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少总再追妻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22:35:21 作者:虫丫丫 来源:3G小说网
少总再追妻
少总再追妻
作者:虫丫丫来源:3G小说网
她,白慧茗被迫嫁给商业介龙头老大冷俊轩,却在新婚当日,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地羞辱她水性扬花。当他发现自己爱上她时,她却生疏地问“你是谁…”儿子长大了,好啊,又是祸害万千少女的娃呀。你这小子要是敢早恋,哼哼!看你老妈怎么收拾你!穷又怎么样?你那优越感不过是你爸妈为你创造的!卖萌?虐恋?逆袭!高傲王子也是会谈恋爱的啊有木有!

权志龙领着家允从酒吧后门进入,这酒吧自然是熟识的人开的,也只招待认识的人。酒吧门卫扫了一眼权家允的脸,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刚拿到“男”身份的权家允总觉得浑身都不得劲。

虽说自己刚才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演技”,但是老娘终究也只是个宅女素人好吗?!心理素质和职业技能达不到标准及格线的啊啊啊!

##

李秀赫在跟一起喝酒的朋友们聊着天,包括模特新秀Choo,瞥见权志龙走进来,深邃眼神闪烁了下。他随意举高手里的啤酒瓶,示意权志龙到这里来,然而手还没放下,就看见权志龙身后一身白色休闲服的权家允显露了出来。

虽然之前已经被告知,但是李秀赫还是愣了一下。权志龙说是“亲戚家的做助理的孩子”,可是领来的这个人,说是个孩子可能只是爱称,年纪似乎不算小,性别看起来有些模糊,气质上跟权志龙相差也很大。是静谧的、乖巧的、有心事的人。

大约是个女孩子吧,可是这一身男装又是短发,身高一米七多,宽松衣服又显不出来身形,走路姿态也太随意。可说是男生吧,喉结不明显,五官又柔柔的,除了眉毛看起来硬朗些,素颜也完全不能确定就是男生。

正愣着,权志龙已经走近。

“秀赫~最近过得好么?”

“哦,还不错,志龙你呢?”

“唔,最近有点忙,不过也还好。”

两个人笑着寒暄,家允在两三步以外,尽量不惹人注意地打量着。

突然旁边冒出个高个子的女人,脸上的妆容精致,黑色紧身包臀裙凸显出女人的曼妙身姿。裙子领口开得倒是不低,事业线什么的被藏得很好,只是心机都在后背,酒吧大厅昏黄色灯光照在大片裸-露的后背皮肤上,显得性感非常。

权家允看了一眼,小小地做了个“呜啊”的口型。

不想被这女人看得正着,红唇一弯,扭身过来,凑到权家允面前说:“啊娘哈赛哟,我是Choo。”

权家允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怕声线被人听出来,情急之下,就像个傻瓜一样,点了个头。然而又觉得韩国礼仪是鞠躬,于是权家允又像个大傻瓜一样,结结实实来了个九十度的躬。

Choo被家允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爆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声音带了些酒精后的沙哑,显得更加迷人。

权家允脸红起来,呃啊了两声,尽量压低声线,说道:“啊娘哈赛哟,我是权家允。”

##

李秀赫被Choo的笑声吸引,注意到了Choo和权家允之间的对话。他看了眼家允,然后问权志龙:“这就是你家的孩子?”

权志龙跨了一步,抓过家允的胳膊,把她拽到身前来。说:“家允,来,叫秀赫哥。”

权家允脸还红着,哪怕是大厅的灯光并不算明亮,也能清楚被看出脸上和耳朵上红彤彤的颜色。家允抬眼看了一下表情意味深长的李秀赫,鞠了一躬,说:“秀赫哥。”

李秀赫看权志龙和权家允两人称呼的是“哥”,而不是“欧巴”,就心下认为是男生了。可他点了下头,刚要说话,权志龙却凑到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李秀赫一边听,一边把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又蹬大了一点,漂亮的浓眉毛更是挑得高高。

权家允大概就知道权志龙这个碎嘴男开始讲述“床上掉来个怪女人”的故事了,但她也没法说什么。权志龙选择跟朋友分享这件尴尬又离奇的事也没什么可指责的,或许将来还有需要李秀赫帮忙的情况。事情一时也说不完,于是权家允扭了脸接着看向Choo。

Choo扭着腰靠在吧台边上,还是笑着歪头看着家允。看到家允的目光又投向自己,红唇弯得更迷人,她走过来,穿着高跟鞋略比家允高一些。

“第一次来酒吧?”Choo笑着问。

权家允摸摸鼻子,抿着嘴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不会是没成年吧?”Choo看着家允的个头和穿着,又听见刚才权志龙让家允叫李秀赫为“哥”,推断权家允大约是权志龙的什么人,而且是个清秀男生。

权家允当然成年了,无论是中国年龄还是韩国年龄,无论是真实年龄还是身份证上的年龄。“我成年了,我21。”(2015年的1995年生,在韩国年龄是21岁)

Choo“哦~~”了一声,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瓶,问道:“会喝酒么?要来点么?”

家允看了眼权志龙,后者已经跟李秀赫边喝边聊了,于是转回头对Choo说:“只能喝一点。”

Choo回身在吧台拿了一瓶啤酒,要递给家允的时候,又收手回来。“你真的成年了?”Choo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权家允想,要不要把假-证给她看?

##

这时,李秀赫冲Choo喊了一声。“Choo,过来。”然后拍着权志龙的肩膀,说道:“我记得你问过两次了,现在我把人约来了,多够意思。”

权志龙笑出小白牙。

Choo也就不再管权家允到底哪里有违和感,顺手把手里的啤酒塞给家允,走向李秀赫。

家允看着那些时尚男女笑着说着喝着玩着,静静找了个角落坐下,一口一口抿着啤酒。

##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什么牌子的鞋子包包,什么设计师的最新动向,什么专辑的爬榜,什么影视剧的合约,什么车,什么女人……权家允不想懂,她有些想回家了。

几步之遥就是权志龙,几步之遥就是娱乐圈,这几步像个鸿沟,权家允此时从没有想过要跨过这几步站到权志龙身边。

此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念念不忘亦回想第七章在线阅读

    “可恶,炎阳被秒了!”玄天看了一眼炎阳,不仅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谁让他那么弱还敢来!”这名手持双剑的男子叫白俊良,修仙人称“双飞剑神。”因为他能操控两把仙剑进行战斗。“白俊良!现在是一致对外的时候,不要说这种话影响大家的心情!”反驳的大汉裸露着上半身,手持两把斧头,满脸络腮胡,他便是“斧王”杜力

  • 皇权赋在线阅读第四章

    目光扫视四周,看到了站在马洪铭身周的四位少年,黄百川赶忙转移话题:“这四个孩子看着就灵性透顶,可是师兄今次带回来的吗?”“嗯,确实是此行发现的几个可造之材!”马洪铭目光也落到四人身上,想到几人的资质,心里颇有几分得意。“黄师弟可知东方师叔和白师叔现在可在望天峰吗?”收回目光,马洪铭眉头一展,开口向黄

  • 谁主玄浮第六章在线阅读

    付此生知道郑滢滢在修真界素来有威望,但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都为郑滢滢说话。事已至此,在大家面前,付此生必须得表露出自己的态度来,他看向了郑婴婴:“小师妹,是师兄忘了你的伤势,这两天,你好好休息。”郑婴婴眼睫毛轻轻颤动,露出一点极淡的笑意来:“当然,我会好好休息。”付此生看着郑婴婴的神色,略有

  • [娱乐圈]直球患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突然,”尤里咧开嘴露出令勇利害怕的笑容,“很想吃烤肉呢。”“唉……!?”还没等勇利反应过来,尤里已经转身,朝着刚刚路过那家烤肉店以宰人的气势冲了过去。勇利扭头看维克托,不太理解对方态度为何突然转变,“他好像去打架一样……”维克托一脸轻松的扇扇手,说着根本不能缓解勇利忧虑的话,“啊嘞啊嘞,这是我们种

  • 穿越异世就想单纯看个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几天后,洛城山,无名峡谷口看着眼前这片峡谷,少年微微松了一口气。这片峡谷后面连接着一片青青草原,只要过了这片草原,便出了洛城!那时,他便如同鱼入海水,自由自在!便可去寻找属于他的机缘,快速成长!少年回头望了下洛城的方向,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心中狠狠道∶“下次我在降临洛城时,便是洛城覆灭之日!”说完便毅

  • 起源星战役上第二章在线阅读

    章风道:“我先带你们去教室吧。”话音一落,刚好拉了上课铃。柏瑾和旁边的女生跟着章风一起出了办公室往楼梯走,女生暗暗打量了一会儿,笑吟吟伸出手:“你好,我叫袁芷柔,没想到期中了还有人和我一起报道呢,真巧。”柏瑾伸手和她轻轻一握:“我叫柏瑾,你好。”两人随便聊了几句。袁芷柔不是本地人,因为搬家所以转学来

  • [王一博]容积第1章在线阅读

    “我就是找一个光明正大花心的,也比你这种装作专情的人强。”林宛狠狠甩开了他的手。阳光明媚。开学期。医学院,宿舍一间女生寝室,到处贴满海报,屋内狼籍。上床下桌,穿戴整齐的林宛坐在其中一张干净床铺上看书,任凭旁边叽叽喳喳地没完没了也不为所动。或许每个宿舍里都会有一个说是活跃气氛然而却宛如疯子般家伙的存在

  • 魔法少女在线阅读第3章

    秦良成看着身侧长得越来越像妻子的女儿,心中有着无限的感慨,他忍不住低声喊着秦雨的名字,“小雨。”秦雨听到秦良成的声音,厌恶的皱起了眉头,转头走到了秦陌的身后。秦良成追随着秦雨的身影,最后目光落在了挡在秦雨身前的秦陌身上。秦陌假装没看懂秦良成的意思,对着秦良成落落大方的一笑,“父亲,快些走吧,等等要挡

  • HPSS哈斯之破冰在线阅读第10节

    独眼说书人见众人们迫不及待的眼神,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看这独眼说书人很喜欢喝茶。独眼说书人慢悠悠着细品着手中的热茶,并没有立刻说出,好象有意要吊吊这些人的口胃,酒楼内的众人开始有点坐立不安了,渐渐骚动起来。“啪!!啪!!”两声响起,独眼说书人忽然朝着桌板用力了拍了两下拍板。酒楼内的气愤立刻紧张

  • 最弱无双少年A前生劫

    “有些事情,隔了几世已经记不大清楚了,你一定要问我付出的代价,我也没法与你细说。其实,说起来,也许是第一世太不懂事,以为是自己的梦境,就能随心所欲的想做什么做什么。我不记得我为什么会到那个时代那个地方,我只记得我让人伤心了。那时候,我不懂爱,也从没想过很可能会有人爱上我,我以为我不属于那里,那里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