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书生剑仙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5:12:18 作者:梦中两相忘 来源:17K小说网
书生剑仙
书生剑仙
作者:梦中两相忘来源:17K小说网
南方的一座小城里走出了一位少年,少年很忧伤北方的一个宗门内溜出了一位少女,少女很快乐缥缈雾花,凡人与仙本一家通天河隐藏了一个怎样的秘密呢

天渊下最深的黑暗中,尘通天盘腿而坐,雪落肩头,周身数以百计的雪猿,体型或大或小,小者也是人的三五倍,大者或许可以比拟一座小山。

它们无不匍匐着,发出似低泣般的怪声,仿佛在对雪域中的王者叩首称臣。

方才两只被丢入洞穴的雪猿,正是其中两只最为瘦弱的幼猿。

他幽幽如深渊的眼眶“望”向上方的洞穴,残留着两道尚未完全干涸的血泪。

若是他连这个都对付不了,也遑论称雄世间了,还是早些回炉重造,期盼下一世有个好出身吧。

而此时的山洞中,韩远正陷入死斗。

身上多处地方已经挂了彩,拉开距离还未等到换上几口气的时间,一头雪猿又扑将上来,另一头伏在暗处静待机会,似乎是经验老道的猎手,极为熟稔团队配合之道。

它们之间的互相合作能保证在对手筋疲力尽时,自己还能精力充沛。

开始韩远以为这是他逐一击破的好机会,后来,他头大了。

他奋起全力的一拳打在那畜生前额上只弄得自己手骨几乎断折。

那畜生头往后一晃荡,目露凶光。

“惨了!”本想乘机攻它下三路的韩远察觉到不对劲,这傻大个好像急眼了。

韩远不顾迎面而来卷起狂风的一掌,全力一脚踢向雪猿的下腹。

体长一丈的巨猿轰然倒地,雪泥飞溅。

韩远也被一掌扇到了洞穴边缘,只差两步就要跌落下去,他强忍着剧痛,向身后匆匆一瞥,心中顿时一凉。

天地间大自然的绝景,也是他的绝境。

上面是怪石丛生的峭壁。

底下是深不见底的暗影。

中间是无尽风雪。

尘通天不知去向,偌大天地间,好似只有他一人,无人能施以援手。

韩远深吸一口气,衣袂飘飘。

似借风势,他须臾之间一步踏出三五米,这是他所能达到的极致。

韩家入门级功法之一,疾风掌。

若是韩远的兄长韩燕在场,必然会惊奇,这一招,父亲只传给了他一人,而他也只不过在对练中展示过一次而已。

倒地的雪猿堪堪站起,挠着后脑,转头看见一道幻影奔袭而至,掌风烈烈。

于此同时,隐藏在暗处的另一头雪猿伺机而动,高举利爪拍下,要将韩远拦腰斩断。

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眼看要被截断。

突然间,韩远的眼眸闪过一丝碧蓝色的光芒,浩大的时空掀起无边涟漪。

仿佛是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时间的摆钟,使它无法再前进一秒。

时间静止了。

风雪停驻了,大雁倦飞了,一切停止在此刻。

这时候韩远才明白所谓时间的概念,这不在的时间里,他无疑是神明。

他一掌无可阻遏地拍在雪猿的面目上,使之塌陷下去,连飞溅的血液也停留在半空。

仅仅是一秒之差,雪猿被击毙一只,韩远借势向前翻滚一圈,躲过第二只雪猿的利爪。

一秒过后,时间重又流淌。

“啊啊啊!”韩远捂住双眼,碧蓝色褪去,他的眸子恢复无瑕的黑色。

瞳孔在瞬间传来的剧痛令韩远几乎晕厥过去,那可怕的反噬几乎将他全身的灵力一抽而空。

我这应该还算不上过度使用吧,为何会有这种程度的反噬,是还不能掌控么?

而且,我是怎么用出来的?

而他来不及消化这种痛楚和疑惑,他的战役还未结束。

模糊视线中,一抹白色的影子突然闪现而至,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撞入山体中,紧接着又一重拳击打在他肩头。

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肋骨也不知断了几根。

意识逐渐有些模糊,眸中的黑暗逐渐多于了光明。

还不能合眼,合眼就是真的死了!

一股突如其来的灵力贯彻全身,使他能够摇摇晃晃勉强站立着,但看着随时要倒下。

寻常结灵境修士若是遭到如此重创,早就再起不能,可他却依然挺立不倒。

除了他一贯不屈的意志强撑着以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这个年轻人在绝境中竟成功破入结灵境二段,原本枯竭的灵力得到了短暂供给。

韩远喘着粗气:“别急,马上轮到你了。”

又是一拳,直击胸口,韩远的身体一下子绷直,顷刻又松软下去,身后的石壁断裂出一条长痕。

雪猿显然不想给他任何喘息还手的机会,一拳接着一拳,韩远身后的裂纹蔓延成网状,他不知吐了几口血,身躯已经有些麻木,不再能感觉到明显的痛苦。

雪猿再一次蓄势,它变拳为掌,对准了韩远的心脏。

这时,它看见这个濒死的少年突兀伸出食指,指尖不断有白光汇聚,那纯彻的洁白,似乎能洗尽世间万般浊恶浑垢。

它看得痴迷了,宛如凡人初见万仞高山,连呼吸都忘却,只想俯身朝拜。

天渊深处,无尽黑暗中,尘通天蓦然抬首,看向上方的山洞,面色微惊,先前韩远动用天之瞳时,他都没有露出这种神情。

“你偷师了老夫不曾教你的那部分么!”他笑道,“融汇贯通?好小子!”

“天渊啊,你可是给了爷一个不小的惊喜呢。”

回答他的是千年不变的风雪。

……

韩远模仿着老者当时的神情,稚嫩的脸庞显现出与年龄不符的庄重肃穆,他凝神道出三个字:“斩肉身!”

斩印,可拂尘埃,亦可斩肉身。

那雪猿似乎在拼命挣扎,却逃不过宿命般的一指,韩远指尖划过一条笔直的线。

随之出现的,是雪猿厚重毛发下一条鲜红色的血痕,不深不浅,刚巧致命。

那畜生捂着被割裂的脖子,哀嚎着在地上打滚,流淌开一大片的血红。

韩远也无力补刀,他瘫软下去,跌坐在地上,身后的石壁上也是一大片血红。

许久,哀嚎声弱了下去,雪猿终于断气而死。

寂静山洞中,两片血红,一死一生。

“挨打果然能进步呵。”尘通天踏着悠闲的步子来到韩远身前。

韩远抬头看了眼若无其事的老者,他还有很多问题,但实在是太乏累了,也懒得问了。

“师父,我能睡会么?”

尘通天点了点头:“歇着吧,孩子,我会送你出去的。”

韩远旋即闭上眼,几乎是瞬间,他便沉入梦境。

尘通天一拂袖,一股浩然而温润的灵气包裹着韩远的身躯,渐渐浮起,飞往天渊之外。

“我们会有再见的日子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暴君我誓不为妃在线阅读第五章

    纪小迟一天都浑浑噩噩的,也没有注意到今天下午几乎没有客人。店长倒是看小说看的起劲,好像店里的营业额跟他没关系了一样,马上就要去开人肉包子铺发大财了。这时候店长接到了小曹的电话。纪小迟连忙问:“说的什么?”店长欢呼一声:“她今天不来了。”纪小迟郁闷:“那你干嘛高兴?”店长一脸正经:“因为上午就开始封路

  • 树上两只黄鹂鸟第十章在线阅读

    “王首长,重要发现,重要发现!!”王师长面露些许不悦,心中暗骂门卫真是废物,怎么每次都拦不住人,等他抬首看清说话这人,心里又是一叹,这刘教授是新国知名的科研教授,虽然在植物领域确实颇有成就,可是为人太过古怪,整日只知道埋头搞研究,不通人情世故。“刘教授,不要急,慢慢说。”“大发现啊,王首长!”刘朝焕

  • 寒门锦绣路双鬼到访

    空气瞬间安静。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的无头身体瞬间安静,趴在柜子上一动不动,而他的脑袋吓得脸白,嗓子彻底熄了火。眼见青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脑袋似乎拼尽了全力,直接滚到了身体旁边。那个无头身体一把捡起脑袋,直接按在脖子上,抬脚就要往外跑去,却再次摔倒在地上。……脑袋安反了。眼见对方就要再次摔到茶几上面,青

  • 美漫世界的一拳超人在线阅读第七节

    韩云溪醒过来了,方浩却紧张起来了。方浩刚才莽撞行事,忘记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韩云溪与这具身体的主人一起长大,自然知道这个身体主人的身份了,而他不过是异世的一缕亡魂,机缘巧合下夺取了别人的肉身占为己有,并且盗取了别人的身份,万一韩云溪揭破了自己的谎言如何?“你醒了,方浩可都担心死了!”最害怕什么就来什

  • 大梦山海传第3章在线阅读

    洛栀拿到手机不出一分钟,就知道事情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社交软件里接连蹦出的消息,都在旁敲侧击地询问,她和许恒到底怎么一回事儿。洛栀现在用的手机是原来安栀用的,性能绝对不差,还是卡了好几秒。时间紧迫,洛栀心急如焚地在屏幕上点了好几下,总算打开了微博。她的世界时代飞速发展,信息爆炸,别说微博,连这种触

  •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参赛作品]第8章在线阅读

    *2029年1月28日徐子秦惊叫着起了身,巨大的动作打翻了床头还来不及叫唤的闹钟,掉落在地上,零件四散飞出,一根弹簧打到了徐子秦的鼻头。徐子秦还在家呢,正坐在床上。他的猫听见了声响,急忙蹦跳着进了他的房间,跃上了床铺。徐子秦大口地喘着气,心脏仍在快速地跳动。啊,自己还活着,那只是场梦。又一场噩梦。“

  • 傲帝独尊第八章在线阅读

    鸡鸣时分,因着被打扰而浅眠之中的宋瑜觉得自己怀里如同抱了个火炉,热得他差点将那个紧紧贴在他怀中的东西给扔出去。在忍无可忍中睁了眼,才想起怀中多出的是什么,只是那个反客为主地被自己拢在怀里的少年此时确实有些不对劲。宋瑜伸手摸了摸江余的脸,触手的温度着实有些烫手。这孩子莫不是生病了吧!?一时间,宋瑜难得

  • 奇异王国之紫薇花开在线阅读地球天网

    一张地球上的网想要在浩瀚的宇宙里捕猎,到底是人类的网厉害,还是黑暗的手段更高一筹,拭目以待。今天的太空总署联合指挥中心观看室来了很多科学家,动用全球天网可是一个不小的工作。许多其他领域的科学家也来到这里凑凑热闹,看看这人类目前为止探索太空最大的网究竟效果如何。丁振国和联合研究小组的其他成员陆陆续续来

  • [综漫]试炼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辆线条流畅的黑色法拉利“歘”一下停在了郝幸运身前,他还来不及帮忙开门,一个戴墨镜的年轻男人就从推门从车上下来了,将手里的钥匙扔给了他:“麻烦帮忙停一下车,谢谢!”他嘴上虽是道谢的,但嘴角一点弧度也没有,表明他的心情并不好。郝幸运差点没接住钥匙,对方已经一阵风似的进了大门,只留给他一个背影,非常挺拔

  • 穿成暴君后怀了丞相的崽生日

    此言一出,四坐皆静,然后便爆发出一阵嘲笑。“这谁呀?送蟋蟀也太草率了吧。”“嘘,小声的,那是宋大人,丞相身边的红人知道不?不过的确很好笑.....”宋天德捂着脸,躲在张楚和杜医的背后,嘴上不断牢骚。“早知道就不跟你们俩后面了,一个送玉佛,一个送翡翠,你们不是很穷的吗?”杜医捂住嘴,防止自己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