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摸不透的爱之雁字回时(5)

2021/11/26 0:57:58 作者:小水 来源:3G小说网
摸不透的爱
摸不透的爱
作者:小水来源:3G小说网
(文已修改,但是有些不好的,尽情留言!!!)初恋重要、男闺蜜重要!当闺蜜似恋人,当恋人变成陌生人;闺蜜不是闺蜜,恋人不是恋人,她们之间的感情还能回归以前?......

日子这般过了一月,便到了回去的日子。她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沐了浴,挽了头发。从帘子后面出来的时候,茶几边的人力道不稳碎了杯子。

屋里有片刻静谧。

女子走过去坐下,倒了茶喝。

两个人都未说话。

“上面下雪了吗?”

“未曾。”

女子点点头,啜了一口茶。

这样一呆,便到了日落时分。

她想,再晚天就黑了,夜路可不好走。

女子逗着游进来的小鱼儿,时间一晃,便可瞧见屋外珍珠发的光。

坐累了,人趴在桌上,侧着脸继续逗着小鱼儿玩。

屋里的光不能再黑了,她说:“我睡觉了。”

“嗯。”

她起身朝里面走去,一身白衣借着珍珠的光芒耀耀生辉。

茶几边的人坐在那里,守了一夜。

第二日他们回到地面的时候下了很大的雪,从早上下到傍晚,天昏昏沉沉,像是还要下一场。

她冷得直往雪绒里钻,披风裹了两层,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这个冬天倒是极冷。”她捂在白狸皮里,说话都瓮声瓮气。身旁的人拉着她,极小心地走。

走了半个时辰,便看见篱笆院子了。屋里透了灯光,在雪夜里额外温暖。身旁的人吻了吻她额头,道:“我陪你进去。”女子瞧见那光,好半天没动作。握着的手似在抖,她松了那人,跌跌撞撞朝院子跑去。身后的人看了看自己的手,立在那里没有走。

他不是凡人,自然可以透过重重阻碍看清那屋里的有人。

自然能听到——

“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殷其雷,在南山之侧……何斯违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归哉归哉……殷其雷,在南山之下……何斯违斯?莫或遑处……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歌谣旖旎,唱的人声线低沉温柔,带着震颤灵魂的暖意…………

她的声音带着哭意——“云望……”像是苦咸的泪滴在他心里,腌得一颗心紧紧皱起来。

沈云望,他们相依为命十四年,她等了他整整十载。十四岁到二十四,一个女子一生中最美的时光,她耗在无尽的等待中,只为他离开时的两个字——等我。

女子推开门,屋里的人转过身来,一身青衣,绣着暗月金边,身前挂着玉佩,刻着“相”,玉扣黑发,眉目清俊,凝望着她。

“清泱。”他唤,“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女子扑上去,狠狠抱住他。“云望,云望,云望……”声音渐渐呜咽,透着小女儿的委屈和怨。

男子裹紧了怀里的人:“我回来了……”

玄鸟落在一旁的树枝上,尾尖和翅尖的白羽散着淡淡光。

“……这一世,你便放了她吧。”

雪又开始下,落在那人身上,一身白衣像是要融进雪里。

“我放了她,谁来放了我?”

这一世,注定好的。不管怎么找,有人先他一步,找着了她。

这红线,莫非当真是牵了谁便爱上谁吗?你当初这般爱我,便只是因为这红线将我二人捆在一起吗?

“九世情缘已尽,你这般缠着不放……会害了她。”

“早已是不归路,多捱一世又何妨。”男子的面容隐在黑夜里,不辨神色,听声音倒像是在笑,“她受怎样的苦,我便百倍受之,她世世轮回,我便世世陪她。”

“只是这爱——”

她今生给了我,便得永远给我。别人一分一毫,一厘一点,不,半点都不许得。神得弑神,佛取灭佛。

她清泱,生生世世,永生永世,只属于他颀华一个人。

“疯子!!!”玄鸟从树枝上下来,落地成人形,她瞪着那人。

“你害了她三世,每世活不过二五,你瞧瞧她,她是什么人?!最不该惧冷的人,却因为在露天夜里呆了一天便生了病,若我不衔珠子给她,她便死了!那么喜欢雪的人,却因为冷,裹了两件狐裘,连雪花沫子都碰不得,你若真爱她,你就……”玄色望着那人,猩红的眼在一片白茫茫中显得诡谲。

“你…………”她瞧见那人红色的眼,神色复杂,“……她这一世,注定不会爱你,你又何苦……”

男子抬起头来,伸手覆住那双眼睛,挡了飘下来的雪花,嘴角是带笑的。

“……若是能放,早几世便放了。我已成魔,魔便是她……如何放?”

声音渐渐飘渺,随着那袭白衣散在风雪里。他推开门,门“吱呀”一声响,屋里的灯光闪了闪。那橘黄色的光,一直亮到半夜。

大雪下了一夜,第二日清泱起来,便看到外面椅子上躺着一个人,师爷椅已经摇不动了,被冻在雪地里,那人被厚厚的白雪埋了,早已瞧不清面目。她跑出去,将厚雪扒开,雪中露出一张清绝冷凝的脸,她笑:“报了恩,为何还上来?”一双眼睛清清亮亮,映着天地苍茫。女子也不要人回答,笑吟吟问道:“我要去京城了,你去不去?”那娇羞朝气的样子,恍惚可以看见她的十四岁。

他动了动手,落下扬扬洒洒一堆雪,白色的人伸手拂去她眉上的雪花。

“自然是去的。”

她点点头,起了身,拂去身上的落雪,进了屋。

“云望,有人和我们一块儿去……”

他闭了眼,身上的厚雪消失了,冻住椅角的冰不见了,师爷椅摇起来,雪花飘在他上方,没有落下来。旁边的师爷椅被厚厚的积雪盖住,快要看不出是什么了。

沈云望,当朝宰相,十年前高中状元,殿试上得皇帝赞赏,从此平步青云,官至宰相。他衣锦还乡,带回的赏赐从村西排到村东,家家户户,见者有份。

孙大娘穿着新做的袄子来看她,是欢喜的。

“先生,你等着了……”声线在抖,眼眶红着。

她笑,将桌上的镯子套在孙大娘手上,也不说话。

待人走了,旁边的人啜着茶,看着她摇头。

“胡闹。那是聘礼,随随便便怎就给了他人?”老坑翡翠,千金难求,这世上只此一只。

“这村里的人都待我极好,孙大娘更不用说,十余年来一直把我当亲生女儿看待,我手上有了好东西,用不着,不给她给谁?”

沈云望将腰前的玉佩取下来,放入她手中。

“这可不许乱给了。”

她抚着“相”字,问道:“我若在京城犯了法,这玉佩救我不救?”

“它便是我,清泱。”他凝着她道,“这世间,你只要不惹最上面那个人,没人困得住你。”

“我惹皇帝做什么。”她将头凑近人怀里,拱了拱,“云望,你身上好香。”

“胡说。”沈云望敲了敲她,“我一个七尺男儿,不涂脂抹粉,哪儿来香气……”

“……就香。”

“女孩家家,赖在男子怀里成何体统。”

“那你抱我作甚?”

“你若不赖着我,我如何抱得你?”

“我赖着你,与你抱着我有何干系?”

椅子上的人闭着眼噙着笑,摇啊摇,天地风雪,簌簌如尘。墓碑上停着一只黑色的鸟,碑前的酒已经结冰了。

他睁了眼,抬手拭去唇边的血,眯眼看了看。“像不像那一世染红她白袍子的血呢,玄色?”

“不像。”

“怎么不像?”那唇好像更红了,眼角的弧度似变得细长起来。

“那世她心心念念全是你却死在你手中,那血,她不愿见到。”

“我若知道是她,又怎会下得去手?”

“你为何不知道是她?”

“……不知。”

是的,他不知道。直至现在,他依旧不知。明明就是她,为何又不是她。

时间一晃便是半月,这半月,屋外的人依旧呆在屋外,屋里的人依旧呆在屋里。大雪隔几天下一次,女子隔几天出来扒一次雪,不至于让人活活埋了。屋里的人将柴火添得旺盛,噼里啪啦响,映着女子红彤彤的脸火光闪烁的眼睛。

“年前可愿走?”

“不走。”

“好。”

三道加急文书,隔三日便来一道。内容都是一样的——朝中无相,成何体统。他看了,随手丢在一边,帮着穿白裙子的人折菜。

“怎的穿上白色了?”

“好看不好看?”

“好看。”

女子笑。

又过了大半月,进来送文书的人抬眼瞧了瞧她,欲言又止。

“出去。”男子将他送来的文书丢在一边,闭着眼养神。

官员退下。

“你可在京城娶了公主为妻?”

男子睁眼,“未曾。怎的问这个?”

“那皇上为何如此催你?”

男子笑了,“因为沈云望德才无双,朝中少了他一日都不行。”

女子眯眼笑。

这一捱,便捱到除夕。

京城里带回的烟花确实比小城里买的好看,姹紫嫣红,嘭嘭作响,震得人耳聋。

两个人出了屋站在廊上看满天烟火,椅子上积的雪像有上一日了。

门外驶来一辆马车,普通的靛色帐子,驾马的人“吁——”,就在他们门前停下了。

沈云望失了一瞬的神。清泱去了灶房看蒸的鱼。

“不请人进来坐一坐?”

沈云望愣了愣,“谁?”

“外面的人。”清泱将鱼端出锅,“怕是赶着回家没来得及的。”

“不用。”

“哦。”

“屋外的人呢?”

“谁?”

“椅子上的人。”他帮着人端菜,“不见一日了。”

“不知。”清泱嘀咕,“……怕是被人捉住做蒸鱼了。”

两人一起吃了饭,收拾好了坐在桌边守岁。

清泱累了,坐着打瞌睡,头一点一点的像小鸡啄米,渐渐地趴在桌上,睡着了。身旁的人拿着书看,见她趴下了,取了毯子盖上,依旧坐在一边看书。

“清泱。”有人唤她,她睁眼起身,看见白色的人就在身边,他牵了她,“随我走。”两个人一瞬间就到了河底。

桌上的人还是趴着。

“你今日没被人捉去蒸鱼?”女子怪声怪气。

白色的人笑,“我可是跟你说了的。”

“什么时候?”

“早上。”

“千里传音?”

“嗯。”他取来一件黑色的风衣,裹住了白色的人,密不透风,只露出一张脸。女子也不问要去哪儿,跟着他走。到了一个结界,他将人裹进怀里,“闭眼。”

感觉身边围着透不过气的压力,那人将她裹在怀中,好像挡了一切可怕的东西。片刻后他将人松开,牵着她往前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抗旨撩汉第二章在线阅读

    视野变黑又陡然一亮,厉泽川微有不适的抬手遮了下光,待缓过来他便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处类似于广场的地方。第一眼看到的是正中央伫立着的一座威严高耸的雕塑,厉泽川努力抬头打量一番,没认出来是谁,但是看其身上的衣着,是从未见过的军装风格。广场中人头攒动,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其中甚至还有一些非人形生物,让他一下

  • 绝密档案2:猎魔师之第五章 结束与新的开始(4)

    江洛阳只感觉心口一痛,似乎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嗡嗡嗡!”鲜血从江洛阳身体上溢出,他眼前的视野越来越黑,耳边的嗡鸣声越来越大。“与麦格约定的地方就在前方不远处。”在江洛阳眼前,一个模糊的身影若隐若现,离黎明还有20分钟。“已修复完全部发电机,请宿主前往大门!”脑海里不断涌出系统的声音,江洛阳咬着牙

  • 生当复归来,尊上大人别着急在线阅读第十节

    杨笑云好笑地看着眼前坐的腰板笔直笔直的唐珊珊,如果不是他记性还好,他还以为这人是过来面试的。的确,唐珊珊今天穿着白衬衣黑裤子,头发都绑起来,梳的一丝不苟,连耳边的发丝都喷上定型水,深怕那几根凌乱发丝,让自己看起来态度不端正。至于张天宇也是穿了一件白衬衫搭配休闲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清爽。唐珊珊看到

  • 三国之赵云传奇第一章在线阅读

    九万年前,三界第一魔头,魔青龙被众神合力缉拿送上诛魔台,一道震耳雷鸣响过,三界自此安宁。只是……众仙的安稳日子也才仅仅维系九万年,忽有一日,人间饿殍遍地、尸骨成山,枉死冤魂堵在冥界阎王殿门前,日日鬼哭狼嚎。莫说冥神被弄得烦躁不堪,枉死冤魂的哭泣甚至震动上天,搅的天帝更不能睡一个安稳觉。天帝召来冥神询

  • 802的最后一班列车随侯珠

    历史上的琴清是个美女,嫁人的当晚,未进入洞房夫君就被招致前线作战,英勇战死沙场,她也就成了一名寡妇,人称寡妇清,国君册封其为“贞女”。据说琴清死后,秦始皇专门修了一座“怀清台”来纪念她。而且,她也是秦国乃至后来的秦朝最大的商业帝国的掌舵者,万里长城由她出资建造,秦始皇陵中的水银、丹砂也全部出自她手。

  • 火焰蓝在线阅读第五章

    “看着了吗?林知青昨天带着苏曦那丫头回门了!”村中心的大柳树下,一群妇女正坐着拉鞋样子,家中的播种多半已经完成,与秋收比,倒是闲的发慌。“那能没看见,看他手中提的,看着有四五斤肥肉呢!”另一个人接话道。“可不是?林知青可是城里来的文化人。到底是咱村长厉害,找了这么一个侄女婿。”言语中带着讽刺,谁不知

  • 三国志x牛奶可以洗脸吗 纯牛奶洗

    穆娜在客厅里十分惬意的边吃水果边看电视。她知道,钱升工作时从来不希望她打扰,她也知道钱升做的不是什么正当生意,所以也懒得管他的闲事。钱升坐在书房内的写字台前,整理和抄写着一些资料。书房不大,是卧室中最小的一间改成的,是他专门用来办公的地方。写字台旁边的碎纸机因长时间不停地运转,机器内散发出塑料被加热

  • 喵主子第10章在线阅读

    伊然找到青姿和晴儿时,她们俩还在水里。“王妃,奴婢们没用”伊然摇摇头,抓螃蟹这种事情还得要靠她。“青姿把风,晴儿帮我拿笼子”安排好后,她赶紧下水,她刚刚可是和萧湛说要方便才能偷跑过来的,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抓最多的螃蟹。抓完螃蟹,藏好后,伊然又抽了个空到马车里换了身衣服,整理了头发。“王爷,臣妾回来

  • 惊蛰在线阅读第6节

    (求收藏,前几章交代主要人物,看过霹雳的道友应该明白,这是争霸流玄幻。)凉城外,一对少年男女徒步而行,少年敲了敲额头,暗叹一声,自己带她出行的决定是否太草率了,但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茉莉在城门口,眼角挂着泪滴,眼神之中带着向往。她突然大声喊道:“阿呆....你要照顾好小姐啊,受伤了就回来,我...

  • 韶华满不自量力(求收藏)

    粉红色的低xiong连衣裙,柔顺的长发,精致的五官,虽然没有刘艺菲漂亮,但却比刘艺菲要成熟一些,更加的有女人味。看着那女人xiong前的两片雪白,冷皓天顿时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脸上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神色。刘艺菲看到冷皓天的表情,脸上顿时露出一抹黯然的神色,她一向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有自信的,还未出道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