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隋唐:开局十万大秦锐士第7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6:00:56 作者:幺妹 来源:飞卢小说网
隋唐:开局十万大秦锐士
隋唐:开局十万大秦锐士
作者:幺妹来源:飞卢小说网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狼烟四起。杨成身为废太子杨勇流落人间的后代,开启神级选择系统,开局奖励十万大秦锐士。“叮,宿主战胜凉王李轨,奖励八千虎豹骑!”“叮,宿主夜袭李秀宁成功奖励一万大唐佰刀!”“叮,宿主拿下长孙无垢,奖励一夜七次郎!”自从杨成走上诛李唐,平李密,内乱平、消边患,卧榻美人膝幸福生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楚梦婷携李璟瑜返家时,方知兹事体大——后院四下俱静,不见人影。

踏入正堂难免怔忪,脚边黑压压跪倒一地。

叶琰珺在正位坐着,紧绷着脸隐忍怒气,叶旻、杨婉妤与叶曦立于身侧,杨婉妤半垂着眼,姐妹二人类似的,满面愤慨。

见楚梦婷等归来,叶琰珺脸色和缓不少。叶旻与叶曦却因着李璟瑜,神色各异。

“娘,请您回来做主。”叶曦松开牵着杨婉妤的手,向前迎一步,“这群嚼舌根的,害嫂嫂和璟瑜受了好大的委屈!”

“家中出了何事?”由叶琰珺牵着坐下,楚梦婷注视她紧忙问道。

“不妨问赵嬷嬷。”

叶琰珺话一出,与福伯并立在首排的中年女子慌忙跪地。

“家主,夫人,都是老奴的错!是老奴失了礼法、罔顾尊卑,递了闲话出去,搅乱内院。老奴知错,奴婢任打认罚!”

叶旻一听,拧起眉头,向前一步撩袍跪地,“母亲,此事源自孩儿。实与慧姨无关,是孩儿对李将军多有不满。”叶旻叩首,“孩儿自请领家法。”

“此事与大小姐绝无关系!”赵嬷嬷连连叩头,“冤有头债有主,祸是奴婢闯下的,请主子责罚奴婢一人!”

内院人都知晓,赵嬷嬷乃大小姐乳母。当年夫人难产,身子骨劳损,长女叶旻托付给赵嬷嬷哺育。

说句不念尊卑的话,赵嬷嬷实为大小姐半个娘亲。

赵嬷嬷与叶旻情同母女,眼下母女这般相互袒护,见者唏嘘闻者动容。

“慧姨,您先起来!”深知赵嬷嬷对叶旻之重要,杨婉妤慌忙上前、跪地,欲要扶她起身。

“嬷嬷请起吧,今日之事对事不对人。”叶琰珺楚梦婷各自起身,楚梦婷上前扶起赵嬷嬷。

“不错,”叶琰珺前一步,接过话音,负手睥睨四下,道:“今日不过是要追本溯源,阻断府上不良苗头罢了。”

叶旻未动。杨婉妤搀起赵嬷嬷,自行返回叶旻身边,直身跪下。

“婉妤快起来吧。”叶琰珺转身,无声叹息后道。事出如何,她看得真真的,身为婆家长辈,为杨婉妤言行,感念而欣慰。

杨婉妤敛目,淡然道:“夫妻一体,儿媳应当。”

“此事与你无关!”叶旻侧首,见杨婉妤挺直脊背傲立如松,心忧更甚。

楚梦婷直起身,暂且放下余光中那一对儿小夫妻,放眼堂下,沉静而不失威严,道:“传话一事到此为止,今日在场无论主仆,罚一月例钱。日后院子里再有传闲话生是非者,无论何人,有一是一,定严惩不贷,绝不顾念旧情!”

楚梦婷这话说得极重,下头人噤声,连方才竖耳探听东院长房私密的胆大者,也规规矩矩收心回来聆听训诫。

【在叶家侍奉的老人纷纷记起,眼前这位素来淡然和善的女子,曾是经过战场洗礼的侠义医者,是昔年胆敢自荐嫁入府的风华少女,是头胎难产不顾己身执意为叶家生养三女的少夫人,是如今执掌偌大家族内事的叶家主母。

楚梦婷之人,就如雪山峭壁上独有的雪莲,清新脱俗,远观只见其玉琢之美,稍近些,领教其清冷孤傲,凡夫俗子只得俯首拜服,震撼以避之。】

……

“夫人的话都听清楚了?”叶琰珺垂眼扫过伏地之人,朗声道:“日后再有谁搬弄是非传扬不正之风,本庄主必不姑息!”

“是……是。”

下头人大声都不敢出。一眼望去,此起彼伏,叩头如捣蒜。

“都散了吧。”叶琰珺摆摆手,执爱妻之手,坐回原处。淡淡瞧着眼前泪流满面的妇人,道了句:“嬷嬷也请好自为之。”

【面对那自赏孤芳,世间唯有那十足倾心、身手胆识兼备之人,方可能近身领略那世间独一份的外冷内热,悉心摘得那瑰丽美好。】

“谢家主。”赵嬷嬷感恩戴德地福了身子,颤巍巍退下。

“家主还请息怒……”福伯抬眼,向端坐上首的一双璧人行过礼,无声感叹过,跟道:“家父与夫人若无吩咐,老奴也请告退。”

“璟瑜送送。”楚梦婷偏头对李璟瑜道。李璟瑜微愣,抱拳,上前搀起福伯。

……

“今日之事错在孩儿。”福伯刚走,叶旻伏地道:“慧姨冤枉,挑拨之言实乃孩儿气苦、说与她的。”

叶琰珺却好似未闻一般,执意扯着楚梦婷坐了,扣着楚梦婷的手与她私语些旁的事。

“娘……!”眼前,长姐阿嫂双双跪着,叶曦随之心慌,她上前撒娇似的揪了揪楚梦婷衣袖。

楚梦婷心知,叶琰珺这是压着脾气不欲发作,她暂押心慌,向随侍侍女分个眼神,侍女了然颔首,奉上新茶,顺道取走案上手中凉掉的茶盏。

清淡茶香扑鼻而来,叶琰珺轻嗅,展眉道:“这茶倒是新鲜,未曾过夜……曦儿你们今日登山采茶去了?”叶琰珺持盏呡一口,含笑问随立在侧的二女儿。

叶曦点头,留意到娘亲投来的一簇目光,定神对母亲轻道:“今日我与璟瑜登山去,漫山笼着茶香,闻来心旷神怡,尝过清新宜人。”叶曦接过茶盏,躬身奉茶给楚梦婷,“这些都是我与璟瑜亲手采摘的,带回来给母亲娘亲尝鲜,愿母亲与阿娘喜乐常伴、烦恼散去。”

“曦儿有心了。”楚梦婷瞥见进门来的李璟瑜,淡淡笑开:“有了心上人,便算作大人了。”

叶琰珺随之点头,忍俊不禁,满目怜爱笑望女儿,“你这小嘴,怕不是尝过茶,是尝过蜜了。”

李璟瑜近前,顿了顿,环视在场人,见叶曦与二位高堂谈笑风生,叶旻杨婉妤跪地在侧似有隐忍,先要去扶叶旻起来。

叶旻直截了当推开了她。

李璟瑜踉跄着退了几步,叶曦循声回头赶忙扶稳了她,注视着叶旻,气急道一句“阿姐!”

楚梦婷恍然记起另一桩未尽之事,以疑惑的目光上下端量李璟瑜。

“无碍的。”李璟瑜悄声宽慰叶曦,拉住叶曦要她忍耐。

叶曦硬吞了一口气。

楚梦婷黯然心叹。这时,叶琰珺忽而开口,沉声道:“你可知错?”

这话自是问叶旻的。

“孩儿知错。”叶旻垂首。

“错在何处?”叶琰珺放下茶盏,斜她一眼。

“言行无状,挑拨是非,累及家人。”

叶琰珺腾地站起来,“好,你认便好!随我去祠堂。”

“怀安!”

小辈不知道去祠堂请家法的残酷,楚梦婷是见过的,她慌忙起身,攥住叶琰珺衣袖不放,“今日之事便就罢了!”

“叶旻。”叶琰珺无视身边的人,垂眸直视长女,再问:“你可知错?”

叶旻伏地叩首,“女儿认罚。”

一听这话便知无可挽回,杨婉妤蓦然俯首,不顾鬓发纷乱,步摇颤动,执拗央求道:“母亲,儿媳自请同去!”

叶琰珺不顾她,转身,狠心甩落衣袖上的素手,大步入偏厅。

“阿旻!”见叶旻默然起身,杨婉妤挪几步拦腰抱住了她,“不要、不要去!”楚梦婷的抗拒教杨婉妤激起心底不安,类比杨家,她大可想象叶家为习武世家,家法该如何苛责。

“无碍的。”叶旻柔声回她,强硬扳开她的手,垂眸望她,轻笑了笑,“回去等我。”

眼睁睁看着叶旻远走,心里空了一大块,杨婉妤不顾形象跪坐在地,泫然嘶喊道:“吉祥!”

叶旻怔了怔,重新拔步,狠狠心没有回头。

吉祥,是叶旻的乳名、小字。

自打她成年娶妻,无论二位生母、乳母,都再未这般亲昵唤过她。

如今叶旻能感受到这温情呼唤,尽数是杨婉妤给她的。

往日都是在她们床笫间痴缠之时,今日,杨婉妤情急留住她道出了口。

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叶旻安了心,大步向祠堂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叶落无花[楚留香传奇]在线阅读第7章

    在走廊的尽头,安装有六部空间交换电梯。电梯外部都设有一个月亮门,门的两侧统一是白颜色的墙体。门洞用页岩、卵石、条石、木质、青砖、金属等不同材料装饰而成,象征着人类从远古到未来不断探索的进程。月亮门起源于夏族“嫦娥奔月”的传说,因圆形如月而闻名于世,不仅寓意团圆美满,还代表着深深的思念,也是作为一个空

  • 国师夫人之第五章

    这一次的副本当真是有惊无险,甚至比江瑾那次独自刷蜘蛛洞穴还要刺激。好多次boss的僵直就要断了,好在江瑾和叶修两个人的反应速度够快,成功救了场。“寒溪妹子技术可以啊。”叶修赞许。“还好,就是游戏玩的多。”……副本结束之后,江瑾又跟着叶修他们打了几趟副本,做了些任务,看了看身旁的孟梦已经倒下,电脑屏幕

  • 睡了好友的哥哥怎么办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次的收获有多大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办法使用纳戒。这只能等维朽睡醒后才能知道。里面最好多藏着一些魔晶。该回去了。我走回帐篷的时候,维朽还在熟睡着。她的小脚微微弯曲,小手搭在一边,那精致的可爱的小脸在火光的衬托下显得红彤彤的。我悄悄地钻进帐篷,轻轻地把她的头抬起放在我的大腿处。外边在燃烧着的

  • 香蜜湖的春风在线阅读第7章

    如果灵气是厂家,人是消费者,那么夏轻侯和厂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而这二人中间隔了两个中间商,最后落在他们手里的根本没多少。两人应该感受不到灵气结晶,但这个老者可能会隐约感觉到这个小树林中灵气比较浓郁,因此带着女子在此地修炼,不过从今天开始他们恐怕要换个地方了。看了一会儿,夏轻侯忍不住摇了摇头,转身准备

  • 异文传奇之城市猎人团聚(温馨)

    乔若情急之下叫了一声爸尽管当初他抛弃了他这些年他,不恨父亲抛弃他遭遇这么多事,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或许,那天晚上他就留在望洺岛就做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也好过去追轮船,被浪带到了炎厘岛先是生不如死的做别人发泄的工具,再到“鹰刹”做一个杀手他,以为心早就死了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心还是被父亲的一举一动牵动着父

  • 天降福小周在线阅读第三节

    正埋头收拾盘子的韩儡儡手上动作停顿了一下,有些惊讶:“过段时间?”不着急?像是听出了他的潜台词,解决完早餐后从厨房移到客厅拉着栏杆做引体向上的罗伯特回复说:“对,我想再观察它一段时间,目前实验鼠的情况还不太稳定。”韩儡儡了然点头:“如果是要出去抓那些家伙的话记得喊上我,我的血样管用吗?”现在幸存的人

  • 堂良短篇第一章在线阅读

    “跑啊?”看着眼前一身黑色正装,眉眼带笑的男人,秦暖咽了咽口水。“私奔也不找个好点的地方?”林希晔眼带嘲讽的打量着四周。老旧的房子,上了年头的家具。秦暖警戒看着男人的同时寻找着冲出去的机会,不过她很清楚,就算冲出这道门,外面跟着他的人也不可能让她逃了。“我们打个商量,你看想嫁你的女人那么多,不如……

  • 大佬的副本考试日常之夜奔(6)

    慕临按住怀里狐狸,死死盯着慕无情,脸色发白,并不下跪。慕无情怒道:“跪下!”慕临胸口剧烈起伏,眉目有些狰狞:“我没犯错,凭什么下跪!”“噌——”一声,慕无情手中凭空化出一柄银色长剑,反手一划,冰白剑芒如一道闪电劈向慕临膝盖。“砰——!”慕临双膝剧痛,跪倒在地,额头顷刻沁出豆大的汗珠。许枫被吓得一抖,

  • 灿烂的荷君子饭局2

    麦芽的醇香于酒桌上蔓延开来,仿佛竞相绽放的琪花瑶草,在蝶恋蜂狂的阳季,释放着沁人心田的芬芳。乙醇和水共同筑构的铁狱铜笼,牢牢困住被流年切割的斑斑伤痛,人类保留在心底最后的那份矜持,也顺理成章的卸下其伪装的面具。韶华易逝,红颜易老。醉几场青春流年有何不好?即便短暂的任性,不能抹去我们痛苦的哀愁,也无法

  • 战荒龙尊在线阅读第六章

    孙悟空转身走向了门外,叶秋也跟着出去也想练练自己的力量,准确来说是知道一下自己有多大的力量。孙悟空走出门外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一块大石头的面前,张开双手吃力的举起大石头然后使劲的又捏碎石头。叶秋看着孙悟空着也是有些吃惊啊!自己在漫画里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准确来说不像现实中看的更加惊骇。叶秋也学着孙悟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