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五行阴阳灵之被拍卖的男孩(二)

2021/11/26 5:24:00 作者:华山老子 来源:17K小说网
五行阴阳灵
五行阴阳灵
作者:华山老子来源:17K小说网
万物有灵,初入人世间,感悟天地之灵,夺灵气,化自身之体,欲立时间,前去几何。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声音发出的方向,一名陌生男人出现在石墙酒吧门口。黑色的蝴蝶,在他身边飞舞。

这位这名陌生人很奇怪。

在如此炎热的下午,塞罗只穿一件短袖都热得后背汗湿一大片,而他的穿着则完全不一样。

从他背光的身影看来,他个子高挑,身材略瘦。自眼下颧骨开始一直到下巴甚至脖子,都缠绕着肮脏的布条。他将兜帽拉得很低,遮住眼睛。由于背光,塞罗看得不是很清楚。他穿着长袖,裤子也是长裤,整个胳膊包括手指都裹着布。

南境的夏天里,一般人不会在这样的天气里裹紧全身。他的样子好像从哪个麻风岛上跑出来,因为手指生病而萎缩的麻风病人。

大眼眼神不善地打量来人,显然对方破旧斗篷之下的服装,没能让他满意:“我们只收现金。”

金灿灿黄澄澄的金币变戏法一般出现,在他指节之间翻滚。

毫无疑问,塞罗面临目前人生当中最大的危机。而能够帮助他化解危机的金子,却不在他自己手里。塞罗盯着那枚闪亮金币,那金光直射眼底,差点没让他失明。

塞罗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东西,它的颜色是那么好看,形状是那么优美,而且,还值钱得要命!

这简直就是大白天活生生的奇迹出现在眼前!

即使是手指缠绕着绷带,麻风先生的手指依旧灵活。他轻巧地转动金币,那枚金子在他手中翻滚不止,好像给他每一根指头都戴上了一枚金戒指。

亮闪闪的黄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们好像被人捏住要害的鸭子一样伸长脖子,眼巴巴地张着嘴死死盯住那一枚闪闪发光的金币。

塞罗也是眼巴巴望着金子当中的一员,这金币可以救他,却永远无法属于他。

“能赌一把吗?”塞罗几乎要从笼子里蹦出来,他的行为为自己招来一棍。他痛得大口嘶气的同时,龇牙咧嘴地冲着大眼喊,“让幸运女神来决定吧,大眼!金币给我,我来抛!迎春花那面落地,这笔账就算了,海螺那面落地,我双倍赔给你。”

大眼笑得好像是听见了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他疯狂地假笑着,狠狠一棍敲在铁笼上:“别想耍花招,小子!这里我说了算!”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塞罗无奈地说,“你说了算,你说了算。”他在内心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想着大眼你这混蛋千万不要落单,不然我要你好看。

那神秘的男人把玩着金币,声音冷漠得能够让鲜奶结冰。“没谈妥?”他漫不经心地将金币抛到空中,又灵巧地接住往兜里揣。

“把金子给我,”大眼急切地盯着他,贪婪地伸出手,“他就是你的了!”

缠绕着绷带的拇指轻巧地弹开金币,黄色亮光照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准确无误地落进大眼手里。大眼拿着钱放在嘴里狠狠咬了一口后,放在灯光下用没瞎的那只眼睛仔细观察咬痕:“伙计,他归你了!”

人群让开一条路,让可能患有传染病的男人通过。

塞罗被粗暴地从笼子当中拉扯出来,一时间失去平衡打了个趔趄,撞进那名神秘男子的怀里。和他看似瘦弱的外表比起来,他的身体简直坚硬得像一块花岗石。塞罗本能想要逃走,但他没走两步,就被人扯住衣领往后一带。塞罗失去了平衡,再次跌进同一个怀抱。

这位患病的男人,力气简直大得惊人,他抓住要逃走的塞罗,毫不费力地将男孩抗上肩膀,顺便拉上了他的裤子。

“有房间吗?”他冷冷地问。

“这伙计已经等不及了!”大眼的手下下流地吹着口哨,引来周围的看客的哄堂大笑,好像不是在看一名无辜男孩在为即将到来的厄运做最后的挣扎反抗,而是在看一出滑稽戏,“多可口的小家伙呀!他们还没上床,他就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啦!”

他的话引得石墙酒吧里的人哄堂大笑,一片乱哄哄当中,被冷落的猪脸男愤愤不平地吼道:“是我先买下他的,这不公平!”

大眼摊开手:“别担心伙计,等这次之后,他很快就会贱得值不了几个小钱!何必要去争这第一次呢?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机会的。”

如果,塞罗不幸感染了麻风病的话,这一天会到来得更加快速。

大眼好不容易止住笑,转身对塞罗和他的买主说:“你应该去老汉斯旅店,那里应该有房间,他就在那里工作,你以后都可以在那里找到他。对了,你应该给他弄个口嚼带上,这只小野狗可是会咬人的。”

神秘男人点点头,转身大步走出石墙酒吧。

他们刚刚走出酒吧,塞罗就被放到了地上。

“去旅店。”他说。

十几分钟之后,塞罗领着他的买主进了老汉斯旅店。

“塞罗,你这个懒鬼!”老汉斯从厨房钻出来,他闪亮无毛的脑袋,瞬间大厅变得亮堂。光是靠这个脑袋,他就可以省下不少照明费,“你跑到哪儿胡搞去了?你的手怎么被捆起来了?你又惹事了!我可没有钱再给你还赌债或者是从监狱里把你保释出来!”

“这,这位客人要一间房。”塞罗可以和金牙的恶棍打架,却不敢和老汉斯顶嘴,他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指着站在身边的男人,“这个,我等会解释可以吗?”

“我买下了他。”男人冷冷地说,“去开间客房来。”

老汉斯疑惑地盯着塞罗:“什么意思?”

塞罗咧开嘴,笑得十分尴尬:“嗯,字面上的,意思,吧?”

“那你,领他上去。”老汉斯说。

塞罗在二楼找了一间空下来的房间——这件老旧旅店的空房不少——告诉客人可以随意使用这里。“如果有需要,请您叫我。”塞罗缩了缩脖子,抬起手腕上的绳子说,“我去处理一下这个。”

他用肩膀顶开门,正准备走,却被人抓住后颈给拉了回来。

“嗨,别这样——!”塞罗现在被捆住双手,要抵抗这样一名强壮的男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男人如同丢一口袋粮食一样,把塞罗丢在地上。可怜的年轻侍应惨叫出声,捂着摔下去时撞上的手肘,装作痛得打滚。

男人冷漠地转身闩好门,不顾在地上打滚呻、吟的塞罗,径直走到床头,拿起装满水的陶罐,倒了一杯水。塞罗眼睁睁地看着他从腰包里掏出小指粗细的瓶子,往水里滴了几滴不知名液体。

在塞罗还在思考那杯水里面被加了什么时,杯沿抵住了他的嘴唇。“喝了它。”那名神秘男人的声音比第一次和塞罗开口说话时要清楚许多。他说话时,脸上被拉开的绷带更大一些,露出一部分颜色浅淡的嘴唇。

多数麻风病人,都容颜可怖。而嘴唇作为人脸上最为脆弱的软肉,总是最先变形腐烂的那种。塞罗本以为会看见他白森森的牙齿,但他的情况看起来,或许病得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重。

“我知道了……”塞罗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双手接过水杯一饮而尽。他不掩饰自己给水里下了东西,并且要求塞罗主动喝掉,这不会是什么毒、药,他不想要自己的命。

“乖孩子……”那神秘男人低声说,他粗粝的声音在药物的作用下,在塞罗脑袋里回响。

塞罗以为,这最多不过是用来增加情趣的催、情、药之类,但他低估了这药物的作用。喝下去之后,塞罗的胃好像被一只大手给狠狠揪住,它疯狂地在里面翻搅,勾起强烈的火焰,似乎要从嗓子里冒出来一般。

“这是什么?”塞罗的声音变得沙哑难听,疯狂抽搐的胃部,弄得他完全没办法保持片刻平静。

神秘男人没有回答,他兜帽下的眼睛明亮得如同夜空之中的星辰。他静静地注视着塞罗,仿若清冷星空之下的雕塑。

“该死……”这药物比塞罗喝过最烈的酒还要猛烈,他的脑袋开始昏昏沉沉,随时都可能昏迷过去。如果可能的话,塞罗想要保持清醒,因为他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对待,他还想要再尝试反抗一下。

无助地趴在地上,塞罗扒着地板慢慢向被闩上的门爬去。他的手指刚刚接触到门板,立即就被人捏住脚腕给拖了回来。他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那神秘的男人花了大价钱,来买下他一夜。头晕眼花的塞罗被翻了过来,而后,被重重地摔到床上。

看来今天晚上,不把他玩残,都算这名买主仁慈。

“怜惜我……”在混沌将塞罗完全吞噬之前,他如同小猫一样呜咽着开口,“求你……”

神秘男人目光微微黯淡,拈起塞罗婴儿般柔软的黑发,在手指之间揉搓。他缠绕着绷带的下巴,线条十分英俊,若不是因为疾病而毁容的话,或许以前是一名顶好看的男人。他的嘴似乎在开阖,可惜塞罗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塞罗昏迷之前,最后一个想法就是——真可惜啊!

塞罗再次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他撑开沉重酸痛的眼皮,环顾了周围。他很快就确认了下来——他还在老汉斯的旅店内。天花板上有一个拳头大的洞,老汉斯一直都没有足够的钱来修缮,所以每当下雨天,房顶都会漏水。

夜已经很深,星空黯淡无光,月亮早已落下,塞罗完全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在一片沉默寂静当中,从远处传来的嘈杂声都清晰可闻。

似乎是治安官和治安队,在喊着抓贼。塞罗头痛欲裂,这状况和宿醉差不多。他费劲地坐在床边,用力拍了拍脸,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治安官的声音越来越近,巷子里的野狗在疯狂地吠叫。塞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了有些乱糟糟以外,每一件都穿得好好的。

而且,他手腕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解开。勒红了的手腕还贴心地缠上了白色绷带。

他跳下床,才发现他甚至连鞋子都没有脱。塞罗揉弄着嗡嗡作响的脑袋,感觉真是糟糕透顶。于是他打算再睡一会儿,而且是脱掉衣服舒舒服服地睡。他解开衣服,晃动身体凑到窗边想要看看到底发了生什么。

狗的叫声越来越近,从这间客房可以清楚看见客栈后面的小巷。模糊的人影在巷道内快速穿梭,动作快得好像数条突袭猎物的毒蛇。在小巷转角处,人影散开了。那些人影当中其中一个,正冲着老汉斯的旅店,也就是塞罗现在所在的方向而来!

镇上治安队的人分开追击黑影,而治安官本人则跟着冲塞罗来的那个黑影飞奔。他手上的防风灯疯狂地晃动,他们追逐的黑影贴上墙壁,同治安官的影子融合在了一起。

这景象完全超越了塞罗的认知,他紧张地咬紧下唇,看墙壁上的暗影如同蛇一般攀爬游动。

它会到这里来!

塞罗慌乱地脱掉衣服,蹬掉鞋子,虽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认为这样做绝对是正确的。他飞快地冲上床,钻进被窝里用被子蒙住脑袋。被子如同堡垒一样覆盖全身,让塞罗感觉到安全。

他悄悄地把被子拉下一角,偷偷地向外张望,所见的景象简直叫人终生难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夫君少年时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等到实践课结束了,魔鬼赵教官还想将秦时留下来特训,毕竟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好苗子,不好好栽培可就白白浪费了。秦时觉得留下特训也比去找刘雪要好,于是他将自己被刘老虎叫去办公室的事告诉了赵教官,在他看来,赵教官这么个喜欢“调教”人肯定会将他强行留下。结果赵教官一听是刘雪要找秦时,就打了个哆嗦,就像老鼠见了

  • 电竞小奶狗光的真谛

    当岩石星的居民得知毁灭魔神的阴谋后,很多居民觉得圣岩石应该交给小洛保管,并让小洛利用圣岩石的力量去消灭邪恶的势力才是正确的,经过一致决定,居民们决定把圣岩石交给小洛,让小洛去别的星球消灭邪恶的力量。小洛也认为应该用自己的力量去消灭邪恶。这时,修理师傅也赶过来,对光至尊说:“你们的飞船已经修好了,你们

  • 花千骨 霓裳羽衣第3章在线阅读

    “请问宿主是否现在进行抽奖。”系统的声音再次传出,随即夜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虚拟的轮盘,轮盘上各个二次元世界的能力或者物品都应有尽有。什么斩魄刀,恶魔果实,帝具,甚至还有赛亚人变身能力等等.......“当然现在就抽!”夜云直接点头说道,现在的他可是弱小的可以,只有冰遁能力,而冰遁虽然是血继限界,

  • 寂灭霸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萨德克回来后的三天,古堡内同往常一样死寂。爱丽丝告诉他,贤者之石已经接近尾声,而人体炼成实验也很快就要开始。这让斯塔后悔不已,早知道在到十三层的时候就顺手将贤者之石给偷走了。最多还有一个月,古堡内的这些仆役就都将成为实验品。斯塔也曾想过直接从古堡内逃走,但是先不说那百来具灵魂盔甲武士和后来的四位荆棘

  • 江鲤子意外之敌

    “嘿,半田君,你又去哪里弄了个实验品。”男子走到实验室门口,在通道的角落,刚点燃一根烟,就看到左摇右晃的半田优太,扛着一个不知生死的实验品从对面走来。“哦,是藤井啊,”半田优太故作镇定,实则时刻在注意对面男子的神情,发现男子对自己扛着的森川铁平毫不在意,看来是个没人认识的新人,那么,弄成实验品,拿了

  • 总裁大人来罩我在线阅读第五章

    “什么个意思?”贺启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打哑谜,然而,此时此刻显然没有什么人愿意搭理他。陆城回头看了眼躺在办公桌上一动不动的钟晴皱了皱眉,松口道:“算了,今天的事就不继续追究了,秦臻,你可以走了。”秦臻双臂抱在身前,慢悠悠地靠在了墙上:“抱歉,我现在又不想走了。”陆城的眼皮猛然跳了一下,挑高了语调:

  • 无形路过重生

    圣芒戈是巫师界颇负盛名的医院,能在里面工作的治疗师个个都是毕业于霍格沃兹的佼佼者,而今天,圣芒戈里的妇产科正一片闹哄哄,一场罕见的“纠纷”正在上演。“男孩?”一个身着褐色长袍的男巫狠狠的瞪一脸尴尬的某个治疗师:“可半年前来检查的时候,明明说是个女孩。现在快临盆了,你说是个男孩?!”巫师怀孕初期是可以

  • 穿成女主的豪门闺蜜[穿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面对空行气势凶猛的攻势,他的心有忌惮。匆忙间做出选择,急速后退。空行见此,心头一喜,这个对手貌似好欺负啊。于是得理便不饶人。又是一枪通了过去,也不知道他是太兴奋了还是太大意了,空行手里的枪脱手而飞了。他一不小心就把枪给扔了,直直的扎向了对手。不得不说,这是个意外。可他的对手哪能想到他这一手啊!顿时有

  • 谋杀回忆之该跪还是要跪(10)

    兰志国的嚣张,是一种自信。相比于林牧的盲目狂妄,更是一种实力的体现。被打倒的兰家人,一部分咧着嘴强撑站了起来。“在兰总面前,无论林牧你是龙还是虎,都要卧着!”“兰总,您只要说句话,我们立刻把林家人的骨灰掘出来!”“多少年没人敢挑衅兰家了,今儿还真碰到一个不怕死的了!”同时失去儿子和女儿,兰志国的内心

  • 捡到大明星风琉璃

    墨竹林坐落在风族的腹地,竹子并不多仅仅两亩半地,与其他风族地界的山清水秀不同,四周一片寂静,连最吵闹的麻雀都不愿靠近,此处就如同生命禁地一般,万籁俱静。族里只有大长老的住所坐落在墨竹林的附近,住所不大,三间屋子,一间是卧室,一间书房,一间储物房。卧室中摆放着大量的琉璃石,琉璃石只是俗世较为珍贵的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