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作为意识体我也很绝望[主DC]第5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4:32:01 作者:Don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意识体我也很绝望[主DC]
作为意识体我也很绝望[主DC]
作者:Don来源:晋江文学城
拜德家族是哥谭有名的家族。一个不在乎利益和损失,热衷于制造混乱和恐怖的疯子家族。但是没人知道,拜德家族其实只有一个“人”。祂三头六臂——开玩笑,是个负面情绪的结合体。没错,作为哥谭黑暗的综合体,拜德以负面情绪为生。所以他热爱混乱,绝望,痛苦等等等等。但是自从有了蝙蝠侠,这个世界逐渐玄妙了起来。真的,拜德恨死蝙蝠侠了。可是他闻起来真好吃啊——而且,质量也超级棒。

吃完饭,人们懒洋洋地躺回草垛上,本来这会儿是戏弄新人的时间,可这次遇上了巨人国第一勇士,大家也都很识趣地没说什么。莫亚正要躺下睡觉,乌拉来到他的身边。

“小子,明天有把握吧?”乌拉的脸上身上都带着伤,但精神很好,说话声音依然有力度。

“当然。乌拉,这个屋子里为什么会滴血?”

“莫亚,你刚来,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还有,别去楼上,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去过楼上的人都没回来过。”乌拉拍了拍莫亚的肩膀,叹息了一声。

“你小子不简单,我能感觉到。昨天晚上,谢谢你手下留情……”乌拉迟疑了一下,继续说:“你跟巨人国的那些无赖很不一样,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被抓起来?”

“我的舒娜,被夺走了,被他们献给了米诺斯王……”

“是你妻子?”乌拉问道,声音有些颤抖。

“对。我……我一定要去克里特岛,我要杀了米诺斯王,我要杀了他……”莫亚低声嘶吼着,挥拳狠狠击打草垛。众人都站起身,围到他的身边。

“咳,你也省省吧。那米诺斯王是谁你知道不?杀了他……”其中一个人摇了摇头,颓丧地说道。他的话被乌拉的眼神制止,但是,他无疑引起了共鸣。牢房里一片叹息。

“莫亚,要杀那米诺斯王确实不容易。你听说过很久以前淹没在洪水中的那个大西洲吗?克里特岛就是曾经大西洲的一部分,虽然没有往日那么辉煌,可仍然是附近最强大的国家。在这几百年里,他们征服了整个基克拉迪群岛。连南方的埃及法老也向他们进贡,他们的军队至今没有遇见过对手。”乌拉拧紧了眉头,心事重重地说着。

“乌拉,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莫亚被乌拉所说的话吸引,暂时忘记了悲伤。眼前这个目光坚定的中年人让他由衷拜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从小到大,他所听的,只有巨人国百姓如何伟大,他们不可战胜,他们将被整个世界仰望。这就是莫亚所学到的全部知识。

“哦,是我师傅告诉我的。”乌拉回答道:“你认识那巴吗?就是他。”

“那巴爷爷?”莫亚站起身,瞪圆了双眼。他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两个身手了得的异族人。那巴从他们中间走过,根本没有看他们一眼,而他们也不敢对那巴动手。这个身形矮小,整天发脾气大骂巨人国百姓的老头,他到底是谁?

“是的,我这个人从来都没怕过谁。即便是萨尔蒙,我也没怕过。但是,那天,当我面对那巴的时候,我真的怕了。当时,我听到他在街上大骂巨人国都是一群不争气的东西。而走过的路人都不理睬他。我一时气不过,就想上去教训他一下。谁知……”乌拉在牢房里来回走着,众人屏息听着他的故事,对他们来说,这个人无论经历还是知识都那么让人崇拜。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我挥出拳头想揍他,可是他在我手腕上轻轻一拍——对,我觉得他根本没用力气。然后,我的手不能动了,酸麻得要死。这时我抬起腿要踢他,可他已经来到我的身后,他的手按住我的肩膀,然后……”乌拉后退两步,眼神中充满恐惧,仿佛那天发生的一切又再现在他眼前。“然后,我感到一种陌生的力量,压迫着我的肺腑,让我跪在了地上。我还记得他当时说的话,他说:年轻人,你真的爱巨人国的百姓吗?从那以后,我就拜他为师了。”乌拉低下头,很久都没有说话。

“嘿,乌拉大哥,咱岛上还有这种人哪。那后来哪?他教了你什么?”胡波斯兴高采烈地打破沉默。当年乌尔斯王出巡的时候,他走路快了一点,踢起的灰尘迷住了乌尔斯王的眼睛,因此被抓,现在想起,真是一种幸运,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虽然进了大牢总是被人欺负,可他真的听了很多新鲜事;如果不被抓,他只能在牢外被人欺负,却听不到这么多新鲜事。

“哎,可惜。师傅说我身体各个方面条件都很一般,只能学点简单的格斗技术。即便如此,我也很高兴。他曾经问我,如果有一天,巨人国被人践踏,我愿不愿意为这些百姓而战?我当然愿意,当时他高兴得哭了。我才明白,他之所以如此愤怒地指责这些百姓,是因为太爱他们了。”说到这里,乌拉兴奋了一下,随即又黯然神伤:“师傅曾跟我说,我的功夫只能用来保护巨人国的百姓,不能用来打架。如果这一生都用不上,就传给后人。可是,只学了一些皮毛的时候,我就在街上跟人动手了。而且……下手太狠,居然打死了一个……”他坐在草垛上,用力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显得非常痛苦。

他的话让莫亚一阵伤感。这么多年来,他也有着像乌拉一样的英雄梦,可是,除了帮小孩子出头打架,或者保卫他那美丽的妻子以外,一身力气根本没有用处。到头来,连妻子也没有保住,自己反而进了大牢。想起舒娜,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声渐渐成了尖利的嚎叫,仿佛要以这种方式泄尽自己的力气。周围的人错愕地看着他,乌拉也暂时放过了自己的头发,吃惊的望着莫亚。那天晚上,莫亚的哭声惊动了附近很多牢房的犯人,很多年后提起,大家都还记得,胡波斯说:当时我以为他要死了。

“莫亚,你……你没什么吧?”乌拉走到莫亚面前,扶着他的肩膀关切地问道。

过了很久,莫亚才渐渐地平静下来,他一翻身躺在草垛上,含糊地说了句:“没什么,我想睡了。”

乌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发出了指令:“都睡吧,看什么看!”

清晨的阳光和昨天一样明媚。第一牢房的众人有秩序地坐在相同的位置,等待第三牢房的人过来。而很快,第三牢房的人也如期而至。其他牢里的众人也都唯恐天下不乱地聚集过来。

萨尔蒙分开人群,走到场地中央,冲着莫亚一指,粗声说:“过来!”

乌拉在莫亚背后轻轻一推,莫亚站起身,脱掉上衣,光着膀子走到萨尔蒙面前。他的身体比萨尔蒙矮小很多,看上去却很结实。萨尔蒙上下打量着他。片刻后,干笑了一下,说:“你,就是巨人国第一勇士?嘿,要是我没被抓,巨人国也不至于这么没出息啊。听说你在保护你媳妇的战斗中从来没输过?”

大家一阵哄笑。除了乌拉和暗自担心的第一牢房众人以外,其他人都是来看莫亚出丑的。

莫亚后退两步,甩了甩胳膊,踢了踢腿。没有说话。从多次搏斗中,他总结出一条经验,无论如何,打斗以前不能动怒。谁动怒,谁就输了。

萨尔蒙见没有激怒他,暗自吃惊。他试探性的伸了伸拳头,莫亚却没有躲开。他更是感到疑惑,想想乌拉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居然让这小子出来,看来还是有点名堂的。他绕着莫亚一圈一圈地游走,不时伸出拳头试探一下,莫亚却一动不动。看的人开始不耐烦了,他们呼喊着,吹着口哨,大笑着,鼓动萨尔蒙出拳。萨尔蒙心里一急,也顾不了那么多,“呼”地一拳挥出,从正面直击莫亚面门。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莫亚仍然没有躲闪,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踉跄着倒退几步,却没有倒下。众人齐声惊呼。他们不再想着看笑话了。在牢里,包括乌拉在内,没有人挨了萨尔蒙一拳却没倒下的。人们屏息凝神,准备欣赏两个巨人国第一勇士之间的对决。

萨尔蒙心里一惊:这一拳是用上全力的,竟然没有击倒莫亚,这小子……正想着,莫亚一步一步走近自己。萨尔蒙慌忙上前又挥出一拳,这一拳重重打在莫亚左脸上,莫亚向一旁踉跄了几步,没有倒下。

两人在场地中央对峙着,这场搏斗看起来很奇怪。不明白的人还以为莫亚在不停地挨揍。但是,萨尔蒙和场上所有人都被莫亚的气势震慑了,莫亚只顾往前走,却不出拳,但是,萨尔蒙用尽力气,却不能击倒他。一旁的乌拉紧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着:“这小子,他要干什么?”

这时,萨尔蒙怒吼一声,不顾一切地挥拳,左右开弓地击打莫亚,莫亚的身体被打得不停摇晃,最后一个踉跄坐在地上,正当众人准备欢呼时,他又站了起来。人群一阵骚动。不停有人喊着“天啊”“这是不是天神宙斯来了?”萨尔蒙头上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头发软软地搭在脑门上。他不停地喘着粗气,看着再次走向自己的莫亚,他几乎要崩溃了。莫亚不断前进,他不断后退。

过了很久,他又击出一拳,而心中的恐惧却令他略微迟疑了一下。这时,莫亚忽然闪身避开他的拳头,回手一拳击中他的喉咙,他往后踉跄着,感到一阵窒息和晕眩。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而莫亚又走近了。

极度的恐惧笼罩了萨尔蒙,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要干什么。他只出了一拳,却差点让自己当场昏迷,这个人……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正疑惑着,莫亚却说话了:

“就算再强壮,你的脖子总该是软的。”

萨尔蒙听到这个话,恨不得脖子立刻缩回肩膀里去。他觉得莫亚的眼睛只盯着自己的脖子。而当莫亚一步一步走近,他恐慌得不知所措。在极度的恐惧中,他的步伐变得很乱,偶尔打出一拳却击不中莫亚,现在,萨尔蒙只想快点结束对决。

时间慢慢过去,莫亚却始终面无表情地不断逼近。终于,萨尔蒙疯了一般地朝莫亚扑去,他不管了,这场搏斗真的要把人逼疯了。他不管莫亚是什么来路,他有多厉害,就算现在被打死,也比这样耗着好受多了。

这样想着,他出拳的速度更快了,不顾一切击打着眼前的目标,结果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结果!但是,这次他却一拳也没有打中莫亚。莫亚飞快地躲闪着,他灵活的身形并不输给乌拉,这又让萨尔蒙一阵惊恐,现在,莫亚每亮出一个新的招数都让萨尔蒙感到吃惊。他的拳头越来越迟疑,也越来越没有力气。

这时,莫亚轻轻一笑,他的笑容给萨尔蒙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很多年后,在战场上骁勇善战的萨尔蒙回忆起这场打斗仍然心有余悸,他说:无论如何,他不想再跟莫亚打一场了,他遇到的再可怕的敌人,跟莫亚比起来,都是好对付的。

萨尔蒙感到一阵窒息,身体不停后退,几乎是在逃跑。他发现,莫亚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凌厉,动作变得越来越主动。正在自己后退的时候,莫亚忽然快步上前,喉咙又被击中一拳。

萨尔蒙踉跄着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刚刚站起身,莫亚又来到面前。只见他张开双臂,拦腰抱住萨尔蒙,头顶着萨尔蒙的肚子,身体用力往前一冲,萨尔蒙再次倒下。莫亚骑在萨尔蒙身上,飞快地刺出两拳,都击中萨尔蒙的脖子,萨尔蒙立刻昏死过去。

场上一片寂静。莫亚站起身,慢慢地走回队伍坐下,擦拭着脸上的血迹。过了好久,才看见萨尔蒙艰难地坐了起来。第三牢房的人赶紧过去扶起他。正要离开。乌拉响亮地说了一句:“兄弟们,莫亚赢了,他是我们大牢的首领!”

第一牢房的人爆发一片欢呼。众人迟疑了一下,也跟着欢呼起来。第三牢房的人们低着头不说话。这时,萨尔蒙艰难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莫亚面前,喘息着,说:“莫亚,从……从今天起,我……我听你的!”他的话又引来一片欢呼。人们期待着两个英雄的拥抱。

“不,我不想做你们的首领。”莫亚擦干嘴角的血迹,起身走回了牢房。乌拉一挥手,第一牢房的众人也都跟着回去,把目瞪口呆的观众扔在场上。

“莫亚,你为什么不肯做首领呢?”乌拉扶着莫亚的肩膀,让他躺到草垛上,一边问道。

“乌拉,如果不是昨天你和他打了一场,今天我不一定能赢。这个家伙拳头硬,速度快,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输过。我想,除非让这家伙害怕,否则他的拳头不会慢下来,软下来,我们即便能击中他,也不会有效果。”莫亚说着,在草垛上躺倒,这时他才感到全身疼得几乎不能动弹。

乌拉没有再说什么,他完全服了这个年轻人。他不但有胆量,有力气,而且很诚实。当时乌拉感到:自己将要终身追随莫亚,无论去哪里。而这时,房顶一滴血掉在他和莫亚中间,他们都没有说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牌老公:萌妻纯天然第9章在线阅读

    赵似瑾正在给菜苗浇水,这些菜苗已经过了刚移植时的萎蔫状态,变得挺立起来。“扣扣……”有人在敲门。赵似瑾把最后剩的那一点水泼给菜苗,木桶放好,才去开门。“江夫人,江先生可在?”来人是唐从文。“在的,可是有事?”赵似瑾打开大门将唐从文迎进屋里。“是从文吗?”正巧这时江清游从屋里走了出来。赵似瑾:“是的,

  • 指尖另一端是爱在线阅读无规则中的潜规则

    萧辽以及他的神仙盗贼团随着但丁和他的鬼之队向村子内走去。但丁一路上为萧辽介绍了T18区的形势。但丁推了推眼镜,边走边说道:“亚当,你刚才的表现肯定震惊了不少人……刚才我喊出那句话之后村子内的灯都亮了不是主办者在统一控制,而是这里的玩家们,想要观察一下我们。”萧辽点点头,一路上他已经看到不少人从门口盯

  • 异世大陆:魔王的妖宠在线阅读第2章

    二、穷货郎勾上小寡妇少夫人委身偷情汉货郎钱兴利挑着一担货在街上叫卖:“卖布匹绸缎了,有最新的苏州绸缎卖了。”刘孟春让贴身丫环喜翠把货郎叫进院来。老爷子在世时,是轻易不让外人进院里的,像这种小货郞更进不来。买货都让管家在外边铺子里买。老爷子不在了,刘孟春才敢破了这个例。她从屋内透过窗户看到,这货郎虽然

  • 亲爱的客栈之全能男神第10章在线阅读

    当轰隆的螺旋桨声音再次盘旋在浣熊市的上空,并且逐渐远去时。身处在北美总部的阿尔伯特正一脸淡然的跟艾萨克斯进行视频会议。“让你负责浣熊市?”阿尔伯特语气平淡,对于这个突然收到的通知没有任何惊讶。“暂时让科研部的人负责这件事。”艾萨克斯神情间是难以掩饰的得意,“毕竟,有一些重要的科学家,我们需要撤回。”

  • 君爷你家小妖精又撒野了之万元节

    池二公子回到上启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大街小巷,就连京城内豪门贵府的伙房丫鬟都私下议论一番二公子当时回城的“潇洒身姿”,时而掩嘴偷笑。池二公子近日身上有伤,王夫人把整个府上灵活的丫头都派给了二公子,池祺骁看着身后跟着一长串的伺候丫鬟,有点苦笑不得,不得不“愤怒”的挥手赶走,才落个自在。晌午刚过,池

  • 发现,我爱你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四章护旗陆蛮儿得了江铁舟的命令,心下甚是激动,选了最快最好的马,很快便驰出了北城门。一路向北,沿着官道,如飞而去。“九凤楼”总楼在凤华州,距江州以快马计,约大半日的路程。陆蛮儿任职脚力,所以他所选的马都是最快的,在临近中午时,便已到了凤华州地界,他心中更是亢奋,完全忘记了一路的劳顿。但见城里面熙来

  • 杀手也有情在线阅读第五章

    白龙居住的酒店,离瑞士机场有点距离,他一早起来,在无人驾驶汽车上还有点瞌睡。无人驾驶汽车能代为执机业务。护照、身份证之类的东西,一千年前就没有了,现在都是基因识别,安检以不打扰乘客为原则,候机大厅通道的地下有探测器,不允许上飞机的物品本身也装了芯片,会自动震动提示主人。这些都是孟城的技术,只要和计算

  • [无萧]燕歌行在线阅读第10章

    黎汘在宣纸上乱写一通,脸颊泛着激动的粉色,比之前段时间,他的气色也在慢慢好转起来。而后笔尖一顿,在纸上画了几个大大的叉,将那些抱怨的话都掩藏在黑墨下,似要拿它泄气一般,乱抓成一团,扔到地上去。此时屋外进来一个人,将地上许多纸团捡起来,扔到竹篓中,而后走到桌子旁,扬起灿烂的笑脸,看着黎汘。“师娘,你在

  • 修真抽卡装NPC在线阅读继母黄氏

    顾家老夫人几句话就平定了蓁院的风波,让顾婉容不禁定了心神。看来,在顾家她想要生存下去,必须抱紧顾老夫人这棵大树。该怎么抱呢?她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就听见坐在最前首的大夫人笑着跟顾老夫人打趣:“……果然老太太最最疼孙女,冬雪跟喜鹊两个丫鬟被老夫人调、教的水葱一般的人,就这样给容姐儿,老太太真是舍得。”顾

  • 废材逆天:独宠妖孽妃第三章

    一晃,三日便过去了。“澈儿,今日精神可好?”扶苏进来时,身后还跟着澈的贴身侍从,手中捧着的是今日的汤药。“如果王兄不是每日都准时来盯着我喝药就更好了。”也不知哪位太医开的药,简直苦出了新的高度,无论吃多少糖都去不了苦味。“多大人了,赶紧喝吧!”扶苏将药碗直接塞到澈的手里,一点也不温柔的威胁道:“难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