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神奇宝贝之小羽第八章

2021/11/26 5:39:36 作者:_乜許、會莣記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奇宝贝之小羽
神奇宝贝之小羽
作者:_乜許、會莣記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我写的第一本小说,虽然前期文笔可能不怎么样,但是我会尽量改善的,我只是一个高一学生,虽然跟那些老作家没法比,但是我不会跟那些不负责任的作者一样,说完本不太监但到了最后还是断更太监了,我每天都会更新的,更新几章完全随心情。第一本小说绝对完本,坚决不太监,请放心观看。大家请看下我每一章与下一章的更新时间就知道我是不是认真要写完这本小说的了。希望大家把本书推荐给同样喜欢宠物小精灵的朋友,给我一点动力,我只要点击多一些就很开心了,别人都是要票的,我这么点要求不过分吧。最后再说一下,本书绝对完本,坚决

“明月公子。”

来人微微点了点头,眉眼间都是温润的笑意,冲向秋岚:“你便是心心?”

秋岚一愣:“你的眼睛……”

“在下明月尘。幼时受了些伤,看不清人。” 他的视线始终落在距人几寸远的地方,仿佛在看你,又仿佛没在看你。清隽的脸配上浅浅的笑意,虽然眼神涣散,叫你只觉得宁静温和,人畜无害,丝毫不觉得有任何失礼。

“听阿离说,你们早已成婚了,恭喜。”明月尘笑道,侧过身子,看样子是想跟他们同路。

“不是。”秋岚小声反驳,生怕声音大一点,就会惊碎这个玉做的美人,“我不是心心,我和教主并未成婚,事情很复杂。”

“你好像很怕他。”明月尘显然是想起了刚才的对话。

秋岚点头,随即想起他看不见,于是说道:“是啊,魔教教主武功高强,喜怒无常,江湖人人闻风丧胆。”

“你也不例外?”

“自然。”

明月尘笑了一声,转而道:“正好我也要去找阿离,一起吧。”知道她的目的地是哪儿,显然已经偷听了许久了。偷听得理直气壮,还能让人不生气的,他算是头一个了。

秋岚点了点头:“用帮忙吗?”

“姑娘看我用吗?”

“我看不用。”

“那便不用吧。”

两人差了半步,一前一后地往正院走,右护法摸着下巴,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没等进门,申离就已经迎了出来,脑中自动将两个男人糊上黑圈圈,满心满眼只看见秋岚一个人。

“娘子!”他像只蝴蝶一样飞扑过来,拉着她的袖子前前后后看了一遍,“你没事儿吧?”

右护法称了声“主上”,便退到一旁,顺便不满地望了一眼外头,哪个嘴欠的这么快就报告给教主了,唉,枉费他一片苦心!

秋岚侧过身子想躲开申离,自然是没能躲开。她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明月尘,虽然他眼睛看不见,但人家武功很好呀,在别人面前拉拉扯扯什么的……总归不太好吧。

申离被这娇羞、婉转的一眼刺得心肝直疼,一把扯过秋岚,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从背后将人半搂在怀里,在她耳边道:“你别想了,他不会喜欢你的。”

明月尘无奈地笑了一声:“真是小心眼。”

秋岚从申离怀中钻出来,瞪了他一眼:“教主多虑了。”

“我就是要多虑。”申离转身坐到椅子上,硬把秋岚按到他身边,耍无赖道,“我要时刻提防我娘子再次抛弃我。”

“再次”两个字说得极重,似乎还被他灌了内力,重到掉到地上都能砸出两个坑的那种。

明月尘在他对面坐下,用扇子轻轻敲了敲桌:“还是谈正事吧。”

秋岚站起身:“既然如此,我先回去了。”看刚才的样子,申离已经知道了许如雨的事,那她就没必要再逗留了。

“不急。”申离轻飘飘地把她扯回了椅子上,“此事正是与你相关。”

嗯?秋岚一愣,一手便被申离托起,放在了桌上。明月尘道了一声“失礼”,两指探了过来,轻轻点了一下秋岚的手腕。顿时,一缕清冷的内力顺着手腕筋脉窜入身体,在她一个激灵间,迅速地融入体内,汇入丹田,再无声息。

“教主这是做什么?”秋岚语气冰冷,已经有些生气了。

申离却像没发现似的,掏出一方帕子铺在她手上,安抚地揉了揉:“没事没事,只是看病而已,马上就好。”

“我没病。”真当她是软柿子,爱怎么捏怎么捏吗,就算要捏……也要光明正大的捏啊!平白无故地探人内力做什么?不知道武林中人最忌讳的就是这个吗?

“姑娘别急。”明月尘怕惹恼了她,一直站在原处没动,“阿离同我说,你三年前受了伤,忘了些东西,便叫我来看看。”

“既然忘了,便是我跟这记忆无缘,无缘的东西,不要也罢。”秋岚定定地望着明月尘,不知道话是说给他,还是说给一旁的申离。

申离的心中一滞。无缘,不要……她还真是潇洒,说不要就不要,一句轻飘飘的“忘了”就能带过,那他呢?他没法怪她狠心,只能怪自己不够狠心,当初如果狠心地把她关起来,如果狠心地逼她交代真实身份,如果狠心地让她除了他再看不上别的人……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呢,你也不要了吗?”申离手中的帕子落在了地上,暗红的一方丝帕,仿佛从他身上剥落的一块陈年旧痂。

秋岚顿了顿,俯身捡起那块帕子,放在桌上,索性把手递到明月尘面前:“我没病,就算看了也没用。”

明月尘笑笑,得了秋岚的同意,便以掌扣掌,缓缓推入内力,追着刚才注入的那缕内力而去。秋岚只觉得这股内力虽然与她的不符,但却并不令人排斥,原先练功时,师父也给她做过类似于此的疗伤。只是此时一冷一热,两者交汇,难免引起身体的反应。不一会儿,她的额头上就冒出了冷汗,肩膀忍不住颤抖起来,眼前也微微有些眩晕。另一手正要紧紧扣住椅背,冷不防手心一紧,被人牢牢捉住了。那只手温热干燥,因为平时不用武器,所以连一丝薄茧都没有。秋岚下意识死死攥住那手——其实不论现在手里是什么,她都会攥住的。手上青筋暴起,是使了大力气的,可被握住的那人却丝毫不觉得痛似的,愣是一声没吭。

半晌,明月尘收回手,退了一步。内力收回的瞬间,秋岚便松了手,瘫倒在椅子上。

“姑娘肺处受过伤吧?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旧伤了。”明月尘已经坐回了对面,思索片刻出声问道。秋岚一愣,失忆什么的,难道不该是脑袋出问题么?

“确实。”秋岚点了点头,算是对两个问题的回答。那时中了箭,又落了水,回去之后就开始高烧,很长一段时间里,喉咙除了咳嗽外发不出任何声音。

“是么?”申离望向明月尘,见他神色严肃,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他顿时心中一紧,下意识望向秋岚,却见她盯着手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只根据现场凌乱的痕迹,判断出当时惨烈的打斗,在知道死的人不是她之后,他就想过,会不会这是她的一个圈套,只是为了诈死离开他而已?会不会她在哪里优哉游哉地快活,留下一地的回忆和过往,让他独自痛不欲生?

若是这样,他一定会把人找出来,让她尝遍魔教九九八十一种酷刑,然后看着她跪地求饶,求着他跟她和好。

后来,他便想,酷刑就罢了,这人死鸭子嘴硬,肯定到死也说不出什么求饶的话,他就勉为其难,让她道个歉好了。

再后来,他就认命了,就算是逍遥快活也无所谓,就算是骗他也无所谓,就算……就算找不到她也无所谓,只要她活着就好。

他记得,三年前她身上还干干净净的,里里外外一点伤都没有——他是亲眼见过的。如今听明月尘这么说,只能是两人分开时受的伤了。

她没有骗他,他本该高兴的。

“沉疴难愈,倒也没什么大碍。”明月尘轻描淡写的话顿时让申离的心放下了大半。

“脑子呢?”秋岚出声道。

“脑子……”明月尘顿了顿,“脑子无碍,不过思虑过多也会伤脑。”

秋岚:……

这是在说她内心戏太足,还是在拐弯抹角地说她闷骚?

“既然如此,那我先回了,告辞。”

申离仿佛被她那句话刺痛了,自始至终也没看她。本来今天是想打探一下“牡丹”的口风顺便问问申离,自己什么时候能走,毕竟总这么耗着也不是事。谁知道最后竟然演变成一处分别、两处伤心的样子。秋岚无奈,只得默默回了房。

算了,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再说吧。

————

申离不理她了。

秋岚足足过了三天才发现。没有一早一晚的例行问候了,闲着没事的时候,也没有红蝴蝶似的身影在她眼前晃悠了,怎么心里还觉得有点不习惯呢……

哎,这人呐就是贱!秋岚在心中唾骂了自己几句,然后揣着一个小包缓缓往申离的房间走去。

这几天许如雨也很安静,秋岚估摸着,上次这么一打闹,对方也不会来找她了,右护法知道她并不想置人于死地,这意思……应当也传递到了吧?不过就算传递到了,申离也完全可以不理,毕竟他要杀谁要留谁,还轮不到她来置喙。

说到底,他是令人闻风丧胆、毛骨悚然的魔教教主,而她则是飞霞宗一个小小的弟子,生杀予夺都在他的手上。让她留她就只能留,让她走她才可以走。秋岚嘴角牵出一丝苦笑,这算什么夫妻?不过……我本就没拿他当相公,自然也不必要求他拿我当什么人了,秋岚心想。

有舍才有得,若是为了得,必须要舍什么的话,那她宁愿什么都不要。

今日右护法不在,左护法正在院里磨刀霍霍向秋岚。

秋岚被她刀片晃出来的寒光吓了一跳:“今天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等等!”左护法一手拎着刀,一手扯着秋岚的领子,张嘴便是一声大喝。

秋岚:“……请把你的刀收一收。”她真的想象不到这个豪气干云天的左护法怎么会是一个女子。

“教主在屋里躺着呢,”左护法抬刀一指,“夫人找他吗?”

秋岚心肝一颤,说得这么大声,聋子都能听到了……

“教主他病了?”

“嗯。”左护法重重点头。

“真的?”秋岚一惊,“怎么回事?”

“相思——成疾。”

“……”

看来左护法的脑子也不太正常,秋岚默默下了结论,转身往屋里走。

申离此时正倚在里间的榻上看书,听见脚步声也不抬头,整张脸几乎快都快被书给盖住了。他身上只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中衣,一只胳膊支着脑袋,墨发从颈边顺从地垂下,让惯常喜欢红衣的人多了几分苍白柔弱的病态美。直到那脚步声停下,他才从书后露出两只眼睛,见是秋岚,又把脑袋缩了回去,不作声了。

“教主。”秋岚硬着头皮喊了一声。申离却没理,换了个姿势继续看他的书,也不知道书上有什么,看了那么久也不翻页。

秋岚见他态度冷淡,心知那天的话到底还是伤到他了。不过这样也好,她一开始的别扭倒是减轻了不少:“多谢教主近几日的款待,我无以为报,只能做些桂花糕,请教主尝尝,还望教主……能高抬贵手,放我回去。”

虽然这要求无耻了一点,但生死攸关,只能舔着老脸来求他了。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秋岚紧张地望向申离。半晌,塌上的人才放下书,抬眼望向她:“你以为,几块桂花糕就够了?”

当然不够,秋岚心道,可她现在除了卖点手艺,也……没有别的可卖了。

“今天有空吗?”申离忽然翻身下榻。

“有。”她每天除了呆着就是呆着,有没有空他不是最清楚吗?

“那好。”申离背对着她,露出一丝得逞的笑,“陪我出去一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秘技大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杨小川从刘政翼办公室出来,直接就让自己的四个组员开会。公司配有小型会议室,每个组组长都有权随时开会做调整。杨小川喊了一句开会,率先进了会议室,透过窗户仔细地观望着,那四个组员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地在不知说什么,显然有些不服。杨小川虽说是新官上任,但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丁点大小的毕业生,连一个项目都没完整做

  • 穿书后我嫁给了病弱反派木叶流体术!康复训练,这个,我很专业!

    迈特凯有着很粗的眉毛,梳着招牌的西瓜头。此时穿着的正是那招牌的绿色紧身衣,这是他的修行用服装。护额则是戴在腰间,跑动间嘴里发出呼呼哈哈的声音,让人不得不注意。这次条件不是其他的,这条件不难,一点不难。可是和凯握手。一旦粘上了,想要脱离凯,可就难了啊!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在学校自然见过,也算认识。不过日

  • 赤明在线阅读第3章

    阳炽吹了好一阵儿山风,脑子又晕乎起来,上一世的记忆加上这一世的,实在是杂乱的很,他只理了没一会儿就靠着石壁睡着了。第二日,寒露和阳炽几乎是同时醒来的。阳炽醒过来确定自己没有变回去,心情大好,本想立刻去找好兄弟的,但他察觉到自己山洞里有陌生人的气息,想起了那个好吃懒做的小雌性,脸一时又沉了下去。听她那

  • 番邦郡主红玉

    因为阮诺还在病中,依着旧礼的三日回门便被延期到了七日后。这一日清晨,由着月荷替自己梳洗打扮了的阮诺抛下前一日月荷挑选备下的一套绯红衣衫,自己从衣柜里选了一身淡紫色的襦裙,配上一件月白色的绣花真丝褙子,穿戴好以后,她笑着比划道:“虽然是回门,毕竟已过了三日的喜期,不必穿那太招惹的颜色,愈发衬得我脸色苍

  • 干掉BOSS来上位[快穿]之巫术?我会呀!(2)

    “哈?”乔森的手一抖,差点把手里这个乱认爹的小萝莉丢出去。不过这个小萝莉实在太萌了,金色的长发上戴着一个小花环,深蓝色的大眼睛透彻如星空,精致的五官像是粉雕玉琢一般,就像一个不慎落入凡间的小天使,只是看着便让人心生欢喜,想要呵护她。就算是乔森这样从没有生过孩子的人,被那一声软软的父亲大人一叫,心也是

  • 我在东京开启了世界末日在线阅读第一章

    纪家大宅。巴洛克风格的私家花园里,每一处灌木丛都经过精心修剪,石砌的喷泉向上喷出水柱。恐怕一个精于算计的人来到这里,立刻会在脑海里思索这样一个问题:维护这样大一个花园要多少钱?悠扬的小提琴声合着清脆的钢琴键,优雅的音符在夜色下袅袅流淌。酒台和点心台纵横交错——也可以说是最负盛名的酒庄和最受推崇的甜点

  • 双子情园在线阅读第4节

    片刻之后警车和急救的警鸣声由远而近呼啸而来。到场的医护人员进行着象征式的抢救,而警察则将阿宝作为第一嫌疑人拘捕回了派出所。在派出所的询问室,民警对阿宝进行了一些盘问之后又将他带到一间独立的房间,让他休息一会。这个独立间并没有门,里面有一张桌子和几条长凳,还有一张一人长的沙发,这张沙发正对着公安局的大

  • 沙雕公主在线追夫之第二章

    第二章*明亮的早晨,清新的空气,悦耳的音乐,还有美味的食物,不管哪一点,都让托尼·斯塔克心情好的飞起来,至少在接到某个快递前确实是心情好到飞起来。“贾维斯,箱子里这个鼻涕眼泪满脸皱巴巴的是什么东西?”托尼·斯塔克一脸呆愣的看着快递箱里奄奄一息的某生物。“Sir,她是一个baby。”“她?她是女孩?”

  • 未来星球-探索之路之入伙

    其实我也是据理力争过的,表明我是个洁身自好的有志青年,然后赵灵姐缓缓抽出菜刀,我毫不犹豫的喊道:“不就掘个坟吗,又不是啥遭人唾弃的!”就这样,我上了改变了我一身的贼船。下午,老金找来了俩没见过的人,听老金说,这俩人也是摸金的,入行一年多了,有一回他俩受人之托去一个八百多年的古墓里救一伙不懂门道就瞎干

  • 无解的钟楼第九章在线阅读

    夜深人静,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思绪由两万年前来昆仑墟拜师开始,到师父生祭东皇钟。和师父日常的相处一幕幕在我眼前浮现初来昆仑墟,日日坐在师父身边听他弹琴后来,就是趴在师父腿上睡觉再后来,都是直接扑到师父怀中,抱着师父的腰撒娇……现在想想自己的这些行为,简直……心里哀嚎一声,双手捂住脸其他师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