸我腹肌了?还给我系扣子?我是那么不自重的人吗?”梁絮只好站起来,尴尬道:“沈总我开玩笑的。”沈钊道:“败坏上司名节,道歉就完了?”梁絮觉得男女得一视同仁,女人

  • 次元入侵在线阅读第10章

    只见杜谦从前边的车上钻了出来,最后边两辆车直接钻出来十几个穿着西装的保镖。杜谦走到夏南面前,恭敬的说道:“少爷,钱已经送过来了。”“打开吧。”杜谦转身直接把身后的两个面包车后备箱打开。里面的景象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整整两车百元大钞。陈龙和他的人,还有这个嚣张的女人都惊的长大了嘴巴。整整两车钱,虽然不

  • 来自天上的调令在线阅读愿赌服输

    “这就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若枫指了下那头幼小的魔狼,不怀好意地问道,这头魔狼只不过只头六阶中位的魔狼崽子,连七阶上位的地行龙他都看不上眼,哪会对一头魔狼感兴趣。库尔森心疼地道:“这可是外公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现在我输了,就把他送给你,只要你不让我上街luǒ奔就行!”“我太阳!”若枫怒道:“一头六阶中

  • 特种兵王的战国之旅第五章在线阅读

    终于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后,我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莫名地很难过,想哭却哭不出,连干嚎都做不到。于是,我不断地喘着粗气,希望清新的空气能让我冷静下来。“哥哥?”晴馨菲喊了我一声,我听到了,但却一时不想回应。“哥哥!”她又大声地喊了一声,同时又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