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快穿之恶俗言情世界第六章

2021/11/25 17:05:49 作者:一颗榴莲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快穿之恶俗言情世界
快穿之恶俗言情世界
作者:一颗榴莲来源:晋江文学城
===============突如其来的穿越,被锁在言情书里的灵魂。还有原主留下来的一半性格与情感。可是可是,这些言情书也太恶俗了吧!!第一本是不良少女和面瘫学霸,第二本是懦弱傻白甜和毒舌前任,第三本是良家妇女和混世衙内!!=========================================================================================完结文推荐:《重生之恶毒姐姐》这一生,再不要当个善良懦弱的姐姐!无论是男人还是家业,只要妹妹你想要

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街道华灯初上,热闹得很。

陆聿扬打了个呵欠坐起来,一眼瞧见老板趴在一旁呼噜打得贼响,他走到镜子前转过身看了看自己的右后肩,那里纹上了半个巴掌大的墨色麒麟,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霸气却不张扬。

这纹身师手艺可以啊,一点儿感觉没有,细节无可挑剔,简直跟活得一样,这五百块还挺值,陆聿扬很满意。

“哎哟!我怎么睡着了!”纹身师猛地惊醒,嗞溜着哈喇子直喊“对不住”。

陆聿扬走过去拿起上衣,笑着说:“师傅,手艺不赖啊。”

纹身师看着陆聿扬的后肩,两眼都瞪直了:“啊?我……我给你纹的?”

陆聿扬穿衣服的动作一顿:“难道不是吗?”

“是……吗?”纹身师狠狠抹了抹脸,深度怀疑自己失忆了,他记得这位客人一躺下就睡着了,他拿来工具才刚坐下,就有什么东西从窗户外砸进来,他后脑勺被砸个正着,瞬间没了意识,怎么醒来纹身就纹好了呢?关键是……他要有那水平,早提价三千块了!

“睡糊涂了吧?”陆聿扬被纹身师的反应逗乐了,没多想,付完钱就走出了店,留他一人独自凌乱。

***

碧水湾的公寓一层两户,出电梯的时候,陆聿扬的眼睛不知怎么就瞄到了隔壁门上,他来这住了两天,还没碰上过隔壁邻居,不过两家阳台离得近,他倒是有看到邻居晒的衣服,据他推测应该是一位独身男性,年龄三十岁上下,目测身材不错。

二八杠在走廊地毯上推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陆聿扬单手推车,走到门前停下,摁下指纹,打开门把二八杠在玄关停好,换上拖鞋进了厨房。他一整天还没吃过东西,胃已经造了一天的反了,这会儿再不安抚一下,可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由着自给自足惯了,他磨出了一套和他看起来格格不入的好手艺,清粥小菜上桌都能做到色香味俱全,可吃的人没有细细品味的兴致,五分钟不到风卷残云扫了个干净,锅碗瓢盆收拾妥当,看看时间,才过了十分钟,本来想去洗个澡的,可想想刚纹了身得三个小时后才能碰水,他只能盘腿坐在沙发上随手打开电视,找了个八点档的苦情剧打发时间。

电视机不断变化的光亮映在陆聿扬眼底,他的眼睛却没有聚焦,煽情的BGM在他耳朵外头打转,演员的脸在一点点模糊的视线中慢慢扭曲……

“找只毛都没长齐的小东西就想压我?你可真是傻得可爱。”

男人调侃意味十足的声音忽然在陆聿扬身后紧贴着他耳畔响起,陆聿扬瞳孔猛地一缩,瞬间回神,目不斜视紧盯着电视屏幕,指尖重重地摁住遥控的音量键,把音量调到了最大。

“你爹还没给你长记性吗?”男人慵懒地打了个呵欠。

陆聿扬额角腾地跳起一根青筋,两腮死死咬紧,电视的声音震得他耳膜嗡嗡作响,可却丝毫掩盖不住男人漫不经心的话语:“放弃无谓的抵抗,蠢货。”

“不理我?”被刻意忽视,男人低声笑了起来,他突然伸手捏住了陆聿扬的下巴迫使他转过头来,嗓音变得微凉如水,“若是换上这副皮相,你是不是会乐意吱一声?”

被迫转过脸的陆聿扬看清对方脸的下一秒眼角狠狠跳了三下。

这没脸没皮的,居然变成了徐青初的模样!

不过,这张白日里看着会心跳的脸这时候瞅着完全没有那感觉,他反抓住男人的手把它从自己下巴上掰开,冷笑一声:“有意思吗?楚将军。”

楚淮原轻笑一声,从沙发后利落地跳过来,在陆聿扬身边坐下,把脸凑到了他眼皮子底下:“嗯?不像么?”

“一模一样。”陆聿扬神色淡淡地看着他的眼睛,“就是眼神太猥琐了。”

“猥琐?”楚淮原不满地挑了挑眉毛,“小道士道貌岸然,装成一朵清水白莲你还真当他心思纯粹?”

陆聿扬满不在乎地收回视线,徐青初怎样他根本不在意,两人说穿了不过萍水相逢在命案现场,转个身就再没交集,撑死多扯一句,也就是他对徐影帝清清凉凉、多吸一口都会上瘾的“薄荷气质”有些念念不忘,再多的,他压根没想,那还管他个清水白不白莲的。

见陆聿扬又开始装哑巴,楚淮原哼哼了一声,接着说:“没想到啊,陆家单传居然好龙阳,啧啧,这是要绝后啊!女人不好吗?哦,不过那张脸长得确实不错,气质也着实没话说,可那是个道士啊!嗯哼,莫非你就喜欢这种别样的征服感?”

无奈,鬼上身居然上了只“八哥”,陆聿扬抬手摁了摁疯狂跳动的太阳穴,艰难地扯了扯嘴角,礼貌而不失尴尬地微笑:“你找我有事吗?”

“就唠嗑唠嗑。”“楚八哥”翘起二郎腿一晃一晃的,硬生生当着陆聿扬的面把徐青初的高岭之花形象糟蹋得一塌糊涂。

“……”陆聿扬不忍直视地别过脸。

“我在你们陆家人身上待了少说有五百年,你是继陆怀阳之后唯一一个能看到我、和我说上话的。”楚淮原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长裤包裹下修长的双腿架在茶几上,一副“你小子赚大发了的”得瑟样。

陆怀阳?

应该就是那个太太太爷爷吧,这么说来,“楚八哥”憋了五百年好不容易才遇上他这么个聊得上的?这还了得!啧,得想办法给他弄出去。

“陆聿扬是吧?”

陆聿扬“嗯”了声,还以为“楚八哥”要继续逼逼,没想到他突然就沉默了,陆聿扬转头一看,那张不像样的“青初”脸可算从他头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张五官由水墨画成的……脸?

入鬓的眉,狭长的眼,单薄的唇,眉宇间杂糅着和“楚八哥”格格不入的三分沉郁,标准古风美男子,只不过三次元里看着,多一眼都是惊悚。

“其实吧,我不记得自己究竟长什么样。”楚淮原促狭地咧嘴一笑,“这是按着谢必安那里我的画像变的,怎么样?有没有心动的感觉?”

陆聿扬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楚将军,我是喜欢男人,但劳烦在‘人’字上画个重点,谢谢。”

楚淮原不以为然地抱着手臂往沙发上一靠,正色道:“言归正传,找齐我的遗骸,唤醒我的记忆,我自然会从你身上离开。在那之前,奉劝你不要有歪心思,重蹈你爹的覆辙,白白搭上你自己、陆家甚至其他人的性命。”

想起前处长的话,陆聿扬五指倏尔握紧,危险地眯起眼看向楚淮原:“是你杀了他们?”

楚淮原嗤笑道:“错,我只是没救,确切来说,是他咎由自取,导致我没能救他。”

“什么意思?”

“我附身一天,你们就少一天阳寿,因此你爹想把我从身体里弄出来封印在剑里,他失败了,我被迫沉睡。杀害你爹的那只厉鬼是地府头号通缉犯,叫做‘枭’,你要庆幸我醒得及时,不然陆家早死光了。说来,得亏陆怀阳的孙子有先见之明,他和阎王谈下另一个条件,以鬼差之职赚取阳寿,历任当家人积攒的阳寿那时就派上用场了,你爷爷才硬撑下这十年。”

封印失败,厉鬼复仇。

因与果太过明确,完全没有容得陆聿扬为父亲辩驳的立场,他低头看着掌心留下的深深指甲印,嘴里像是含了一块新鲜出炉的烙铁,烫得他一嘴腥味,再说不出任何试图违逆的话。

就算这份陆家的使命是被强塞到他身上的,但内里千扯百扯不知扯了多少根相连的丝线,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他现在手里捏着的是最粗的那一根,轻轻一弹,都可能把他自己或身边人的命丢了,那么,他还能一意孤行吗?

“砰”,阳台的玻璃门忽然发出一声脆响,登时炸开一个大口子,从外面吹进一阵阴风,陆聿扬浑身一凉,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向这边冲了过来。

楚淮原不屑地哼了声,头都没回,抬手一个响指“哒”,陆聿扬应声睁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睡着了,电视机不知什么时候关了,黑暗中一片沉寂。

下一秒身后一道邪风撞来,他猛地转过身,抬手一把掐住突袭来的一只怨灵,那怨灵身材短小却顶着个硕大的脑袋,张着血盆大口向他吼叫,长长的指甲几乎要插进他眼珠里,他不为所动,赤红的眼眸闪烁着狠戾的光。

楚淮原轻蔑的话语从陆聿扬嘴里飘出:“不长眼的东西。”

“唰啦——”,阳台门猛地被人从外拉开,陆聿扬歪着头看过去。

月光下,一名红衣道士徐步走了进来,夜风吹得大红色的道袍肆意翻飞,那人半张脸埋在沉沉夜色中,俊美出尘的脸上保持着惯有的波澜不惊,他微喘着气,像极了天上不小心掉下来的仙人。

他右手持一柄桃木剑,凤目轻轻一抬,和陆聿扬的视线撞个正着,湖水般沉静的眼底闪过一丝讶然:“陆警官?”

陆聿扬住的是二十一楼,这位“谪仙”显然是从隔壁阳台跳过来的,他还没开口,身体里的楚淮原已经蠢蠢欲动了:“哟呵,缘分呐!愣着干什么?还用我教你吗?扑倒啊!”

这回陆聿扬咬紧了牙,没让楚淮原这话从自己嘴里蹦出来,他面上保持微笑,在心里说道:“走心派,不走肾。”

楚淮原:“……”

“哟,道袍当睡衣,徐道长这算是情怀吗?”陆聿扬一手还掐着怨灵,另一只手却从容地从兜里摸出烟盒,打开用牙齿叼起一根,点燃后吸了一口,在淡淡烟雾中冲他笑笑。

徐青初一瞬不瞬地紧盯着他的眼睛,面如止水地说:“那东西,停车的时候遇上的。”

陆聿扬眨眨殷红的眼睛,满脸同情:“那它还挺倒霉的。”

徐青初扫了眼在陆聿扬手里动弹不得的怨灵,认真地点点头:“是挺倒霉。”

“你是要度化它吗?”

“怨念过深,油盐不进。”

“这意思就是没救了?”见徐青初再一点头,陆聿扬蓦地五指一收,只听得怨灵发出一声万分凄厉的刺耳尖啸,随即一阵扭曲,当场化作一团黑烟,他随意地挥挥手,把那团黑烟打散,积郁的心情舒坦了不少,对徐青初仍然保持微笑,“徐道长,喝茶吗?”

徐青初没有应声,面无表情地走到他面前,从怀里掏出一张符重重拍在他额头上,口中一声低喝:“恶灵退散!”

那力道实打实的,陆聿扬没防备,向后踉跄一步,跌在了沙发上,他吹起额头上的符,眼看徐青初的桃木剑已经戳到自己心窝上了,有些哭笑不得:“徐道长,这鬼家传的,驱不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心尖上的小妖精协议

    傍晚18时待到凌语琴回到听雨轩时,莫寒韵已经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着笔记本上的数据。凌语琴走到他对面坐下:“莫先生,谢谢你。”“不用。”莫寒韵冷冷的道。随即秦浩便递给凌语琴一份协议。“签上字,两年后我还你自由。”莫寒韵盯着电脑,声音依旧没有一丝温度。协议上写的大概内容就是,这两年凌语琴归莫寒韵,两年后

  • 彼岸天冥之主动领罚

    舒云汐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在尚书大夫人关氏的脸上微微停留了两秒,视线便不着痕迹地离开了,微笑着向居坐在主位的老夫人走去,动作优雅地福了福身,“汐儿给祖母请安。”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舒云汐做得大气优雅,有又几分尊贵来,着实让一直不待见她的舒老夫人有些意外。“听说你昨儿掉进湖里了?”舒老夫人仔细打量了

  • 重生五零讨生活在线阅读第八节

    还好等井路路出来了之后,对方已经老实的上床睡觉了。她擦了擦被水汽溅湿的头发,一边靠着微弱的床头灯辨识方向,当她靠近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有一床柔软的棉被,一愣。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侧躺着的青年。黑夜沉沉,她只能隐约的看见被棉被遮掩的身形,有些失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的附近,先检查了他床周边的盐圈是

  • 鬼情缘,姻缘线在线阅读第4节

    军营里一片肃穆,士兵们早已都已列出整齐的方阵,整装待发,站在远处的高台上俯看军营,就像一堆堆的蚂蚁一样,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生敬畏。在讲武台上,有一人影在不停的来回走动,看似非常焦灼。苏离骑着稚追来到了军营,看到皇帝披着黄袍,在讲武台来回走动,已然在这等候多时。“苏将军,你可算来了,此次我将姜国能调

  • 生灵之狱呛行

    李锐一语惊雷,买家和王蕊等人全都傻了眼。一秒、两秒后……“噗!哈哈——”王蕊捧腹大笑:“李锐,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好吗,你的演技真的超烂啊,这买家也是你找来的托吧?就为了让我后悔甩了你?别逗了!”买家很无语的瞥了眼王蕊,清清嗓子,正色道:“先生,做生意可不是开玩笑……笑……笑……”说着话,亲眼看着李

  • 绝世唐门之祸妖降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像漏斗里的沙子一样,过的飞快,不知多久,“痛,好痛哇……”银殇坐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犹的叹了一口气,“你醒了?”问口有一个人问道,缓缓地走了进来,这头发这眼睛……“啊,原来是羽澈啊,怎么了,”银殇揉着自己的脑袋不时的看着外面……“你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羽澈走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走

  • 妖魔群殴传第5章在线阅读

    梅若雪的出现,让王野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小悸动。雪姐该不是听说他约了赵晨晨,专门来堵他的吧?但悸动刚产生,就被王野抹杀在了萌芽状态。还是那句话,梅家是江南市第一大家族,他不会让自己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一个朋友,父亲得了不治之症,病急乱投医,专程来江南市请一位……民间高人。人就住在这的总统

  • 诡宝禁忌在线阅读柔情

    柔木帝国是一个充满绿色的国家,在城市的周围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草地,晶莹的水珠躺在绿莹莹的嫩草上,不甘落后的深绿色的蝗虫一下子压弯青绿的艾草.这是一个绿的世界.水绿的湖畔,墨绿的树阴,草绿的水藻下荡着橘红的鱼,吐绿的是迫不及待出头露面的小芽。天扬城。柔木帝国皇宫。圣明被传送到了一颗树下,周围没有人,圣

  • 吾乃阴间监察使围杀

    吕布浑身浴血,手提妖族大将头颅,放声大吼,尔等可还有一战者。此人是谁?西方二圣发问道,为何从未见过,若人族有此二人,我等圣人岂会不知?看看吧,在,女娲说道。轰,无边恶灵嘶吼,百万悍马鸣叫,无边的阴气,悠悠而现。马声啼鸣,重甲寒光。出现在天地的身影,孤立,冷傲,一身杀气震慑那正在攻城的妖族。吾,人族白

  • 狐妖:熊霸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昏暗的地下酒吧——吧台后穿着高领套装全身被黑色烟雾覆盖的男性安静地调着果酒。弥海理穗拘谨地坐在高脚凳上,旁边的死柄木弔已经脱下外套,里面的黑色T恤更衬得他身形纤弱,有种病恹恹的感觉。没一会儿,黑雾将调好的果酒放在少女面前:“请用。”没喝过酒的弥海理穗谨慎地看着色彩缤纷的果酒。只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