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沉浮之沉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11/25 19:56:28 作者:动中静 来源:17K小说网
沉浮之沉
沉浮之沉
作者:动中静来源:17K小说网
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生活

“叮铃铃铃——”

铃声响起,整栋教学楼开始颤抖,随即楼道响起万马奔腾般的脚步声,其中夹杂着此起彼伏的喧闹口哨声。

开学的日子恰逢周五,上了一天课就放周末,不要太爽。

教室里的同学们站起身收拾书包,大声的交流周末的事情。

慕眠心情颇好的哼着小曲儿将新发的课本装进书包。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就像被伤的我,是幸福的……美丽的泡沫,像一刹的花火,最亮眼的星,啦啦啦啦啦啦……”

飙不上去的高音和忘词完全不影响她的发挥,旁若无人般认真的唱着深情动人的旋律。

突然,后脑勺被醒言一巴掌拍下来。

“伤你个头,快点收拾东西!我哥还在等着呢!”

看着慕眠拿着书思考哪本该带回家哪本该放在学校,醒言背上书包,不耐烦道:“我先出去看我哥来了没,你快点啊!”

正在纠结的慕眠抬头对着醒言匆促的背影,揉揉自己的后脑勺敷衍道:“好。”

慢吞吞的收拾着东西,眼睛一个劲儿往自己旁边隔了一组的某个位子瞟。

“还没有回来啊?这都出去一节课了……”

小声嘟囔完毕,继续慢吞吞将该装回去的东西装进书包。

东西刚收拾好,席格的身影便出现在教室门口。

慕眠抬头看了一眼,低头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整理着书包带子,在手里卷了又松,来回把玩了几遍,斟酌好措辞鼓起勇气回头,看见手脚利落收拾好东西的席格,闷着头从教室后面绕到他的座位旁边,正巧堵住他。

席格冷着一张脸准备绕开,她立刻往左一挡,席格往右她也往右,感受到一阵低气压的时候,慕眠低着脑袋,双手按住席格的双臂阻止他移动。

“上次……踢你的事情……我还没跟你说对不起,然后……”慕眠尽量压低声音,教室里已经有人好奇的看过来了,“还有上次你帮我的事情……我想说,谢谢。”

慕眠垂着头,听着头顶没有说话的声音,然后双手被拂开。

“说完了?”

慕眠点点头又摇摇头,席格不耐烦的看着她。

“还想拜托你一件事,能不能教教我数学,有偿也可以。”

为了数学她真的是想尽了办法,并不是她不认真不好好学,而是真的学不懂。如今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问问席格,也只是试试。

如她所料。

席格闻言,不吭一声,绕开她准备离开,她立刻拉住他的衣摆,望着他沉静的眸子:“你……都没有任何表示吗?”

席格冷漠的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角,慕眠不由得攥紧了双手,骨节微微泛白,莫名的不想松开,想跟他硬刚。

看着漠然的视线顺着一双手缓缓转移到脸上,慕眠被这种冷漠吓得缩了缩脖子。

硬着头皮,眼神坚定的看着席格:“学霸,难道你是怕你女朋友朋友吃醋?你放心,你只卖艺不卖身!”

……

紧紧盯着席格的表情,看着他冷漠的快要泛出冰渣的眸子,慕眠心一缩。

席格最终还是没吭声,黑着脸径直掰开抓在自己衣角的手,舒展衣角离开。

慕眠两只手攥在一起,双手的指节被他刚刚强势的行为弄得生疼。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静静的看着学霸孤傲的背影离开。

刚走两步。

“同学,麻烦让一下,你挡到我了。”沉静的陈述事实。

女孩满脸通红害羞的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慌乱的看着他波澜不惊的眼眸,又垂下:“啊?哦,那个……席格同学,我有话想跟你说,你能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吗?那个……我叫闻璐,闻一多的闻,李小璐的璐,高二六班的。”

向来口舌犀利的女孩做起自我介绍磕磕绊绊,席格没工夫跟他耗,准备绕开她。

女生完全不让步,右跨一步挡了上去,红着脸大声道:“席格同学,我说我喜欢你……”

席格一个眼神都没给直接转身走了。

“扑哧——”慕眠没忍住笑出声。

闻璐一贯走大姐大路线,她说东别人不敢往西,强势惯了现在却非要装乖巧。总是自以为很了不起,看谁都像嫉妒她想陷害她,终于被席格教会做人了吧!

总是一副希望众人能将她捧得高高的的骄纵模样,终于遇上对手了!慕眠乐见其成。

看着女生尴尬的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好面子的为难。

慕眠盘算着,脑子转的飞快:冲着闻璐对席格的喜欢,近期肯定会收敛一些,如果拿席格当挡箭牌,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况且就席格那种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的性格,让他尝尝被人死缠烂打的感觉也挺好!

思索间,穿着粉红色泡泡裙画着精致妆容的女生踩着做工精细的小皮鞋,噔噔噔地走到她面前,伸出细白的手指指着慕眠:“小贱人你笑什么笑!”

“我笑什么你不知道吗?有人自取其辱是多么难的一见的奇观!”慕眠冷笑看了一眼闻璐迅速撇开眼,转身就走。

“慕眠,你怕是忘了我闻璐可不是吃素的!”

慕眠转身正想回击,就看到一道健硕的身影以一副跟你没完的架势扑了过来。

还是晚了。

闻璐那个贱人捏住了她的小辫子!

闻璐的力气和顾醒言那个怪力萝莉有得一拼,每次都是顾醒言在,她才偶尔敢直面闻璐的暴行,扎着的马尾被紧紧攥在手里,不知道她从哪里摸来一把剪刀,照着手攥着的地方一剪刀一剪刀剪下去。

“你个疯女人,放开我!快放开我!”慕眠失声尖叫,伸手攥住闻璐的胳膊努力撕扯开,阻止她继续剪她的头发,“你个疯子!啊!放开我!”

慕眠一手攥着自己发根减少头皮疼痛,连踢带踹,踹不开就使劲拍打闻璐的胳膊。许是力道过大,对方的胳膊迅速红了起来,可就是死不放手。

两人转了一圈又一圈,头发在地上落了一层又一层。

踢里哐啷的转圈后退撞倒一排桌子,同学们今天发的没带回家的新书劈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这地动山摇的架势,吓得还未走的几个女同学全缩了脖子,没人敢上前劝架。

“我让你笑我!让你笑我!”闻璐咬牙切齿躲开慕眠锋利的指甲,却还是留下了几道抓痕,躲过慕眠差点抓到脸上的手,“两月没见,你怕是不是到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嘴上损着慕眠,手上的动作没停。

“我闻璐可不是好惹的!”

“疯女人,你给我住手住手!”慕眠弯着腰咬牙,双手护住发圈根部,却扯不回自己的辫子,被扯得疼出了眼泪,紧张的直转圈,也许让闻璐自己撞上桌角,她疼了自然就会放手。

谁知。

“小贱人,花招挺多啊!”看着剪得差不多,啪的扔下剪刀,伸手直接抓慕眠头皮。

“啊啊啊啊——”

慕眠尖叫的声音直冲云霄。

“闻璐!”一声暴呵,吓得天不怕地不怕的闻女王手一顿。

随即,被摇的晕头转向的慕眠就感受到头皮一轻,捂着发麻的头皮,含着泪就看见闻璐的双手被人紧紧地攥在空中,来人神色冷漠,比席格冷漠的样子还要可怕。

男生清冽的声音不带感情的说道:“这是高二二班,不是高二六班,不要到我们班闹事。”

平静无波的语气,并未带几分威严,却让周围的人全都瑟缩了一下。

我们班?

慕眠抓到重点,她刚还在想这是谁,怎么闻璐都怕他,听到“我们班”三个字,瞬间知道如何站队。

“闻璐,你不要总是拿你以前的姿态来对别人,别人又不欠你的!”

慕眠站到男生背后,继续狐假虎威道,“这里是高二二班,不是高一六班,也不是高二六班!拜托你看清楚!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容你撒野的!”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这一副泼妇的样子,席格是不会喜欢你的!你知道孔夏吗,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你要是有点自尊趁早知难而退!”

看着被男生制伏的女生瞬间瞪大眼眶,像个野兽一样欲要扑过来,慕眠揪着男生的衬衣下摆往他背后又缩了几分。她就喜欢看闻璐气急败坏的样子,只要闻璐气着了,她就开心!

“她头发被你剪掉了那么多,就算发脾气也够了吧。”清秀的男生张开臂膀以老鹰捉小鸡的姿势护住慕眠,将闻璐拦住。

慕眠抓着男生衬衣的后摆,一边躲一边做鬼脸。

闻璐试几次没够上她,最终愤愤甩开手,朝她狠狠瞪了一眼并指着她的鼻子。

“你给我小心点,别让我逮到,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拍拍手上的头发潇洒离开。

危机解除,慕眠也觉得是时候走了,松开攥着男生衣角的手,抱着书包准备开溜。答应了醒言她家大哥参加今晚的“饯别宴”,再不走顾醒言等会儿肯定就杀上来了,她才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

“同学,你们的‘战场’是不是应该收拾一下?”男生叫住抱着书包悄悄离开的慕眠,挂着牲畜无害的笑。

慕眠苦着一张脸转头,“我可是受害者啊!”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头发,“你怎么不让闻璐打扫!”

“那我去把她叫回来。”男生耸耸肩无所谓的说着,便要动身。

慕眠连忙拉住他的胳膊,“哎,同学,别啊!都是自己人,别这样!”

男生看着她狼狈的被指甲划伤的脸,嘴角勾起温和地笑,清爽干净的笑容让人瞬间放下所有防备。

伸手压低她的头,“头低下来。”

慕眠疑惑的低下头,感受头上的断发轻轻拍下,在地上飘落一层,还沾到男生白净的衬衣上。既尴尬又麻烦,拍半天还拍不干净,慕眠干脆将发圈摘掉,瞬间被剪刀剪得参差不齐的头发一一暴露。

男生又自然的伸手帮她拍掉脖子上的碎发。

“谢谢你,我自己可以。”

慕眠拘谨的后退半步,闪躲开触摸在脖子上的手,弯着腰将头发揉的乱七八糟,又狠狠拍了几下发梢,确定不会再掉落头发才收手。

男生缩回自己的手后静静注释了红着脸的女生半响,云淡风轻的将自己白衬衣沾上的头发渣拍掉,抿抿嘴角,转身去扶翻到的桌椅。

“慕眠!”

顾醒言气冲冲地冲了进来,在看到一片狼藉的教室和两个正在扶起桌椅捡起书本的身影,紧张取代了生气,“你怎么回事?我就离开了一会儿,你就成这副模样了!”

走上前挑起慕眠的头发,又蹭了蹭她脸上的伤口。

“你打架了?”

“准确来说,是被打了。”

不等慕眠想好措辞,旁边的男生直起腰插话道。

“你别听他胡说,我也打回去了!”

慕眠站在男生面前挥着手,试图挡住他,但是身高差距使得她只到对方肩膀,根本没挡住。

醒言根本不信她说的鬼话,“和谁?闻璐?”除了闻璐,没有人会得罪慕眠这只惹急了一通乱咬的小狮子。

慕眠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眼神闪躲,点点头:“嗯。”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闻璐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让你别惹她,你倒好,还一个人单挑!我看你中午吃的不是红烧牛肉面,是熊心豹子胆!竟敢在母老虎头上拔毛!”

醒言恶狠狠的戳了一下慕眠的额头,“你总有一天会在她手下死无全尸!”

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听的她头疼,连忙压住她再次戳上来的指头,岔开话题。

“哎呦,我知道了,你哥是不是来了?赶快帮忙收拾,别让大哥等急了!”

一时间,教室里三人忙碌的身影认认真真的打扫起教室。

那天后来,顾恒言答应好带她们去吃的大餐,在见到慕眠之后被推迟了两个小时。三人先去了一趟理发店,可是她的头发被剪得参差不齐不好修理,等头发做出来,慕眠只想拿根面条上吊。

太TM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灵之狱呛行

    李锐一语惊雷,买家和王蕊等人全都傻了眼。一秒、两秒后……“噗!哈哈——”王蕊捧腹大笑:“李锐,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好吗,你的演技真的超烂啊,这买家也是你找来的托吧?就为了让我后悔甩了你?别逗了!”买家很无语的瞥了眼王蕊,清清嗓子,正色道:“先生,做生意可不是开玩笑……笑……笑……”说着话,亲眼看着李

  • 绝世唐门之祸妖降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像漏斗里的沙子一样,过的飞快,不知多久,“痛,好痛哇……”银殇坐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犹的叹了一口气,“你醒了?”问口有一个人问道,缓缓地走了进来,这头发这眼睛……“啊,原来是羽澈啊,怎么了,”银殇揉着自己的脑袋不时的看着外面……“你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羽澈走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走

  • 妖魔群殴传第5章在线阅读

    梅若雪的出现,让王野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小悸动。雪姐该不是听说他约了赵晨晨,专门来堵他的吧?但悸动刚产生,就被王野抹杀在了萌芽状态。还是那句话,梅家是江南市第一大家族,他不会让自己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一个朋友,父亲得了不治之症,病急乱投医,专程来江南市请一位……民间高人。人就住在这的总统

  • 诡宝禁忌在线阅读柔情

    柔木帝国是一个充满绿色的国家,在城市的周围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草地,晶莹的水珠躺在绿莹莹的嫩草上,不甘落后的深绿色的蝗虫一下子压弯青绿的艾草.这是一个绿的世界.水绿的湖畔,墨绿的树阴,草绿的水藻下荡着橘红的鱼,吐绿的是迫不及待出头露面的小芽。天扬城。柔木帝国皇宫。圣明被传送到了一颗树下,周围没有人,圣

  • 吾乃阴间监察使围杀

    吕布浑身浴血,手提妖族大将头颅,放声大吼,尔等可还有一战者。此人是谁?西方二圣发问道,为何从未见过,若人族有此二人,我等圣人岂会不知?看看吧,在,女娲说道。轰,无边恶灵嘶吼,百万悍马鸣叫,无边的阴气,悠悠而现。马声啼鸣,重甲寒光。出现在天地的身影,孤立,冷傲,一身杀气震慑那正在攻城的妖族。吾,人族白

  • 狐妖:熊霸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昏暗的地下酒吧——吧台后穿着高领套装全身被黑色烟雾覆盖的男性安静地调着果酒。弥海理穗拘谨地坐在高脚凳上,旁边的死柄木弔已经脱下外套,里面的黑色T恤更衬得他身形纤弱,有种病恹恹的感觉。没一会儿,黑雾将调好的果酒放在少女面前:“请用。”没喝过酒的弥海理穗谨慎地看着色彩缤纷的果酒。只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仿

  • [全职]有种朝我开枪!在线阅读后裔

    方临浑身冒着灼热的气息,真气在体内里面疯狂涌动着。“受死吧!”罗飞鸿还不知道寒武血脉的厉害,一心要除掉方临,谁曾想,这一掌过去,方临竟神色自若地将其掌力稳稳接住,两人手掌紧贴,而整个山谷的地面微微颤抖起来。“啊!”随着罗飞鸿的一声狂喝,他整个人被灵力震飞,狂风骤停。一条血肉模糊的手臂落在罗飞鸿旁边。

  • 魔鬼&天使之蒲公英之恋在线阅读居然不记得他了?

    “喂!丫丫啊!这一次你可要好好地感谢我了,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帮你了解到墨宇集团总裁明天的行情计划了。等一下我发邮件给你。”“梦溪,是真的吗?你真的有了解到他的行情计划了吗?”“比珍珠还要真。不过听说墨宇集团的总裁,冷酷无情,喜怒无常,你自己可是要小心一点啊!”“我会的,梦溪谢谢你!”雅楠感动地说。“

  • 寒冰魂在线阅读第7章

    我忘记了我被悟空一棍子怎么打晕的了,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是躺在床上的。而且阿狸竟然就趴在我床边。这里,好像是阿狸的屋子吧。摸了摸头,头上已经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哎呦,还挺痛。丫的,悟空,你特码的对师兄都这么狠,太可恶了。“你醒了?”就在我心里诅咒悟空的时候,阿狸已经醒了过来,看她那黑眼圈,好像好久没睡觉

  • 重生之田园辣妻之第六章

    乔西的画被挂到了二楼的墙壁上。墙壁上的其他画作都是她母亲画的,她想起在她小的时候,母亲在画室画画,而她就在一旁玩耍。她的母亲曾对她说,等她再长大一点就教她画画。可她再也没能等到那一天。后来,在所有艺术中,她最不想碰的就是画画。“这幅画是......”因为上次的事,他们父女间闹得不太愉快。顾董事长看着