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影帝是个撒娇狂之第九章

2021/11/25 17:33:48 作者:嘉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影帝是个撒娇狂
影帝是个撒娇狂
作者:嘉予来源:晋江文学城
【微博:@作者嘉予下本开《一分钟抱紧》求个预收!】十九岁出道,二十岁一举拿下三金的影帝顾辞年向来高冷矜贵,淡漠寡言,极少营业,行踪成谜,是圈里公认的最难采访又不敢得罪的大佬。某日,电影发布会现场,偏偏有不怕死的愣头青公然挑战大佬的底线:“听说您下部戏要搭档新晋小花倪布恬,请问是真的吗?”现场一片抽气声,半晌,顾辞年冷冷掀起眼皮,给了他一个“关你屁事,关我屁事”的眼神,“倪布恬?”他轻嗤了声,漫不经心道:“我管你甜不甜?”小记者当即涨红了脸。—不久后,小记者厕所偶遇顾辞年,下意识就想跑,却无意中听

林甜吓了一跳,“是你啊,你在这干嘛?”

齐章又往前走了两步,靠在树上“没干什么,出来走走,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

“问题,什么问题啊,我没听见。”林甜捋了捋额前的碎发。

“你好像很讨厌我?”齐章幽深的眼睛紧盯着林甜。

林甜移开目光,“哪有,没有啊,我没事讨厌你干嘛?“

“是吗,不讨厌我的话,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对了,明天晚上吃完饭了跟我一起出来吧。“

“出去干嘛?“

“我骑自行车载你,毕竟以后要一起上学,我得先练练啊。“说完齐章转身往屋里走。

“喂,你别走啊,我还没同意呢!“

齐章转过头“就这么说定了,你也早点回去睡吧。“

直到躺在床上,林甜还是想不明白齐章这是闹得哪一出。还有,自己平时对齐章表现的有那么厌恶吗?自己只是想离他远一点罢了。明天还和他出去,出去干嘛,自己也会骑自行车啊。难道以后真的要让他带着自己吗?

要是有钱就好了,自己也买一辆自行车……

第二天,林建国从外面回来了。

林甜在屋里教林阳和林月认字。反正还没开学,林甜在家就想着先教阳阳和月月一些基本的字。没有买本子和铅笔,就拿着木炭棍在地上划着。

林建国进屋看到两个小家伙正在地上比划着,林甜坐在一边。“哟,咱家阳阳和月月会写字啦,跟着你姐好好学知道不。“

“爸,你回来了啊。“林甜站起身来。

“回来了,我这一身脏的,我先去洗洗。”

“嗯,好,爸你饿了吗,我给你弄点吃的。”

“行,你就看着弄点吧。”

林甜去菜地掐了一把青菜,这青菜还是前些日子,她自己试着种的,没想到长得还挺好,不过种的不多。把青菜洗干净了,下了碗面条。来这里这么久了,大锅林甜多少也会烧一点,就是火候不好控制,点个火经常把自己给熏着了。不过好歹也能把火烧起来了。林甜觉得自己在这里活得越来越适应了。

一碗面条端上桌,林建国刚好洗完。

“爸,我给你下了碗面条,你看看够不够,不够我再弄。”

林建国在桌子旁边坐下“够了够了。”说罢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爸,你这次走了两天了,我妈说你跟着别人学盖屋了啊。”

“是啊,我先学着,听说搞建筑赚钱啊。”

“那你学的咋样了,累不累啊?你可得注意身体,要是太累了就算了。”

“甜甜放心吧,你爸我身体好着呢,我这次也就是先去试一试,学些简单的。等之后熟练了,砌墙上梁啥的也能干。还有啊,我等会得跟你妈还有你奶他们都说说,之前没说是因为事也没定下来,不确定人家要不要我。以后我就得跟着他们建筑队一起走了,出去干活,他们接的活走的哪都有,可能经常不在家了。”

“等奶奶他们回来了你说说吧,爸你要是觉得可以就干着,不用操心我们的。”

“嗯,甜甜长大了啊。”

“爸,你快吃吧,别凉了”

林老太还没进屋,林甜就听见林老太和李玉珍的声音。

“玉珍啊,你说的那个靠谱吗,要真的还不错,找个时间让老三去见见。“

“娘,大超嫂子是我在娘家时就认识的,为人实诚,这也是知道建军还没对象,正好认识的有个条件不错的,才跟我说想介绍给建军的。要不过两天我再回娘家一趟,找大超嫂子仔细问问?本来这事也就是我俩偶然碰到聊了几句,还没细说呢,我就先跟您透个口气,看您是啥意思。要是有意向呢,我就再问问,我的想法是条件真的不错的话,能见就让三弟见一见。“

“那行,你再仔细问问,建军这事也该抓紧办了。“

林玲在院子里洗衣服,林琴又带着三丫串门子去了。大婶这些天在队上帮工,现在做饭这项活都是林甜来做。林甜准备洗菜,水缸也没啥水了。林甜放下洗菜盆,跑到水井旁准备打水。林玲看到后慌忙起身“二姐,我来打水吧。“

林甜一把拿过水桶,“没事,我自己打,你安心洗衣服吧。“

“还是我来吧。“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夺过水桶上的绳子。

“齐章哥哥,怎么能让你来打水呢,还是我来吧。“林玲说着就要去拿他手上的水桶。

“玲玲,他要打水就让他打吧,反正他也没事干,就当锻炼了呗,你回去洗衣服吧。“林甜不知道怎么的,就说了这句话。

“是是是,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打水吧,而且我力气比你们大多了。“齐章看着林甜,有些好笑。

林甜蹲在水井旁,洗着菜。齐章一桶水上来往她盆里倒。

“哎,你小心点,水都溅到我脸上了。“林甜甩了甩脸。

齐章停下来,忽然俯下身来“是吗,我看看。“

一张突然放大的脸出现在林甜面前,关键是这张脸放大了看,也还是那么好看。

“哪有嘛,没水啊。我看你是在骗我。“说着用手崩了林甜一脸水花。”这回才是真的有了。“

“齐章!你讨厌不!“林甜也立马甩了齐章一脸水。

“哈哈,谁讨厌啊。“齐章一边笑着,一边闪躲着。

“你讨厌,我洗菜洗的好好的,你给我打水去,不把大桶装满不许停。哼。“

“行行行,不闹了,你去洗菜,我继续打水了。“

吃完饭,在齐章的暗示下,林甜跟着出了门。

“等等我啊,别以为就你骑自行车快。”林甜出了门东张西望的才看到齐章。他骑着自行车在田边的小路上。

一个刹车,停在了林甜身边。

“上来。”齐章看了看后座,又看了看林甜。

“上来啥啊,你可别把我带倒了。”林甜踌躇着。

“放心,肯定不会摔到你的。现在先带带你,以后去上学就习惯了。”夜风吹着,齐章的头发被吹散,露出来光洁的额头。林甜盯着他“我突然发现,你露额头也挺好看的。”

“那我平时就不好看了?呵呵快上来吧。”

林甜在心里腹诽,还挺自恋的,对自己长相这么自信啊,虽然确实是事实……

林甜小心翼翼的坐上后座,“抓紧了,我要骑了。”声音从前面传来。

以前也不是被坐过自行车后座,但现在的车没有以后的好骑,而且乡间的路真不算好走,林甜还是有点怕的,双手抓紧了齐章的衣服。

刚起步晃了两下,不过接下来就很顺畅了。

“我们沿着河边走吧,那边没啥人。”林甜对齐章说道。

“咋啦,还怕人看见啊?“

“我是怕你不会骑撞到人。“

“我的技术可好着呢,不信你试试。“

“行了,知道你技术好行了吧。往河那边走,路好走一点,风景也好看。“林甜发现自己是真说不过齐章。

“好,坐稳了你。走咯。“

今天的月亮很亮,平时林甜是肯定不会这个点出来的,不过还好天不黑,有个人陪着,她也不怕。星垂平野阔,月色与夜色融为一体,河面倒映着月光,亮闪闪的。波光流转,让人分不清是月光还是银鱼在跳动。

林甜突然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也不去想什么穿书,什么命运,什么男女主。只觉得自己来到这世界,就当作新生,就要好好活一遭,享受当下,是的,享受当下。

“林甜,你在想什么呢?“齐章的声音似乎在月色中也变得更加低沉。

“我在想,这个世界真的好美妙,我要好好享受生活。你呢,你在想什么?你在家里的时候,见过这样的夜晚吗?“

“我,我没见过这样的夜晚。在家的时候,我好像很少有悠闲地去观察身边的景色。“

“你给我讲讲你家那边吧,大城市是什么样的。“林甜当然不是不知道大城市是什么样,她只是好奇这个年代的大城市,是和几十年后一样灯火辉煌,车水马龙吗?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路更宽,没有泥路,买东西干啥的更方便吧。“

“你晚上的时候也会出去散步吗?“

“晚上大家也是早早就关门了,大家更喜欢在家看电视。“

“这样啊,那我还是更喜欢我们这里的夜晚。“

“嗯,我也喜欢。“

齐章带着林甜兜了一会风,还说要教林甜骑自行车,结果林甜接过自行车就骑走了。可把齐章气坏了,沿着田埂走着,林甜按了按车铃,又从后面绕了回来。

“怎么样,我说我会骑车吧,你还不信。“林甜坐在自行车上。

“你不是走了吗?我还以为我要自己走着回去了。“齐章一下子坐在田埂上。

林甜停好车,也坐在旁边。“我可没那么没良心。“其实是害怕自己一个人。

那天晚上,俩人坐在星空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很久。林甜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要离他远一点的,好像做不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彼岸天冥之主动领罚

    舒云汐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在尚书大夫人关氏的脸上微微停留了两秒,视线便不着痕迹地离开了,微笑着向居坐在主位的老夫人走去,动作优雅地福了福身,“汐儿给祖母请安。”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舒云汐做得大气优雅,有又几分尊贵来,着实让一直不待见她的舒老夫人有些意外。“听说你昨儿掉进湖里了?”舒老夫人仔细打量了

  • 重生五零讨生活在线阅读第八节

    还好等井路路出来了之后,对方已经老实的上床睡觉了。她擦了擦被水汽溅湿的头发,一边靠着微弱的床头灯辨识方向,当她靠近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有一床柔软的棉被,一愣。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侧躺着的青年。黑夜沉沉,她只能隐约的看见被棉被遮掩的身形,有些失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的附近,先检查了他床周边的盐圈是

  • 鬼情缘,姻缘线在线阅读第4节

    军营里一片肃穆,士兵们早已都已列出整齐的方阵,整装待发,站在远处的高台上俯看军营,就像一堆堆的蚂蚁一样,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生敬畏。在讲武台上,有一人影在不停的来回走动,看似非常焦灼。苏离骑着稚追来到了军营,看到皇帝披着黄袍,在讲武台来回走动,已然在这等候多时。“苏将军,你可算来了,此次我将姜国能调

  • 生灵之狱呛行

    李锐一语惊雷,买家和王蕊等人全都傻了眼。一秒、两秒后……“噗!哈哈——”王蕊捧腹大笑:“李锐,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好吗,你的演技真的超烂啊,这买家也是你找来的托吧?就为了让我后悔甩了你?别逗了!”买家很无语的瞥了眼王蕊,清清嗓子,正色道:“先生,做生意可不是开玩笑……笑……笑……”说着话,亲眼看着李

  • 绝世唐门之祸妖降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像漏斗里的沙子一样,过的飞快,不知多久,“痛,好痛哇……”银殇坐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犹的叹了一口气,“你醒了?”问口有一个人问道,缓缓地走了进来,这头发这眼睛……“啊,原来是羽澈啊,怎么了,”银殇揉着自己的脑袋不时的看着外面……“你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羽澈走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走

  • 妖魔群殴传第5章在线阅读

    梅若雪的出现,让王野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小悸动。雪姐该不是听说他约了赵晨晨,专门来堵他的吧?但悸动刚产生,就被王野抹杀在了萌芽状态。还是那句话,梅家是江南市第一大家族,他不会让自己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一个朋友,父亲得了不治之症,病急乱投医,专程来江南市请一位……民间高人。人就住在这的总统

  • 诡宝禁忌在线阅读柔情

    柔木帝国是一个充满绿色的国家,在城市的周围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草地,晶莹的水珠躺在绿莹莹的嫩草上,不甘落后的深绿色的蝗虫一下子压弯青绿的艾草.这是一个绿的世界.水绿的湖畔,墨绿的树阴,草绿的水藻下荡着橘红的鱼,吐绿的是迫不及待出头露面的小芽。天扬城。柔木帝国皇宫。圣明被传送到了一颗树下,周围没有人,圣

  • 吾乃阴间监察使围杀

    吕布浑身浴血,手提妖族大将头颅,放声大吼,尔等可还有一战者。此人是谁?西方二圣发问道,为何从未见过,若人族有此二人,我等圣人岂会不知?看看吧,在,女娲说道。轰,无边恶灵嘶吼,百万悍马鸣叫,无边的阴气,悠悠而现。马声啼鸣,重甲寒光。出现在天地的身影,孤立,冷傲,一身杀气震慑那正在攻城的妖族。吾,人族白

  • 狐妖:熊霸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昏暗的地下酒吧——吧台后穿着高领套装全身被黑色烟雾覆盖的男性安静地调着果酒。弥海理穗拘谨地坐在高脚凳上,旁边的死柄木弔已经脱下外套,里面的黑色T恤更衬得他身形纤弱,有种病恹恹的感觉。没一会儿,黑雾将调好的果酒放在少女面前:“请用。”没喝过酒的弥海理穗谨慎地看着色彩缤纷的果酒。只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仿

  • [全职]有种朝我开枪!在线阅读后裔

    方临浑身冒着灼热的气息,真气在体内里面疯狂涌动着。“受死吧!”罗飞鸿还不知道寒武血脉的厉害,一心要除掉方临,谁曾想,这一掌过去,方临竟神色自若地将其掌力稳稳接住,两人手掌紧贴,而整个山谷的地面微微颤抖起来。“啊!”随着罗飞鸿的一声狂喝,他整个人被灵力震飞,狂风骤停。一条血肉模糊的手臂落在罗飞鸿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