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秦时明月之时不待九华(张良同人)之第九章

2021/11/25 17:46:39 作者:魏长石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时明月之时不待九华(张良同人)
秦时明月之时不待九华(张良同人)
作者:魏长石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在襁褓中睁眼的赵熙凌意外记得前世的所有事,就是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了。她看着只有十四岁但是非得做自己爹的秦始皇叹了口气算了,毕竟以后也是要做始皇帝的人惹不起惹不起原以为要在咸阳王宫之中度过一生,可没成想还是在八岁的时候被嬴政送走,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鬼谷不仅没有尉缭没有徐福也没有姚贾,还改教剑术了?道家和阴阳家还会修真了这个世界好不一般赵熙凌脸上毫无波动,只想飞升作为张良的脑残粉,看到少年张良的那一刻,赵熙凌脑袋里一片空白她看着与韩非同坐一桌的张良,脑袋里只剩下三个字——真!好!看!

《你来我往》的剧情并不复杂。

酒糟汤圆向来是长篇主情节,短篇主感情,这篇三言两语可说清剧情的短文,传达的感情远没有他文案中写的那么浪漫。

“最美的少年留到老。”

孟淮明登陆了发表网站,一句话梗概横在封面边角。

初始发表时间是在他们交往后。

燕灰停更了单元童话《小鹿绒绒和他的森林乡》,接受孟淮明的提议,向出版文学转型。

出版改IP几率大,孟淮明也曾想过让他为耽改市场供稿,但毕竟网文要养笔名积累人气,冒然走流量方向容易招惹非议。

黑红在娱乐圈也是捧人的法子,孟淮明不想用带明星的方法带燕灰。

写作是燕灰热衷的工作,与生活息息相关,并不纯粹以此谋财牟利,这是一分难得。

他最终决定,不让汹涌庞大的流量干扰到燕灰的创作,只要燕灰保持童话写作的心态,以其天赋,学会套路后,再加上时间的辅助,给他充足的平台,获得荣誉将是实至名归。

他应该可以飞得很高。

孟淮明眼光刁钻,他需要这样一只鹏鸟。

时下IP改编的风头正盛,但这未必能有长远发展,其中一大原因是真正有价值的作者,等待爆发点的周期过程从来不会短,且可持续性有待观望。

集中的爆发高峰后,这一板块将会出现松动,开始产生断层和分化现象。

同样的道理,栽培一名优秀的原创编剧也需要大量的机缘巧合,每年科班毕业的学生都数不胜数,能被记住名字的却寥寥无几。

所以他要投机取巧,最大限度节省资源。

这其中就包括时间资源。

一本原创小说和庞大的资本堡垒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两厢比较后应运而生的,必然产业忠诚的服务者。

他们热恋,他们提笔结盟。

第一本书是《蜜糖罐》,从青春校园出发,切入职场,关注对象为心理疾病患者。男主是留学归来的心理医生,女主是跳槽来的心脑血管医师,伴随一桩桩病案,男女主从不对盘的冤家到生死相许的恋人,历经重重考验,最后走入婚姻殿堂,圆满收尾。

让男作家写带有纯言□□彩的小说,孟淮明还犹豫过一阵该如何向燕灰开口,而男频以玄幻题材为主,那边的市场太需要笔名积累,大神也多,百万字起价,十年十年这样熬才积攒下来的书粉,假如然新人出书去对刚,必然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他把初步设想和燕灰提了提,燕灰二话不说,自己在屋子里关了半天。

孟淮明原以为得打持久战,得靠软磨硬泡。谁知燕灰出来后不光没有心理障碍,还顺利把大纲列了出来。

只提供场景和医院的设定,燕灰就已经把剧情的分配和冲突点条理分明地补全,心理医生和心脑血管的主刀大夫,都是治心,一方医治身体,一方挽救灵魂。

燕灰原定的标题是“双心”,孟淮明觉得有些生涩了,他接过燕灰递过来的打不开的橘子罐头,灵光一闪:“干脆就叫’蜜糖罐‘吧,感情向要甜一点。“

由于燕灰本身的取向,谈的对象又是男人,他没有和女孩子交往的经验,而这就意味着他要在女主角身上要花大量的功夫。

孟淮明欣赏他的细致,又忧愁他的固执。

燕灰准备阶段在网上开了树洞贴,悬赏感情经历,周末则去拜访真正的心理医生,购置专业书籍,并着手设计问卷。

那是孟淮明第一次从头到尾经历燕灰的写作过程。

起步半个月,燕灰还在坚持做那份月薪单薄的文职,不肯听他的意见把工作辞去,

这也是他的执拗。

白天上班,夜里攻读资料写稿,燕灰整个人都显得憔悴疲倦,孟淮明擅作主张帮他交了辞职信,买好机票,一起飞往他居住的城市。

千米高空俯瞰帝都夜景,发光的蛛网向四面八方铺开,燕灰似乎是第一次乘机,极力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孟淮明觉得他可爱极了,像是毛茸茸的小猫,扒着舷窗,瞪圆眼,畏高又按耐不住好奇的样子。

后来他似乎睡着,再睁眼时,燕灰依然面朝着窗,孟淮明伸手去掂他的下巴,燕灰转过头,巨大的铁鸟一头扑入云层,舷窗外素白宛如新纸,燕灰神情迷惘,轻轻用唇碰了碰他的手侧。

丁香街的独栋别墅迎来了它的第一位外客。

燕灰的适应力比孟淮明预估的要强,他工作积极,热爱生活,为人细致体贴,从不制造麻烦。

这是千载难逢的一颗优质种子,孟淮明相信,不论落在哪里,良种都能长成茁壮的树木。

蜜糖罐的写作耗时三个月,孟淮明的剧本和他并轨而行,期间虽有数次争执,但收场多是各自鸣金收兵,再换种意义,换个地方争斗。

燕灰学得很快,他加快节奏,放大画面感,逐渐了解剧本的索求。

同时进行的是制片宣传演员选择平台决断,这一块孟淮明负责,燕灰没有过问太多。

那段回忆于孟淮明而言,色彩淡雅,基调温柔,偶有几分艳色,火辣辣烫得爽利,是淡彩中添趣的重笔。

燕灰是太好的情人,好到甚至有几分失真。

*

护士给燕灰挂上了水,青年合了双目倚靠垫枕,纤长的睫扇开青灰色的阴影。

孟淮明拉开座椅,如同一块黄油,不光是油腻,还满脑子都是以往的废料。

从燕灰领口爬出来的那些暧昧痕迹,在他眼中一忽是暖灯,一刹是寒雾,抽象派的幻想中搭起青年披霜戴月的身体。

他咳嗽一声:“你就是你来我往的作者,汤圆酒糟。”

燕灰睁开眼,眸子宛似一对水润的玻璃珠,泡在大而深幽的潭中,且浮且沉。

“恩。”燕灰吭了一声全当作答。

孟淮明偏开视线:“我正在改这本,你如果作为原作者,更能知道这篇具体想表达什么……”

“编剧组想要原作者当成顾问,报酬按……”

“按你的百分之五十算。”燕灰接话:“和以前一样。”

孟淮明一愣。

“我很需要钱。”燕灰讽刺又诚恳地说:“你给我机会,也就是不介意让我再利用利用?”

“……”孟淮明沉默,站起来帮他把病号服最顶端的扣子扣好。

燕灰眸色愈深,孟淮明按住他的眼睛,在他耳侧低声:“那就如你所愿。”

他从未想过会沦落到病态的爱情中,但燕灰与他现在的立场就是一种病态。

孟淮明从前无法理解那些要被和谐掉的小说情节,觉得不健康,现在他算是彻底领悟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含义。

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建立在乐观的层面上。不能被点透,潜水暗渊无处不在,人们学会如何紧紧贴着悬崖前行,选择在一个适当的时机坠落放手。

这同时被冠以妥协、成熟、犯|贱、叛逆的名头。

燕灰再次睡着,孟淮明调开重新下载的《你来我往》,就着夜灯阅读。

正篇在大半年前就表明完结,后来陆续更新三篇番外,分别以”郑诚“和”温良”两位主角,配角“周伯舟”的视角展开。

一稿孟淮明放弃引入番外内容,电影上映也没有去贡献票房,只通过热搜,了解到到这部电影黑点不少,宣传做的稀烂,最后还被扣了个“卖腐”的名号,热闹的地方倒是演员粉丝的网骂大战。

孟淮明不会让燕灰署名,不管是燕灰还是汤圆酒糟,都不能出现在这部电影的片头片尾。

他自己的名字反而无所谓,旁人只会当他卖了导演的人情,行内最多先幸灾乐祸,再兔死狐悲。

初七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回到了丁香街的家,苏曜文回来了一次,没找见人又走了,问他们等会儿演不演修罗场,演的话她提前准备好瓜子板凳西瓜皮。

丁香街不能回,燕灰本人恐怕也不会愿意再住进那栋把他扫地出门的房子。

出院那天,孟淮明接他到了一处新的清净住处,派姜华和小胡先过去照拂一阵。

姜华很熟悉这套流程,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妥帖置办好,还在燕灰的指示下取回了身份证件。

“……是只男狐狸啊。”

小胡帮着搬完新添的家具,接过姜华买的矿泉水,一口气灌了半瓶。

姜华踩了油门,送小胡后,他还要去片场跑龙套。

小胡再三感慨:”能让金主回头,不简单呐。”偷笑几声:“什么改剧本,给他台阶就顺着往下,一出欲擒故纵唱的比戏里都好听。”

“哎呦——你干嘛!”

姜华忽然停车,惯性作用下小胡手里的水都洒了出来,淋湿了外套。

“几个意思?!”

“你消停消停吧。”姜华略显烦躁,“背后不议人长短。”

“嘿,你这人!我又没议老板,这些小三小四小五还不让人说了?说白了就是仗着皮相卖出来的,这种我以前还见得少?跟你讲啊,我当经纪人那会儿……”

“停,我不想知道。“

“姜华你这是不开窍!“小胡摇头,“你以后怎么往娱乐圈那边发展?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营销控评洗地撕逼,没点料子你怎么混,几年没人看到你家宝宝,他就出圈了,出圈意味着什么你懂吗,凉了啊!”

姜华嗤了声:“凉不凉就靠这?”

“不靠这?那你还想走什么路子?厚积薄发?小姜,天真啊。”

他颇有经验地开讲:“但凡成了圈,唯一的目标就是要被人记住,我现在议一议燕灰,你不就对他印象深刻了吗?你手机里不止一个Y先生,现在我说到Y,是不是就只想到让老板吃回头草的燕灰?”

“你我早就交了底,跟着孟哥也就是观望的事儿,他以后走幕后走投资,咱们就有前途可盼,要是一辈子净干这编剧,我就做回老本行,你哥我有的是路子,这前些日子还有老朋友找我,要我跟着干活。”

还意犹未尽:“你看,当初我答应了让你跟着我没差,可要是手下收一个凉一个,你我名声就臭了!”

姜华不再和他吵,就只是开了一路的闷车。

*

孟淮明和导演商议完修改周期,去敲燕灰的房门。

门半掩着,燕灰缩在床上睡成隆起的一座小山。

他手背上的输液贴还没撕掉,胳膊紧紧抱着被子,他不认床,不论在哪里睡,姿态都格外依恋。

台灯的光太暖,对错的边界模糊晕开,孟淮明抬手把燕灰脸颊旁的碎发拨开,青年睡眠不深,稍有一些干扰,就会把脑袋往下埋,把自己和外界隔开。

他好像变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燕灰,我们都再给彼此一个机会。”

我们不能从头再来。

那么以当下作为起点,脱离“爱人习惯”的孟淮明,尝试解开燕灰“真相”的谜题。

[明天演员约见,来吗小孟?你带不带人?]

[带。]

孟淮明低下头,燕灰的呼吸近在咫尺,他屏息看了片刻,向后退开。

——希望你不是活得苦。

孟淮明不禁想,这好像不大对,但他真心实意。

不要活的太苦。

宁愿你活得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牌老公:萌妻纯天然第9章在线阅读

    赵似瑾正在给菜苗浇水,这些菜苗已经过了刚移植时的萎蔫状态,变得挺立起来。“扣扣……”有人在敲门。赵似瑾把最后剩的那一点水泼给菜苗,木桶放好,才去开门。“江夫人,江先生可在?”来人是唐从文。“在的,可是有事?”赵似瑾打开大门将唐从文迎进屋里。“是从文吗?”正巧这时江清游从屋里走了出来。赵似瑾:“是的,

  • 指尖另一端是爱在线阅读无规则中的潜规则

    萧辽以及他的神仙盗贼团随着但丁和他的鬼之队向村子内走去。但丁一路上为萧辽介绍了T18区的形势。但丁推了推眼镜,边走边说道:“亚当,你刚才的表现肯定震惊了不少人……刚才我喊出那句话之后村子内的灯都亮了不是主办者在统一控制,而是这里的玩家们,想要观察一下我们。”萧辽点点头,一路上他已经看到不少人从门口盯

  • 异世大陆:魔王的妖宠在线阅读第2章

    二、穷货郎勾上小寡妇少夫人委身偷情汉货郎钱兴利挑着一担货在街上叫卖:“卖布匹绸缎了,有最新的苏州绸缎卖了。”刘孟春让贴身丫环喜翠把货郎叫进院来。老爷子在世时,是轻易不让外人进院里的,像这种小货郞更进不来。买货都让管家在外边铺子里买。老爷子不在了,刘孟春才敢破了这个例。她从屋内透过窗户看到,这货郎虽然

  • 亲爱的客栈之全能男神第10章在线阅读

    当轰隆的螺旋桨声音再次盘旋在浣熊市的上空,并且逐渐远去时。身处在北美总部的阿尔伯特正一脸淡然的跟艾萨克斯进行视频会议。“让你负责浣熊市?”阿尔伯特语气平淡,对于这个突然收到的通知没有任何惊讶。“暂时让科研部的人负责这件事。”艾萨克斯神情间是难以掩饰的得意,“毕竟,有一些重要的科学家,我们需要撤回。”

  • 君爷你家小妖精又撒野了之万元节

    池二公子回到上启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大街小巷,就连京城内豪门贵府的伙房丫鬟都私下议论一番二公子当时回城的“潇洒身姿”,时而掩嘴偷笑。池二公子近日身上有伤,王夫人把整个府上灵活的丫头都派给了二公子,池祺骁看着身后跟着一长串的伺候丫鬟,有点苦笑不得,不得不“愤怒”的挥手赶走,才落个自在。晌午刚过,池

  • 发现,我爱你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四章护旗陆蛮儿得了江铁舟的命令,心下甚是激动,选了最快最好的马,很快便驰出了北城门。一路向北,沿着官道,如飞而去。“九凤楼”总楼在凤华州,距江州以快马计,约大半日的路程。陆蛮儿任职脚力,所以他所选的马都是最快的,在临近中午时,便已到了凤华州地界,他心中更是亢奋,完全忘记了一路的劳顿。但见城里面熙来

  • 杀手也有情在线阅读第五章

    白龙居住的酒店,离瑞士机场有点距离,他一早起来,在无人驾驶汽车上还有点瞌睡。无人驾驶汽车能代为执机业务。护照、身份证之类的东西,一千年前就没有了,现在都是基因识别,安检以不打扰乘客为原则,候机大厅通道的地下有探测器,不允许上飞机的物品本身也装了芯片,会自动震动提示主人。这些都是孟城的技术,只要和计算

  • [无萧]燕歌行在线阅读第10章

    黎汘在宣纸上乱写一通,脸颊泛着激动的粉色,比之前段时间,他的气色也在慢慢好转起来。而后笔尖一顿,在纸上画了几个大大的叉,将那些抱怨的话都掩藏在黑墨下,似要拿它泄气一般,乱抓成一团,扔到地上去。此时屋外进来一个人,将地上许多纸团捡起来,扔到竹篓中,而后走到桌子旁,扬起灿烂的笑脸,看着黎汘。“师娘,你在

  • 修真抽卡装NPC在线阅读继母黄氏

    顾家老夫人几句话就平定了蓁院的风波,让顾婉容不禁定了心神。看来,在顾家她想要生存下去,必须抱紧顾老夫人这棵大树。该怎么抱呢?她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就听见坐在最前首的大夫人笑着跟顾老夫人打趣:“……果然老太太最最疼孙女,冬雪跟喜鹊两个丫鬟被老夫人调、教的水葱一般的人,就这样给容姐儿,老太太真是舍得。”顾

  • 废材逆天:独宠妖孽妃第三章

    一晃,三日便过去了。“澈儿,今日精神可好?”扶苏进来时,身后还跟着澈的贴身侍从,手中捧着的是今日的汤药。“如果王兄不是每日都准时来盯着我喝药就更好了。”也不知哪位太医开的药,简直苦出了新的高度,无论吃多少糖都去不了苦味。“多大人了,赶紧喝吧!”扶苏将药碗直接塞到澈的手里,一点也不温柔的威胁道:“难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