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拐个少帅来种田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11/26 0:43:14 作者:钥玉溪 来源:17K小说网
拐个少帅来种田
拐个少帅来种田
作者:钥玉溪来源:17K小说网
前世的她,因为自己的妹妹怀了自己丈夫的孩子上位,逼的她家破人亡,最后她被她丈夫失手打死了。临死时,林夙本以为这已经结束了,可是那是真的不甘心啊,命运使然,让她重生。重生一世,她会怎么改变自己的命运呢?前世为她付出了那么多的未婚夫,这一世,她打算怎么做呢?抱大腿,还是……

哪怕不为那三千万,周行朗也想离婚。

但他的意见,却仿佛小溪入了大海一般,一概被无视掉了,周行朗每次见到他,总会有些别扭,所以经常不爱理他,天真地想着这样路巡肯定就受不了了,就会同意离婚了——但路巡似乎是好好先生的脾气,所以没有跟他计较。

按照路巡的意思,自己最近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完成工作,所以让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周行朗也正有此意,他什么都不懂,硬要去接触工作也是闹笑话,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学习点东西。

他把周天跃叫来家里,让他给自己上课,周天跃哪里敢:“我也不是学建筑的,我是来给你打杂的,这些软件,我也就会一点点。”

“那就把你会的那一点,都教给我。”

周天跃跟他进了书房,打开他的电脑:“我就会Sketchup和CAD,其实网上很多教程的。”

“你先给我讲讲怎么用的。”

这两个软件上手都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记忆,他十分钟就能操作了。

周天跃说:“我还是第一次来你家。”

周行朗从草图大师软件界面抬起头:“我以前没邀请你来过吗?”

他摇头:“施工和装修的时候我来过。”装修好了,来看过效果,然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周行朗打开一包开心果,剥了一颗塞进嘴里:“我看旁边还有空房间,没事常来玩。”

“可那是你的房间。”周天跃受宠若惊。

“我的?我的不是这间吗?”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周天跃赶紧补救:“你们俩东西太多了,这层楼三个主卧室都是你们的。”

周行朗想想也是,不然为什么隔壁房间放着那么多的建筑模型?

“那就住楼下吧,我看楼下还有其他房间。”他顿了顿,“你说,我如果离婚了,你说这房子是归我还是归他?归我你就可以来,归他就不行了。”

“这个……”

周行朗放开鼠标,头头是道地说:“房子是我设计的,可是建造的钱都是他出的是不是?我可以索要设计费用的吧。”

“‘自宅’就好像你跟路巡的孩子一样,是无法分割的,你们谁都无法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当然了,他爱你,你问他要,他什么都会给你……”

“打住!”周行朗听不得这些,一听真是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你不觉得房间有些暗吗?帮我开下窗帘。”这些天把家里摸遍了,还没搞清楚怎么开窗帘的。

周天跃就从墙上找到遥控开关,把窗帘开了。周行朗心里惊叹,原来是这样啊,但面上一点不显,问了个问题:“我还有什么朋友吗?”

“这个……你平时工作太忙了,大学的朋友,只有一些还在来往,因为你们都在这个行业,所以难免会打交道,不过大多都是有事求到你头上来……至于高中的,很多年都没见了吧。”

周行朗有几个好哥们,一起打球一起逃课的记忆特别深,深刻得就像在昨天一样,丢了一颗开心果进嘴里:“都没有联系了吗?”

“你工作后,连以前的Q`Q都不用了,怎么联系?上次有个老同学找你,开口就是他要买房了,问你借二十万。”

“谁?我借了吗?”

周天跃说忘了:“好像是你们高中班长还是学习委员来着,你当时也没钱,累死累活的,所以只给他借了一万。”

“还了吗?”

“不知道。”

重新登录了以前的Q,网名和个性签名还是当时的,网名叫“淡笑、此时的颓废”,签名是“痛,因为我成长着,如同蝴蝶破茧般的勇敢!”

周行朗瞧着还挺正常,旁边的周天跃嘴角抽了抽,没说什么。

他打开班群,这个群他特别熟悉,以前就一直在用。

“好像最近有同学会。”他说。

“这种同学会,说白了都是去炫富的,不过也可以去。”

周行朗兴致勃勃地说:“这是我同桌,我们关系可好,他每天给我抄作业,抽烟给我打掩护。还有这个,我们班班花,我还……”

周天跃凑过去看班花的头像,挺好看的:“你喜欢过人家?”

“对啊,她叫马雪梅,可她当时有男朋友了。”三模考试前,班花分手了,几个兄弟撺掇他去告白,周行朗纠结了半个月,终于下定决心,结果一觉醒来,已经是十年后了。

“马什么梅?”

“马雪梅,”他一脸惆怅,“可惜她不喜欢我,老喜欢叫我傻瓜,我就怼她傻逼。”

周天跃:“……”

活该这家伙搅基。

“别想了,你都结婚了,你老公比你班花胸还大,有什么不满足的?”

周行朗严肃申明:“……我对胸肌没兴趣!”

聊了一会儿,他摊开一本注册建筑师设计手册看了一分钟,由于完全看不懂,便关上了书,打开了电视。

十年前追的番,现在也都完结了,还有他喜爱的美漫,都出了电影,特效贼牛逼。

周天跃调出投影屏,两人坐着一起看《钢铁侠》。

路巡似乎是有工作上的事,晚上没回来吃饭,他和周天跃一起吃的,惠姨煲了猪脚汤。

把堂哥送走,坐在沙发上,周行朗问惠姨:“您一直照顾路巡吗?”因为他有次听见两人用粤语在讲话。

路家老宅在新加坡,他们是上个世纪,局势动荡的时候,从广州举家过去的。一族几十口人,搬迁前本就是大家族,在新加坡拿着美元和黄金又重新开始,很快积累了惊人的财富。

“我在路家工作二十几年了。”惠姨语重心长地说,“算是看着阿巡长大的,三年前你们结婚,我就过来照料你们的起居。”

周行朗便夸她,说难怪做饭这么好吃。

惠姨道:“小朗少爷,我马上五十岁了,我跟我先生离婚十多年了,我女儿也二十岁了。感情的事,我是过来人了。”

不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周行朗只能看着她。

-

路巡回家的时候,是晚上十点,看见惠姨在台灯下织毛衣。路巡赶紧走过去:“伤眼睛,别织了。”

“马上就要冬天了,给你们俩一人织一件,这件红色的给小朗,白色的给你。”

“惠姨,明天再织吧。”路巡把灯关了,“行朗睡了吗?”

惠姨只好把织了一半的毛衣放下,抬头道:“上楼去了,不知道睡没有。”

路巡用水果刀削了个苹果,端着上楼。

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反应,路巡打开门,里面也没有人。

他以为周行朗在另一个卧室——这层楼设计了三个大卧室,在建筑设计之初,周行朗就想好了,一个是他自己的卧室,一个是路巡的卧室,还有一个是两人偶尔同房用的。

推开周行朗以前的卧室,结果也不在,最后,路巡打开书房门,看见房间的窗帘正在慢慢打开,接着慢慢关闭,自己一开门,就停住了。

房间里没开灯,电脑屏幕亮着浅蓝色的光,透过月色,路巡看见周行朗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窗帘的遥控器。

把灯打开:“行朗,我给你削了苹果。”

“谢谢。”周行朗又摁了下遥控器,把窗帘关上了。

路巡似乎打算喂他,周行朗摆了摆手,接过了精致的小叉子,不着痕迹的目光在男人腿上扫了一眼。他工作穿正装,西服尺寸刚好贴合他的身材,坐下时也坐得端正笔直,裤管下裸`露出一部分的脚踝皮肤,上面还有黑色的纹身。

两只脚踝都有,单是肉眼看,几乎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再次想起方才惠姨说的话,心脏就不可控地抽动一下,隐隐有些作痛。吃了两块,他把盘子还给路巡:“你吃吧。”把浏览器和电脑都关掉,“我回房间睡觉了。”

“行朗。”路巡叫住他。

周行朗回头看着他,路巡嘴唇动了动,目光深深地看着他:“晚安。”

“……晚安。”

他走后,路巡打开了电脑浏览器,翻看了历史浏览记录。

最近的几条让他瞳孔微缩——那是三年多以前发生的一起火灾事件。

半晌,路巡叹了口气。

周行朗回房间洗澡。

浴室的设计让人大开眼界,直接由地面挖空设计的淋浴间,由于开了一大面的固定式单面玻璃窗,洗澡的人仿佛置身森林中沐浴般。

可他脑子里一直想着惠姨说的话,心情有些低落。

匆匆地把头上的泡泡冲掉,他心不在焉地拽了个浴巾擦身上的水,接着推开淋浴间的玻璃门,跨出去时,一脚踩在一块滑腻的水迹上,后跟猝不及防地一滑——“啊!”他摔了个屁股墩。

“呜。”周行朗痛叫出声。

“行朗!”坐在外面的路巡听见动静,三两步冲进来。周行朗被他的矫健吓一跳,接着瞪眼睛:“你为什么在我房间?”

“是我们的房间。”路巡弯腰,不由分说把他拦腰抱起,语气非常紧张,“摔到哪里了?”

他身上什么都没穿,都是男人倒也不怕被看,可这个男人不仅是自己的丈夫,居然还公主抱!!!

“我没事!你快放我下来!”他尴尬得无地自容,在他怀里疯狂挣扎。路巡双臂很有力地抱住他,低声说了句:“别动。”

周行朗忽然想起什么,不敢动了。

路巡把他放在了床上:“摔到屁股了?”

“我没事,不用管我!”周行朗羞赧不已,直接用被子把自己盖住,目光有些警惕,“你怎么会在我房间?”

“是我们的房间。”路巡再次纠正,“我们是合法伴侣,这个家也是我们的。”他坐下,语气放软:“行朗,我们能和好吗?”

“……什么叫和好啊,我们又没打架。”

路巡拿了个毛巾,给他擦头发上的水珠:“我是说,像以前那样,我们爱着对方,依赖彼此,同床共枕……能别对我这么冷淡吗?”

感受着他动作轻柔地替自己擦干头发,周行朗抬头,接触到路巡可怜的目光,让他很无措:“所以我说……我们可以离婚,这样我们还能做好朋友,隔三差五没事出来吃个饭什么的,你可以去寻找自己的第二春,梅开二度……”

“这对我不公平。”路巡双手放在他头顶,低头凝视着他,沉声道,“除了你,我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如果你离开我,我会死。”

“哪有那么……”夸张,他心里一跳,勉强地说,“不是有句话,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是吧?”

“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路巡手指轻轻搭在自己的皮带扣上,耳边响起金属清脆的声响,周行朗吓得不轻,喂喂喂,说话就好好说话,怎么一言不合就开始脱裤子?

“你、你……”他语无伦次。

路巡一言不发,他站起,西装裤滑到底,露出合金铸造的银白色义肢。

周行朗睁大了眼睛。

那义肢线条流畅,金属关节,银白涂层,而脚踝处,是仿生的皮肤,做了和以前一样的纹身。

这样可以保证西装袜遮不住的那一截腿部,不会被人发现不对劲。

心脏仿佛被攥紧,新闻中,自己设计的建筑工程不小心发生火灾,他被困火中,炽热的火舌舔着他的皮肤,路巡不顾一切地冲进来,把失去意识的自己背出去。

那惊人的高温和火焰仿佛就在眼前般,周行朗看着他,脑海里忽然闪现一段画面,比新闻上更加真实可怖,浓烟呛鼻,火红的颜色从四面八方环绕,烫伤了他。

一根几百斤重量的横梁就那么毫无征兆地砸在了路巡的腿上。

“路巡……”周行朗只来得及看见他惊慌失措的脸,感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地求生之我是人形外挂在线阅读第6节

    “秦雪!你在干嘛呢?”南柯终于忍不住,打通了秦雪的电话。“在写小说。”秦雪看着已经恢复到3000的收藏,已经十万字的小说,揉了揉酸痛的脖子,不情愿的从虚拟世界返回。他听出了南柯的不满,可是现在他的小说进入了关键的时刻。“下午我有一个尸体解剖,你陪我去啊。我害怕。”南柯终于打听到,这一批颅内感染死亡患

  • 无极飘渺录之修罗场?(求评价票,鲜花,收藏)(6)

    霞之丘诗羽看着加藤奕后面的加藤惠,脸上的微笑立马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奕同学,又交到‘好朋友’了呢。”看着霞之丘诗羽危险的笑容,加藤奕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什么,刚想开口时。“嗯,我叫加藤惠是奕君的同桌,霞之丘诗羽同学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吗?”加藤惠抢在加藤奕前面对霞之丘诗羽道。“奕君?

  • 绅士与木偶在线阅读第五章

    维卡娅号在下午的时候停靠在了厄尔城,这是一座梦幻般的城市,包含了虫族几乎所有美好的幻想。艾希站在维卡娅号的外围,透过玻璃墙看着维卡娅号出入口来来往往的旅客,参观厄尔城是一个令虫永远不会厌倦的项目,尤其是有了幼崽的家庭。艾希冷清地站在那,与周围有些格格不入,不管是他过分扎眼的容貌还是过于冷淡的表情,滚

  • 天道拾取系统在线阅读男孩,男人

    “小子,你耍我们呢?!”听到辰霄所说的话以后,那‘大哥’先是一愣,随就便就语气阴冷的说道。辰霄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给我好好收拾他!”看到辰霄那一脸嘲弄的表情,‘大哥’顿时脸色阴沉得对手下人说道。闻言,身旁的两名手下立马是挽起袖子,冷笑着朝辰霄慢慢围了过去。面对两人一左一右的夹攻

  • 皇夫吃醋超难哄在线阅读哟,重逢

    西塔并没有告诉夏洛克她回归的消息。按照夏洛克那种尿性,五年说不定忘了她?如果真是这样她就呵呵了→→...她回到家,给了央雪和基恩一个大大的拥抱。“hey!everyone,I’vecomeback!”西塔锤了锤罗希的胸部,“哟!当银行职员还带长胸肌的啊!”对此罗希翻了几个大白眼。“得了吧!你倒是没怎

  • 无上纪元在线阅读第四章

    暗无天日的牢房,阴寒潮湿的空气,惨叫声时不时从幽暗的地下传来,这是督卫署的地下牢,真正的地下牢,比起刑部地牢,它更黑暗更可怕。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地面让着本就冷寂的地牢更显幽寒,哪怕扑腾着的火光映的满室昏黄,也驱散不了这萦绕不散的冰凉。奄奄一息的夜中星被悬吊在铁索之上,衣衫褴褛,血痕遍布。“问出什么了?

  • 我的本体是株草在线阅读第四章

    戚氏集团现在已经是个庞然大物了,虽然因为戚妄的离开,产生了些许动荡,不过戚秋雨很快召开了股东大会,并且将她和戚妄的独生子戚泽推上了执行总裁的位置,之后戚泽推进了几个项目,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原本因为戚妄离开而有些不安的股东们渐渐也歇了心思。他们从戚泽的身上看到了当年戚妄的影子,虽然他现在的手段稍显稚

  •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双岸牡丹2

    当飞飞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宫女如幻打了盆冷水走进飞飞的寝宫——琉璃阁。如幻看见主子飞飞醒来,开心极了,道“小姐,你终于醒来了。”飞飞看到眼前的这个少女,她应该是深妃最宠爱的丫头了吧!飞飞不再惊讶自己的突然穿越,只是她要弄明白,现在是什么朝代?飞飞莞而一笑,问“是啊。瞧我这身子骨!”如幻笑着,飞

  • 塞伦斯第2章在线阅读

    此时费天彪与蓝永权一同走出了厅堂,边聊边往外走,保镖紧紧跟随身后,他们来到了大门,蓝永权坐上了费天彪的座驾一同离开了别墅。费天彪的轿车穿过一条幽静的庄园大道,他们来到了费天彪的私人藏酒宝塔,他们到达一道钛合金安全门外,这道安全门有五米之高,门板由七十二层钛合金钢板压制,围墙也是同样的材质,还多加了一

  • 夜影流伤之主城来人

    刘年已经在西原村生活了七年时光,这个乌屠国西部不起眼的小渔村,因周围地势平坦,处平原地带,周围方圆百里不见高山而得名。这里俨然成为了刘年最为熟悉的地方,人的忘性很大,刘年很多时候对前世那些种种记忆有着莫名的恍惚。好像前世只是自己做的一场很长的梦,这一世才是真实的自己。从一个婴儿一点点成长到现在,刘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