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问此春阴郁同桌很偏执(9)

2021/11/25 22:41:31 作者:石上清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问此春
问此春
作者:石上清泉来源:晋江文学城
民国的酿酒师傅卓琏穿越到了话本里,按照原本的剧情,她会做尽恶事,最终落得凄惨而亡的下场。为了好好活下去,她费心费力讨好未来的镇国公,却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奇怪。酿酒女X镇国公

方原缓缓点头,面上一片阴霾。

-

“他怎么说?”赵钦看到方原和方舟回来了,连忙问道。

方原一进赵钦的病房就听到这句话,顿时怨恨了。

她低下了头,双手紧握着,什么都没说。

赵钦为蹙眉,“原原,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方原摇着头,声音低低的,“钦哥哥,小久哥哥有事来不了了。”

赵钦有些失落,“那算了吧。”

一旁的方舟看了,顿时气不过了,“什么嘛,赵钦哥,分明就是今久不愿意来,好歹是朋友,连看一眼都不来,还说什么和我们不熟,只有说过几句话的交情,赵钦哥,你对她那么好,结果,她就是这样回报的,还真是白眼狼呢!”

“表哥,别说了,小久哥哥可能是怕其他人误会吧。”方原有些急了,拉了拉方舟的手。

“方舟,到底是什么情况,有什么不能说的,你给我说清楚。”赵钦的面色有些阴沉了。

在他眼里,半久就是因为那个帖子和运动会的事情才要跟他撇清关系的。

还当真是患难见真情呢。

赵钦心中冷笑,看了方原与方舟。

好在真心的总会留下。

方舟离开将刚刚与半久的事说了一遍,其中不免添油加醋,将方原说的天真单纯,而半久就成了冷漠自私之人。

赵钦的面色更黑了,听完后,他心疼的看着方原,无奈的叹了口气。

“原原,你怎么能这么善良呢,都被人欺负了,还帮着说好话。”

“我,我没有。”方原小声喃喃。

赵钦再次叹了口气,朝他伸手。

“过来。”

方原乖巧的走了过去。

赵钦一把将人拉下,搂入怀中。

“你呀,要是没有我,那还不得被人欺负死呢。”

“不是有钦哥哥吗?”方原笑容甜甜,白嫩的脸颊绯红一片。

赵钦目光恍惚了一瞬,但想到这是他当做弟弟的男孩,还是压下了那一瞬的悸动。

-

很快就到了月假。

盛辉男校的月假在月末,总共有八天时间,连在一起的,算是一个小长假了。

最后一节课上完后,半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拎着书包同赵钦离开了。

在校门口遇见了江榆,他朝着半久轻笑,半久的目光从他面上划过,便出了校门。

来接半久的是原主的哥哥,今希。

今希大原主八岁,早已大学毕业,出国深造完,已经进入公司了。

每到了盛辉学院放学时,总免不了堵车,看着嘈杂的人群,半久寻了一处较为安静的阴凉处。

“钦哥哥,钦哥哥。”

穿着白色蓝纹校服的方原从半久面前跑过,几下,扑到了赵钦怀里。

赵钦紧紧搂住他的腰肢,面上笑容开朗,“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冒冒失失的,嗯?”

“才没有呢。”方原有些不好意思的羞赧。

赵钦不可置否的笑着,牵着方原的手,两人时不时低语几句,画面说不出的美好。

树荫下的半久低头玩着手机。

方原回头,得意看向半久时,没有得到预料之中的愤怒,这让她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一口气憋在心里。

一辆炫酷的红色玛莎拉蒂缓缓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穿着红白色水手服的少女走了下来。

“钦哥哥。”

少女面上洋溢着笑,张扬自信,一下子不知迷了多少人的眼。

“媛媛,你怎么来的这么快,我们走吧。”赵钦自然而然的松开了方原的手,上前几步,挽住了许媛的手臂。

身后方原得身子微僵,面上扬起很甜很甜的笑容。

“媛媛姐姐,听钦哥哥说,你们今天回去特别好玩的地方,是哪里呀,我可以去吗?”

声音带着羞赧与期待,似乎真的只是想去玩而已。

“原原一起吧,好不容易放假,去玩玩,放松放松也好。”许媛点头应下了。

赵钦眸色宠溺的搂住了许媛的双肩,“好,都依你。”

如果没有之前那些花心渣男的例子,此刻的赵钦还真当是最完美的未婚夫呢。

三人上了玛莎拉蒂,然后扬长而去。

“啧,赵钦还真是厉害了,男女通吃,还从未翻车,厉害厉害。”谢连嗤笑一声。

“总会有翻车的一天。”半久轻勾唇角。

毕竟,常年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

谢连点头,“确实,赵钦不可能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半久撇撇嘴,别人不会有,但是身为男主,这点男主光环还是得有的。

这时,一个电话打来了,屏幕亮起,上面显示‘哥哥’两个字。

点了接听,手机里面立刻传来了低沉磁性的男音。

“喂,小久,哥哥已经到了,你在哪呀?”

声音含着笑意与宠溺,即便是隔着屏幕,也是那么明显。

半久抬头望去,一眼便看到靠在银白色劳斯莱斯幻影上的男人。

男人也在找她,当两人目光相撞的时候,男人冷峻的面容如冰雪逢春,寸寸暖化。

电话已经被挂断了,今希穿过人群走到了半久面前,很顺手的帮她提过书包单手背在肩膀上。

“小久,走吧。”

四周的人对这一幕早已见怪不怪了,所有人都知道今希是半久的哥哥,也知道半久在今希心里是各种地位。

简直就是捧在手心怕化掉的那种。

这也是赵钦追了半久一年多的原因了。

不仅仅是因为喜欢,更多的还是因为半久身后的今家。

跟着今希上了车,照例,谢连坐在了副驾驶上今希和半久坐在后面,司机稳稳的开着车。

“小久,这个月感觉怎么样?”今希声线温柔,低沉的嗓音问道。

“还好。”半久合上了眸子,声音平淡。

这就是今希与今久最常见的对话,每次放学,今希总会这么问,今久也永远都是这个回答。

“小久,你先休息一会吧,待会到了哥哥叫你。”今希轻笑着,宠溺的摸了摸半久的头顶。

这种突如其来的接触让半久的身子微僵,但是这是今希惯有的动作,她不能躲。

“嗯。”

-

【小姐姐,许媛的资料出现了,需要接收吗?】拾柒号问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枪神纪之成就巅峰在线阅读第5节

    今日第三更,求收藏,求花花就在生驹伏在铁甲城底部,继续收集卡在车轮上的卡巴内腐肉的时候。忽然清脆的叮铃声响起。身着和服,踩着木屐的无名从车顶跃下了铁甲城。“那是谁,大人物的子女吗?”逞生转头看向无名,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在向生驹询问。生驹转头看向无名,不觉一愣。身着绣边和服的无名,手里握着技巧游戏剑球

  • 仙姑第二章在线阅读

    “喂!子恒醒醒!”甘宁一边拍李炎一边叫他。李炎醒了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甘宁答道:“还能是哪里?我们肯定是被关进牢里了!”“怎么回事?”李炎问道!“还能怎么回事!肯定是中了那妖女的诡计!”“难道是蝶儿?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她呢?”说着,蝶儿来到牢房的外面。蝶儿笑着说:“你们两个穷鬼,什么都没有

  • 指尖江湖在线阅读第3节

    年度答谢会后,尤玮放了两天假。一天,她去给母亲陈妙之扫墓。一天,她去崔家陪崔圳的父亲吃饭。崔父买了一大堆菜,尤玮第一时间跑去厨房帮忙,崔父见到她比见到自己儿子还高兴,嘴里又一次念叨着,要是当初生的是女儿就好了。尤玮笑着,却不搭碴儿。直到崔父说起娄小轩:“你看看现在几点了,说好了十一点过来,现在都快十

  • 神来棋局在线阅读养个女鬼当老婆

    我是一名高中生,就是那种整天和书本打交道却啥也不会的学生狗,在我的世界里知识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只要考上好的大学就能彻底拜托贫穷,于是乎各大莘莘学子都牟足了劲往书籍里钻,头皮都蹭掉几块也没啥反应。当然,前面只是我小小吐槽,我的本名叫甄雨,一般大家都称呼我为雨哥,乍一听好像是黑社会得大头目,然而却并

  • 神厨的娱乐圈日常在线阅读第八章

    那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早晨。难得的节假日我们所有人都济济一堂。“嗯~咱们今天难得人齐了,我们去打祖尔法拉克吧。”青提议“嗯,好啊~但是我是不是级别太高了点?”身为初始三人组中进度最快的我提前到了60已经比琼高了3级比阿枫高了8级。那时我已经快要穿上了黑石塔的散件。茶也是如此。而阿枫还在穿着血色套。可是都

  • 仙浔无双之灼灼其华之个都别想走

    “他们两个是第三小队的成员,今天早上,我们在村子外面两里的荒地里发现。”为首的是一个一头金发的人族,他穿着皮甲,背后背着流淌着魔力的大剑。他仔细查看了那两具尸体的伤口,面色变得异常凝重。“某种野兽,或者说是兽人。”他沉沉道。“兽人?”一个战士惊恐道:“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那个金发青年道:“再翻

  • 从武侠开始的VIP召唤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一个任务不用说,女娲乃是天道之下六圣之一,万劫不磨,不死不灭。除了天道鸿钧以外,即便是其他的几位圣人也不敢说自己能打败女娲,顶多也就是能够对其压制而已。至于第二个任务也不轻松。首先苏辰穿越过来以后,自身就是一只毫无修为的小猫。系统商城里空有那么多惹人眼馋的宝贝,但自己却是连一个气运点都没有,压根就

  • 别老惦记我第十章在线阅读

    要么说一个霸气的名号重要呢?“如意金箍棒”这个名字一出,在场众人都愣了一瞬。曹觅佯装没有发现,自顾自开始了正题,“很久很久之前,如意金箍棒还不叫这个名字,它的主人,也还不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那个时候,齐天大圣还只是花果山上,一块伫立了千万年的大石头。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一束照亮了整个夜空的闪电直直

  • 我在人间开了外挂第四章 上元佳节(2)

    “公输?这好像是古姓氏吧,你们听说城南有姓公输的人家吗?”“小姐,我们都是从念奴娇跟着您过来的,城南的事哪里知道多少”于是傍晚到了城南的时候我问哥:“你听说过这附近有姓公输的人家吗?”哥答:“你找公输家有事?”“没有,就是听说他们家不是有位未来的皇子妃嘛”哥答:“公输家与咱家平日里没来往过”“所以是

  • 行剑录在线阅读游戏开端

    地球五十世纪九十年代,科技达到极高的高度,楼已经建到了千层的高度,不管是谁出门都是悬浮车,光束飞机。就连最底层的人也是骑着可以浮空的脚踏车。有人戏言:如果这样下去我们人类的脚是不是就会退化。当然这只笑谈罢了。这时小说的主角——彭苏成,从一栋高级公寓开着敞篷小车悠闲的出来。彭苏成不过是一家小公司的小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