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BTS防弹 Pamper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11/25 23:36:35 作者:不爱吃骨头 来源:晋江文学城
BTS防弹 Pamper
BTS防弹 Pamper
作者:不爱吃骨头来源:晋江文学城
等我期中考完试!【八人团设定】【从青涩稚嫩羽翼未丰,到翱翔天际点亮星河,谢谢那些年扶持而行的我和你。】

这是一大清早就犯二的节奏吗……

肖若云无语的看着金宝三三人组从讨论芭乐高中和芒果高中变成讨论芭乐芒果冰,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在颤。不过话说回来,金宝三说的,应该是她查到的那个“紧衣卫”吧,那个衣服越紧,战力指数越高的打酱油组合。

“东哥!我真的闻到那股腥风血雨的味道了啊!东哥!”金宝三夸张的嚷道,肖若云点点头,她不是也闻到,她是感觉到了,中万均身上的战力指数,真人不露相啊,又一个先天之人。

“king,刚刚中万均在广场,摆平了芒果高中的紧衣卫,我都看见咯~”那个谁对雷婷说着,话音刚落,中万均就走了进来。

雷婷和中万均说着话,汪大东在一旁跟着中万均说话。

肖若云听着他们中午约在山上,而他们要去的山,就是花灵龙约她的地方。

中午,中万均和雷婷一起出了校门,接着是汪大东和裘球,花灵龙给肖若云使了一个眼色,孤身一人也走了出去。

收拾好课桌,今天的点心想来是白带了吧,肖若云自嘲的笑了笑,不管花灵龙发现了什么,他若是不惹事还好,不然,她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来啦。”花灵龙依旧照着镜子,太阳下的他还真是符合那句“美貌天下无双”啊。

“花灵龙同学为什么要约我来这里啊?这里风景倒是很秀丽啊。”肖若云开始装傻,四处看着,其实是在感受雷婷等人的气息。很好,离这里都很远。

花灵龙终于放下了镜子,他那温柔似水的眼眸第一次出现那么锐利的光芒,“肖若云同学,明人不说暗话,你来终极一班到底是何目的!”

“啊?花同学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太懂。我来终极一班是因为天皇高中和芭乐高中的交换生制度啊,哪里有什么目的。”肖若云一脸无辜的说。

“哼。”花灵龙极其不符合平时形象的冷哼一声,他的绅士风度,在询问一个未知的敌人时,他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天皇高中和芭乐高中确实是有这项制度没错,但是,每年交换而来的都是高二的学生,而且绝对不会来终极一班。”

“就因为这个,花同学就怀疑我不怀好意吗?我可以解释的!今年高二交换生所在的一班校车在交换前期遇到车祸了,天皇高中高二所有的优等生现在都还在医院躺着。”肖若云不急不慢的说着,,手上开始聚力,随时准备开打。“而且,我真的很崇拜终极一班在榜上的高手们!高二时因为有事所以我没能来芭乐高中,所以借这个机会我就来啦。”

“别在假装了,我查过了,交换前期天皇高中本来不会有任何用到校车的地方。是你,你提议让高二和高三的一班集会来提升学习成绩的!而且在此之前,你就找天皇高中的校长,要求交换来芭乐高中。怎么会那么巧,校长刚刚拒绝你,高二的校车就正好出了车祸。“

肖若云听到这里,便知道花灵龙其实也没有知道太多,很多事情他显然还是不确定的,到现在他都没有彰显自己的战力指数,就说明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拥有异能。(找到断肠人买脆脆脆笔记本真是对了!)

“花同学,我知道,我冒昧前来终极一班是很奇怪的行为,非常可疑。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没有别的想法的!”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呀眨,不信你不信我!“我……我真的是因为很想要过来看看,所以……所以我才……呜呜呜……”

“哎!你……你别哭啊!那个……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啊!那个你先别哭了!拜托!”花灵龙看到肖若云豆大的眼泪唰唰往下掉,神马冷酷锐利全变成害怕了。“要是姐姐们知道我让一个小姑娘哭了,那我就死定了啊!!!!”

“若云?”祸不单行,雷婷竟然忽然出现了,可怜的花灵龙啊。“若云,你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雷婷看到梨花带雨的肖若云,便完全无视了站在一旁手脚无措的花灵龙。她竟然动用异能,瞬间到了肖若云面前,心疼的用手帕慢慢擦拭着那张苍白小脸上的泪光。

肖若云心下暗道:“糟了!雷婷怎么过来了!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是因为花灵龙怀疑我而哭的。如果她知道花灵龙怀疑我,她心里也会对我有间隙的!”

“king……好可怕,刚刚……刚刚那条蛇……真的好可怕……呜呜呜。”肖若云将脸埋进雷婷的怀里,眼泪不要钱一般的掉。雷婷的衬衫……好像是汪大东的,怎么回事!

“好好好,没事了!没有蛇的,乖乖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啊!”

“恩……”

花灵龙有些石化的看着面前你侬我侬的两个人,他这是完全被无视的节奏吧……不过,肖若云没有告诉king是他把她弄哭的,他还是非常感激的,这样,姐姐们就不会知道他竟然干了这么不绅士的事情了!!

“哎?花同学~你怎么和肖若云小妹妹在这里啊~该不会~恩~”不用怀疑,这个荡漾猥琐的语气就是汪大东的!

花灵龙迅速从自己的异想世界走出来,和平常一样照着镜子说道:“美丽的阳光,美丽是风景,美丽的世界,偏偏有一个不美丽的你。”他说着,将手中的镜子照向汪大东,如果能忽略他僵硬的表情,其实他还是很正常的。

“哎!花灵龙小朋友你真是太不可爱了啊!你怎么可以说我这个史上最强高中生不美丽呢!我……等一下!我一个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用美丽来形容呢!你……”在汪大东又犯二的言行下,一行人又愉快的遇到了背着裘球的中万均,于是,在某个人怨气满满的背景下一行人依旧愉快的请了公假。

“这里,就是king上次来玩时住的地方吗?”肖若云看着雷婷满脸悲伤的注视着一个角落,她还是完全放不下这个缠绕她三年的心魔啊。

“啊,是啊。”雷婷转过头勾了勾唇角,想要笑一下安慰满是担心的肖若云,但是很遗憾的发现,自己不行。

“同学,要住宿吗?”旅馆的老板看到一群穿着校服的年轻人便跑过来问道。

雷婷深吸一口气,将心底无法抑制的悲伤压下去,拿出小芹的那封信问道:“老板,不好意思,我查过了,这封信的邮戳是从你们这边寄出来的,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哦~这是三年前一个小妹妹拜托我,一定要在三年后的同一天,帮她寄出来的。”老板看了一眼信,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小妹妹。

中万均上前一步问道:“那,她当初有讲什么吗?”

“没有哎。”老板看到眼前年轻人的失望,又想了想说道:“哦,她好像说,三年后的同一天,要来这边看流星雨。看今天天气不错,能见度应该蛮高的!”

气氛凝滞,反正假已经请了,花灵龙不能夜不归宿也就自己回去了,肖若云、裘球、汪大东连同中万均和雷婷决斗在这里住一晚。

中万均和雷婷先后走进了一个屋子,肖若云知道,那个屋子应该就是三年前他们来的时候住的了。

趁着汪大东照顾着裘球,肖若云躲在一个角落,看着中万均和雷婷,看着他们走向观星台,看着汪大东扶着裘球跟了过去。

肖若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抬头看看漫天的星空,师父是不是也在同一片星空下想着自己呢?自嘲的笑了笑,怎么可能呢,师父并非只有自己一个弟子,同样优秀,甚至比自己更优秀的弟子,也不是没有啊。

肖若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应该说,是自己的婴儿时期。她的父母都是修真者,可能是因为修真者天赋异禀吧,肖若云从出生就有记忆了。她清楚的记得,自己的父母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的,母亲是主愈的修真者,父亲是主攻的修真者。他们排除万难,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可是就是因为他们的契合度不高,父亲最后元魂自爆而亡,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内心充满愧疚的母亲仅仅一个星期,就随着父亲而去了。她到如今还清楚记得,母亲抱着哼唱着童谣哄着她入睡的情景,同样也清楚的记得,父亲因为修为越来越高,每日都活在疼痛里的情景。爱情,在这一切面前,真的是无济于事的。若不是师父收养她,或许她早就被父亲那边的亲人当成工具养起来了。

肖若云能够清楚的听见他们的交谈声,也能够清楚的听见雷婷的自责和痛苦。可是,她不能去安慰,不能去插手。这次寻找修魔者是她唯一的机会了,若是回不去,可能过不了几年她就会和她的父亲一样,元魂自爆而亡的。

听着雷婷一声声的哭泣,肖若云想要过去,非常想,可是身体却硬生生的立在那里,动也不动。过去又能改变什么呢?过去,什么都无法改变。

泪水一点点滑落在地,肖若云只觉得可笑,自己真是想哭就哭啊,泪水,真是听话。它从来就不会忤逆自己一丝一毫,它永远都可以在最适合的时间,跑出来。它,是唯一只属于自己的东西了。看着被浸湿的地面,肖若云笑了,开心的笑了,从踏上修真这条路开始,自己就知道结局了。终有一天,她会和自己的父亲一样,连土地都无法润湿的,死去。死在这条无数人争逐的名为“天道”的路上。

流星雨真美,真的好美。美到哭,美到笑。

“若是流星雨许愿真的可以实现的话,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让那个人幸福一世,安稳一生。”

“同学!同学!很恐怖的大事要发生了!比北韩的飞弹还可怕哎!”金宝三大声嚷嚷着跑进了教室,害得在打瞌睡的汪大东瞬间醒了。

“金宝三!你又在耍什么宝啊?”汪大东一脸不爽的说道。

肖若云无聊的看着这场好戏,最后以金宝三被蔡云寒抽了一鞭结束。

又来了三个高手啊,转学生。

“北香蕉的‘三人组’?听上去……好瞎,不过,和雷婷一样吗?可是,又有一个先天之人。”肖若云心里想着,有趣的看着三个人。

其中那个战力指数第二高的人上去写了自己的名字,“战”

“大有什么用,大而无当。”花灵龙喝了一口茶,很是不屑那个大大的“战”字。肖若云看着讲台上的人,完全可以想象他的内心想说什么了。“装模作样。”

“单戈?”汪大东不切时宜的开始犯二了……

“我叫战。”冷冷的声音,转学生不好对付啊~

“哦~哈哈哈,那阿战同学,阿战同学你贵姓啊?”汪大东一脸傻气的笑着,肖若云看到了中万均微微抬起的眼神,那里面满是无奈。

战没有说话,蔡云寒直接上去写了一个“辜”字,他姓辜。

“哇塞!原来你叫辜单戈啊!”于是,汪大东同学作死成功!

“这绝对是真傻。”肖若云仗着没人注意,很不淑女的翻了一个白眼。

显然,在讲台上的辜战同学也很无奈。

“下一位!”随着蔡云寒的一声,一位很乖的学生走上了讲台,写上“止戈”。

“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看上去这么乖,却是一个先天之人。”肖若云很是无聊的看着这个乖孩子,然后汪大东又说出来很秀智商的话。

“啊!又玩猜字游戏啊!我知道了!阿武同学嘛!”

“什么阿武啊?我姓止名戈。”

“啊……是哦……不好意思。”汪大东一脸尴尬的说道,他绝对不是装的,这是真的犯二啊。

接下来是一个美女上台了,肖若云看着汪大东,估计他又会说出什么话吧……一脸血啊。

“哇!厉妈妈!你才高三你就当妈啊!”汪大东一脸激动的站了起来。肖若云用书本掩住脸,这不是二,是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地求生之我是人形外挂在线阅读第6节

    “秦雪!你在干嘛呢?”南柯终于忍不住,打通了秦雪的电话。“在写小说。”秦雪看着已经恢复到3000的收藏,已经十万字的小说,揉了揉酸痛的脖子,不情愿的从虚拟世界返回。他听出了南柯的不满,可是现在他的小说进入了关键的时刻。“下午我有一个尸体解剖,你陪我去啊。我害怕。”南柯终于打听到,这一批颅内感染死亡患

  • 无极飘渺录之修罗场?(求评价票,鲜花,收藏)(6)

    霞之丘诗羽看着加藤奕后面的加藤惠,脸上的微笑立马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奕同学,又交到‘好朋友’了呢。”看着霞之丘诗羽危险的笑容,加藤奕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什么,刚想开口时。“嗯,我叫加藤惠是奕君的同桌,霞之丘诗羽同学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吗?”加藤惠抢在加藤奕前面对霞之丘诗羽道。“奕君?

  • 绅士与木偶在线阅读第五章

    维卡娅号在下午的时候停靠在了厄尔城,这是一座梦幻般的城市,包含了虫族几乎所有美好的幻想。艾希站在维卡娅号的外围,透过玻璃墙看着维卡娅号出入口来来往往的旅客,参观厄尔城是一个令虫永远不会厌倦的项目,尤其是有了幼崽的家庭。艾希冷清地站在那,与周围有些格格不入,不管是他过分扎眼的容貌还是过于冷淡的表情,滚

  • 天道拾取系统在线阅读男孩,男人

    “小子,你耍我们呢?!”听到辰霄所说的话以后,那‘大哥’先是一愣,随就便就语气阴冷的说道。辰霄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给我好好收拾他!”看到辰霄那一脸嘲弄的表情,‘大哥’顿时脸色阴沉得对手下人说道。闻言,身旁的两名手下立马是挽起袖子,冷笑着朝辰霄慢慢围了过去。面对两人一左一右的夹攻

  • 皇夫吃醋超难哄在线阅读哟,重逢

    西塔并没有告诉夏洛克她回归的消息。按照夏洛克那种尿性,五年说不定忘了她?如果真是这样她就呵呵了→→...她回到家,给了央雪和基恩一个大大的拥抱。“hey!everyone,I’vecomeback!”西塔锤了锤罗希的胸部,“哟!当银行职员还带长胸肌的啊!”对此罗希翻了几个大白眼。“得了吧!你倒是没怎

  • 无上纪元在线阅读第四章

    暗无天日的牢房,阴寒潮湿的空气,惨叫声时不时从幽暗的地下传来,这是督卫署的地下牢,真正的地下牢,比起刑部地牢,它更黑暗更可怕。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地面让着本就冷寂的地牢更显幽寒,哪怕扑腾着的火光映的满室昏黄,也驱散不了这萦绕不散的冰凉。奄奄一息的夜中星被悬吊在铁索之上,衣衫褴褛,血痕遍布。“问出什么了?

  • 我的本体是株草在线阅读第四章

    戚氏集团现在已经是个庞然大物了,虽然因为戚妄的离开,产生了些许动荡,不过戚秋雨很快召开了股东大会,并且将她和戚妄的独生子戚泽推上了执行总裁的位置,之后戚泽推进了几个项目,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原本因为戚妄离开而有些不安的股东们渐渐也歇了心思。他们从戚泽的身上看到了当年戚妄的影子,虽然他现在的手段稍显稚

  •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双岸牡丹2

    当飞飞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宫女如幻打了盆冷水走进飞飞的寝宫——琉璃阁。如幻看见主子飞飞醒来,开心极了,道“小姐,你终于醒来了。”飞飞看到眼前的这个少女,她应该是深妃最宠爱的丫头了吧!飞飞不再惊讶自己的突然穿越,只是她要弄明白,现在是什么朝代?飞飞莞而一笑,问“是啊。瞧我这身子骨!”如幻笑着,飞

  • 塞伦斯第2章在线阅读

    此时费天彪与蓝永权一同走出了厅堂,边聊边往外走,保镖紧紧跟随身后,他们来到了大门,蓝永权坐上了费天彪的座驾一同离开了别墅。费天彪的轿车穿过一条幽静的庄园大道,他们来到了费天彪的私人藏酒宝塔,他们到达一道钛合金安全门外,这道安全门有五米之高,门板由七十二层钛合金钢板压制,围墙也是同样的材质,还多加了一

  • 夜影流伤之主城来人

    刘年已经在西原村生活了七年时光,这个乌屠国西部不起眼的小渔村,因周围地势平坦,处平原地带,周围方圆百里不见高山而得名。这里俨然成为了刘年最为熟悉的地方,人的忘性很大,刘年很多时候对前世那些种种记忆有着莫名的恍惚。好像前世只是自己做的一场很长的梦,这一世才是真实的自己。从一个婴儿一点点成长到现在,刘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