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每天都想和大佬离婚[穿书]栾家和玉

2021/11/26 5:26:35 作者:羲玥公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每天都想和大佬离婚[穿书]
每天都想和大佬离婚[穿书]
作者:羲玥公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重生为男神独宠小甜心》开始更新姜碧雪穿成了小说里高富帅大佬的太太,大佬不喜欢她,演技还被总是女主角碾压,她每天都想和大佬和平离婚,然后好好演戏,扬眉吐气,走上人生巅峰!但是为什么一直都跟她保持距离的大佬,竟然躺在她旁边?姜碧雪:那啥,你怎么不回自己房间睡?大佬把她搂进怀里:你的房间就是我的房间。接档文《重生成为男神独宠小甜心》开始更新。很会做菜的少女VS精英伪大叔文案一:她十八岁辍学,成为了国民男神池磊身边的佣人,在金枝玉叶的他面前,她卑微而又渺小。重活一世,回到十八岁,她成了男神的救命恩

电视的新闻频道,女主播咬字清晰,关于某产业强夺村民的土地,村民愤怒一张脸对着镜头诅咒对方不得好死,会有报应的。

【像这种人长的心是跟普通正常人不一样的,是黑心的,污浊得没有人性。】

朱仁刚抽着烟淡淡的垂眸注视着,包房里云雾缭绕,对对方的怒火不为所动。

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便是同情心悲悯,少的是机会与金钱。

哪怕少他朱仁刚还会有第二个朱仁刚,改变不了的,没人与金钱过不去。

“真是蠢货,这种人活着有什么用?”另一人同样夹着烟在烟灰缸上抖了抖。

“机会在眼前没能力守得住,弱肉强食的世界,别人就站在旁边看着你吃香喝辣吗?”

“说到底,机会面前人人平等的,谁有本事吞下那块肉谁得利。”那人往椅背靠去,稍微挪动了一下肥硕的身子。

“是啊是啊。”旁边的人站起来给朱仁刚倒了杯酒,讨好一句。

“朱总,不知道这张总什么时候才能到?”

旁边这位话一出,包房里的其他人目光落到朱仁刚的身上。

朱仁刚手里夹着烟,端起来喝了,“急什么,说了过来就会过来,再耐心等等。”

“是是是,朱老板说的是。”对方忙继续为朱总倒上酒。

“成不成功,也张总一句话的事情。”

朱仁刚继续抽着烟瞥了对方一眼。

夜晚漫长,也足以发生许多事。

晚上十点多,朱家的车停在了门口,朱太太朱家小姐们从车子下来。

朱太太包包放下来往沙发一坐,出声唤着佣人。

佣人从后边房子里出来,忙给太太小姐们收拾锤肩。

朱家姐妹玩尽兴了回房准备卸妆,将首饰盒打开伸手解项链时,指尖微顿。

怎么回事。

首饰盒里面的首饰呢?

笼罩下来的黑暗,无人注意漆黑中移动的黑影。

黑色帽子,双手插兜往前走去,路灯将走动的身影拉长。

道路上寂静得很,所以发生事件也不会有什么人注意。一个人被突然出现车辆下来的几人围了起来,身影的主人没有察觉危机降临,无可避免发生肢体上的牵扯。

一个人如何抵抗得了对方好几人,前后不到一分钟,将人带入车子后离开了。

她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幕是上面的路灯,来不及思索所发生的一切。

再次醒来米白动了动,明亮的光线,无法动弹的四肢。

从未有过的事态令米白内心不安,望向周围,沙发台风,书架,以及房间里面的所有人。

一男两女在旁站立着。

“你们是谁?”米白挣扎一下被捆绑的身子,“为什么绑着我?”

屋子里面无人开口,米白环顾完周围,最后将目光落在屋子里面唯一一个坐着的男人身上。

“罗家的失窃案是你做的?”坐着的男人开口道,目光注视着米白。

米白望着对方的目光,心中有一丝波澜,回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清冷的目光注视着她,俊逸的面孔带着几分无形的压迫直视人眼眸里灵魂深处,容易紊乱干扰到寻常气息。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米白不太喜欢与这人对视,微微偏挪,将目光望向另一个站在旁边的男人。

“和田黄玉现在在哪?”对方道。

米白继续看向了对方,他想要的是和田黄玉。

“什么玉啊?呵呵,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米白笑了一下。

坐着的人垂下眼睑抬起手来拿起了桌子上的照片,骨节分明,好看的手白皙且修长,捻起照片的动作也随之变得赏心悦目。

“你这张脸卸掉妆之后能有几分相似?”

照片翻了过来,一张米白原本样貌的照片。

米白看清楚对方手中照片里的背景后收起了笑容,照片里米白所在的地方不陌生,米白从廖老板的店里出来时拍摄的,除了廖老板,也想不出来对方还能从哪获取得到这张照片。

廖云崇什么意思。

站在后边的其中一位姐姐突然走了过来挡住在米白的跟前,单手被强制用力禁锢着下巴,紧接着冰凉的触感与粗鲁的力道在她的脸上狂扫了一遍。

站着的宋诃看着米白说道:“栾家的和田黄玉丢失在罗家的别墅,交出它,处境会比你现在好。”

米白无法闪躲,被这波摧残过去后,整个脸火辣肿痛。

闻到卸妆水的味道,脸上没了任何的伪装。

退回原位的女人面无表情站着,身材苗条高挑,手上还有擦抹米白妆容的手帕。

脸上的火辣,远没有对方的话来得透心凉。

米白从不主动招惹那种人,哪怕走路撞上也要远远避开。

蜜蜡色的和田黄玉注定是不平凡的东西,以为罗家走的狗屎运,她早应该猜到的。

见她沉默,板着脸的宋诃微扬下巴。

后面的女人点着头走了上来,二话不说抓着米白捆在后面的手指尖扎针,用力没入。

“啊!”

十指连心,米白惊痛一声,刺骨的疼痛钻进神经,血珠溢出。

两下,三下,不过眨眼的时间。

“我说,我说。”求饶的声音。

“和田黄玉我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米白皱着五官抬头望一眼,被捆的手指微微颤抖,眼睛微微发红。

“你们想要回和田黄玉没问题,但你们得先给我松绑,这个地方只有我知道。”

“还有,和田黄玉还回你们之后放了我,不能向其他人透露我的存在。”

“这是我的要求,我性格极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们逼急了我,狗急了也是会跳墙的,大不了鱼死网破,你们也拿不到玉,谁也讨不到好。”米白忍着痛,咬牙切齿阴测测道。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对方知道,和田黄玉的下落已经不知所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那些年一起走过的她序章

    “又是这里吗?”在一片茫茫的大海上,一个少年躺在了海平面上,静静的坐了起来,这一切对他来说已经太熟悉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从这里醒来了,每一次晚上好不容易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里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说实在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如果是梦的话,这也太扯了,每天都梦见一个地方。不过久而

  • 云胡不喜在线阅读第1节

    世界很奇妙,许多事情是我们期望的,但更多的事情是在我们意料之外的,但最恐惧的还是我们根本解释不了的。就比如现在黎凡忽然就醒过来了,玻璃窗外天光灰暗,飘着鹅毛大雪,窗户上结了一层霜花,窗户旁挂着一张日历,2556年11月。他很久都不能回过神来,自语道:“一切都是梦么?”他感觉嗓子有些沙哑,声调有些不受

  • 我家猫道侣他没吃饱之势不两立!(10)

    误会,美丽的误会!柳翌晨的的房间被安排在了二楼张梦舒的隔壁。一来可是随时听到她是否发病,以便第一时间进行救治;二来也方便平日里替她调理身体。似乎,张鹏远一点都没有引狼入室的顾虑,也不知道是对柳翌晨放心还是对自己女儿放心。房间里一应用具都是新的,而且张鹏远还让人给柳翌晨买了几套衣服送了过来。他虽然嘴上

  • 初恋特别甜莫名其妙

    踏进首都安魁,便各回各家。朴瑾风还未踏入寿王府,就迎来一个人,他看起来有一丝的疯疯癫癫,不修边幅,头发凌乱,那一双眼睛清澈而又深邃,一眨也不眨直勾勾的盯着他。朴瑾风吓了一跳,然后对方还是不停的盯着他,他想这可能是朴长英的门客吧,就绕过他,但他依然能够感觉到,那双眼睛赤裸裸的盯着自己,使他浑身不自在。

  • 网游之我是第二人格墨色玄兽

    云尘看着这个影子,看来这影子还能附在这没有生命的一切形体上,云尘知道这影子和自己那个灵魂分身有区别,这灵魂分身某方面讲更像是一个由自身创造出来的个体,只是这个个体,而这影子只是自己的灵魂在控制而已,没有了自己灵魂之力的控制,这影子就自然和之前一样了。就在云尘在这无上天宫第九层修炼之时,在这无上天宫地

  • 女王也萝莉(综漫)在线阅读第七章

    赵钱觉得,张城一定是气疯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呢、送外卖的都比路贾强?虽然他也很烦路贾,但路贾好歹也是科班出身的演员,论演戏,怎么着也不是送外卖的能比的。可他跟张城合作这么久,也知道他的脾气,看来今天还真的说不定要找个送外卖的演戏了。眼看着张城真的让王宾去叫人,赵钱有些无奈:“老张,你真要找个送

  • 红楼旧事之这是穿越了?(一)

    叶相思慢慢睁开眼睛,她这是睡了多久啊,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十点了,还差两个小时,要写一万字,不然这个月的全勤奖又没了。早知道白天她就不出去浪了,非要去吃什么烧烤啊,这下好了,吃坏了肚子,服了药后,睡了一下午,耽误了码字。这一觉睡得,好像睡了一个世纪,她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她看见一个穿着古装的红衣

  • 救救这个美学渣[快穿]之虚空之刺

    “请宿主做出选择!”选项一:修炼风雷神诀,可以修成超凡体质,风雷玉体!选项二:不修炼风雷神诀,回到炎皇城,被几位皇子杀死!苏晨:“……”苏晨哑口无言,这还让自己怎么选择?肯定选项一啊,他可不想被轰成渣渣。“选项一!”苏晨做出选择,瞬间面前的银色卷轴光芒大盛,直接将苏晨给包裹了进去。然后苏晨便是感觉到

  • 网游之星恋传奇补刀

    天干物燥,沙子糊脸。风之国境内的沙子杀伤力不弱,这被沙尘覆盖的国度常人连出入都相当困难。时值第二次忍界大战,这时候还在这片沙漠上行走的人,不是卖货便是卖命。两个卖命者稳稳地行走在沙地上,正眯着眼睛努力识别着脚下的方向是否正确,年长的男子突然停下了。被沙子迷了眼睛的夏江猝不及防地一头撞到了对方背上,哎

  • 顽仆黑纹大虎

    黎鸣负虎上肩,昂首进村。一路走来,所遇之人,皆瞠目结舌,神情惊讶无以复加。“那是,那是黎山黑纹大虎啊。”一个老人认出了黎鸣肩头扛着的大虎,大声说道。“我幼时曾在部落见过一次这黑纹大虎。此兽久居大黎山深处,很少来到黎山边缘觅食。不过那一年天象异常,伏天未过,就降奇寒。冰封千尺,雪飘万里。因这场突如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