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开局就是满级大boss之鬼医圣手 牵丝蛊

2021/11/25 18:20:49 作者:红欢清铃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局就是满级大boss
开局就是满级大boss
作者:红欢清铃来源:飞卢小说网
游戏达人风言意外来到了200年后的未来世界,并进入了一款洪荒传说类型的游戏里。提前进入游戏的风言开服就是满级,还被设定成了一方领地的妖族boss,从此开启了他的称霸之路。他是通天教主最疼爱的弟子,他是被西方二圣数次邀请加入西方教的强者。他是让无数玩家望而却步、一生无法超越的最强玩家!他是头顶混沌钟和河图洛书,手掌天下第一杀器诛仙剑阵,踏平所有敌手的妖族最强圣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南宫醉月抱着怀中的兰楚辞,脚步急匆匆地往房间去。聘婷惊喜地迎上前,"公子,你们回来了!"待看清南宫醉月怀里犹如熟睡的兰楚辞,脸上带着诡异的苍白,额上细细密密的汗珠,神情很是焦急,"兰公子,兰公子怎么了?"

"聘婷你先出去!"兰楚辞情况危急,南宫醉月无暇再耽搁时间,说出的话也厉声了些。

聘婷愣了两秒,随后听话地退了出去,嘴里说着:"是,公子。"便小心地关上了门。她感觉今天的公子很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不想了!眼下兰公子才是最重要的!看起来伤的很重,他们此行是遇到了什么吗?公子又不让他她进去,她只能着急地在门外来回走动。

南宫醉月将人小心地扶坐榻上,除去鞋子。随后自己也脱掉鞋子上床,盘腿而坐。兰楚辞软软地靠在他怀里。他心疼地伸出手指拭去对方额头的汗珠,之后再也没有犹豫,一件一件褪去兰楚辞的上衣……当皮肤接触到冰凉的空气,兰楚辞稍微瑟缩了下,本能地向热源处靠得更近了些。南宫醉月此刻满心满眼都是担心,根本没有心思再去想什么香艳旖旎的场景,自然也不会注意兰楚辞雪白的皮肤,如上好的羊脂玉般细腻柔滑。

蛊毒发作可大可小……他很怕……当得知兰楚辞竟然天生绝脉,没有灵力,他的心就隐隐被不安包裹着。当时他一心想着带兰楚辞欣赏美景,竟然没有察觉到他有什么异样……是他大意了!收回飘渺的思想,不再分神。将周身灵力全部汇于掌心,贴上兰楚辞白皙光滑的胸膛,触手的感觉太过震撼,南宫醉月一时有些心猿意马。狠狠在心里骂道:"南宫醉月,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想看着他死吗?"一想到‘死’字,南宫醉月眉间跳了两下,随后狠狠咬上自己的下唇,痛感随之传来,他又集中念力,为兰楚辞输送真气。鲜血顺着苍白的薄唇嘀嗒嘀嗒地落在原本雪白的床单上,艳如屋前的桃花。

他用真气暂时压制了蛊毒。希望兰楚辞能撑到他回来……随后为他整理好衣衫,拉上锦被,冲门外叫了声"聘婷。"站在门外的聘婷内心着急,一听见南宫醉月叫她,就赶紧打开门走了进去,由于太急,还打了个趔趄。南宫醉月都看在眼里,他知聘婷对兰儿是真心的,所以才放心交给她照顾。他要去找一个人。鬼医圣手。"聘婷,在我回来之前照顾好他,知道吗?"

聘婷看着床上虚弱的兰楚辞,眼底早已蓄上了一层水雾,她紧咬着下唇,点点头。"嗯。"

小白带着南宫醉月飞了好久,最后停在一处不起眼的小树林前9面。

南宫醉月抬起右手,在半空划了几个圈,眼前如气泡一般的结界便被扯开了一道口子。他径直往里面走去,也顾不得再修补结界。

"我当是谁呢!胆敢到我鬼医谷撒野。"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在茅草屋前捣鼓着草药。(此人便是人称鬼医圣手的莫前辈。也是南宫醉月仙去师父的挚友,算是看着南宫醉月长大的,勉强算半个师伯。)半晌,也没见南宫醉月像往常一样回怼回来,莫老头有些诧异,难道哑巴了?左手捋着胡须,审视了南宫醉月半天……不对劲。看清南宫醉月唇边干涸的血迹,他不怀好意地笑了,"你……中毒了?"

南宫醉月深吸了一口气,抬眼认真地看着莫老头,"不是我。是……一个朋友。"他艰难地开口,"他中了牵丝蛊。"

"哦?小娥什么时候交了个朋友?我怎么都没听说?"

南宫醉月没有什么心思和他开玩笑,对于他叫自己小娥的事也不想计较。他一心只想着兰楚辞,他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鬼医圣手身上,倘若连他也救不了,这世上怕再也无人有回天之力了。开口,无半丝玩笑,"可有解?"

一向不按常理出牌的南宫醉月突然这么正经,他觉得无趣的很,想是很重要的‘朋友’吧。随即也认真回他,"牵丝蛊……如果我没料错,是你师父留给你的吧?"

"正是。可有解?"南宫醉月一心求得一个答案,神情间尽是焦急担忧。

莫老头却卖起了关子。"此蛊是为爱而不得之人所炼制的。虽然对于求爱之人很是珍贵,但是此蛊发作起来也很是霸道。不知你那位朋友……"他故意拖长了尾音。

"什么?"南宫醉月皱眉看向他。

果然如此。莫老头见南宫醉月如此激动,心下了然,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看起来小娥长大了呢,动了凡心了。便不再逗他,严肃认真起来,"他可是修炼之人?"

"是。"

"那就不用担心了。此蛊只要有灵力压制,是翻不出什么浪来的。要不你师父也不能把他给你啊。话说,是哪家姑娘需要你使用牵丝蛊?"

南宫醉月喃喃,"不是姑娘。"

莫老头未听见,也不在意。

南宫醉月想到了什么,他瞳孔渐渐收紧,双手握拳,但仍旧抱着一丝希望,盯着莫老头,一字一句,"如果,他天生绝脉……会如何?"

莫老头顿时收起玩笑的神情,‘霍’地看向他,眼睛瞪大,似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你说什么?你给人下牵丝蛊,不是因为喜欢人家吗?你……你对一个天生绝脉,不可能修习灵力的人下此蛊,你是想要她命吗?"

南宫醉月自己也万分后悔,他不该……戚戚然开口,"我当时并不知道。"

南宫醉月还是不放弃,执着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可有解?"

纵使鬼医圣手,也摇了摇头,"无解。死路一条。"

南宫醉月闻言面如死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复姓天下之大梦初醒(1)

    第一章此时正值大暑,林娇却觉得从心底发寒,她拢了拢罩衫抬头看向端坐着的庶妹,当初那个跟在她身后喊姐姐的人早已成了过往,如今只剩下这位春风得意的贵妃。林贵妃的十指染着蔻丹,那样的红艳:“姐姐这是怎么了?傻了吗?”林娇看着头戴七尾凤簪,耳坠红宝的林贵妃,忽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位妹妹。林贵妃捂着嘴笑

  • 我的都市有免费12月22日-面基

    第二章12月22日-面基坐在高铁上,李展博看着窗外,思绪有点飘散,沈丹的样子,其实李展博有看到过,只是那是QQ空间里面,还是很久之前的照片,留着短发,五官很精致,穿着有点男性化,也有点土气。大概还有十多分钟就要到火车站了,有点期待见面,从聊天看来,沈丹其实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大学期间不太注意自己的

  • 异界全能兑换系统霸图

    张新杰觉得今天的韩文清很不一样,虽然韩文清吃饭不像张新杰一般有些微的强迫症,可吃饭吃到恍惚也不会是韩文清会做的事。已经连续吃了五口白饭,但是菜还没吃一口,汤更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碰到,张新杰默默的计算着韩文清的反常,面上不动声色的继续吃着自己的饭。“新杰,你说女孩子都喜欢什么?”!!!震惊中,张新杰送到

  • 盗墓:九州长生劫第七章在线阅读

    山洞口传来一声巨响,附近厮杀的虫子全部暂时停了手,踅摸动静中陡然发现两个食物出现在眼前,虫群一阵激动,不再互相厮杀,全部朝巫小云和李三扑来。抬眼望去四周是无尽的虫海,其间李三还很是发现了几头金级别的虫子,可现在跑都跑出来了,还有什么说的,只能蒙头朝前冲了。李三将头一埋,打算开始发力,突然听到巫小云说

  • 渣攻好白,做受吧在线阅读第九章

    CNM,在座的各位瞬间就沸腾了。哇,你这小子有种,我们还没表示什么呢,你这样子莫不是还想gank我们?若是不小萝莉在这里震场,他们当场就要教安世焱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安世焱此时仿佛前世各种影帝上身,他的笑容越来越冰冷,越来越残酷,甚至如果盯着安世焱的眼睛看,你可能会感觉到仿佛空气都低了几度。在小萝

  • 明朝好御医之结婚的聘礼(5)

    “嘻嘻,奶奶。你多叫几次孙女婿嘛!我最喜欢听你叫我孙女婿了!俺吃的好睡的也好!”闻多多晃动着圆滚滚的大脑袋在柳奶奶的身上不断地揉搓着。“至于松松嘛!工作是极为的努力,更没惹什么麻烦,您老就放心吧。倒是您啊,我听保镖说您早上又出去了?没遇到什么危险吧!他们可真是没用呀,都把您给跟丢了,你老以后出门可得

  • 海贼之我的手艺自带属性馨竹姑娘

    一片翠绿色的竹林随风轻轻的抚动,露出竹林深处的一间小木屋,丁千夜看到欧阳若雪不再向前走了,想着或许是院长住的地方到了。“喵喵喵!”按住又想出来的那只猫宠,丁千夜也摸着自己的肚子,你主人我早上都还没吃饭呢,好饿啊。“来人可是欧阳若雪?”一个好听的声音从竹林深处传来,竹林的叶子契合着某种频率自然的抖动着

  • 渣了董事长的霸总回来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自从齐淑芳当众露出这一手后,所有街坊邻居的嘴里马上没有了关于她的任何闲话,也不说她可能进山和人私会了,也不说贺建国不在家她一个小媳妇守不住了,仿佛以前说的话都不存在了,而且再见到齐淑芳时,每个人的脸上和眼里总是露出丝丝惊惧之色。也有胆大的淘小子们,总是偷偷地看齐淑芳胳膊,心想她是怎么靠一只手拎起大磨

  • 末世召唤流在线阅读第十节

    通猿此时有些……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不知自己身在何地?明明他们早就搜寻过整个迷雾丛林都没有看到过折颜草的踪迹,可现在,就这么意外地出现在小凤凰的手里。太不可思议了!这折颜草还看人下菜的吗?慕凰拿着灵草从地上爬起,看着呆楞的通猿,再唤了一声。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之间整个人有些呆呆的?难道是因为……慕凰

  • 两生花在线阅读不想,编题目!

    冰天雪地,天黑路滑。四周一片寂静,只余下司徒天一家六口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为这空旷无人的地界,增添了丝丝人气。而山下的那个小村落之所以与世隔绝,正是因为这些抬起头来仿佛永远都望不见边际的大雪山群将其紧促环绕,围了个滴水不漏,空气新鲜,自然气候却诡异多变,基本没什么规律可寻,哪怕是已经在村子里住上数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