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天骄红颜:逆天四小姐第二章

2021/11/26 5:45:27 作者:青云雁子 来源:3G小说网
天骄红颜:逆天四小姐
天骄红颜:逆天四小姐
作者:青云雁子来源:3G小说网
丹药?我当糖豆嗑。灵兽?分分钟为我所用。美男手到擒来,空间认我为主!渣姊跪地求饶,渣男祈求垂帘,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看除灵师穿越成废物四小姐,在异界混得如鱼得水风生水起!

这人这辈子年纪越来越大,脸越来越光滑,只有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沙哑老迈。大蛇丸抱着臂,听着语气竟然是带点感叹的。

佐助扶着床沿坐起来,“······”

视野里一片模糊,他头还有点晕,但是这个空气压抑湿润的感觉,这个阴暗的烛光—— 大蛇丸的地洞哪里都长那个样子,但他记得这附近好像并没有大蛇丸的据点吧。

大蛇丸太熟悉这孩子感到迷惑时的样子,光看表情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明明是三十岁的人了,这么坐起来的样子恍惚还是当年那个小鬼呢。

“这里是草之国,是香磷感觉到你的查克拉有异我才发现你的。”大蛇丸道,“你已经睡了三天了。在遗迹里遇到什么人了吗?”

“没有,只是没有生命力的守卫罢了。”佐助缓了一会儿,“我睡了三天?”

大蛇丸没接话,走过来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你做什么···”佐助一愣。

眼前只映出了手掌的虚影,隐约只能看清五根手指的样子,再去细看却只是一团白花花的了。

“看不清吧。”大蛇丸道,“果然如此呢。”

佐助一把抓住他晃动的手腕,“怎么回事?”

“不要露出这样可怕的表情来啊,这可不是我搞的鬼。”大蛇丸道,“现在还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好的。”

“你什么意思?”佐助抓到他话里的重点,“什么叫‘现在不用担心’?”

大蛇丸竟然叹了口气,“回木叶去吧,佐助。”

哈?

佐助简直像是听到了个笑话。

这提议由大蛇丸提出来别有一种荒诞的搞笑感,可佐助从这话语里听出了一些不吉的意味来。

“啰啰嗦嗦的。”佐助沉默了一瞬,随即抬眼望过去,目光刀锋一般锋利,“有话直说,我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

既然是节庆,自己怎么也该有几天假期作为休息吧?鹿丸双手插兜仰面朝天走向火影楼,整个人的状态是一个大写的‘丧’。

他明明是一个很懒散怕事的人,到底是怎么被无常的命运推到这个位置上来的啊?莫名其妙走到火影特助这样一个听上去就很麻烦的职务上来,无常的命运又安排给他一个傻乎乎的火影,简直一年能操出来十年的心,自己该不会折寿吧。

哭丧着脸的中忍跟在他身后,嗓音里仿佛能挤出一把辛酸泪来,还在继续控诉七代目火影的恶行:“···鹿丸大人我们只能靠您了,七代目大人自从几天前接到外面传回来的情报后心情就很不好,这两天有很多的决策都太激进了,也听不下去劝告,长老团还在持续施压···”

鹿丸顶着一脑门官司,觉得事情和唾沫星子汇聚成海洋从耳朵里灌进了自己大脑,一边痛苦的自暴自弃“我不干了让那个沙雕火影自己玩去吧”一边绝望的开始思考“到底应该怎么在鸣人和各部门的要求之间达到平衡”,深感自己是没几年活头了。

“知道是从哪里传回来的情报吗?关于什么的?”鹿丸问道。

中忍嗫嗫,“···是从那位大人那里传回来的。”

鹿丸:“·····”

用脚想也知道,如果是‘那个人’传回来的情报的话那肯定就是辉夜一族的事,如果事态严重鸣人早就开始动作了,可他却只是心态浮躁手段激进,那么应该就还是‘虽然没有什么大事,但是佐助应该又有什么问题了。’

完蛋,更不想去了。鹿丸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被‘佐助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照顾不好自己啊我说’,‘他果然还是不愿意回到木叶吗’,‘如果佐助有落脚处的话会不会常回来住,果然还是把我家钥匙给他配一份吧’等等等等七代目语录支配的恐惧。

给他配钥匙有什么用,让宇智波和雏田共处同一个屋檐下你是想亲身体验一下加具土命吗?

早知道到今天这样麻烦,当年就应该和鸣人那家伙说明白····不,不能说,哪怕对不起宇智波,但为了木叶为了鸣人为了一切,他还是不知道的好。何况宇智波自己不是也没有说吗。

“火影大人就在里面了。”中忍在火影办公室门口止步,低头道,“一切都拜托您了鹿丸大人!”

鹿丸心累的看着中忍化为白雾消失,心想跑的真快,我能跑吗?

他叹了口气,伸手象征性的敲了敲门,随即便推门走了进去。

今天云很多,天光阴沉,可背对着他站在窗前那个男人的金发灿烂,几乎把整间屋子都照亮了。

七代目火影低着头,仿佛在仔细阅读着手上的什么东西。

鹿丸道,“···鸣人。”

“他们把你找来了啊,真是的。”已经成为火影的男人面对着同期伙伴时还是少年时的做派,听到动静便回过头来,却蔫头搭脑的,满脸都写着‘烦恼’二字。

···糟糕,这回仿佛很严重啊。

“我听他们说是佐助传回来的消息很紧要,所以过来看一看。”鹿丸道,“是辉夜一族有什么异动吗?”

“紧要吗···那也说不上吧,佐助传回来的情报上说发现了一个辉夜遗迹里面有个很奇怪的忍术阵法,太过庞大他也不能完全看懂,只能确定是时空间类的忍术。虽然已经年代久远,阵法也已经破烂不堪了,但还是担心会不会有什么问题。”鸣人把一个卷轴递给他,“都在这里了。”

鹿丸接过卷轴,“就算如此你也不必这么焦急吧。大型时空间忍术的阵法非常重要,如果已经残缺多年了,到今天的危害性其实已经很低了。我会派人调查的。”

“不,我担心的不是这个。”鸣人手里还攥着一张纸片,想必也是宇智波传回来的了,那纸片褶皱很多,鹿丸记得宇智波是个注重细节的人,传回来的信件大多都是笔挺洁净的,这纸条这样狼狈,想必已经被鸣人翻来覆去的看了很多次了。

“···是佐助出什么事了吗?”鹿丸叹口气。

鸣人把那张纸条展示给鹿丸看,鹿丸一愣。

纸条上的内容不过是简单的情报介绍,最后一句落笔潦草,被折的有些看不清了,大概是‘一切安好’这么一句。

如果不是被血泅透了一角,大概这句安好还是很有可信力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破碎之屿之楔子

    霁雪第一次和武帝微服出宫的时候才九岁,看长安大街上很多东西都新鲜,于是到处乱跑见到什么都拿起看看,武帝跟在她后面只是笑笑任由她高兴。走到街转角的时候遇到一个算卦的盲人,当霁雪从面前走过时,他伸出手硬拉着霁雪的衣袖不让她离去。出于好奇,汉武帝刘彻便让他给霁雪算了一卦,那算卦的算完后捋了捋胡须感叹道:“

  • 佟府在线阅读第五节

    噗呲!血花洒向天空,爆涌的鲨鱼水弹让黑锄雷牙遍体鳞伤!雷牙·刀脱手摔落向空中。穿着黑色忍者服的黑锄雷牙跌落在兰丸身边!“黑锄雷牙大人!”兰丸焦急的开口,红色的双眸中正在蔓延着泪水。久经战阵的他片刻间便洞悉了黑锄雷牙落败的原因,那个来者不善的忍者分明是查克拉巨大的忍术型忍者。出场就刻意的开始铺垫战场,

  • 楼上楼下在线阅读第2章

    吃完早饭,乐小懿便离开了餐馆,开始慢慢悠悠的走回出租屋。毕竟那块地方貌似就自己一个傻逼租在哪,一到晚上就跟个鬼屋一样,每天都在压迫乐小懿那不太坚硬的小心脏。在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走回出租屋后,乐小懿直接将门关上甩开鞋子,然后立马趴在床上,抱着加贺抱枕望着水泥天花板发呆。随着眼皮逐渐沉重,乐小懿便就

  • 美人救夫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一章小村桃源十年后,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天刚破晓,雄鸡还未打鸣,村落里已经有了动静。“小天,又是你第一个来了!”“是呀,天天都是你第一呀。”“小天哥哥,你真是勤奋啊!”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一群孩子来到了练功场。这是承天大陆东部青龙州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承天大陆辽阔无际,四周环海,分为东南西北中五

  • 执守相识留恋处在线阅读第七节

    柳河将一碗米汤和两根红薯递给江易明,江易明微笑接过,然后往徐永轩的屋子走去。这时屋子里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从外面回来的徐永春也在,还有徐永宁和徐永年,几个人开心的说着,让江易明有点无从而入。徐永轩发现江易明,高兴的喊道:“夫郎。”“三弟郎/三哥郎。”江易明微笑的点了点头,并开口喊道:“二哥、四弟、五弟

  • 史上最强大反派之第五章(5)

    绿谷出久,目前是雄英高中一年A班的学生。在经历过入学体能测试,两人小组对抗课程后,他终于和班上同学熟悉起来。并且,关系称得上良好。这在从小属于被校园欺凌对象的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年A班,共20名学生,基本都是通过录取率极低的入学考试选拔进来的,总之个个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放在一年以前,绿谷真的

  • 兰明珠在线阅读第七节

    昨晚,S其实还对威廉仔细分析过四个剧组到底烂在哪里,轮到《血红溅白纱》这部惊悚片时,S给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评语:【除了人脉以外,其他都不能看。】威廉对充满了迷之疑惑,于是他重新看一下资料里《血红溅白纱》(HeKnowsYoureAlone)的主创人员名单:导演,阿曼德.马斯楚安尼,这是他导演的第一部电

  • 少年派:带着妙妙闯世界第八章

    她自长久的黑甜乡醒来,看见的便是拉门后透出的浅浅微光,她听到些许窃窃私语的声响,却听不太清明。尽管身上的伤势都被妥善处理了,到底还是力有不逮之处,如今力量虽在恢复,但其实已经无法辨得灵力妖气,这身子已然是大损了,只是她生性乐观,颇能劝慰自己一番反正如今也没法轻易被杀,力量也还能用,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 误惹绝情冷少血河特训

    此时,就在陈有山误入的那片“神秘庄园”中,一个拥挤的临时会议室里,孤狼军官学院的教官齐聚一堂,一名同是脸带刀疤的军官把两踏厚厚的资料放在了会议桌上开始汇报。和零乱的胡茬相比,他手里的资料明显整齐的过分,资料上的批注也极规整,这程老六做事果然有板有眼,不可貌相。在左侧的资料上,最上面一页赫然是学霸柳青

  • 妻逢对手,爹地走着瞧人不聊骚枉少年

    瞧这架势,谢开随时都有可能冲上去,教金灿灿学做人。左棠轻轻摇头,心中暗骂,“金三星啊金三星,才刚见面,就得让老子给你擦屁股。”经过早晨那场风波,左棠知道谢开是属驴的,在宿舍动手的事,他绝对干的出来。单从体格上讲,三个金灿灿,也抵不过谢开一只手。要是硬刚起来,估计三秒钟就能分出胜负,谢开用两秒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