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血瞳少女之轮回阵在线阅读第6章

2021/11/26 5:15:43 作者:九尾鲤 来源:17K小说网
血瞳少女之轮回阵
血瞳少女之轮回阵
作者:九尾鲤来源:17K小说网
一世一繁花,一魂一梦境。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泪落浮生尽,镜碎了残生。如果你有前世未了心愿,请到了梦斋,奉上你的灵魂,为你织造一场你心中的梦境,还等什么,快来吧……

一连两天了,芮叶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竟然在四方镇入口处真的租下一个小茅庐,每天等着,看伊玉伊博两姐弟会不会来找自己;本来找不到也没有什么,本来就是谎言开始的,逃开应该是最轻松的方式。但自己却不想从这个谎言中逃脱。

上次,为什么走的那么匆忙,是伊博有什么急事吗?好不好解决,能不能解决,自己能不能帮上忙?伊玉是不是在出谋划策?还是当时有什么人在跟踪他们,伊博又不好说破?但如果有人跟踪,以自己的观察,应该可以感觉到才对。他无聊的每天在茅屋外刻木雕,竟然雕出一个小人,眉眼却有点像是伊玉的样子。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回去和北国的将军府的人竟然称病,却躲在这里雕刻。这样的自己,还是第一次。他无奈的挠挠头,看来,真的不妙啊。

自己的两位兄长早已经婚娶,父王也不是没有催过自己,但是自己一直以边外事紧,无暇儿女私情为由搪塞。其实,他只是不想随便耽误别人的青春,他需要的是一个愿意和他闲云野鹤,远离纷争的伴侣,相知相惜,哪怕不富贵,不荣华,但是可以心灵相通的人。在过去的日子,他已经觉得不可能有这样的女子存在,但却让他遇到了一位:有胆识,歹徒面前临危不惧,有见识,自己说的话点到即明,心地善良,以他们的身份,却对一个头领如此重视,对一个村民那么重承诺即可看出。这次想见,更是发现她还真是难得一遇的美女,大方得体。可惜,她是南国的公主。两国虽然交好,但是毕竟20年前三国之乱后,三国心结都未解,当年的谁是谁非也无从查证。如此天南地北的两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走到一起吧。可是理智再怎么样,也无法说服自己,他只能漫无目的的等。就等到今天晚上,如果还没有等到,自己明天就回去了。

突然,一行骑马声远处传来,芮叶赶快抬头张望。看到来人,他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想要谢过一切佛祖菩萨。果然是玉博两人,还带了几个也是便装之人,应该是侍卫。

“诶,叶大哥,你知道我们要来啊,竟然就在这里等我们?这里是你住的地方啊……”伊博语气很正常,神色也是开心的,像是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只是快走进时,却低了头,再抬头却不看芮叶,观察起了茅屋。

“叶大哥,今日又要有劳你做我们的导游了。”伊玉仍是一袭男装,眉色如墨,眼睛含笑,身手敏捷的下了马,大步走过来,却说话小心。

“没问题。前日,府中无事吧?”芮叶还是没有忍住的问到。

“没事,没事…...”伊博抢着说到:“对了,今日附近还有什么好玩的吗?”

芮叶看向伊玉,伊玉也耸耸肩,他也不好再问下去。“这里其实就是普通的边陲小镇,无非八方集可逛,再者就是山山水水有趣些,但是,这里离其他两国都近,随时可能突然冒出北国和洋国的人哦。”

“是啊,南国服饰一向宽袖长衫,而北国则是手脚服饰皆为束口,据说是御寒挡风的原因;而洋国则是介于两者中间,袖不宽不扎,衫不束也不宽。可是如此?”

“差不多吧。总之,如果你看到外族,还是暂避的好,不然万一有什么不测,怕是很多人都担待不起。”

伊博突然转身直盯着芮叶,眨了眨明亮的眼睛,嘴角虽是在笑,却实实虚虚,让人捉摸不透的说到:“感觉叶大哥知道很多事情呢。你知道我是谁?”

芮叶没想到自己一句关心,突然的将话锋引到自己身上。他先是一愣,接着用自己四两拨千斤的说话方式说道:“你是谁不重要,我也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兄弟,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们如果有难,我肯定不余遗力的相助。这就是我的交友之道,相知相惜,心意相通即可,身份从来不是问题。你们身份再尊贵,我也不会自卑;你们身份再卑微,我也不会相欺。这个,不知道够不够呢?”

他本来很得意,但看向伊博时,伊博眼眶竟然红了,一滴热泪顺着他的脸颊一直滑到下巴。睿叶哭笑不得,抬手帮伊博轻轻擦掉,没想到伊博竟然一下抓住睿叶的手腕,紧紧的握着,害的芮叶都紧张起来。不过,泪眼盈盈的伊博,此时更惹人怜爱。

“叶大哥,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当我是兄弟,愿意帮我,不会害我?” 伊博看着芮叶的那双眼睛无比真诚和透彻,仿佛一下可以震慑芮叶本来的玩笑,让芮叶也赶快摆出正经的样子。

“你怎么还哭呢?哎,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永远不会。”

旁边的伊玉走过来,此时伊博才转过头,擦擦红红的眼眶。再转回来时,已经恢复开心的面庞:“太好了,那叶大哥,你真是我最喜欢的大哥了。带我转转你的镇子吧!”

一连几天,芮叶都是一个称职的导游,带姐弟两人游山玩水,不亦乐乎,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可以不爱江山爱游山玩水到这个地步。没想到,伊博还没玩够,竟然在某一天,提出一个想法:“今天阳光灿烂,真是游山玩水的好日子,就决定去万佛崖吧!”

芮叶一惊,真是惹不起的人,想法太难捉摸了。万佛崖自从三国之战后,一直都是禁地,能不去,就没有人想去。万佛崖因地理位置处于三国之中,所以当年是兵家必争之地。之所以称崖,皆因当时万佛崖濯濯石壁,寸草不生,山势陡峭。即使这样,当年三国也会派兵各自驻扎。但大战之后,当年悬崖峭壁下不知有多少冤魂和尸骨,据说到了每年春风起时,风声擦过悬崖的声音就像是十几万人同时在哭泣。也许是尸骨滋润了山体,这些年,反而山林植被多了起来,远看的万佛崖戾气少了不少,反而树林茂密起来,甚至密过其它周围山岭,成了辨认地理的天然界碑。三国之人,也很有默契的同时将边界向里撤了几十里,也很有默契的不再在万佛崖驻兵。万佛崖,变成了一个安静的山岭,默默就这样伫立了20余年。

“叶大哥,博儿决定的事情,很难劝返。我只问一句,去万佛崖,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遇到别有用心的外邦之人?”伊玉看出芮叶面露难色,问到。前面一句很小声,后面问题才大声起来。

“这,倒是不会。现在只有周围猎户和砍柴人会上山,现在冬季,山上寒冷阴气也重,人就更少了,也不会有太多问题。况且,看你们的几名侍卫,各个虎背熊腰,精神无比,应该都是功夫了得的人物。我们早去早回,就转一下,成全博儿的好奇心吧。”

“再往前面走,山体就更陡了。我们还是在这里看看,就下山吧!”芮叶心很累,博儿好像对光秃秃的树干和高处一些的积雪格外感兴趣,不断的往山高处走,后面的人跟着都觉得累了,他却还那么精神。芮叶怀疑博儿是不是练过轻功,走起来的力气,哪里像是那单薄的小身板会吃得消的。怕博儿走的快迷路有危险的同时,他还要照顾到一直跟着的玉姑娘。果然玉姑娘不是一般人。哪家的千金小姐,爬山不需要人抬的,更何况是公主。可这玉儿竟然跟着几个壮汉一路走了那么远,却脚步稳健,步伐轻松,气息均匀,没有一点娇气的样子,也没有落下一步。他打心底里佩服不已。

“那边的积雪是不是很厚啊,但是,加上下山之路,天色就不早了。我也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好下次了……”终于,按照芮叶的判断,博儿不能强催,只能等他自己累了,他才会心甘情愿不走。在走了半山腰之后,伊博终于不舍的停住了脚步。

“哎呀……”如果一声惨叫,伊博一下蹲了下来,捂住脚,露出痛苦的表情。一群人赶快跟上去,才发现,应该是农户用来钉山中猎物的铁掌将伊博的左脚夹住,咬合力很大,其中一只铁钉还扎入了伊博的脚踝中,鲜血顺着脚踝流了下来,染红了鞋子。伊博痛的不断留下来豆大的汗珠,但是却咬住嘴唇,没有大叫,这也让芮叶奇怪的很,这个人是南国唯一的世子,但之前是吃过什么苦,有这么强的耐痛力,这种疼痛也可以不发一言。

和几人之力,芮叶将伊博的脚从铁掌中拿出来,二话不说从自己的衣服内襟上撕下一块布,熟练的将伊博的脚进行了包扎。说道:“博儿,你看看能不能走的动路,我们还是尽快下山,以防耽误治疗,脚伤发炎。”

走了几步路,伊玉喊住了芮叶,小声说:“不行,博儿面色发白,嘴唇被自己咬破了。但是,他总觉得是自己的错,所以勉强走着,也不会说痛。但他应该支持不到下山。”

芮叶于是让四名侍卫做了简易娇子,架伊博下山。但是没走一半,太阳突然的消失在山岭背后,立刻的袭来一阵凉风,干枯的树枝在风中摇曳,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人在尾随他们一样,但当伊玉仍不住回头看去时,只看到黑洞洞的树林深处,好像有一双双黑色的眼睛在盯着这群不应该属于此地的人。一种想法突然袭上伊玉年头中,她突然起了一身鸡皮,不自觉的毛骨悚然起来,便向此时旁边唯一的温暖的物体-芮叶靠了靠。芮叶意识到伊玉在浑身颤抖,而前面的四名侍卫也已经吃不消了的样子,今晚看来,只能找个附近的山洞暂避了。

伊玉和伊博都没有野外过夜的体验,开始只能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能做。但看到芮叶熟练的找山洞,清理杂草,收集柴火的样子,两人的眼睛都不能离开这个神奇的人。在火石点燃了柴火,发出噼啪第一声响声,感受到第一缕温暖时,两人已经完全相信,过一夜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芮叶竟然神奇的从哪里找来了什么草药的枯根,用火烧后,帮伊博清洁了伤口,敷在伊博伤口处,说可以消肿止血。说来神奇,果然伊博觉得好像果然没有那么疼了。竟然,芮叶还打到了几只山鸡,连饿肚子的问题都解决了,玉博两人终于放下心来。

“叶大哥,你好厉害啊。什么都会,草药认得,会钻山洞,还会徒手抓山鸡。感觉,没有什么可以难住你啊。现在我相信你真的是这山里土生土长的镇里人了。”伊博吃饱了,抿抿嘴,说道。

“我以为你终于要夸奖我了呢,原来是说我土啊。”

“没有,虽然三年前见到你时,当时那个大胡子是很土,但是你现在不土了啊。哈哈,我是说你厉害,什么都会呢。我都不会……”

“你会啊,你很会自己给自己找事情嘛。这伤口,回去估计又要半个月不能好好走路了。但是还好,瘸不了。”

“你怎么吓人玩啊,我可不要瘸啊。”伊博和芮叶你一言我一语的玩笑,让旁边的伊玉陷入沉思,她突然觉得很幸福,好像人生中,有了未来的画卷一般:如果以后自己有一家亲人,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围在火炉边,吃饱了,开开玩笑,打打闹闹,就是这样吧……

“你啊,会的也多,但是不会的,也还真多呢。脚都伤成这样,却痛都不会喊痛呢……”芮叶还在开玩笑,但是空气却突然静寂了下来。伊博突然不发话了,低下了头,良久,他说:“我累了,要睡了……”

芮叶又被这个小祖宗突然伤感的情绪弄得摸不着头脑,只能照顾伊博躺下,然后又坐回到伊玉旁边。

“你如果冷,可以靠着我,这山里也就能找到这些枯枝叶保保暖了。其次,只有我最暖和了。”芮叶挠挠头,笑着对伊玉说。伊玉默默摇摇头。

“你知道吗,博儿小时候总要在别人面前装作傻傻的样子,不能自由的说话,不能自由的出行,也不能自由的表达自己的喜恶。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很多小孩子没有身份观念,见他脾气好,常常会欺负他。又一次,他回到家,撩起袖子,我才知道竟然有小孩子打他掐他,而他却忍住什么都没有说。从小,他知道自己要肩负的是几倍于别人的压力,所以也忍受着几倍于常人的苦难。但正是这样,他能够健康长到这么大,否则,可能他早就遭受不测。”伊玉缓缓的讲着,像是讲一个很遥远的故事,但是却让芮叶心痛他们姐弟两人的生活处境。原来,凡是皇宫,都永远是讲不完的这样的故事,没有的逃脱,没有尽头。

“你又知道为什么博儿要来这万佛崖吗?当年我母亲生下我后面色苍白,四肢冰冷,据说是肠胃虚寒、气血循环不良所致,如果当年有这样一颗雪山灵芝补身体,也许她现在还在世。父亲年年不忘当年没有时间帮助母亲采到雪山灵芝的事情,忧伤了身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灵芝,让父王一念就念了20余年?我相信博儿是想看看这雪山灵芝生长的样子的……”

芮叶静静的听着,看到伊玉对伊博每一举动都如此了解,有些羡慕这姐弟的感情。也许是这夜间寒冷空气里的一丝暖意,也许是今夜撩人的星辰让世人变得渺小,他突然也想讲讲自己很久没有和别人说起的故事:“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但是当年裹着我的襁褓中,有大概的一封书信交代身世:我娘亲之前也是一户大户人家,但是门当户对嫁给了父亲。却没有想到在慢慢的接触中爱上了父亲。但是,天不遂人愿,父亲年轻时有一个喜欢至深,却因为门弟世俗的原因无疾而终的恋人。娘亲纵然再百般对他好,他只会对娘亲说对不起。生了我之后那一年,万佛岭之战爆发,父亲也不得以出征,而娘亲却因为相思之苦和郁郁寡欢而提早离世,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如果说,人到这个世上是来受苦的,娘亲走时却留下书信,说她从不后悔这一切。也许我只能恨这可恶的世俗吧,从不对人有什么好处;恨这可恶的门弟,对世人可留下过半点善念吗?”

“难怪叶大哥一直四处寻找,想要找寻身世之谜,没想到有这样的故事。”

“过去了,我已经想开了,现在可以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了。如果说上一代的故事,能让我真的学到什么的话,那就是:什么门当户对,什么章法规则,什么世俗礼仪。世上如果有人真的可以知你、懂你、疼你、爱你,世俗的眼光真的那么重要吗?”

一句话,竟然突然的直击伊玉的内心深处,让什么郁结很久的东西开始骚动起来。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也许,这样的勇敢,才值得世人羡慕。”伊玉幽幽的说道,陷入垂眼深思。

“诶,别消沉,和我在一起,开心点……”芮叶用手肘顽皮的戳戳伊玉,想让她舒展开那眉宇中的凝重。“不过,你刚才说博儿脾气好,我还真没感觉出来呢。不过如果他在我面前能轻松些,我也算是帮了你这个姐姐不是?”

“叶大哥是什么意思?”伊玉不解的问道。

“你和博儿两人关系十分微妙,两人明明很在意对方,但是却一个装作不是,一个装作不知。也许我看错了,但是你是真的关心他,甚至多过关心自己。你的言行都是围绕着他的,可是你自己呢?你虽然胸有大志,气度不输男儿,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也是个需要别人疼爱的人啊,也是骨肉之躯啊。你的喜恶谁来在乎呢?你的幸福谁来在乎呢?你周围可有一人,可以值得你信赖,可以值得你托付呢?”

伊玉以为自己会脸红心跳,可是没想到,泪竟然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的一切,叶大哥都懂;她说的,她做的,叶大哥都懂。这种被理解,被珍惜的感觉,除了父王之外,在另一个人身上感觉到这种轻松和放心,叶大哥是第一人。她明明开心的不得了,但是为什么会哭出来了?她自己都不懂。但是她真的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吗?她真的可以抛下父王,抛下伊博,自私一次吗?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就在眼前,她是不是真的可以相信?

“之前并未遇到过……”看到自己哭,叶大哥好像并不吃惊,他默默的靠过来,伸出手,温柔的将伊玉的眼泪擦去,又抚摸着伊玉的头发,轻轻地说:“那现在遇到会不会晚呢?”

伊玉开心的哭着,轻轻地摇了一下头。将头靠向了芮叶胸前。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好像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他们相依而睡。

当两人进入梦乡后,旁边的伊博却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眼色黑的不见底,没有人知道他是在开心还是在难过?为什么而开心?又为谁而难过?

第二天,天刚亮,芮叶叫醒了众人,伊博有些发烧,所以要尽快送他下山。经过一处有山涧流水的石崖旁边时,伊玉突然想到什么,叫停大家,拿水带取了些水饮。当水入口时,那一股清凉,让伊玉突然想到出行前伊昊山讲得泉水的甘甜。她现在已经可以体会那种感觉了。突然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芮叶,将水带递给他,芮叶笑的很开心,毫不避忌的拿过来喝了起来。

“博儿,你要喝吗?”芮叶好心拿过来给伊博。

“不用,我们赶快上路吧。”没想到伊博脸上连笑容都没有露一下,生硬的回绝。

“怎么了,又闹什么脾气呢?”芮叶知道,这个表情是伊博脾气上来的样子,过来恼他。

“说了不用了,叶大哥。我们还是赶快上路吧。”可是伊博一点笑意都没有,冷冷的面庞,但是声音却彬彬有礼,不像是平时揶揄或者闹脾气的样子。

伊玉也不知原因,只能示意继续走,和芮叶走在后面。

“姐,我不舒服,你可以走在旁边吗?叶大哥一人善后没有什么问题吧?”伊博的话听不出任何情绪,而像是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

“哦,当然。”芮叶露了一个依依不舍的表情给伊玉,惹得伊玉忍俊不禁,但又无可奈何的走到伊博旁边。陪着他一路走下了山。

快到将军营时,芮叶便要告辞,却被伊博拦下:“叶大哥,这是你第二次救我,博儿感激不尽。相信营中不会有任何人觉得你有不轨的企图,你担心什么?和我们一起进营吧?”

“军营重地,自然有军营的规矩,我真的不方便打扰。而且,送你到这里我相信营中军医定可以很快医好你脚伤。我在这里,反而牵扯大家精力,影响你的治疗。你好好养病。我就在四方镇中等你们,你好了,就可以来找我,方便的很。你的伤现在最重要,已经耽误一日,今日再不好好看看,你真想瘸了不成?一切其他的日后再说吧。”

转身要走,伊博突然拉住芮叶袖口,直直的盯着芮叶看了良久,像是要将他看穿一样,但最终,伊博叹了一口气,说道:“叶大哥,你所有说过的话,可有骗我过?我该相信你吗?”像是问芮叶,可又像是自言自语。像并没有想要等到答案一样,伊博眼神淡淡的,转看向别处,手也慢慢松开,刚要无力的滑落下来,却被芮叶拉住。这双手如此温暖和宽大,将伊博的心思一下又拉了回来。芮叶握着伊博的手,咧着嘴,毫不修饰的笑着说道:“傻瓜,怎么了,你当然可以相信我。你回去好好休息,不会有事的……”

伊玉和伊博看着芮叶离去的背影,各自怀着心事,却没有再言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彼岸天冥之主动领罚

    舒云汐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在尚书大夫人关氏的脸上微微停留了两秒,视线便不着痕迹地离开了,微笑着向居坐在主位的老夫人走去,动作优雅地福了福身,“汐儿给祖母请安。”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舒云汐做得大气优雅,有又几分尊贵来,着实让一直不待见她的舒老夫人有些意外。“听说你昨儿掉进湖里了?”舒老夫人仔细打量了

  • 重生五零讨生活在线阅读第八节

    还好等井路路出来了之后,对方已经老实的上床睡觉了。她擦了擦被水汽溅湿的头发,一边靠着微弱的床头灯辨识方向,当她靠近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有一床柔软的棉被,一愣。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侧躺着的青年。黑夜沉沉,她只能隐约的看见被棉被遮掩的身形,有些失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的附近,先检查了他床周边的盐圈是

  • 鬼情缘,姻缘线在线阅读第4节

    军营里一片肃穆,士兵们早已都已列出整齐的方阵,整装待发,站在远处的高台上俯看军营,就像一堆堆的蚂蚁一样,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生敬畏。在讲武台上,有一人影在不停的来回走动,看似非常焦灼。苏离骑着稚追来到了军营,看到皇帝披着黄袍,在讲武台来回走动,已然在这等候多时。“苏将军,你可算来了,此次我将姜国能调

  • 生灵之狱呛行

    李锐一语惊雷,买家和王蕊等人全都傻了眼。一秒、两秒后……“噗!哈哈——”王蕊捧腹大笑:“李锐,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好吗,你的演技真的超烂啊,这买家也是你找来的托吧?就为了让我后悔甩了你?别逗了!”买家很无语的瞥了眼王蕊,清清嗓子,正色道:“先生,做生意可不是开玩笑……笑……笑……”说着话,亲眼看着李

  • 绝世唐门之祸妖降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像漏斗里的沙子一样,过的飞快,不知多久,“痛,好痛哇……”银殇坐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犹的叹了一口气,“你醒了?”问口有一个人问道,缓缓地走了进来,这头发这眼睛……“啊,原来是羽澈啊,怎么了,”银殇揉着自己的脑袋不时的看着外面……“你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羽澈走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走

  • 妖魔群殴传第5章在线阅读

    梅若雪的出现,让王野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小悸动。雪姐该不是听说他约了赵晨晨,专门来堵他的吧?但悸动刚产生,就被王野抹杀在了萌芽状态。还是那句话,梅家是江南市第一大家族,他不会让自己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一个朋友,父亲得了不治之症,病急乱投医,专程来江南市请一位……民间高人。人就住在这的总统

  • 诡宝禁忌在线阅读柔情

    柔木帝国是一个充满绿色的国家,在城市的周围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草地,晶莹的水珠躺在绿莹莹的嫩草上,不甘落后的深绿色的蝗虫一下子压弯青绿的艾草.这是一个绿的世界.水绿的湖畔,墨绿的树阴,草绿的水藻下荡着橘红的鱼,吐绿的是迫不及待出头露面的小芽。天扬城。柔木帝国皇宫。圣明被传送到了一颗树下,周围没有人,圣

  • 吾乃阴间监察使围杀

    吕布浑身浴血,手提妖族大将头颅,放声大吼,尔等可还有一战者。此人是谁?西方二圣发问道,为何从未见过,若人族有此二人,我等圣人岂会不知?看看吧,在,女娲说道。轰,无边恶灵嘶吼,百万悍马鸣叫,无边的阴气,悠悠而现。马声啼鸣,重甲寒光。出现在天地的身影,孤立,冷傲,一身杀气震慑那正在攻城的妖族。吾,人族白

  • 狐妖:熊霸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昏暗的地下酒吧——吧台后穿着高领套装全身被黑色烟雾覆盖的男性安静地调着果酒。弥海理穗拘谨地坐在高脚凳上,旁边的死柄木弔已经脱下外套,里面的黑色T恤更衬得他身形纤弱,有种病恹恹的感觉。没一会儿,黑雾将调好的果酒放在少女面前:“请用。”没喝过酒的弥海理穗谨慎地看着色彩缤纷的果酒。只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仿

  • [全职]有种朝我开枪!在线阅读后裔

    方临浑身冒着灼热的气息,真气在体内里面疯狂涌动着。“受死吧!”罗飞鸿还不知道寒武血脉的厉害,一心要除掉方临,谁曾想,这一掌过去,方临竟神色自若地将其掌力稳稳接住,两人手掌紧贴,而整个山谷的地面微微颤抖起来。“啊!”随着罗飞鸿的一声狂喝,他整个人被灵力震飞,狂风骤停。一条血肉模糊的手臂落在罗飞鸿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